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12章 回家吃饭

第12章 回家吃饭

  虞父虞母的速度就是快,虞向唐前脚找来不在虞氏业务范围内的金牌律师和林明珠走完领养手续,后脚虞母一个电话打过来。

  “你干嘛呢?”

  虞向唐将手机拿的离自己耳朵远一点,她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耳朵,决定忽略手机那边快浓郁到实质化的怒气。

  “没干嘛啊。”虞向唐心平气和地说,她靠在医院三楼的连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医院中的人来人往。

  “别和我打马虎。”电话那端的尖利女声夹杂着手拍桌子的音效,虞向唐漫不经心地想,这可能是这位虞夫人的手从小到大使过的最大力气。

  “我问你那个孩子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发善心去领养一个孩子了?瞧瞧七岁的年龄,莫非是你和戚子丘那小子的私生子吧!”虞母越说越觉得这事儿有可能:“好啊你,人都死了五年了,何况当初你们两个没结婚,你在这守寡拉扯孩子给谁看?”

  她还觉得不解气,继续用尖锐的声音刺着虞向唐的耳膜:“那个小子死了我才能看清我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是个不管自己父母的白眼狼,他死了我的女儿才能发现偌大虞氏里的内鬼,死得好啊。”

  “闭嘴!”虞向唐无法忍受别人这样说戚子丘,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母亲,她闭了闭眼睛攥紧了手机:“您打电话就是来质问我为什么要领养小孩的?”

  “因为我不像某些人,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消逝在眼前,能将别人的命当成诱饵让自己高枕无忧,能将自己的女儿当成商业联姻的工具!”

  “虞夫人,我不是您,也不想成为您。”

  虞向唐的叛逆期似乎来得特别晚,她的18岁前有虞老爷子宠着,23岁前有戚子丘宠着,要星星附赠月亮,唯一的烦恼就是父母似乎对自己的男朋友不太满意。

  哪成想23岁的叛逆期一来就是五年,还大有轰轰烈烈的延后之势。

  “今天下午回家吃饭,我约了安适产业的公子安江,人家今年刚好30岁,年少有为还不嫌弃你老,你爸爸上个项目就是人家帮了忙。”虞母才不管虞向唐什么反映,她也不关心虞向唐说的那一大串,只自顾自地发号施令:“你几个表叔表妹也在,我警告你,把那个孩子解决掉,带个孩子像什么话。”

  “我下午加班,就不回家吃了。”虞向唐拒绝道,什么回家吃饭,说得冠冕堂皇好像自家人其乐融融吃顿饭,实际上剥开外皮,还不是相亲宴。

  30岁还说不嫌弃28岁的老,虞向唐抽动嘴角,压下心中怒气,搁这玩儿什么pua呢。

  “必须回来!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妈?”虞母的声音再创新高,她尖叫道:“你爷爷也在,今天不来吃这顿饭,我就让你父亲治你。”

  “还有那个小孩,叫林明珠还是叫什么,我不管这孩子是你跟姓戚的还是跟姓林的生出来的,他不可能进我们虞家的门!”

  虞向唐听完这句话就挂断了这通电话,她自嘲地笑笑,每次打电话来都是这样,先是问你在做什么,明明已经知道来要打电话来第一句就是劈头盖脸的兴师问罪,剩下就是无休止的说教和一堆必须,你必须和他分手,你必须去相亲,你必须把这个孩子解决掉。

  什么啊,虞向唐永远都搞不懂自己父母为何每分每刻都颐指气使,永远都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父母不愿意听自己说一句话。

  “糖糖姐姐还好吗?看起来有些不开心。”

  林明珠从病房里出来寻找虞向唐,在医生准许他下床后小孩就对走路训练抱着百分之二百的热情。虞向唐花钱请来的护工正张着双臂一脸紧张,生怕来来往往的人撞到林明珠,也怕林明珠还没恢复完全的腿突然使不上劲。

  “我没事。”虞向唐摸了摸到自己大腿的小脑袋:“姐姐下午有工作,明珠可以自己吃饭吗?还是要秋秋哥哥过来陪着?”

  林明珠面露纠结,虽然秋秋哥哥也不错,还会把手机那给自己打游戏,但他还是想和糖糖姐姐一起吃饭啦。

  白景秋一小时前发微信说今天练习很顺利,应该能提早过来,还问自己想吃什么要一并买来吃。

  虞向唐看林明珠一脸纠结的样子被稍微逗笑,心中的阴霾也散去了一点点,她拿出手机给白景秋发微信:“我下午有事要离开,帮你问问明珠想吃什么?”

  “不给他点菜,不能吃太油太辣的,对伤口和骨头不好。”白景秋依旧秒回,虞向唐甚至怀疑这个男人练舞时都要将手机放在身上。

  “我给他带点公司小厨房的骨头汤就行,吃啥补啥。”白景秋发来疑问:“姐姐有什么急事吗?”

  “家里安排了相亲,不去不行。”

  虞向唐打下这行字却没发送,她在衡量白景秋在自己心里的地位,这些天白景秋在公司和医院跑来跑去,照顾两个病号忙前忙后的样子她看在眼里。

  虞向唐不是石头做的,她厚厚的坚硬外壳悄然被一点一滴地敲开一个小裂缝。

  五年了,或许是时候从那个雨天走出来了,她从连廊上往外看,外面阳光明媚。

  虞向唐动动手指,删掉了这句话。

  “回家和爸妈吃个饭。”先别让少年担心了吧。

  白景秋不懂,戚子丘可是知道的明明白白,虞向唐不会无缘无故和虞父虞母在家吃饭的,但他囿于白景秋这个身份没办法再继续往下查探。

  他啧了一声,烦躁地将自己有些汗湿的头发抓乱,手指在无意识打出字又删删减减,不知道从何问起。

  “白景秋!”经纪人在门口喊他过去,门口已经聚集了kuiller的其他四人,白景秋将打出来的字一个个删掉,手机揣到兜里,拿起地上的背包。

  现在还不到时候,他抓着包带的手微微攥紧,扬起笑容走向注视着自己的队员。

  “mv拍摄提前?”白景秋皱眉问道,这次演唱会是要和新专同时登场,演唱会场地出了些问题,只能提前半个月或者大幅延后。

  公司商讨后选择提前半个月公布新专,这也表明了未来一段时间kuiller全团都要连轴转赶进度,mv拍摄、演唱会彩排,这些全部都压缩在一个月之内。

  路漫漫其修远兮,白景秋追妻未半而被公司绊住脚。

  虞向唐坐在管家开的车上,向外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建筑草木。她被虞母勒令现在就回家“好好打扮一番”,这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块挂在菜市场钩子上的肉,虞母用刺眼的红色灯光照在她这块肉上,企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新鲜,以此让顾客出一个好价钱。

  “晚上来救驾。”她给南双发了条消息:“我妈安排了相亲。”

  管家在院中停车正要转到后座打开车门,虞向唐已经先行一步下来,她站直身体后环顾着这座宅院的一草一木,回忆涌入脑海,还是那么的熟悉又恶心。

  “老爷和夫人正在客厅等您。”管家欠身道。

  虞向唐推开别墅大门,虞父虞母正坐在欧式沙发上喝茶,虞父穿着严肃的暗线唐装,虞母摆弄着自己颈上硕大的正圆珍珠项链。

  “舍得回来了?”虞父看见她冷哼了一声,重重地锤了下手杖。

  “不是你催我来的?”虞向唐径自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她也不喝,只是看着缥缈在空中的热水雾气。

  “怎么说话的?”虞母眉头一皱又要开始说教:“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让你好好打扮就是穿个运动裤来?”

  “晚上打扮不就行?”虞向唐讥讽道,她扭头去看自己的母亲,这位夫人五年不见真的变得又老又丑陋:“见你们还打扮什么?”

  “你!”虞母气结,她站起来抓住虞向唐的胳膊,手劲大地虞向唐直皱眉头:“晚上要穿的礼裙和要戴的首饰放在你床上了,记得上去换。”她仰起脖子倨傲道,虞向唐却变了脸色。

  “你进我房间了?”

  “我进你房间又怎样?你在家里生活的所有东西都是我买的,我有权利进入你的房间。”虞母找到了刺头虞向唐冷静面具的利剑,她端起茶杯掩住描地通红的唇:“你的那些垃圾,我都给你扔了。”

  虞向唐脑中一沉,听不见虞母说的任何话,她急忙跑到楼上推开自己房间,颤抖着手打开自己书桌的抽屉和衣柜,一切都空空荡荡。

  她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

  全没了,戚子丘给她写的情书,戚子丘放在她这里写满人物小传的剧本,戚子丘来见她的车票,戚子丘买给她的地摊戒指,戚子丘的病危通知书,全都没了。

  她抱着自己的双膝泣不成声,眼泪止也止不住。

  全都没了。

  泪眼朦胧里虞向唐看到正展开在床上的裙子,礼服裙很好看,上面镶着的施华洛碎钻在泪水的折射下更加绚烂璀璨,她颤抖着手摸上去,脑中想起自己和戚子丘刚在一起时,赖在他身上缠着问他什么时候准备婚礼。

  “我要做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子,我的婚纱都要镶钻!”

  虞向唐看着打开的窗户,窗外还有飞鸟略过。

  跳下去吧,她想,跳下去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