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11章 今年28,儿子7岁

第11章 今年28,儿子7岁

  “嗯?小孩吗?”虞向唐做思考状:“还可以吧”

  其实她没怎么接触过小孩,自己家就是她一个独苗苗,早些年虞母倒是想努努力生个二胎出来,但被虞老爷子制止后也就不了了之,同辈家里倒是有小孩,但自己与他们接触也不多。

  当初一起玩的人就只有南双和自己还在单着,剩下的人大多有了孩子,再不济也已经订婚结婚,还有人订婚结婚离婚都走了好几遭。

  白景秋见她对小孩没有太多的兴趣,便在她身后对林明珠做口型:“帮不上忙了哦。”他双手插兜,眯起眼对着小孩笑。

  “那我们出院吧?我开车送你回家。”白景秋把手伸出来虚虚搭在虞向唐肩上,带着一丝催促问道:“明天还要上班吗?”

  “可能还要加班。”虞向唐把最后一口粥喝完,白景秋将空碗拿下来放到垃圾桶里打算一会儿一起拿下去扔。

  他弯腰将垃圾袋提到手里,直起身时又看了林明珠一眼。

  小孩,命运把握在自己手里哦。

  “请先别走。”病床上沉默的小孩突然出声,虞向唐感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抓住自己。

  “姐姐能领养我吗?我很乖,吃得也少。”

  林明珠往虞向唐面前凑凑,夹着声音装可爱:“我好可怜,家里人都去世了,亲戚刮完油水要把我扔到孤儿院,不给饭吃,还要打人。”

  “?!”虞向唐被面前的小萝卜头震惊住,她实在没有养一个小孩的准备,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养一个小孩:“这,我可以帮你联系想要领养的家庭。”

  “可我想跟着姐姐。”林明珠双手不自觉握拳:“姐姐是我这段时间见到的最好的人。”

  他又看了一眼满脸兴味的白景秋:“秋秋哥哥第二好。”还不快帮我说些好话。

  白景秋咳了一声,饶是两世为人,劝一个单身未婚女性领养小孩的话他也讲不出来,但林明珠这边不帮又不行,昨日虞向唐睡着时,白景秋听到了门外的对话。

  两个护士进来查房没关紧门,交谈的话语从门缝里传过来,大致就是林明珠多么可怜,无良亲戚们不给交钱还提前摸走了本应属于他的财产。

  人道主义救助后,鉴于林明珠才七岁,应该要送去孤儿院或者其他领养机构,等待领养,也就是这几天的功夫了,还不知道林明珠小小年纪要不要背上巨额的治疗费用。

  他安抚了一下有些着急的林明珠,牵着虞向唐走到走廊上,将林明珠的情况简单说明。

  “我回病房的时候隔壁床的大娘也说了这些。”虞向唐叹气,即使没有领养林明珠的想法,但她实在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小孩在命运中沉浮。

  林明珠小胳膊小腿的万一在孤儿院被欺负呢?万一领养人对他不好呢?万一那些亲戚又找上门呢?

  虞向唐想了想,自己确实是小孩现在的最优解。

  任那些亲戚如何,虞氏不是吃素的。

  别看虞向唐这样,吃饭时脑中已经想好请律师团将本该属于林明珠的遗产拿回来,但小孩又才7岁,大概率还是要在那些亲戚里挑一个监护人。

  怎么能在垃圾桶里找监护人呢?

  虞向唐想通了,林明珠也合自己眼缘,带一个小孩回家,虞父虞母应当也不会催自己结婚催的那么紧了,当然也有可能破口大骂让自己将林明珠扔到孤儿院。

  想到这些虞向唐就一阵愉悦,只要虞父虞母不舒心,她就开心了。

  “好啊。”虞向唐把手从白景秋手里抽出来,她推开病房的门回头看白景秋:“联系律师走领养手续吧。”

  病房中的光照在虞向唐脸上,给她涂上了一层金色光晕,白景秋想,幸好,这天使是我的。

  林明珠正坐在床上等待宣判,只见他蜷缩成一团,把头深深埋在膝盖里。虞向唐放轻脚步走过去,小孩子一言不发,还没发现虞向唐已经走到自己床前。

  “明珠要跟我姓吗?”

  虞向唐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脑袋,把乱七八糟的头发用手指梳开。

  “我会抚养你到成年,你能独立思考之后是去是留怎么样都可以哦。”

  虞向唐给了小孩最大的自由,她不愿意让小孩觉得要求自己收养是无奈之举,给了小孩后悔的余地。

  林明珠猛然抬头,一双大眼睛里盛满了惊喜:“真的吗?姐姐愿意收养我?”

  “我可以做家务,可以做饭,可以学着照顾姐姐,我很聪明的!”

  林明珠抓住虞向唐的手直直盯住她的眼睛,仿佛在尽力寻找一丝肯定与爱意:“姐姐确定喜欢我吗?不要只是可怜我。”

  明明小孩十分钟前还在说姐姐可怜可怜我把我领走吧,这时又要犹豫,要求虞向唐表达出确切的爱意,小孩太没安全感了。

  “我确定喜欢你。”虞向唐笑道,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将小孩揽在怀里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拍了拍小孩,还把白景秋也抬出来:“秋秋哥哥也确定喜欢你。”

  小孩子体力消耗的快,何况林明珠经历了天人交战和大起大落,他在虞向唐的怀里慢慢睡着,虞向唐想将小孩放平在病床上,却发现他的手中还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不放自己离开。

  “我们一会儿去问问医生明珠的情况好不好?问问什么时候能出院,还有忌口什么的,车祸可要好好养”虞向唐回头轻声和白景秋商量,她絮絮叨叨地说着林明珠的事,手还在贴心地一下一下拍打着哄小孩睡觉。

  白景秋看着这一幕有些出神,如果五年前没有那场车祸,或许自己和虞向唐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或许在孩子发烧生病的夜晚,虞向唐也会像这样一边哄孩子睡觉,一边和自己轻声说着孩子的点滴小事。

  “好啊。”

  他轻声说,被誉为天籁的嗓音干涩。

  kuiller的演唱会在即,白景秋下午匆匆忙忙地赶回公司练习新歌走位,他走之前把一把将还在睡的林明珠从虞向唐怀里抱出来,又将一米八七的自己塞到虞向唐怀里撒娇。

  虞向唐觉得自己仿佛又养了一只大型犬,她摸了两把白景秋的头毛还被要求乖乖在医院等护士复查。

  白景秋一步三回头,他嘤嘤呜呜地不愿离开,虞向唐忍无可忍推开狗头:“白景秋你快走开,明珠都要被你吵醒了,戚浪浪都比你乖!”

  “戚浪浪?”白景秋身体一僵,半秒钟后恢复正常,他直起身扯动着嘴角问:“戚浪浪是谁?”

  开玩笑,他当然知道戚浪浪是谁,只是没想到虞向唐还养着那条狗,还以为共同属于两人的东西要像那辆保时捷一样被换掉了呢。

  “戚浪浪是我养的狗,小心我下次牵它来咬你。”虞向唐故作生气,她看了眼时间催促白景秋:“不是说两点开始练习吗?现在已经一点多了,还不快去?”

  白景秋重新带好口罩不情不愿地说了声哦,在掀开帘子走出去的前一秒,他坏心眼地给虞向唐扔了个炸弹。

  “好奇怪,姐姐养的狗为什么不叫虞浪浪?”

  虞向唐瞳孔一缩,眼睁睁地看着白景秋潇洒放下帘子走出病房,她还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周围的人也怕戳她伤心事,在所有人的表面平衡下,戚浪浪作为一只狭窄意义上的单亲狗狗,没有跟着自己姓也代表了自己依旧被困在那个雨天出不来。

  “男友去世了之后,正常来说两人共同抚养的狗要跟自己姓吗?”

  这是百度都无法解说的问题,虞向唐在微信敲敲自己闺蜜,希望在南双这边能找到一个答案。

  怨种闺蜜就是怨种闺蜜,南双表示这题超纲,她甩来一个情感论坛的链接,让虞向唐自己去问。

  “里面的人又多说话又好听,感情问题你去论坛问问嘛,人多力量大。”

  虞向唐只能点开这个情感论坛,注册登录后一字一字敲出帖子,点下发送键。

  一分钟前糖糖糖糖

  “我一直养着和男友一起捡到流浪狗,叫x浪浪(男友的姓),五年前男友车祸去世,狗狗也一直没有改名字。现在新认识的弟弟问我养的狗为什么不跟着我姓,请问大家我该给狗狗改名字吗?”

  不愧是八卦能手南双推来的论坛,一分钟不到底下已经唰唰有了好几条评论,虞向唐紧张刷新着,尽力寻找一个答案。

  “五年吗?这要看小姐姐走没走出来吧。”

  “要我说这种问题最烦人,分手之后狗立刻改名字,这种突然离开的真就改也不是不改也不是。”

  “别这么说吧。。。”

  “我觉得要改。”

  “改名字的话对去世的男友也太不好了吧。。。毕竟是一起抚养的狗诶”

  “不改名才是不好!小姐姐,你男朋友肯定不会希望你还沉浸在自己死亡阴影里的。”

  “改吧,改了就是新的开始。”

  “对啊,你男朋友肯定希望你能拥有新的爱情。”

  虞向唐有些焦虑地刷着帖子,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对于戚子丘是什么念想,她也知道白景秋喜欢自己,甚至在追自己,但自己就一昧地逃避。

  这悲伤又死气沉沉的五年给虞向唐浇铸了一层厚厚的壳子,她从里面打不开,别人从外面也进不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