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3章 不要忘记我哦

第3章 不要忘记我哦

  早餐街已经开始摆摊,包子铺隆隆的蒸汽与炸油条热油的香气氤氲交缠,食客们的交谈与商家们的吆喝组成生活百味。

  虞向唐带着白景秋走到一家早餐摊,她拽出抽纸擦了擦桌子,白景秋有样学样也跟着拽纸出来擦桌子凳子,看虞向唐熟练招呼点饭,五块钱的油条两枚茶叶蛋两碗豆腐脑。小妹把油条夹到小筐里,又捞了茶叶蛋,最后舀出来两碗豆腐脑,拿小托盘端到两人桌上,行云流水,饭就齐了。

  “怎么,吃不惯?”虞向唐见白景秋迟迟不动筷,以为他吃不惯路边摊:“挺好吃的,这家店也干净。”

  “没有,”白景秋轻轻把豆腐脑上的香菜和咸菜碎混在一起:“没想到姐姐会来吃路边摊。”

  虞向唐闻言,缓缓放下夹着油条的筷子。这还是戚子丘带她来的,油条豆腐脑夹饼水煎包,那个男人的早餐最爱。男人每次去外面拍完戏回来,第二天早上都要拖着自己溜着戚浪浪来吃这家早餐摊,自己犯懒不想起床就要被戚子丘和戚浪浪一人一狗哼哼唧唧地闹,直到自己忍无可忍爬起来去洗漱。

  “小虞回来啦。”带着头巾的师傅抱着一筐水煎包出来打断了虞向唐的回忆。他看见坐在外面的虞向唐,走过来不由分说硬夹了两个包子到她桌子上的小筐里:“好久不来了,上次还是五六年前你和”

  师傅突然闭嘴,他刚看见坐在虞向唐对面的白景秋,白景秋叼着一根油条友善地对他笑笑。

  “”师傅揉了三十年面的手开始颤抖,他颤颤巍巍又夹进去三四个水煎包,抱着心爱的筐子快步走开。

  白景秋三两下把油条吃完又擦擦嘴,他拿起碟子里的茶叶蛋,垂眸剥着,漫不经心地问:“姐姐上次和谁来的?”

  虞向唐一口豆腐脑卡在嗓子里,差点没咽下去。她幻视出一只小狗在质问你带着谁去草坪玩了?你带我来的这块草坪是曾经带谁来过的?

  她艰难咽下正要开口,面前递过来一只剥好的茶叶蛋。她抬眼询问,白景秋又将茶叶蛋往前递了递,示意她接过去。

  “姐姐之后只带我来就够了。”白景秋开始剥碟子里的另一只,他仔细垂眸:“我给姐姐剥茶叶蛋。”

  他也不在意虞向唐对上个问题的回答,或者说他并不想听到虞向唐的回答,虞向唐会说什么呢?普通朋友,闺蜜,还是,男朋友?

  虞向唐乖乖吃饭没回答,她是真饿了,昨晚到家就没吃东西,凌晨又空腹喝酒,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她在尽力保持优雅的同时疯狂进食,想要把空荡到有些痛的迅速胃填满,二十八年来她都是这样干的。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虞向唐听到熟悉的话猛然抬头,她看见白景秋含笑托腮看着自己,少年把刚出锅的水煎包用筷子扒开,吹到合适的温度夹到自己面前。虞向唐又产生了割裂感,说完这句话的戚子丘只会笑她饿死鬼投胎,让自己满脸通红还要把饭拿走不给吃饱饭。

  “还要吃吗?”白景秋又夹了只煎包到自己面前,试图扒开内馅。

  虞向唐连忙制止:“你吃就好,我快吃饱了。”她坐直摸摸肚子,其实她狼吞虎咽后已经有九分饱,但自己不吃已经被少年剥开放凉的煎包,他会不会伤心。

  往日美味的煎包现在成为了饱腹的折磨,虞向唐放慢咀嚼的速度,一小口一小口地塞,试图拖延时间让自己的胃消化出一小块能容纳这只煎包的地方。

  善解人意的白景秋此时似乎没看出虞向唐的难受,他开始慢条斯理地吃饭,吃完一根油条一只煎包后就收手,低头专心喝豆腐脑。

  桌上还剩了很多,虞向唐听过世叔抱怨家中有十来岁儿子的庞大饭量,天天念叨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自己点饭的时候参照了这句话,没想到白景秋只吃这么一点。虞向唐想着一会儿打包回家中午用微波炉热一热,对付过去午餐,又不用发愁中午吃什么了,她有些开心。

  和其他女生不同,虞向唐对食物没有很大的欲望,她甚至会纠结吃什么而错过饭点,然后将这顿饭推到下一顿,饿到胃痛后胡乱点些饭就凑合吃掉。但虞向唐又极度挑剔,寻常吃饭时不好吃的一口都不会吃。

  “你”不吃了吗?虞向唐想要去拿打包盒。

  “碳水太多就不吃了。”白景秋重新变回善解人意,他抓到虞向唐蠢蠢欲动的小眼神:“过段时间要参加节目,上镜要好看。”

  虞向唐高高兴兴开始打包,白景秋帮忙撑着袋子。

  “谢谢姐姐,我带回宿舍。”白景秋很自然地将袋子打了个结挂自己手上:“成员们也该醒了。”

  午饭离我而去,虞向唐撑着自己作为金主的尊严,点点头高贵冷艳地嗯了一声。但实际她内心开始流面条宽泪,好烦,你拿走了我中午吃什么。

  白景秋用空着的手握住虞向唐,他试图邀请:“宿舍离这里不远,姐姐想去坐一下吗?”

  “不了,我把你送到门口,一会儿还有事。”其实没什么事情,虞向唐只想回家补觉,她能拖动自己的身体送白景秋到宿舍门口就已经是意志力的奇迹。

  “姐姐先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不用姐姐送。”白景秋漏出了小白花一般的微笑,绿茶香气扑鼻。

  虞向唐莫名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白景秋挥挥手:“那姐姐记得联系我哦,可不要忘记我。”

  虞向唐也笑笑,两人都没留电话号码没留微信,谁知道怎么联系,就当请弟弟吃了个早餐,从此江湖不见。

  她正要打车回家,手却被猛地抓住。

  “姐姐果然是开玩笑吗?”白景秋看起来很难过:“联系方式都没留,撩了就走?”

  我不是我没有,虞向唐想要辩解,她干巴巴地说:“啊,忘记了。”

  到家的虞向唐身心俱疲,自己这一晚上过的可谓是精彩纷呈跌宕起伏纷纷扰扰,她用出窍的灵魂给戚浪浪填满狗粮后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沉睡,一睁眼已经是六小时过去。

  她伸了个懒腰点开手机,幸亏自己常年设置静音,一眼过去白景秋发来了十几条微信。虞向唐打开微信,从上往下翻。最早一条是白景秋控诉成员还在呼呼大睡,不像自己精神奕奕,最新一条是白景秋之前练舞的照片,少年撩开衣摆,腹肌上的汗水泛着微光。

  虞向唐没回复,她转头点开外卖软件大海捞针般想找一家想吃的餐厅,这个步骤通常半小时起步,这次也一样。快一小时过去了,虞向唐还是没找到自己想吃的,

  又一条微信弹出来,白景秋分享了一处地址。

  “上次团内聚餐的这家餐厅挺好吃的,想再和姐姐吃一次。”--12:00

  虞向唐挑眉,三十七度的手打下冰冷的文字:

  “我去吃了,你自己热热早上的煎包吧。”

  虞向唐开了另一辆车去南双家将正在补觉的怨种闺蜜从被窝里挖出来,在伯父伯母的点头微笑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塞到车里。南双见反抗不成,乖乖在车里扒拉出一幅墨镜戴上接着补觉,等虞向唐拉自己去她口中好吃的餐厅。

  白景秋推荐的餐厅非常不错,竟然十分合自己的口味,虞向唐吃了早饭不算太饿,吃了一些就开始托腮神游。她在脑海中复盘着晚上发生的一切,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南双吃着吃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没包养白景秋吧?”

  她手上的筷子一刻都不停:“我昨晚实在喝太多了,后半段都不怎么记得。”

  虞向唐实话实说:“包了哦,合同都签了,还要多亏你提供的保养合同。”她阴沉沉地说,拿起筷子对着南双交叉磨了磨。

  “!”南双噎住:“不是,他同意了?”

  “对啊,我们还一起吃了早饭。”虞向唐对着南双笑眯眯:“我带他去吃的‘那家’早餐摊。”

  南双开始食不下咽,她不敢置信:“不是”

  “没有,当认了个弟弟。”虞向唐不再逗她,她示意南双接着吃:“戚子丘当年辍学打工,刚出道没背景没资源,只能给人做助理做武打替身,吃了多少苦才当上影帝有戏演有钱赚。白景秋和他长得像,我见不得这张脸受苦。”

  她动了动手指,这个气氛适合来根烟,但她不会抽,唯一的一次想抽烟还被戚子丘阻止。

  虞向唐又重复了一遍:“我见不得他受苦。”

  “一会儿回酒吧门口,你开我这辆车,我把那辆保时捷开回去。”虞向唐见南双吃得差不多,贴心给她倒了杯水。

  “啊?我没驾照啊。”南双迷茫抬眼。

  “五年了你怎么还没考下来驾照?”虞向唐直接将那杯水拿回来:“账结好了,吃完自己打车回去。”

  虞向唐头疼,她刚回国也没有能帮这个忙的朋友,这些年自己身边的人几乎都被家里人策反,当年和戚子丘一见面家里人就会知道,现在也不可能让他们来开车。南双是唯一给自己遮掩的人,只可惜这个笨蛋现在都没考下驾照,可不能让人无证驾驶。

  虞向唐翻着通讯录,突然有了合适的人选。

  白景秋上下打量虞向唐,他收到消息着急忙慌从练习室过来,气还没喘匀就被一把推进法拉利主驾。

  虞向唐推了推墨镜,她看着少年颈侧滑落的汗珠,惊觉自己似乎有些不做人,毕竟满打满算两人才认识了半天。她仗着半张脸被墨镜遮住,将用一条消息把人摇到酒吧门口开车的事件做了一些委婉的修饰:“一会儿带你挑辆新车。”

  白景秋从善如流地系好安全带,他点点头,示意虞向唐前面带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