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2章 戒指要我替您处理掉吗?

第22章 戒指要我替您处理掉吗?

  “芒果汁很甜。”顾漫音对傅景庭甜甜一笑,把杯子放在桌上,“谢谢你还记得我喜欢什么。”

  傅景庭薄唇微勾,“你的喜欢我都记得。有家水果农场的水果不错,我明天让老板送两箱芒果去顾家,你想吃其他水果也可以跟我说。”

  “嗯。”顾漫音勉强应着。

  她开始感觉难受了,推开椅子站起来,脸色越发苍白,“我去趟洗手间,景庭,你陪我爸爸再聊会吧。”

  她提着裙摆,转身走的飞快。

  顾漫音从小对芒果过敏,沾一点就要命的那种,还没到洗手间,就感觉呼吸不顺畅,脚下一崴,差点摔倒。

  “漫音,漫音!”匆匆赶来的顾夫人赶紧扶住女儿。

  顾夫人看顾漫音满脸难受的样子,急的不行,“你糊涂了是不是!你吃点芒果都过敏,景庭给一杯芒果汁,你怎么就喝了,不要命了?”

  “妈妈,我,我好难受……”顾漫音呼吸一喘一喘的,紧紧抓着顾夫人的手,“找医生过来,绝对不能让景庭知道,如果他问你,你一定要说我很喜欢吃芒果。”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些!”顾夫人斥责道,想扶着顾漫音去休息室。

  结果没走几步,顾漫音难受的晕倒在她身上。

  “漫音!”顾夫人急的要哭了,直接乱了手脚,“快来人啊!来人!”

  这边宴会厅里,傅景庭跟顾耀天聊了很久,等他看腕表时,已经过去二十分钟,顾漫音还没回来。

  顾漫音才康复,傅景庭怕她身体又出事,推开椅子起身,“伯父,我去找找漫音。”

  “你别担心,漫音没事。”顾夫人恰好回来了,听到傅景庭的话,笑着说,“她今天陪我们忙了一天,有点困,我让她在休息室休息。”

  顾夫人又道,“景庭今天你也辛苦了,早些回去休息吧,等漫音醒了,我跟你伯父带她回去。”

  宴会已经到了尾声,傅景庭也确实有点累。

  “那麻烦伯母了。”傅景庭沉声道,“等公司不忙了,希望您跟伯父赏脸,跟我母亲吃个饭。”

  顾夫人笑笑,“一定,你回去路上小心点。”

  傅景庭拿着外套离开,走到门口回头时,看到顾夫人跟顾耀天说了什么,然后两人往宴会厅后面走去,步伐很匆忙。

  酒店路旁,张助理已经在等待了,见傅景庭出来,忙拉开后车门。

  车子平稳往傅家驶去。

  这会静下来,傅景庭反而觉得更烦躁了,想起容姝出现在宴会上的一幕幕。

  还有她身边,那个温润如玉的青年。

  傅景庭扯了扯领结,好一会后,沉声问张助理,“查到黎川的家庭情况了吗?”

  “查到了。”张助理把调查如实告知,“黎川出生江县,那地方本来就穷,靠近大山,交通不发达,十公里外才有一所学校,六年前,容小姐去江县看贫困儿童时,资助了黎川。”

  “他从山里走出来后,打暑假工的路上被梵音娱乐挖掘,现在是梵音最贵的男模。黎川也特别聪明,容小姐能这么快挤进天晟股东里,也是他在帮忙。”

  傅景庭听完后,淡淡道:“容姝凭手里股份掌控了天晟,但那些股东真要不服容姝,天晟也活不了多久,她没在商场混过,什么都不懂。”

  “是。”张助理赞同地说,“傅总,虽然您被迫娶了容小姐,但我也看出来了,您对容小姐不错,知道她刚接手天晟,怕顾总爱女儿,而在商场上报复容小姐,才把湛蓝之心给容小姐,让她离开。”

  傅景庭闭目休息着,过了片刻才说,“她经常去傅宅陪祖母,照顾祖母那么多年,我看在祖母的份上而已。”

  张助理笑了笑,“是啊,老太太也很喜欢容小姐。”

  傅景庭也看得出老太太很喜欢容姝。

  每回他跟容姝回傅宅,老太太都拉着容姝的手,跟她讲个不停,但他带着顾漫音去见老太太时,老太太对顾漫音的不喜欢都写在脸上。

  想到老太太不喜欢顾漫音,傅景庭就头疼,冷冷道,“你话这么多吗?”

  张助理默默闭嘴。

  这时,傅景庭放西装口袋的手机震动两下,他摸手机时,摸到一枚小小的硬物。

  傅景庭先看了手机,见是顾漫音发来信息问他到家没。

  回了信息后,男人才借着车内灯光看手里的戒指,很快想起那天跟容姝去民政局离婚,出来后,他把婚戒摘下来随手扔在西装口袋。

  佣人估计见是贵重物品,也没敢挪动,替他清理好西服后,又把戒指放了回去。

  盯着戒指看了许久,傅景庭问:“这婚戒,我买的吗?”

  张助理从后视镜看了看傅景庭,还有他手里的戒指,小心地说,“当初您跟容小姐结婚时,您说给了容小姐婚纱这些,不好跟顾小姐交代,所以婚纱,婚礼都没有,婚礼从简。”

  “还有,您让容小姐自己挑戒指,但是……”停了一下,张助理又道,“您没给任何卡

  容小姐,也没有吩咐我去处理,所以婚戒是容小姐自己买的。”

  听张助理这么说,男人盯着戒指的眼神更沉了,想起离婚那天,容姝散漫肆意,骄傲的模样。

  结婚六年,容姝没张嘴跟他要过什么,连离婚也是净身出户。

  张助理迟迟不见傅景庭吭声,拿不定他什么意思,斟酌地问:“傅总,戒指要我替您处理掉吗?”

  “你明早到公司后,整理好“佳偶”的资料。”傅景庭淡淡吩咐,“程淮的公司跟天晟有合作,你就以他的名义,把这份资料送去天晟。”

  “好的。”张助理跟傅景庭好几年,秒懂他话里的意思,又道,“天晟早不行了,如果能成功拿下“佳偶”或许能翻身,不过就怕天晟资金不够。”

  傅景庭道,“那就看容姝怎么处理那枚湛蓝之心了,天晟的胜败都在她手上。”

  张助理忍不住多嘴,“我看黎川挺厉害的,他能轻松让容小姐当上天晟的新股东,容小姐拜托他去天晟帮忙的话,天晟前途……”

  说着说着,张助理就察觉到车内气氛骤然下降,冷的他一个哆嗦。

  他马上闭嘴,安安静静开车。

  傅景庭的视线又落在戒指上,想他这几年带着婚戒出席各种酒会时,挡掉了很多扑上来的女人,这婚戒也不算一个无意义的摆件。

  几秒后,傅景庭将婚戒重新放回西装口袋内,又对张助理吩咐一句,“如果到时候天晟无法收购“佳偶”,你带人帮忙一下。”

  张助理应下,“收到。”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