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8章 六块腹肌

第8章 六块腹肌

  虞向唐大老远就看见一个委委屈屈在团成一团的人影,公司门口人来人往,白景秋倒是有当爱豆的自觉,他找了个阴凉的角落,避着人就是一缩。她将车在路边停好,推开车门向白景秋走过去,还有几步路的时候悄悄放轻了脚步。

  “在干嘛?”

  虞向唐轻手轻脚猫过去,突然伸手拍了拍白景秋的肩膀。

  白景秋看起来被她吓了一跳,他抬头看虞向唐,眼睛里带着朦朦的水雾:“姐姐吓我一跳~”他拖长声音抱怨,握住虞向唐的手往自己心口探。

  “心跳砰砰,受不了了。”

  虞向唐仔细感受了一下,少年心脏跳动强壮有力,咚,咚,咚,平缓的很,哪里有被吓到的痕迹,少年演技很好嘛。她正要拿出手假装生气发难,没想到眼前的白景秋借了她手上的力,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

  哦豁,这下子要抬头讲话了。

  白景秋借了力还没松开虞向唐的手,他站起来后两人的身高差让虞向唐的手从他心脏处滑落,白景秋顺势带着那只手往自己肚子上一按。

  “哇哦,姐姐还耍流氓。”

  他一身正气,盯着虞向唐的双眼控诉。

  “我”虞向唐语塞,这次触碰的面积要比前几日在车上大得多,手下触感也更加真实。她抽了一下手没能挣脱开,见反抗不成,便动了动手指。一块两块三块四块五块,“六块腹肌?”她挑眉道。

  “可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是八块腹肌诶。”虞向唐摇摇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白景秋。

  白景秋这次真的被打击到了,他闷闷拉下虞向唐的手,拽着她低头就往路边停车的地方走,虞向唐在他后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就这样一路走到车前,白景秋松开虞向唐让她开车出来,自己两手一抱开始生闷气。虞向唐戳戳少年气鼓鼓的脸,好笑道:“真生气啦?”

  “哄不好的那种。”白景秋换了个方向背对虞向唐,继续生气。

  “六块八块腹肌是基因决定的啦。”虞向唐开始哄狗,她伸手把少年掰过来,又摸摸腹肌:“六块也好看,之前”戚子丘也是六块腹肌。

  她突然卡壳,白景秋见她突然不说话,快翘上天的眼睛向下瞟了一眼:“之前什么?”

  “没什么,你不是饿了?去吃饭。”虞向唐回避话题,她摇了摇车钥匙,几乎同手同脚地走去开车。

  “别人家的男朋友都是八块腹肌诶。”

  虞向唐横躺在沙发上,她一个人就占了四分之三,电视上放着综艺,她的头枕在戚子丘的肚子上面。

  戚子丘正睁着一双睡不醒的半月眼看剧本,他空出一只手摸了摸虞向唐的头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放弃吧宝贝,你男朋友只有六块腹肌,基因决定,再怎么练都是六块哦。”

  “我需要八块腹肌。”虞向唐抬手去摸戚子丘的脸,从下巴摸到耳朵,又从眼睛摸到脖子。

  “睡觉吧,梦里什么都有。”戚子丘冷酷道,他抓住虞向唐乱摸的手十指相扣:“一天天的手不老实。”

  “赶紧睡觉,梦里你男朋友是超级赛亚人,八块腹肌还会放冲击波。”

  “姐姐能吃辣吗?”白景秋举着菜单问,他拿着笔,对着菜单左勾右划。

  “能吃,”虞向唐要了热水给自己和白景秋烫餐具,她已经戒辣椒许久了,但既然白景秋想吃自己也不好扫兴:“你点自己喜欢的就行。”

  白景秋用菜单挡住自己,他都要被气笑了,什么能吃辣,根本是在骗鬼。

  不对,我好像就是借尸还魂的鬼?

  白景秋突然明朗,他在小炒黄牛肉上画了对号,他真的发现了,虞向唐记吃不记打,就要狠狠撞了南墙才管用。

  自己上辈子每天都揪着虞向唐耳朵警告她不要吃辣椒,她那个胃吃了辣晚上又要疼。自己每天陪着她忌口清清淡淡不吃辣椒,转头就能发现虞向唐偷偷啃辣条。

  他满意地看着菜单上的麻辣兔丁,小炒黄牛肉还有辣炒小白菜,打算给虞向唐上一课,28岁可不比当年18,再吃辣椒,虞向唐这个胃可以彻底不要了。

  虞向唐见对面的人莫名有了种恶狠狠的气场,她不自然地摸了摸胳膊:“空调似乎有些低。”

  “没事儿,”白景秋给她倒了杯热水:“一会儿吃起饭来就热了。”

  直到菜上来的时候,虞向唐才明白上面这句话,一桌子辣菜,吃起来能不热吗。

  她看着红彤彤的辣椒,举着筷子不知道从何下手,偏偏白景秋夹了一筷子小炒黄牛肉放到她盘子里:“这家店的小炒黄牛肉巨辣巨好吃,你快尝尝。”

  虞向唐两眼一闭,舍命陪君子,她冲了。

  牛肉入口肉质紧嫩弹牙,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呛人的辣椒味道,虞向唐的舌头几乎是一瞬间就感觉到了痛意。

  大意了,她想,自己以前吃的辣竟是小儿科,她手一抖,打翻了身旁的水杯。虞向唐忙找纸巾来擦,幸好这杯水被她喝得只剩一个底,她将水擦干,赫然发现饭馆提供的纸巾上明晃晃地写着——湘之味饭馆。

  竟然是湘菜馆吗,上当了。

  白景秋倒是吃得津津有味,他扒拉着辣椒,在一片红彤彤里精准找到兔肉,并把它放到虞向唐面前的盘子里,铁了心地要她吃。

  “快吃。”他笑着说,在虞向唐眼中却像是恶魔低语。

  多年不吃辣功力大减,虞向唐被辣得嘴巴通红,泪眼朦胧。

  白景秋看不下去,伸手按住她继续往嘴里送的筷子,起身拿了一瓶解辣的豆奶,插上吸管后递给虞向唐。

  “别吃了。”他皱眉道:“喝点豆奶。”

  虞向唐刚要抬手拿,腹部突然一痛。

  “嘶——”

  她用右手按住肚子,似乎是自己的胃在发出刺痛来抗议。

  “怎么了?”白景秋见虞向唐状态不对,用手揽住她。

  “没事,”虞向唐摇摇头:“可能是伸手抻到筋了,人老了是这样的。”

  白景秋点点头,回到虞向唐对面继续坐着打扫战场。

  他吃饭慢条斯理地,不慌不慢,一口肉能嚼二十多下。

  虞向唐心想,这就是爱豆的自我修养吗?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忍不住捂着嘴笑出声,连带着腹部都被牵扯地一痛一痛。

  “真没事?”白景秋抬眼看她,到底是有些不放心。

  “真没事儿,”虞向唐嘴上说着没事,桌子底下的手大力地按着自己的肚子:“你接着吃饭。”

  “我吃饱了。”白景秋从背包里拿出纸巾清理自己,他将纸巾叠好扔到桌下的垃圾桶里:“走?”

  “再坐一会儿,休息一下。”虞向唐努力大声说,但她发出来的声音犹如蚊子嗡嗡:“刚吃完饭不适合运动。”

  白景秋不置可否,他直觉有些不对,这不该是虞向唐该有的状态,自己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他上下打量虞向唐,视线犹如x光般照得虞向唐有些不适,感觉自己无所遁形。

  虞向唐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她已经痛到有些视线模糊,隐约看见白景秋从对面站起来,走到自己面前,一只温暖的手覆在自己额上。

  “你胃又痛了?”白景秋着急地说,他见虞向唐摇摇欲坠就忙起身过去,结果摸到了一手冷汗。

  “没事。”她疼地满头冷汗却还在安慰白景秋:“是我没注意”

  “什么没事!”他一把将虞向唐抱起来:“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虞向唐想要惊叫,但她现在痛到只能发出微弱的气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白景秋公主抱起来大步走出饭馆,然后被塞到副驾驶,白景秋还贴心地给她扣好安全带。

  虞向唐已经有些全身无力,她半睁着眼睛,扭头去看开车的白景秋。

  霓虹灯光照在少年的侧脸,他的神情带着一丝不应该属于这个年龄的沧桑与成熟,他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眼睛在夜晚黑得发亮。

  “对不起。”

  白景秋突然打破车内近乎凝固的气氛。

  “我不该让你吃辣。”

  “不关你的事。”虞向唐安慰道,她抬手碰了碰少年紧绷的身体。

  “是我自己没提前和你说,我之前吃辣很厉害的,就是这几年不吃,生疏了不少……”她絮絮叨叨地说话,想尽力消除少年的愧疚。

  “你戒辣椒了?”白景秋转头和虞向唐对上眼神,他的语气说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五年前就戒了。”虞向唐不理解为什么白景秋似乎有些不相信她不吃辣,难道他之前认识自己?可就算是五年前,白景秋也才十三岁吧。

  “那你今晚还…”吃辣椒

  白景秋突然哽住,他想打自己两拳。

  虞向唐是为了自己才破了五年的戒,虞向唐是为了自己才忍着胃痛吃辣椒。

  医院快到了,白景秋甚至想挂个号去看看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在重生的时候有一部分智商没有转移到这具身体里。

  “对不起。”他说:“对不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