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容姝傅景庭 > 第21章 这婚戒,也帮我卖了吧

第21章 这婚戒,也帮我卖了吧

  “宝贝,别看他,看我行不行?”陆起努力把容姝的视线从窗外拉回来,“我比黎川帅多了好吧?还是说,你更喜欢他那种处男?”

  容姝思绪被打断,又气又笑,白了他一眼,“小时候觉得你自恋,没想到长大更疯了。”

  “我这是对自己的帅有自知之明!”陆起嘿嘿着,“真的,宝贝儿你要不嫁给我吧!湛蓝之心算什么,我一定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钻戒,来跟你求婚!”

  容姝跟陆起一起长大,经常互相串门,亲的不行,她知道陆起是发现自己不开心,想逗自己开心。

  而她确实,被他这番话逗的开心不少,也想起被忽略的事。

  容姝打开手包,从夹层里摸出一枚戒指,在车内极暗的灯光下,钻石依旧璀璨耀眼。

  这是她跟傅景庭的婚戒。

  容姝看着手上的婚戒,今晚发生的一切切在她脑海里飞速掠过。

  傅景庭跪地向顾漫音求婚的场景,近乎溺爱似的,维护顾漫音的场景……才平静的心,又泛起波澜。

  陆起从后视镜也看到那枚戒指,他难得没开玩笑,“宝贝儿,你知道有的人看着是人,却不配当人,以后再见面,你得绕道走啊。”

  “嗯。”只是几十秒而已,容姝心里已归于平静。

  她把那枚婚戒放在中控扶手箱上,语气也很平静,“这婚戒,也帮我卖了吧,卖的钱都捐给贫困山区。”

  说完,容姝靠回椅子里,看着车窗外闪过的景色,整个人变得很淡然。

  八年了,一腔情愿的喜欢终于走到头,她也解脱了。

  ……

  酒店这边,宴会依旧,宾客们热热闹闹的,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傅景庭跟一个又一个的公司老总,合作伙伴打招呼,好久才找到喘气的空隙,眉宇间带着疲惫之色。

  他刚坐下休息,顾漫音就过来了。

  “景庭,你还好吧?”顾漫音贴心的问,倒了温水给他,还绕到后面帮男人捏肩。

  手法到位,不过傅景庭心头还是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烦躁。

  傅景庭按住顾漫音的手,嗓音沉沉的,“今晚你陪着顾伯父一直跟人打招呼,挺累的,坐吧。”

  “好。”顾漫音浅浅一笑,在男人手边坐下。

  她剥了橘子,递给傅景庭,傅景庭却没接,只看着她,“漫音,当年车祸怎么发生的,你再跟我说一遍。”

  男人眼神深沉又锐利,好似能洞察人心,顾漫音对上时,手一颤,差点把橘子扔地上。

  “我在医院睡了太久,好多事不记得了。”她勉强稳住心神,努力回忆着,“当时的车祸具体怎么发生的,我也不记得,只隐约记得我被撞了。”

  顾漫音又道,“今晚容小姐就是带人来捣乱的,景庭,你不会信陆起的话,以为车祸是我自己策划的吧?”

  “……”

  见傅景庭沉默,顾漫音抓着他的手,语气慌乱又带着委屈,“景庭你信我,我跟容小姐不熟,害她干嘛?我也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

  见她说的眼睛都红了,傅景庭心里那点疑虑也烟消云散,只剩心疼。

  傅景庭拉着她的手吻了吻,道,“既然你已经康复了,车祸的事就到底为止,这事在你心里留了阴影,我也不想你为它再难受了。”

  “嗯。”顾漫音心里一松,浅浅笑着。

  顾漫音又剥了橘子递过去,看了眼男人冷峻的侧颜,“景庭,我知道容小姐跟你结婚六年,替你跟傅家付出不少,我也很感激她。我想改天请容小姐吃饭,再准备一份礼物,好好谢一下她。”

  “没必要。”想起半小时前的事,傅景庭眼眸沉了沉,语气有些冷,“容姝是当时唯一可以给你献血的人,她拿这事要挟我,我才娶了她。她今晚拿走的湛蓝之心,也值不少钱。”

  见男人对自己忠心不二,一直站自己这边,顾漫音彻底放心了。

  她靠过去揽住男人的腰身,嘴角露出舒心的笑,“景庭,谢谢你一直等着我,我已经康复了,以后会有很多时间陪你,还有伯母。”

  两人亲密无间,傅景庭嗅到她身上的玫瑰香,淡淡的,他好像闻不习惯,眉头皱起。

  还想起容姝也用香水,他数次嗅到,却没觉得鼻子不习惯。

  “漫音,你注意点。”顾夫人跟顾耀天也过来了,看顾漫音抱着傅景庭,脸上带笑,嘴里却责备着,“周围都是宾客,让客人看见不好。”

  顾漫音被说的脸都红了,赶紧松开傅景庭,坐了回去。

  顾耀天却不以为意,说,“本来漫音跟景庭就在交往,这有什么关系?要不是容姝那丫头……”

  气冲冲的说到一半,顾耀天意识到什么,停了停,笑着问傅景庭,“听说你上周跟“佳偶”的老总吃了饭,有意想收购“佳偶”?”

  “我跟谈总只是吃饭,随便聊聊。”傅景庭道,“谈总好胜,自己的公司再落败,也不想被人收购。”

  顾耀天点

  点头,“这几天我听说他四处找人投资,都碰壁了。”

  两人聊着生意上的事,都是顾耀天在说,傅景庭摆出一副晚辈的姿态,聆听着,偶尔附和两句。

  见侍者端着果汁在人群穿梭,送到另一桌上,傅景庭想起什么,把侍者喊了过来,“要一壶鲜榨芒果汁。”

  “好的,您稍等。”

  顾漫音见傅景庭跟侍者要芒果汁,脸色一僵,但也不好问什么。

  很快,鲜榨芒果汁被送过来。

  傅景庭倒了一杯递给顾漫音,唇边露出淡淡笑容,“我记得以前通信时,你写过很爱吃芒果,有次去奶奶家一口气吃了三十个小芒果,你也不怕撑着。”

  “小芒果而已,肉少。”顾漫音说,她接过芒果汁紧握着,却没有立刻喝,脸色似乎更苍白了。

  “怎么了?”傅景庭问,“你喜欢吃芒果,不喜欢这种喝的?”

  顾耀天没听懂傅景庭跟顾漫音说的那句话,但他知道顾漫音对芒果过敏,很严重那种,一点都沾不得。

  顾耀天急忙开口,“景庭,漫音她不能……”

  “芒果我喜欢吃,芒果汁我也喜欢喝,以前在家,妈妈经常榨芒果汁给我喝。”顾漫音打断父亲的话,还悄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了。

  顾漫音看着手里的芒果汁,狠狠一咬牙,很快把一杯都喝完了。

  ,content_num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