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1章 大雨酒吧初见

第1章 大雨酒吧初见

  虞向唐又梦到了那天,自己和戚子丘在后座争论回家谁给狗狗洗澡,司机在前面开车,雨刮器唰唰在车窗上刮着,男人没骨头般靠在自己身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讲拍戏好累这次要去宠物店不想动手洗。车外天空灰蒙蒙地下着暴雨,车内明明开着制冷,自己却喘不过气。

  她被缺氧憋醒,一睁眼又是灰蒙蒙的天,虞向唐试图动了动,发觉自己手脚冰凉,肚子却被暖洋洋的重物压住。

  “戚浪浪你又跑进卧室!”虞向唐艰难坐起来,双手抱住肚子上大狗的头一阵乱搓,大狗抬了抬眼,打了个哈欠低头转头趴在她腿上继续睡。虞向唐拿它没办法,每次耳提面命不要进卧室,大狗从来不听,两爪一扒大摇大摆进门。不是没试过锁门,只是戚浪浪像长了千里耳,一听到锁卧室门的声音就飞奔过来趴在门口嘤嘤乱叫,不开门就不停。

  你又能要要求小狗什么呢?小狗离开主人就要去流浪,小狗还不是要被好好宠着。

  虞向唐打开手机,锁屏上就是自己闺蜜南双发来的一连串轰炸,她打开其中一条,震耳的音响声和欢呼声充斥整个房间,破开了卧室的压抑沉闷。

  “糖糖你快来,这里新开的酒吧太好玩了,你昨天刚回国正好给你接风!”南双显然喝大了,她说话开始大舌头:“男模!dj!还能点台!”

  “最近大火的kuiller男团也在!他们的rapper一会儿上场搓碟!”

  虞向唐不追星,再加上她刚回国自然也不知道kuiller,她回了个问号,再加一句有没有人陪着你。十分钟了南双还没回,毕竟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缺根筋闺蜜,她放心不下,匆匆换了件出门的衣服胡乱拿了车钥匙去酒吧。出门前打开手机看南双的定位时才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此时酒吧气氛正热,南双不回也是情有可原,蹦嗨了谁还管包包里的手机。

  地下车库阴冷,虞向唐没穿外套打了个哆嗦,她按了按手里的车钥匙,发现这是自己买给戚子丘的车。这套房子是戚子丘买的,房产证写的虞向唐名字,这是以管家服务和安保出名的小区,每周两次清洁服务,干干净净,不管离开多久都能随时入住。虞向唐不愿回家,一下飞机就直奔这里,那个男人走了五年,自己还能被他照顾。车库停着三辆车,都随时能开,只是好巧不巧拿了这把车钥匙。

  虞向唐打开车门,弯腰调整驾驶位,却发现座椅正正好好。戚子丘知道自己喜欢开这辆车,自己每次开完总是把驾驶位调成她容易操作的位置。虞向唐坐在车里鼻子有点酸,这是男人五年前亲手调整的座椅,自己五年后才发现。

  旧款保时捷驶入雨里,流畅的车身上滑落着雨滴,保养得当的漆面依旧精致一如当年。

  酒吧炫目的灯光与震耳的音响给焦急寻找南双的虞向唐带来不少麻烦,虞向唐四处张望,试图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里找到自己的怨种闺蜜。她看见南双正在吧台旁和酒保聊天,旁边人似乎在趁她没注意在酒杯口沿上抹了一下,虞向唐脑中顿时警铃大作,赶紧抬脚过去,但是人流密集大家推推攘攘,虞向唐不慎被人推地一个趔趄,眼看着要摔到地上。

  身后伸出来一只手,稳稳扶在虞向唐腰上,她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能看到那人精致的下巴和脖子上的一颗小痣。那双手扶在虞向唐后腰上,待她站稳后又轻轻托着她的腰将她向前送出去。熟悉的感觉让虞向唐有点恍惚,她一边拨开前面的人一边回头望,那人走入人山人海,早已找不到。

  虞向唐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又转身重新向前。

  “你怎么不回消息?”虞向唐揪住南双正要把酒往嘴巴里送的手,顺势把那杯被摸过杯口的酒推给酒保。

  南双挠挠头,双手合十赔笑:“我没听见嘛,手机在包里。”她见虞向唐没生气,胆子大起来:“lili,给我们大小姐来一杯。糖糖拿酒,我带你去卡座。”

  “柠檬水就好,我开车来的。”虞向唐头疼,两个女生在酒吧总有一个人得清醒。她任由南双牵着自己去卡座,小心翼翼地举着柠檬汁不让它洒出来,路过一个卡座时仿佛听到了一声轻笑。

  “虞姐。”卡座上正喝酒的几个人站起来给虞向唐问好,虞向唐点点头,南双亲亲热热揽着自己闺蜜坐下:“大家继续玩,糖糖是来找我的。”

  虞向唐给司机发消息说不用来了,既然南双和朋友一起来的也就不用自己家司机来接,过度安排反而不好。凌晨兵荒马乱的找人终于消停,她在卡座上安安静静地喝自己的柠檬汁。

  灯光打在她侧脸,匆忙出门的脸上干干净净,时光总是偏爱美人,28年的岁月没在她脸上刻下一点痕迹。

  南双看呆了,她觉得自己闺蜜下一秒就要离开人世去飞升。

  “我给你化个妆,顺便去那边打个招呼,今天来了不少圈子里的人,叔叔阿姨又催你结婚没?”南双从她的铂金包里摸出一把眉笔眼线化妆刷,执意要给虞向唐的脸上涂一些颜色:“现在国内流行纯欲妆,你看我脸上。”

  南双像小动物一样抬脸往虞向唐面前凑,虞向唐拿过她的包,在一堆混乱中翻出气垫眉笔口红,起身说去厕所打个底。她走到外面深吸了口气,又慢慢呼出来,酒吧内轰隆的音乐实在给这位才睡了三小时的28岁女士的耳膜和大脑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她慢慢挪动,试图找到厕所,好在正常的白色灯光下化个正常的妆。

  虞向唐浅浅打了个底又描了一下眉,涂口红时却犯了难,昏暗灯光下也没看色号,竟从南双包里掏了支“口蓝”出来,蓝汪汪的口红膏体让虞向唐有些头疼,索性旋回去不涂。她推门走出去,却迎面撞上一个人。

  “不好意思。”两个人同时说。

  虞向唐看到对方黑外套胸口上的一大块白色可疑粉底,悄悄把气垫藏到身后。“不好意思,我赔你件衣服吧。”她抬头,在看清对面人脸的同时怔在原地。

  “不用了。”来人笑着说,脖子上的小痣一闪而过:“小姐找到朋友了吗?”

  “你怎么魂不守舍的?化妆把魂化丢了?”南双抱着果盘凑过来给回来的虞向唐喂了口西瓜。虞向唐吃到冰冰凉凉的西瓜,思绪稳住了一些,她抓住南双的手,在她耳边说:“我刚刚遇到一个人,和那谁很像。”

  南双吓了一跳,酒也醒了大半,虞向唐的“那谁”。

  南双艰难道:“戚子丘吗?”她朝着虞向唐手指的方向探头,看到一张熟悉的侧脸。

  “那个人?”南双松了口气:“那是kuiller的队长兼门面白景秋,今年年初才满十八岁,kuiller全团等他成年才出道的。有的角度是挺像,年初刚出道的时候还营销过小戚子丘,但他本人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还在自己微博上发过声明。唱跳作词作曲都在线,kuiller的歌几乎都是他写的,他还写歌卖给别人,全都是大火,人称三天一首词曲机器,版权费赚得盆满钵满。”

  “你怎么这么熟悉?”虞向唐听自己平常啥也不是只会玩的闺蜜一反常态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消息,有些意外。

  “咳,”南双有些不好意思,她给虞向唐指指台上正按着耳机打碟的人:“我这不喜欢他们的rapper姜元嘉吗,虽然公认门面是白景秋,但姜元嘉在我心中第一帅啦。”

  虞向唐没忍住又向白景秋那边看了一眼,虽然这样说可能有些不尊重,但是太像了,不只是皮肉,还有神态,还有喝酒时的下颌线。白景秋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他突然偏头对上虞向唐的双眼,他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还对虞向唐wink了一下,青春活力。

  不,不像了。虞向唐收回目光,戚子丘是个懒狗,著名的营业盆地,那个只会拽着死鱼眼面瘫的人才不会wink。

  她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没想到却狠灌了一口南双的柠檬苏打威士忌,呛得眼泪都快出来。一双手轻轻帮她拍着后背,是白景秋过来了,他还叫了一杯温水,可惜酒吧只有冰水,他把冰水放在桌上没让虞向唐喝:“没事吧?嗯?”

  “没事了,咳咳。”虞向唐拿起冰水喝了一口,对白景秋礼貌笑笑:“多谢。”是她多想了,眼前的人与那个男人一点都不像。现在虞向唐只想回家抱着戚浪浪睡觉。误喝了酒不能开车,一会儿要联系自家司机,明天还要来把车开回去,那辆车给别人单独开她别扭。

  “我是白景秋,姐姐叫什么?”白景秋托着脸,眼睛亮亮的看着她,眼中写满了期待。这么近的距离,虞向唐甚至能看见年轻人脸上十八岁的青春与满满的胶原蛋白。

  “我叫虞向唐。”她说,“不好意思,我朋友回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