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豪门代嫁,帝少别乱来 > 07你是不是想害死他

07你是不是想害死他

  接下来整个下午,顾长情再没见过封景尧。

  晚餐过后不久,她便早早睡下。

  半夜,喉咙像是火燎的一般,将她生生渴醒。

  她摸索着起身往楼下走去,想要去厨房倒一杯热水。

  途径书房时,瞧见里头灯依旧亮着。

  顾长情的步伐一顿,人也清醒了几分。

  她轻手推开了房门,一眼就看见伏在桌案上的封景尧。

  他的面前堆着成沓的文件,旁边还放着一只凯兰帝歌西卡钢笔,很显然他刚刚一直在这里办公,是累极了才睡了过去。

  原来天之骄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顾长情走近了一些,就看见他完美的侧颜,纯净得像是个孩子,只是睡着时,那迫人的眉峰,也频频蹙起,让人不忍。

  她轻吸了一口气,没敢吵醒他,轻手轻脚地去拿来床单,披在封景尧身上,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临出门的时候,回看了他一眼,又将书房内的灯关了,喃喃道:“晚安,好梦!”

  屋里的光线骤然暗了下来,封景尧不适地揉了揉眼,双眸缓缓地睁开。

  入目的就是一片漆黑……

  他瞳孔一缩,就觉得眼前仿佛出现一张黑色巨网,要将他吞噬。

  他呼吸一滞,骤然起身,整个人手忙脚乱,呼吸也陡然变得急促起来,手脚一阵冰凉,后背顿时被冷汗浸湿了一片。

  他想要发声,却怎么也发不出来,整个人跌在地上,只能尽量用手去抓着桌子,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嘭!

  一声清脆的响声,刚迈出书房的顾长情被吓了一跳。

  这声音是从封景尧的书房里传来的,她急忙返身按开了书房里的灯。

  屋里一下子亮了起来,顾长情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封景尧。

  “封景尧,你怎么了?”

  她急忙跑过去,将封景尧的上身抱起来。

  结果还没来得及有其余动作,便反被对方死死地抱住。

  只见封景尧全身微微抽搐抽搐,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

  顾长情手足无措,只能任凭他抱着,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封景尧我在呢!”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要怕,没事了……”

  顾长情想不明白,这片刻的时间,封景尧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极力的安抚,手掌在他胸口,帮他顺气。

  可怀中的封景尧,却是呼吸越来越不畅,脸色越发苍白,像是溺水了一般……

  顾长情吓坏了,脑海拼命想着那些急救小常识。

  “对,对,人工呼吸。”

  顾长情脑海灵光一现,当下也顾不上许多,急忙俯下身吻上他的唇瓣,一口口地给对方渡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长情明显的感觉到封景尧似乎平静了许多,就连气息也稳了下来。

  她心也放松了许多,凑近对方,“封景尧,你感觉怎么样?”

  听到她的声音,封景尧睁开眼睛,转头看了她一眼,旋即,便再度昏迷了过去。

  “封景尧?封景尧?”

  顾长情喊了几声,见他毫无声息,心中越发的不放心,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管家,管家!”

  走廊内她的声音急促而响亮,楼道里的灯亮了一大片,本来就在一楼住着的老管家,很快就从房间内出来。

  不远处有几个值夜的佣人,也往这边走了来。

  “少夫人?”老管家看了顾长情一眼,“发生什么事了?”

  这深更半夜的,大家都正睡得香呢。

  再加上顾长昕以前的所作所为,这家里没有几个喜欢她的,老管家也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顾长情却顾不了这么多,“景尧晕倒在书房了!”

  “什么?”老管家闻言,顿时一惊,“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

  顾长情回应,管家已经从她眼前跑过去,迅速到了书房,查看封景尧的情况。

  片刻后,管家又出来了,像是换了一个人,脸色严肃的对佣人下达了一串命令,“打电话叫王医生过来。”

  大约十五分钟左右,顾长情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提着箱子的助手。

  “王医生!”老管家忙迎了上去,大致说明了封景尧的情况。

  王医生明显已经有经验,立刻进入书房,把所有人都隔绝在外。

  又过了十分钟,王医生总算出来,道:“没事了,好在发现及时,我先给他打一针。只是,他许久没发作了,你们真的有准确执行我的医嘱么?”

  管家一时回答不上来,看了顾长情一眼,“这……我也不是很清楚,少夫人是第一个发现的。”

  顾长情原本就惴惴不安,急忙道:“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只是看到景尧睡着,想着给他盖被子,出来的时候,顺手关了灯,可没想到……”

  她话没说完,就看到管家和王医生脸色变了。

  两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声急切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景尧,景尧怎么样了?”

  众人闻声看去,就见门口进来一对中年夫妇。

  男人虽然四十好几的年纪,可因为保养得宜,看着只有三十几的样子,眉眼威严依旧。

  至于妇人,穿着旗袍,一身贵气,风韵犹存,只是此时,脸上满是急切。

  来人,正是封景尧的父母。

  顾长情压根没想封景尧晕倒,会弄出这么大阵仗,一时有些不安。

  管家立刻迎了上去,道:“夫人,少爷刚打了针,已经好多了。”

  封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询问道,“景尧这才刚刚回来?怎么好端端地就犯病了呢?”

  管家扫了一眼顾长情,似有些犹豫。

  顾长情眉头一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管家凑近封夫人耳边,低语了几句,说完,封夫人一下就冷下了脸,二话不说就煽了顾长情的脸,怒斥道:“我就说你这女人嫁进来,肯定没好事。景尧才刚回来,你就闯下这么大的祸,你是不是想要害死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