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9章 被照顾了

第9章 被照顾了

  医院人来人往,每个人的脸上或着急,或麻木,有的人手上攥着单子急急走着,有的人颓然蹲坐在墙边,有的人站在手术室外踱来踱去默默祈祷,有的人扯着嗓子打电话,或许在报平安,或许在着急筹钱。

  虞向唐很讨厌医院,走进医院的那一秒,医院特有的冰冷消毒水气味瞬间将她拽回那个雨天。

  满身血的戚子丘被推进手术室,虞向唐追啊追,却只能被关在手术室门外,瞳孔里映出正发光的“手术中”。

  白景秋将虞向唐扶到座椅上坐下,他半蹲着抚了抚虞向唐的头发:“姐姐在这里坐一会儿好不好?我去给你挂号。”

  “别,”虞向唐惶然抓住白景秋的衣角,“别走。”

  她低着头,白景秋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大致能猜到是因为自己。

  “那用手机挂号吧,我绑定一下。”白景秋将虞向唐的手从自己衣服上轻轻掰开,另一只手绕过虞向唐的肩膀,将身体揽入自己怀里。在虞向唐想要抓住些什么东西时,和她十指紧扣。

  虞向唐闭着眼睛,靠在白景秋怀里轻轻吸气呼气,她尽量减小呼吸的幅度,仿佛这样就能让肚子的抽痛减轻一些。

  突然小腹覆上一层暖意,她轻轻半睁开眼睛看,白景秋将已经挂完号的手机放在自己腿上,空出来一只手正捂住她的肚子。

  见虞向唐睁开眼睛,白景秋贴近她的耳朵柔声问:“有没有好一点?”

  虞向唐点点头,又闭上眼睛,更清晰地感觉到少年提供的热量从腹部和背部开始,暖流般流向她的四肢。

  好温暖啊,睡一会儿吧。

  虞向唐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胃已经不是很疼了,病房里关着灯,走廊上的灯光隔着磨砂窗户透进来,昏昏暗暗。

  白景秋搬了个凳子正趴在床边睡觉,一只手伸进被子里,她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禁锢在少年的指间。

  虞向唐不欲打扰到他,昨日他肯定忙来忙去,十八岁的年纪,应该也是头一遭照顾人。

  想到这里她有些羞赧,二十八岁的自己还要被小了自己十岁的人照顾。

  她有些想上厕所,轻轻地一点一点将手从白景秋的指间抽出来,她轻手轻脚地下床,也没有吵到其他两个病床上的人,猫一般地开门出去。

  走廊里的空调不如室内,她打开门后还有些冷,虞向唐想了想,又折返回病房。

  “你上去睡吧。”她轻轻抚了一下白景秋,用轻柔的力量将他叫醒。

  “嗯?”白景秋揉揉眼睛,拒绝虞向唐将床让给自己的行为:“不用,你睡就行。”

  “乖,快上去。”

  她摸着白景秋身上挺凉,怕他睡感冒。

  白景秋见她执意让自己睡床,便也不再推脱,脱了外套鞋子躺进被子里。

  被子里香香的,他有些恍惚,思绪在熟悉的气味里沉沉浮浮。

  虞向唐上完厕所,在洗手池洗了把脸,所幸自己只是涂了个防晒没有上粉底,不然睡一晚上不卸妆可有自己好受的。她好心情地回到病房不欲再睡,没成想白景秋不睡觉,眼睛都快睁不开,还要强打着精神等自己回来。

  “快睡觉。”她走过去给白景秋掖了掖被子,拍拍小狗脑袋。

  “一起睡。”白景秋拿手机给她看:“凌晨三点了,好困哦。”

  白景秋往床边挪了挪,给她让开大半个床位,他把被子撑起来,示意虞向唐上来睡觉。

  “我不困,你睡吧。”虞向唐把被子压下来拍了拍。

  “你不睡我也不睡。”白景秋轻声说,他困得不行,还执意又把被子撑起来让虞向唐上去。

  虞向唐拿他没办法,只好脱了鞋躺进被窝。

  医院的床是硬邦邦的,两个人来的匆忙,被子也是医院提供的硬布料被,怎么掖被子都有些漏风。何况虞向唐贴在床边,再往外一点都要掉下去,自然盖不到多少被子。

  她打算等白景秋睡着后,自己下床出去透透风,等天亮后买个早饭带回来给少年吃。

  腰突然被圈住,虞向唐一惊,脊背僵住。

  白景秋用胳膊环住虞向唐的腰,将她往自己这边带了带。他把头抵在虞向唐脖子后面,闷闷地说:“姐姐快掉下去了。”

  虞向唐刚想说些什么,白景秋呼吸骤然平缓。

  他睡着了。

  虞向唐不好再挣开,她做好了睁眼到天亮的准备,但肚子上敷着白景秋这个小暖炉,耳边还有白景秋睡眠asmr,她迷迷糊糊地昏入黑甜梦乡。

  这一觉睡得很长,虞向唐半梦半醒间手脚发软,她模糊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还有护士推着小车来查房的药瓶声,还有许多陌生的声音在交谈。

  眼皮外的视野很亮,她想挣扎着睁开眼睛,一双手覆上来,阻隔了嘈杂的声音和刺眼的光,那双手又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拍着她的呗。虞向唐又沉沉睡去,放任四肢沉浸睡梦的感觉真的很爽。

  等到再清醒时,首先复苏的是鼻子里的饭菜香味。

  虞向唐坐起来,仗着病床周围挂着阻隔视线的帘子,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扭头一看,白景秋不见人影。

  她往墙上一看,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少年大概是去吃午饭了,她把手伸进头发里按了按,让自己从手软脚软的状态清醒。

  虞向唐打算去卫生间洗把脸再漱个口,她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白景秋发来的消息叮叮咚咚地一涌而出。

  “我去买早饭啦,还有牙刷毛巾。”配图是一张在小笼包店门口排队的照片,时间是早上七点半。

  小笼包呢?虞向唐想,她环顾一圈,在病床床床头的铁柜子上发现了洗漱用品,小笼包却不翼而飞。

  可能扔了吧,虞向唐想,自己睡到十二点,七点半的小笼包早就被水蒸气泡发了。

  她踩着鞋下床,拿起牙刷去洗手间。

  虞向唐刚把帘子拉开,一道声音传来:“哎,你醒了啊!”

  她抬眼望去,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服的大娘惊喜地看着自己,大娘身边的家属也顺势看过来。

  虞向唐嘴角扯出一个淡笑,对着大娘点头问好:“嗯,睡醒了。”

  大娘拉着身边的家属的手,指着虞向唐说:“就是这姑娘的男朋友帮我的,我也弄不明白你们买的高科技热水壶,你们不在,我水都没得喝。”

  “不是”不是男朋友,虞向唐还没澄清,大娘的女儿走过来连连道谢,小姑娘握住虞向唐的手,一边道谢一边请她过去吃东西。

  虞向唐推脱不掉,她举了举手上的牙刷,示意自己先去洗漱。

  小姑娘忙给她让路,虞向唐对着她笑了笑,拿着手机走去洗手间。

  “在哪?”她一边刷牙一边给白景秋发消息。

  “在买午饭。”白景秋秒回,他排着队玩手机。

  “我的小笼包呢?”虞向唐打出这句话的时候没过脑子,手一滑就发出去了。

  她赶紧撤回,激动之余差点把刷牙泡沫吞进嗓子里。

  希望白景秋不要误会这是个质问,虞向唐抱着手机头痛。

  “被我分给左边病床的小孩了qaq,他没早饭吃,好可怜的。”

  白景秋一个qaq,成功解救了处在尴尬里的虞向唐,她仔细想了想,左边病床虽然有人,但从她醒来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自己的注意力肯定是先被家属围绕的病床吸引。

  “好哦。”她回复,“午饭吃什么?”

  虞向唐放下手机漱口,冰冷的水激地她打了个哆嗦。

  “鱼香肉丝,黑椒牛肉饼,皮蛋瘦肉粥。”白景秋拍了摆满食物的柜台给她看,一排排泛着微微金色油光的饼和菜馋得她空空的肚子咕噜噜叫。

  “我想吃那个红烧茄子。”她开始点菜。

  “想都别想。”白景秋故意发来一张贴近红烧茄子拍的照片:“急性肠胃炎的人只配喝白粥,黑椒牛肉饼都不能咬一口。”

  “好可怜哦。”

  “?”虞向唐快要爬进屏幕把问号拍到白景秋脸上:“那你还拍给我看?”她觉得白景秋变了,不再是那个乖乖喊姐姐的好少年。

  “明明是姐姐先问的中午吃什么。”白景秋发来一条语音,背景是嘈杂的点菜和收银声音:“姐姐如果起得早,就能吃上小笼包了。”

  “是谁早上捂住我眼睛还摸我头发的?”虞向唐恶狠狠地发出这句话,就放下手机鞠了一把水洗脸。

  洗着洗着她突然回过味儿来,脸颊顿时红了一片,连带着耳尖都泛着粉色。

  太怪了,她想,这不对劲。

  她不顾手上的水,连忙打开手机想要撤回这条消息。人在着急的时候就格外手忙脚乱,连输了三遍密码,虞向唐才打开消息界面。

  弹出窗口上明晃晃提示着超过两分钟不能撤回。

  所幸白景秋没回复,他可能买完饭在付账,还没看到这条消息。虞向唐用毛巾擦干脸,打算忘记这条消息,装作若无其事。

  或者在白景秋吃饭的时候拿过来他手机,把这条消息删掉吧。

  她在心里给自己的聪明才智点了个赞。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