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323章 圣中称王

第323章 圣中称王

  听到龚灵媛说起自己,张彩衣才抬头望了伏虎斗圣一眼,随即轻淡地说道:“以后张郎的要求,你可要尽量满足,不然就算你有什么‘淬火炼金雷’和‘八仙焚海焱’的保护,我也在弹指间,让你魂飞魄散!”

  看着张彩衣绝美俏脸上的平淡的神情,和她的轻淡话语,并感受到她突然爆发出的绝强气势,伏虎斗圣在心中旋即暗道:“想不到我还真是走眼了,没想到她才是她们一群女人中最强的,怪不得我这徒儿称她为大大老婆呢;哎,想不到我堂堂斗圣中的战圣,教导个徒弟还要受徒媳妇的威胁,恐怕我还真的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虽说伏虎斗圣在心中暗自叫苦,但他还是在张彩衣的绝强威势下应声道:“既然我收他为徒,我当然会尽心地教导和满足徒儿的要求,这点还请大大徒媳,你放心!”

  待到说完‘大大徒媳’后,伏虎斗圣不爽的心中也就稍微获得些安慰,他又不禁遐想道:“想不到,我活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有一天能有几位神级强者的徒媳。这个弟子还真的是没白收啊,实在是暗爽啊!”

  之后,伏虎斗圣就在跟几人道完别后,就重新回到卷轴的空间中去,不过他在最后还是留下了一句话,让张昊天既是无奈又是高兴:“好徒儿,我的那个卷轴上留下了你的三道血迹,而它现在应该也把那些血迹吸收了,所以这被我炼制出的圣器卷轴,也认了你为主人,以后你还是随身带着,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好处的!”

  把伏虎斗圣若隐若现的话语听完后,张昊天旋即无奈地从地面上把卷轴卷起,并重新收回插在腰间,随即他在心中说道:“师尊,您听得到我的心声吗,既然您是我的师尊,而您又寄宿在卷轴里面,我当然会随身带着卷轴了,只是我期待你炼制的圣器别太垃圾了,竟然炼制成卷轴的样子,那它能有什么样的好攻击力?!”

  这时还真如张昊天的猜测一样,他的话音刚在心中落下,伏虎斗圣的苍老的灵魂声音便在他的心中响起:

  “这卷轴已经吸收了你的鲜血,已经认你为主了,所以你只要随身带着它,就能与我心灵交流了,再怎么说我也是这卷轴的炼制者,而且我还跻身在卷轴空间中。不过,好你个死小子,你刚拜完师就对为师挑三拣四了,我炼制的圣器难道还要你来评头论足不成;你以后遇到实在战胜不了的对手时,它就能帮你的大忙了。

  现在我就暂时跟你卖个关子,先保密,省得你认为我炼制的圣器是垃圾。”伏虎斗圣被张昊天的话语有点气到了,于是他故意不告诉张昊天卷轴的作用。这样一来,到是把张昊天的胃口彻底地掉起来了。随后张昊天便在心中讨好地求道:“好师尊,您就大人不计计小人过,告诉我嘛;您炼制出的圣器哪能是垃圾啊,我当做宝贝来宠都来不及呢!”

  “我还就是不告诉你,等你有性命之忧时再来求我吧……哈哈……”伏虎斗圣在张昊天的话音刚落,旋即戏谑地笑道,随后笑声完后,就彻底地沉寂在卷轴空间中,任张昊天如何呼唤,他都没有再回应。

  在连续交唤几声后,张昊天见伏虎斗圣不再理他,旋即也是极其无奈地自嘲了一番:“呵呵,反正我要用上它的几率很小;对定海神剑的期望,我可是很大的。”随后张昊天的心神便回归到现实,然后再次朝着红艳神鼎走去,在把红艳神鼎也是观察一番后,张昊天旋即问道:“灵姐,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各种所为的原因吗?”

  闻,在一旁的龚灵媛不禁懵而,她暗道:“这个小冤家难道就非要刨根问底吗,算了,那我还是告诉他吧。”在心中有定计后,龚灵媛旋即柔声道:“当初金甲战神抱着你进来时,我在你的房间中没能找到,也没时间去找浴桶,于是我便把你放入我自己随身携带的红艳神鼎中。

  而因为红艳神鼎长期被我用于焚世灵火的炼丹和炼器中,它的鼎内空间中布满了火毒和金毒,于是我便把红艳神鼎中完全充满着我的水系魔法召唤来的水系能量充沛的清水,用以中和其中的火毒。

  对于金毒,我便变费为宝,在清水中加入五级中乘的丹药‘强筋壮骨神力丹’,这颗丹药是你的身体现在能承受的最大极限,而它又是金系,土系,木系三系的丹药,其中的金系药力正好连同鼎内的金毒一同更大限度地破坏你的身体,随后木系和土系的药力融合在一起,再加上你体内‘水木光辉血如意’水系,木系,光系的药力,一同内外兼顾地修复你的身体。

  而后来,我想把你灵魂上的烙印解除,便把红艳神鼎周围的空间层层封印,好让我与香香等人商量,如何把伏虎斗圣消灭。至于后来我还要你回到红艳神鼎内,吸收聚灵阵所聚集的能量球的原因,是在别的地方设置的聚灵阵的聚灵效果和速度,远不如在红艳神鼎中的好和快。

  只是一些情况我没料到所以害得你几次差点淹死或被能量撑死;张郎,你不会还在怪我吧?”虽然龚灵媛知道张昊天一直都没怪我她,但解释到最后,她还是想再次确定一下。听完龚灵媛出于各方面的完美综合考虑后。

  张昊天旋即恍然大悟,他知道龚灵媛为了他也是费了好多心思,而他自始至终都没埋怨过这些心系他的红颜知己们,于是他畅快地笑道:“灵姐,你们多虑了,我只是口头上说一下而已,但我哪能真的怪你们啊,你们为我付出的够多了,我还一辈子都还不完。

  这不,我不是完好无损地站在你们面前吗,实力还再次晋升两品!”听完张昊天爽朗地笑声后,龚灵媛才彻底地放松下来,随即她柔声道:“那你现在不饿吗,还不去吃午饭?再不吃那些大量的饭菜都要膄掉了!”

  见到龚灵媛没有再自责,张昊天旋即微微一笑:“之前的胃壁被能量撑到极限,现在到没有太大饿的感觉

  我现在倒是想看一下那个珍贵的花瓶,被我弄成怎么样的;还有我是不是真的长高了,一直比你们矮,可是我心头的一块心病啊。”

  听到张昊天的话语后,在场中的人都露出美艳无比地欣喜笑容,唯独张水玲珑有些不高兴,原来,以前她还要比张昊天矮上一些呢。而现在如果张昊天真的长高了一些,那她不就是比张昊天更矮了,所以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可无奈,谁让她比张昊天和北堂飘雪还要小上一岁,她今年才刚开始发育不久,能有一米五多的身高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语罢,张昊天旋即缓缓地走到放置那个花瓶的小方桌旁,放眼过去,那个花瓶中的鲜花已经有些萎蔫了,而花瓶的瓶腹出一个直径三厘米的小洞,让张昊天能够透过花瓶看到花瓶后面的一副被遮住的画像。

  见到花瓶竟然未碎,只是在前后腹部处被连续洞穿了两个小孔,花瓶中的养着鲜花的清水已经流淌出了大半。看到这样的情形后,张昊天不禁纳闷了:“以前看枪战片时,秒速近千米的子弹,在穿透花瓶时都会把花瓶整个都震碎,而根据力学原理来计算,高速的子弹不光有强大的穿透力,但伴随着这强大的穿透力中还有比较大的钝力,就好像穿了防弹衣的人一样,虽然防弹衣帮他挡住了子弹入体的性命威胁,但子弹的强大冲量所带来的冲击波,还是会透过防弹衣给人体造成钝伤的。

  可如今,为什么我的一口口水能把花瓶完好地穿透,而不使它破碎呢,难道我借助斗气射出的口水的速度能比子弹的速度还快?!不对,不是速度的原因,想来我的口水的秒速最多十几米而已,而其能造成如此的效果应该是一直附带在口水上的斗气的效果吧!”

  想清楚个中可能的情形后,张昊天不禁松了了气,还好这个两端开了小洞的花瓶还能装些少量清水,也还能继续用于插花,不至于就此报废;反正花瓶就算再值钱,那也只有些观赏作用;张昊天现在到不怕张战天来兴师问罪了,只要花瓶没碎就行。

  随后他的目光便既轻松又紧张地凝聚在桌子后面的墙壁上,在这面光滑洁白的墙壁上,有几道清晰的刻痕,这是张昊天自懂事以来就开始做的事情:每年的生日当天都会在自己房间的一面墙壁上,刻上自己这一天的身高高度。

  正好此时映入张昊天眼中的墙壁上有六道刻痕,刻痕的高度一道比一道高,但增长的幅度都不大,第一道是张昊天八岁生日时刻上去的,而最高位置的第六道,是全新的张昊天在十三岁生日那天刻下的。

  看准了第六道刻痕的高度后,张昊天旋即开始背紧贴着墙壁,随后按照他现在的身高用手指释放出斗气又在墙壁上画了一道深深的刻痕。

  记录完此刻他的身高后,张昊天旋即转过身来,仔细地凝视着第六道和第七道之间的距离。当张昊天看到刻痕之间的距离后,他不禁惊呆了,因为此刻两道刻痕之间的距离,不是一两厘米的差距,而是一大截。

  据张昊天的目测,两道刻痕之间的距离起码在五厘米以上,看到这他那里还能不震惊。

  借助金刚巨灵锤的第一重巨灵神降的巨人化来使身高永久性地增高,只是张昊天一个理论上的推测,虽然这几天他吃的富含优质蛋白质和钙质的食物特别多。

  从十三岁生日过后到现在才过了十八天而已,而之前的十六天张昊天能肯定自己的身高增高幅度,恐怕最多半厘米,也许还没有这么多呢;其他的增加的高度必然是这两天开始修炼巨灵神降所造成的,但才短短的两天时间,他就增高了约摸五厘米以上,这实在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时众位美人们见到张昊天静静地矗立不语,于是她们也跟着凑了过来,尤其是张水玲珑和北堂飘雪两人更是有些迫不及待。

  待到她们皆是把墙上的七道刻痕之间的距离尽收眼底后,她们也不禁震撼到了,随后她们几人在沉寂了一会后,旋即张水玲珑和北堂飘雪异口同声地纷纷爆发出惊叫声:“张郎,你修炼的那个能巨人化的斗技,能让我们也修炼吗?我们也想再增高一些。”

  闻,张昊天彻底无以对,在略微思索一番说辞后,张昊天旋即问道:“你们难道以为把全身的每个细胞中都用斗气能量充斥膨胀到十倍,乃至一百倍时,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嘛,我巨人化时可是忍受着非常大的痛苦在维持的。

  想象一下当别人把你的骨骼拉长十倍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而我施展巨灵神降使身体巨人化十倍的痛苦虽然没有被别人拉长时的剧烈,但那种每一个骨骼细胞,每一个肌肉细胞,每一个五脏六腑的细胞的体积都被自己的斗气能量充斥膨胀到十倍时,那种全身快要爆炸的感觉,我现在都不敢想象。要想获得巨大的身体和力量,要想在短时间内永久性地长高,难道你们以为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吗?

  你们两人都想在短时间内使身高增高一大截吗?我默默地忍受这些痛苦,只是想让自己的力气增强一些,让自己早点长高,可以给你们温暖宽阔的胸膛来依偎,使自己能尽量在半年后单靠的力量把定海神剑拔起。

  来吧,说说你们的理由,如果你们能把我说服,那我就教你们。”

  在张昊天把修炼金刚巨灵锤的种种痛苦说出后,众人皆是极其心疼地凝视着张昊天的俊脸,她们现在才知道,张昊天为了她们付出了多少艰辛的努力,但维持巨人化时,他却没有吭一声,依然装作轻松无比地和她们欢声笑语。

  不过此刻的张昊天没有关注她们俏脸上的心疼之色,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张水玲珑和北堂飘雪两人的美艳绝伦的娇小俏脸,等待着两人的回答。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