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5章 最近过得怎么样

第5章 最近过得怎么样

  吃完早饭虞向唐如约将白景秋送到学校,门口广告牌上写着小班制文化课教学一对一精准授课。这里大概是特长生的聚集地,三三两两彩色的头发,亦或是背着巨大沉重的乐器与画架,还有体育生展现出来的腿上、胳膊上的肌肉。

  “我有腹肌哦。”白景秋扭头对虞向唐说:“姐姐想不想看。”

  虞向唐没有理会少年奇怪的胜负欲,她将车熄火,松开安全带探身把后座白景秋的背包拿过来。包里装了好几本课本,硬邦邦的还挺沉。

  她刚把包递给白景秋,手还没伸回来就被一把抓住,少年抓住她的手就往自己肚子上按,虞向唐挣扎却没能挣开。“现在小孩力气都这么大吗?”她不合时宜地想,手却触碰到一片光滑又硬硬的肌肤。

  她像第一次触摸到普罗米修斯偷盗出来火种的人类,被陌生的触感烫到而猛地缩回手。

  太超过了,她想,不应该这样。

  还未等虞向唐想好说什么,白景秋解开安全带,他凑过来想说话。

  “嗝。”虞向唐打了个嗝,她昨晚没吃饭,早晨自然不受控制地吃多了,刚刚被白景秋一吓,吓出来一个嗝儿。

  她迅速捂住嘴,对面前的白景秋小声说不好意思。

  认识白景秋这几天说出来的不好意思,比之前一年说的还要多。

  “没关系。”白景秋笑眯眯,他丝毫不介意,毕竟自己身为戚子丘时,将她养得娇气。

  虞向唐无论冬夏都手冷脚冷,就喜欢将脚踩在他肚子上看电视,虞向唐来姨妈总是哼哼唧唧,明明肚子痛还要在他怀里不安分地东扭西扭,还碰不了水,他要一边看着红糖姜汤的火候一边给她洗内衣。

  她合该是镶着金边的玫瑰,从珍珠堆里生长出来。

  大家都以为戚子丘是条懒狗,但懒狗将玫瑰照顾地很好,一个娇娇气气,另一个甘之如饴。

  这些娇气生长在爱的基础上,虞向唐明白戚子丘爱她,无论她怎么闹怎么娇,戚子丘都爱她。

  虞向唐可以随时噘着嘴找戚子丘要一个亲亲,可以把冰凉的手使劲往戚子丘衣服里塞,可以在戚子丘面前大马金刀踩着他的椅子大口吃他做的饭然后做出不好吃的锐利评论最后冲他打一个惊天动地的饱嗝。

  虞向唐可以在戚子丘那里做任何事,但在白景秋面前不行。

  “我去上课了。”白景秋打开车门出去,他站在车外冲虞向唐挥手,朝阳照在少年的脸上,朝气蓬勃青春正盛,在车内戴着遮了大半张脸墨镜的虞向唐感到一阵落差。

  或许自己老了。

  十年前的虞向唐十八岁,就算去上课都要早起打扮得漂漂亮亮,对职业装深恶痛绝,喜欢阳光喜欢出去玩喜欢逛奢侈品店,喜欢穿短裙喜欢扎头发再夹上五颜六色的小发卡。每天想的都是好烦又要上课,作业什么时候交下节课点不点名,学校食堂好难吃好想念男朋友做的饭,男朋友拍戏回来会给自己带什么礼物,什么时候从爷爷那里再翘一点零花钱,明天还是后天去探男朋友的班。

  十年后的虞向唐二十八岁,穿的是四年前买的裤子,衣柜里只有黑白灰职业装,讨厌阳光讨厌下雨天讨厌不必要的出门社交,习惯用工作麻痹自己习惯戴墨镜,喜欢一个人在阴雨天抱着戚浪浪一睡就是一天。所幸面瘫冰块脸虽然过时,但管理下属十分好用,被迫工作狂的属性也使个人与虞氏资产相对于十年前翻了好几番,已经能在虞家说一不二。不爱逛奢侈品,也早已不需要零花钱。

  今天去看看爷爷吧,她摘下墨镜。

  虞老爷子住在虞家老宅,据本人说是山郊空气好水也好容易养生,虞向唐小时候总是在这边住,呆在书房吃着雪糕看爷爷办公。

  她开在环山公路上,看着飞速掠过的熟悉景色。

  “哎呀,糖糖回来了,这几年在国外吃苦了,看着瘦了不少。”管家正在院中指挥着人除草,他看见熟悉的车牌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上来:“今天留在这吃饭吗?我让厨房做你爱吃的,不放香菜。”

  虞向唐点点头,德叔是跟了虞老爷子三四十年的老管家,看着虞向唐长大,把她当做亲孙女一样疼爱。他知道虞向唐回来是看望虞老爷子,直接讲明老爷子的位置:“老爷在后院花园,糖糖过去就行。”

  “谢谢德叔!”她摇摇手飞奔起来,在这座宅子里她仿佛变回那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平日最喜欢闯祸。金色的阳光照在她因奔跑而飞扬的长发上,牛仔裤与运动鞋的搭配也开始变得活泼。

  “哎哟,慢点儿慢点儿。”管家对着虞向唐的背影摇摇头,眼里却带着笑,皱纹遍布的眼周也连带着压出了笑纹。他打了个电话让厨房准备饭菜,吃什么不吃什么细细叮嘱,许久后才放下手机接着继续指挥除草。

  虞向唐疯跑了一会儿,她好久没这样“放肆”奔跑过了,她气喘吁吁地弯下腰,微曲着双腿来杵着自己的手臂,借此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她休息够了,她直着身体,挺起头颅一步一步走入后院。

  “糖糖回来了?”虞老爷子听到声音后回头,老人脸上有着刀削般深刻的皱纹,面上能隐隐看出年轻时叱咤风云的厉色,但这一切雷霆气势在他看向虞向唐时都烟消云散,只剩下眼神里满满的疼爱。

  “在国外呆的怎么样?”虞老爷子招招手示意她过来,老爷子半真半假地抱怨道:“也不说回来看看爷爷。”

  “回来了。”虞向唐慢慢走过去,她走进虞老爷子,发现他比五年前老了好多,自己走之前爷爷还是一头焗油的黑发,现在头发已然全白了。

  虞向唐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

  “我过得挺好的,国外很好玩,市场大能吃到红利,赚的钱也多。”她吸吸鼻子,努力露出一个笑:“每年年报上翻倍的数字能证明。”

  虞老爷子叹了一下,摸了摸她的发顶:“糖糖,你知道我不是问你这些。”

  她突然再也绷不住,泪水一串串落下,她连忙用衣袖擦,可是泪水决堤般越擦越多。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不在她面前提过得怎么样,因为她过得真的很烂,像一具阴雨季节角落里的干尸,从内而外腐烂着。她正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外表的光鲜果断与内里空洞阴郁纠缠成现在的虞向唐。

  “我挺好的。”她嘴硬道,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我去睡觉了,吃晚饭喊我。”虞向唐答不上来开始噘着嘴耍小脾气,在走进老宅见到爷爷的一瞬间,她变回了虞家最受宠爱的小公主。

  世人宠爱的真假并不重要,她是最尊贵的那一个就足够了。

  虞老爷子带着笑意看她,他挥挥手要把这个小孙女驱赶开:“赶紧走赶紧走,你的房间一直叫人打扫着。”老爷子说完又斜了她背影一眼:“哎呀,爷爷竟然没有吃饭睡觉重要。”

  快要走到门口的虞向唐又走回来,mua地一下重重亲在虞老爷子脸上:“爷爷最重要!”她蹦蹦跳跳地离开,像个十几岁还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

  虞向唐这一觉睡得是昏天黑地,她安心睡在这张她从小到大睡了二十几年的床上,在这里她不用想市场公司,她不用想虞父虞母的夺命催促,她不用想任何事情。她不想睁开眼睛,她睁开眼睛就是群狼环伺的虞氏,她睁开眼睛就是拿着麻绳与刀的虞父虞母,眼神仿佛要将她剜下一块肉,然后拿去称斤卖掉。

  虞向唐惊醒,她眯着眼摸索到手机,点开一看已经是下午四点。锁屏上显示白景秋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最早的一条是上午十一点,自己刚刚睡下。

  “上课好饿qaq”

  虞向唐幻视出一只饿得趴在地上嘤嘤叫的小狗,她被逗笑了,她把脸埋进被子里接着看后面的消息。

  “姐姐午饭吃什么?我在公司食堂选择困难了”

  姐姐午饭睡过去了,她毫不愧疚地想,丝毫没有作为一个二十八岁的大人要给少年做榜样的自觉。

  接下来就是一张自拍,少年面露痛苦地在吃草。是的,他面前摆了一盘绿油油的菜叶沙拉,主食只有零星洒在上面的面包粒。

  十八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虞向唐皱了皱眉,俨然将少年当成被经纪人强压着吃草不给吃主食的小可怜。要一下经纪人联系方式吧,她想,不,算了,还是下次带少年吃些好的补补身体更好一点。

  下午少年在公司练舞,他发了一张练舞室的全景图。虞向唐仔细看着,练舞室还挺大,光线明亮设备齐全,看起来是正经公司不是什么小作坊。

  她想到调查少年的下属递交给自己报告中的信息,kuiller的公司江华娱乐算是业内较新,是两年前老牌公司荔火公司经纪人因为不堪忍受荔火黑暗沟壑以及被内部排挤,自己带着团队组建的新娱乐公司。资源虽然比不上几家老牌娱乐,但kuiller出道后也是蒸蒸日上,kuiller也是这名经纪人自己在带。

  或许可以注资,虞向唐想,她打了个哈欠打算起床吃饭。

  白景秋自拍完立刻将沙拉嫌弃地挪回队友的面前,然后将桌子中间的咖喱鸡肉饭拿到自己这里,他还不做人地开了罐可乐,清脆的拉环声引来邻桌吃草人的眼神。

  “过分了啊。”队友一边吃沙拉一边控诉:“显你吃不胖了?重油重盐小心以后发面。”

  白景秋发完消息心情很好,他哼着歌刚想张嘴说人和人的体质不能相提并论,上辈子自己为电影增肥,十斤体重愣是增了三个月,肩膀就被重重拍了一下。

  “别忘了你答应给我写的歌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