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豪门代嫁,帝少别乱来 > 015床也丢了

015床也丢了

  封景尧有些不满地看向顾长情,他们的卧室是别人能够随便进的吗?

  见他一脸的不高兴,顾长情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道,“她都那样了,有什么办法?”

  再说了凭着她女人的感觉,陆诗语喝醉都八成就是装出来的。

  她既然要闹,索性就让给她,看看她还能折腾出个什么花样儿来。

  顾长情说得理。

  再看看床上横七竖八的陆诗语,封景尧皱了皱眉,也懒得和醉鬼一般见识了。

  转身淡淡地对门边的佣人道,“给她清洗一下,明早把床单直接丢了就行。”说完略带嫌弃又补充了一句,“床也丢了!”

  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吓得这些佣人大气不敢出。

  见状,顾长情伸手拽了拽他,“回房了。”

  这大少爷真是不伺候,丢床什么的,真是太夸张了。

  本来顾长情还想说几句,对上封景尧那张臭臭的俊脸,她还是很明智的三缄其口。

  所有的人都渐渐地回了房间。

  主卧内,原本熟睡的陆诗语蹭的一下子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她两只腿搭在地上,抓着床单的手指绷得紧紧的。

  阴沉的眼神,哪里还有半点醉酒的样子。

  这间卧室,她早就想住进来了。

  可不是这样住进来。

  明明她计划的好好的,趁着校友会装醉赶走顾长昕那个贱人。

  到时候她趁机就和景尧哥哥睡在一起。

  然后两个人生米煮成熟饭,她就可以找明姨为她做主了。

  可是眼下这一切都偏离了她的预期。

  景尧哥哥竟然为了那个贱人,宁可去睡客房。

  他还要丢床,丢床!

  这是嫌她脏吗?难道她还比不上顾长昕那个破鞋?

  胸口好像堵着一团火,蹭蹭地烧上了她的大脑。

  凭什么,凭什么?

  她不甘,不甘心。

  “顾长昕,顾长昕!”

  这个名字简直像是个魔咒一样,陆诗语发疯了似的冲到桌子前,伸胳膊一扫,就将摆在桌子正中央的一只花瓶,扫在了地上。

  哐啷哐啷几声,花瓶碎裂了一地。

  她犹觉不够的想要找更多的额东西来发泄。

  谁知道走得太急,光线又暗,这一下滑便整个向前扑了过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手掌正好按在她刚刚摔碎的花瓶上。

  掌心地刺痛,让她尖叫出了声。

  顾长情与封景尧本来就睡在隔壁,主卧内一阵叮里咣当顿时让两个人一惊。

  封景尧沉着脸,重新回了房间。

  顾长情忍着倦意也急忙跟了出去。

  两个人到的时候,房门已经被佣人打开了。

  只是大家都站得远远的,只有陆诗语一个坐在中间,呆呆地望着她的手发呆。

  她的手很白,越发衬得这血液很耀眼。

  见状,封景尧急忙冲了进去,一把攥住她的胳膊,焦急地道,“你怎么样?”

  他的力度很大,想要压迫血管,减少流血。

  旁边的佣人也被吓傻了,就听封景尧吼道,“还愣着看什么?去拿医药箱呀!”

  “哦哦。”那佣人急忙将医药箱递了过来。

  刚刚他们发现陆诗语受伤,就将医药箱拿了过来。

  谁知道陆诗语根本不让他们碰。

  他们离得远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伤的这么厉害,又见封景尧这副着急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害怕。

  “怎么这么不小心?”封景尧一边给陆诗语止血,一边询问她,“感觉怎么样?”

  陆诗语定定地看了封景尧一会儿,哇得一下子哭出了声,“好痛!景尧哥哥,我会不会要死了呀。”

  她哭得悲痛欲绝,仿佛十分委屈。

  封景尧皱了皱眉,一把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走,我送你去医院。”

  “我也去!”顾长情从衣架上拿了外套,急忙跟了上去。

  毕竟是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

  两个人刚刚把陆诗语送到医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

  就见封夫人夫妇一脸焦急地赶了过来,“诗语呢?她怎么样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受伤了呢?”

  “今天去参加校友会,她喝多了,不小心伤到了。”

  封景尧简单地说了一下,一只手揉了揉眉心。

  “不小心伤到了?”

  封夫人不好向儿子发火,见顾长情站在一旁,便训斥道,“诗语算是景尧名义上的妹妹。你是长嫂,不知道照顾一下的么?”

  顾长情挑了挑眉,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也用不着什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吧?

  她淡淡地道,“陆小姐把我从房间内赶出来,并不希望我去照顾。”

  “你还敢顶嘴?”封夫人气得捂住胸口,还想继续向顾长情发难。

  就被封景尧喊住了,“妈!你先去看看诗语吧!”

  听儿子这么一说,封夫人才回了神,哼了一声,绕过顾长情直接进了病房内。

  封景尧和顾长情跟在她身后,一进病房就看见陆诗语靠着床头坐着,刚刚喝了医生给的醒酒汤人已经清醒了,就连手上的伤口也被包扎好了。

  旁边还有一个医生正在整理刚刚的医药用具。

  “怎么样?没事儿吧?”一进门封景尧就询问了她一句。

  陆诗语有些害羞,“没有事了,谢谢景尧哥哥。”

  “那就好。”封景尧应了一句,声音就被身后的封夫人给压了过去。

  她一把上前抱住了陆诗语,“诗语呀,你疼不疼?还有哪儿不舒服?”

  封景尧看了母亲一眼,便向一旁的医生询问道,“大夫,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没什么大碍,不需要住院。”那大夫看了陆诗语一眼,面无表情地道。

  封景尧刚要在多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道陆诗语忽然抱住了头,痛呼起来,“疼,疼!”

  “这是哪儿疼啊?哎呀,先别急着出院,再检查检查。”封夫人急得不行。

  封景尧怕她急出个什么,便一直站在她的身后。

  顾长情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屋里所有封家人都围绕在了陆诗语的周围。

  仿佛他们才是一家,而顾长情不过是个局外人罢了。

  这种感觉,让顾长情微微有些落寞。

  陆诗语看在眼里,心中越发的得意,“顾长昕,你还想跟我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