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7章 28岁的姐姐就是姐姐

第7章 28岁的姐姐就是姐姐

  上班如上坟,即使是虞氏总裁也不例外。

  虞向唐重重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五年的业务与数据冗杂,虞氏这个庞然大物中还有不知凡几的蛀虫在暗中使绊,等回神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午饭时间都早已过去。

  虞氏本部存在着许多关系户,他们的祖辈跟着虞氏打江山,身居高位后自然安排自己后辈进虞氏握住关系铁饭碗。虞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人心易变,有人不甘于坐吃分红,正在蠢蠢欲动,在暗中伺机撕咬。

  这可能就是爷爷将自己从国外叫回来的原因吧,老爷子可能意识到本部岌岌可危,心有余却力不足,虞父虞母又是两个不堪大用的,虞向唐深吸一口气,强行打起精神。

  手机适时震动了一下,虞向唐有了稍微放松合理理由,她打开手机一看,白景秋发来一条视频,看封面似乎是昨日见过的公司练习室。

  她瞟了眼紧闭的总裁室大门,放心地点开。

  视频第一秒还是正常的练习室地板,下一秒就是镜头反转成自拍模式,白景秋的一张帅脸直直撞在虞向唐眼里。白景秋气息不稳,额头上还带着薄汗,他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拿起休息椅上的白色毛巾擦擦自己脸上和脖子上的汗。

  “练舞好累哦。”

  白景秋像小狗一般拱到镜头前撒娇,这个距离近到虞向唐甚至能数清楚他有几根睫毛。

  “姐姐吃午饭了没?我们才刚排完一支舞,又累又饿。”少年从队友手里拿过一片全麦面包用嘴叼着,他苦哈哈地叼了半天不想往下咽,仔细听,似乎有人在喊白景秋赶紧吃完赶紧回来练舞。

  镜头那边的少年三两下把那片面包塞进嘴里使劲嚼嚼,又猛灌了两口水才把面包咽进去:“我继续练舞啦,姐姐记得吃午饭哦,啾咪。”

  白景秋对镜头wink了一下,视频结束。

  虞向唐不承认白景秋的wink有点好看,少年眼睛亮亮地,像在草坪上看到飞盘大战的大只狗狗。

  谁能拒绝狗狗的wink呢?

  虞向唐对饿意的来临后知后觉,她给秘书打了电话,在得到去年食堂改革24小时供应餐点不知道您没有用饭真是抱歉的答复后,又回绝了秘书订餐的信息,施施然拿着手机坐电梯去食堂觅食。

  香蒸鲈鱼、宫保鸡丁、鱼香肉丝,水煮肉片、炖排骨、煎小牛排、糖醋咕噜肉、醋溜白菜、香菇油菜、红烧茄子,虞向唐拿了托盘左看看又看看,拿不准自己吃什么。

  她现在没有什么物欲,衣服能舒适就行,吃饭能饱腹就好,但当你在虞向唐面前呈上许多繁复选择时,她会很犹豫,不知道如何选择。

  虞向唐想了想,她举起手机对着明亮的菜单灯牌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白景秋,附言你想吃什么?

  28岁的姐姐就是姐姐,姐姐才不会问弟弟我不知道选择吃什么菜,姐姐要问弟弟你想吃什么,这样既不用自己选择,还能掌握弟弟喜好,下次带他去吃。

  白景秋上次推荐的餐厅很合自己胃口,他选的菜一定不会难吃,虞向唐点点头,内心给机智的自己鼓了鼓掌。

  白景秋依旧回得飞快,他回了一张蒸鲈鱼的照片,附言蒸鲈鱼好好吃,后面还跟了一个流口水的小黄脸emoji。

  虞向唐被这个傻傻的表情逗笑,她好心情地将一小盘清蒸鲈鱼放到自己的托盘里,继续问:“还有呢?”

  “还想吃小牛排还有香菇油菜,”白景秋秒回:“姐姐不要馋我。”

  虞向唐又从保温盘里拿了一份小牛排,她走到素菜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挑了一份最少的油菜放到自己的托盘里,又盛了小半碗米饭。

  由于过了高峰饭点,食堂里还在吃饭的人三三两两地散落坐着,虞向唐走到远离人的角落里,她放好托盘,拿出手机对着饭菜拍了张照片。

  拍得有些不太好看,虞向唐想,她伸手调整了一下摆盘,又找了一个不会挡住光源的角度拍了一张。她见照片上鲈鱼鲜嫩油菜青翠欲滴,满意地发给白景秋。

  虞向唐放下手机夹了两口鲈鱼时才后知后觉,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既在炫耀又在逗小狗的幼稚行为。她连忙放下筷子拿起手机想要将照片撤回,手忙脚乱中白景秋发来一条信息。

  “好饿qaq”

  完了他看见了,虞向唐咬住下唇,刚认的弟弟吃不饱,她自然有一丝丝心疼,也就忘记了自己想要撤回不成的羞恼。她敲敲打打,在对话框中打下我请你吃饭却又一字字删掉。

  “下午姐姐有空吗?”

  白景秋适时递了一个台阶,虞向唐这才松开已经被咬出牙印的下唇:“六点下班,但还有个会要开。”

  “姐姐来接我好不好,我请姐姐吃饭。”

  认真工作的一下午时间过得很快,秘书敲门轻声通知开会时虞向唐还在和三年前的数据校对,她倒是发现了一些端倪,但蛀虫十分灵敏,被发现的也只是吃得白白胖胖的没脑子底层。

  好不容易开完会已经是,天色已经有要暗下去的征兆。虞向唐回到总裁办公室放下文件,又去隔间换了平底鞋再将绑了一天的头发散开,她拿了车钥匙打算坐电梯去地下车库开车接白景秋,少年早早就将公司定位发在她微信上。

  总裁室建在中层,同层的就是秘书室与一些驻场经理室。虞向唐一边等电梯一边低头安抚等候在手机那边白景秋的情绪,她开会时没有拿手机,白景秋已经空空嚎了半小时好饿好饿。

  电梯到了,虞向唐走进去,她抬头发现电梯中还有两个人。一人较高,穿着时尚,涂着红唇眼线上挑,做着美甲的手指正轻轻卷弄着大波浪的头发,另一人矮一些,穿着规矩的职业装,怀里抱着文件,眼睛藏在厚重的刘海与眼镜之下。

  虞向唐皱皱眉,这部电梯是高层专用,一般只有经理以上职位的员工卡才能刷开,两人脖子上没有佩戴员工卡,而据虞向唐得到的公司信息,并没有能与这二位匹配成功的经理。

  她没做声,只是默默记下二人长相,就继续给白景秋发消息,让他乖乖在江华娱乐等着自己,不要乱跑。

  她不招惹别人,但不代表别人不来找她。高个子的那位毫不掩饰地从上到下打量了虞向唐一番,目光停在她看不出牌子的平底鞋上。

  “新来的?”她问,手指从头发中离开,轻轻点在虞向唐的后肩。

  “嗯。”虞向唐不欲过多交谈,她打算明天让秘书查一下高层专用电梯的问题,她有直觉,别看只是一件不合规的小事,这说不定能牵扯出更多的事情。

  自己说是新来的也不能说假,虽然五年前从本部出走海外,但现在自己新官上任,自然能算是新来本部。

  “我怎么不知道秘书部还有新人?”她收回手,目光转向旁边的职业装,瞬间嫌弃地啧了一下。

  “最近西城的驻场经理回来了。”职业装小声说,她推了推眼镜,把自己藏在高个子身后。

  另一位恍然大悟,她再次上下打量了一次,伸出做着精致美甲的手对着虞向唐晃了晃:“我是许娅,她是吴妍,都是陈副总的秘书。”

  她丝毫没有要握手的意思,语气自然地仿佛这不是一个自我介绍,而是一个通知。虞向唐也没有介绍自己的想法,陈副总是老陈总老来得子的宝贝儿子,老陈总正是跟随自己爷爷打下虞氏江山的左膀右臂之一。

  财政部油水足,虞向唐记得老陈总提出想要将自己儿子塞进财政部时虞老爷子严肃的表情。

  “老陈,你真要让你儿子进财政部?后勤部清闲,责任也少,这才是好去处。”虞老爷子坐在书房里,坐在老板椅上,神色阴沉。

  老陈总就站在他对面,他笑呵呵地回道:“财政部能锻炼人,不从小工做起锤炼锤炼,怎么能成器呢?老陈我就想给孩子谋个小小职位,让他点事情做就可以,家里也不靠他赚钱。”

  他见虞老爷子不松口,便打出感情牌:“想当年咱们两个还有老尤,不也是从小工做起的?不能溺爱孩子,就要一步一步往上升。”

  虞老爷子被老伙伴一套一套被说得没办法,何况只是财政部的小职位,给了也便给了,就点头应允。虞向唐走时,当时陈副总工作了十年还只是一个手底下管着八九个人的科长,没想到五年后她一回来,陈科长摇身一变成了陈副总,升职速度快地蹊跷。若这人有能力,最初的十年早就能升职了,何苦在普通职员到科长位置上挣扎十年。

  电梯到了大厅,许娅抢先一步走出电梯,吴妍也快步跟上,虞向唐看着两人的背影,给虞老爷子打了个电话。

  “爷爷,当初老陈总的儿子您还记得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