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317章 濒临死亡

第317章 濒临死亡

  随后,再次从张昊天的全身各处涌出一些,没有被他彻底吸收的丹药残留药力,这些药力仍是像上一次一样,蜂拥到他的右臂上,顿时青年舒爽的感觉,再次取代了疼痛,麻痹这张昊天的神经。

  不一会儿,他的右臂又彻底地治愈恢复完好。

  正当张昊天想继续研究实验下去,他突然感受到一阵猛烈地气紧,胸腔中的氧气严重不足到极点;这时张昊天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胎息也到了极限了,此刻他所处的环境中,再也不能通过全身的毛孔胎息入一丁点的氧气。

  自张昊天进入到水中后,他所依赖的氧气便只剩下他肺腔中的一口空气和红艳神鼎不到三立方米的空间的清水中溶解的微量氧气,而随后神鼎的鼎盖被关闭,神鼎整个所有的空间都被层层封印,外界再也不能融入一丁点氧气让张昊天胎息了。

  这些氧气让张昊天胎息维持了将近一小时,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了解到这些后,张昊天不禁死憋着最后一点肺腔中的废气,强烈地祈祷着:“灵姐,你快点打开鼎盖啊,不然我可真的要被你淹死在水中……”

  一秒,两秒,三秒……张昊天一边祈祷着一边默数着,以分散自己快要昏迷的意识,当张昊天数到一百九十六秒时,红艳神鼎的鼎盖才被揭开。

  这时张昊天的意识已经近乎昏迷,但他还是迫于求生地本能,猛然地感受到鼎盖被打开,于是张昊天在近乎潜意识的指引下,四肢徒然爆发出强烈地力量,顿时使得他的身体从水中急速冲出水面。

  冲出水面后,张昊天旋即趴在鼎口,猛烈急速地大口大口地吸收着空间中弥漫着淡淡幽香的清新空气。

  “哗,哗,哗……”张昊天不停地呼吸着久违的清新空气,几分钟过后,他终于从濒临死亡中缓了过来。

  这时,红艳神鼎旁,众位美人们皆是看着张昊天惨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然后才稍微放松了一下,但她们却似乎都把张昊天有可能淹死的情况,彻底忽略了。

  缓过气来后,张昊天才有精力四顾环视,见到众位美人皆是神色担忧地看着他,眼神中还似乎饱含着其他的什么,这让张昊天很是纳闷。

  不过纳闷归纳闷,现在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憋屈,虽然他不会真的怪龚灵媛,但龚灵媛差点让他被淹死,也是实实在在的事情,如果不发泄抱怨一下,恐怕张昊天真的会抑郁而死。

  在众人的最前方,张昊天找到了龚灵媛的倩影,于是他不等龚灵媛问话,抢先抱怨道:“灵姐呀,你要死再晚一两秒打开鼎盖的话,恐怕你见到的就是我被淹死的尸体了……”

  张昊天刚想口若悬河地把心中的憋屈全部发泄出来,可他突然见到龚灵媛在担忧的同时,她的俏脸上的自责神色更加浓密,都快自责到想自杀地程度;见到这,张昊天想继续抱怨的话语,也就戛然而止。

  随即,张昊天连忙一改抱怨之色,变得极其柔情蜜意地柔声安慰道:“灵姐,你怎么了?我可没有真的怪你的意思……”

  闻,龚灵媛的泪水彻底地从她的一双美目中涓涓流出,泪水不一会儿就占据着她的一张绝美的俏脸,她那梨花带雨的凄美样子,顿时让张昊天看得极其心疼。

  龚灵媛第一次哭的这么的伤心,倒是彻底地把张昊天难住了;他越安慰,龚灵媛竟然哭的越凶,最后竟然径直地坐在地板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哭泣,丝毫没有法神应有的高贵形象,也没有丝毫活了一千多岁人的样子。

  见到这,张昊天彻底地无可奈何了,他现在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才惹得龚灵媛哭成这样;于是他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凤舞香的俏脸上,凤舞香与龚灵媛最熟最亲密,想来应该知道什么原因。

  见到张昊天的目光向着自己投来,凤舞香竟然有史以来第一次不敢与张昊天对视,而是偏过臻首,然后蹲下娇躯,安抚起龚灵媛来。

  见到这样离奇纳闷的一幕,张昊天是彻底地一头雾水了;随后他只好把目光凝视在张彩衣的俏脸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而张彩衣的回答却是让张昊天越发地无语,她竟然一双纤手向着两侧一伸,香肩一耸,俏脸上露出无可奉告地神色后,也开始沉下臻首,低头不语。

  接二连三的离奇事件,让张昊天彻底崩溃了,但他依然不放弃,他随后又把深情带着疑问地目光一左一右地同时凝视在张水玲珑和北堂飘雪的身上,然后期待着她们两个的只片语。

  可任张昊天如何猜想,他都想不到,她们两人竟然也是仅仅在摇了摇臻首后,也低头沉思。

  再次把五位绝色美人的各种各样地低头不语的情形环顾一遍后,郁闷到极点的张昊天只好大声喊道:“好了,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们等待这么长的时间!”

  闻,四位美人皆是徒然抬起臻首,脸上焕发出神采奕奕地笑颜,美极了;但龚灵媛却是哭得更加地伤心,张昊天越宽容,就使得龚灵媛越发地愧疚。

  这时,凤舞香才开口安慰着龚灵媛道:“好了,媛媛,这里还有两个小姑娘看笑话呢,你再哭下去的话,这个房间就要被你的泪水淹没了。你没听到,你的好张郎并没有怪你吗,你还哭什么呀?”

  闻,龚灵媛在继续哭了一会儿后,终于逐渐停止了抽泣,在低头用几个小魔法整理仪容后;龚灵媛终于也是容光焕发地抬起了臻首,俏脸上再次绽放出,让人神魂颠倒的绝美笑靥。

  如果不是她的水蓝色的的美眸中,还残留有一丝红色的话,在场的人都会以为,刚才龚灵媛的哭泣是假象呢。

  神情恢复正常后,龚灵媛旋即莲步款款地向着张昊天走去,没走出几步,便离张昊天的脑袋只有一尺之遥,随后龚灵媛柔声问道:“张郎,对不起,差点让你淹死在里面了。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张郎?!”张昊天在心中纳闷了,“怎么,灵姐也和彩衣姐一样叫我张郎呢?”

  纳闷归纳闷,但龚灵媛这样叫,那张昊天还不是受用无穷,以前她都是像叫张花舞一样,唤他‘张’,现在升级为‘张郎’了,那不表示,此刻在龚灵媛的心中,自己的位置超过了张花舞的位置。

  于是听完龚灵媛的问话后,张昊天变得兴高采烈地回答道,一扫之前的郁闷之色:“我现在身体很好呢,都恢复到比以往的巅峰还要好的状态,这要感谢你的两颗丹药了。

  只不过不知怎么地,在我进去后,不到一分钟,整片天地似乎都被隔绝了,天地灵气和空气都彻底地被隔绝了;于是我都快淹死在水里面了,好在你在最后的时刻把鼎盖打开了,所以我现在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就别担心了。

  借着你的两颗丹药的浓郁能量,我也恢复了以往的九成实力,可惜最后鼎内一点灵气都榨取不到,我就在里面无聊地呆了很长时间。”

  闻,龚灵媛旋即舒心地笑了,笑得越发地美艳,随后她更加柔情地说道:“那你想不想在转瞬间把,那些还没恢复的一成斗气完全恢复呢?”

  “在转瞬间吗?那再好不过了,但不会是你输送你的斗气给我吧,我可不要!”张昊天虽然震惊,但他还是拒绝了龚灵媛把斗气输给他。

  “不是把我的斗气输给你,而是要你再在鼎内呆一会儿,这鼎是我炼丹炼器两用的神鼎,有很多神奇的地方,在其中有个聚灵阵,经过我的特意驱动,能在瞬间在鼎内聚集一万倍的天地灵气。之前你就是吞噬了一些这样聚集而来的灵气,不然你以为两颗丹药,就能使你的斗气恢复九成吗!?”

  见张昊天回答得如此坚决,龚灵媛只好把真实情况向张昊天略加详细地解释了一下。

  闻,张昊天才恍然大悟,随即他应了一声,然后依再次把脑袋沉浸在水中。

  当自己的脑袋再次进入到水里后,张昊天旋即感觉到,清凉的水中再次充斥着浓郁的天地灵气,这些天地灵气越积越多,最后多到在

  红艳神鼎的正中央处,形成一团十色交织的天地灵气团。

  天地灵气团越积越大,当它积累到占据了红艳神鼎内部的所有空间,并把张昊天牢牢地排斥紧贴着鼎壁;这时,天地灵气团又开始向内部压缩,压缩,再压缩,最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它就已经被压缩成一颗棒棒糖大小的十色灵气固化球。

  而在这一聚集天地灵气并压缩的过程中,红艳神鼎外的场景也是极其的震撼。

  在张昊天的脑袋沉浸在水中后,龚灵媛旋即开始再次驱动红艳神鼎中的聚灵阵,顿时血红色的红艳神鼎的外表面,散发出一阵微弱的红光;随即整个房间中的空气都被这些红光吸引得急速流动,而在急速流动在室内形成的强张中,从无到有地逐渐形成夹杂着九种颜色的天地灵气。

  九种天地灵气越积越多,最后转瞬间就使得那些强张也被灵气气流的流动所取代;于是在张昊天的房间中,便出现了九道天地灵气的能量气流整体呈蜿蜒半螺旋地被红艳神鼎聚集。

  正好,张昊天的房间就建造在整个张家唯一的小灵脉上,而这红艳神鼎不偏不倚地正好被龚灵媛放置在小灵脉的出口,想来,之前她把红艳神鼎从精灵神戒中取出,并不是随意放置的。

  这就造成,红艳神鼎的三根暗红色的鼎足之间,有一道直接从地底下冲出的浓郁得液化的天地灵气能量柱。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震撼情形后,张水玲珑和北堂飘雪旋即不禁掩嘴惊呼,以发泄心中的震撼:“如果自己每天都是在红艳神鼎中在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下修炼,那么不出几年,自己都能修炼成斗翼魔翼了!那还了得……”

  不过,凤舞香和张彩衣倒是见怪不怪地,大有兴致地看着龚灵媛施为,俏脸上,不惊,不喜……

  最后,这些被红艳神鼎聚集而来的磅礴浓郁的天地灵气,便被纳入鼎内的中心,随即汇合在一起被压缩成形成一颗固化的天地灵气能量球。

  这些过程说起来费时,但也就是才两分钟而已;最终红艳神鼎聚集天地灵气的震撼场景,就戛然而止了,因为此刻龚灵媛已经停止了驱动聚灵阵。

  在鼎内的张昊天,感受到鼎内的灵气不再继续增加,而自己的面前不远处,一颗蕴涵着磅礴能量的天地灵气能量球,在鼎中心缓缓旋转,似乎在像张昊天招手,示意他把它吞下。

  在心中默默地感激龚灵媛一番后,张昊天旋即双腿一蹬,随即他的身体便游到能量球的附近;这时他的嘴巴已经只离能量球五厘米的距离了。

  在考虑到自己的毛孔是肯定不能把如此大的天地灵气能量球吞噬的,鼻子也不行;于是张昊天只好硬着头皮,把嘴巴再向前凑近,随即张开,连同一些泡了他一个多小时的水,一起喝入口中。

  现在红艳神鼎中的水可不是之前龚灵媛水系魔法召唤来的纯净无比的清水,而是脏的不得了的污水。

  张昊天经过一上午的与金甲战神对战格斗,全身早已是臭汗淋淋,而回来后,就被龚灵媛投入了红艳神鼎中;于是他身上所携带了脏东西,经过一个多少时的浸泡,彻底地消融在清水中。清水彻底地变成污水了。

  而这些还不止,随后,在水中还被龚灵媛投入了‘强筋壮骨神力丹’,丹药溶于水倒是好药汤,也是能喝入腹中,同样有强筋壮骨增强力量的效果。但现在呢,张昊天的身体经过两颗丹药里里外外的改造治疗,易经伐髓,修复身体;已经往水中排出了好多毒素和脏东西。

  这些情况,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想象得到,如果没有别的意外,一般人都是不会把如此脏的水喝下去的。

  但,此刻张昊天却是不得不喝下去。

  他也想过把能量球拿出水面,随后再在空气中把能量球吞下;但他就算是用脚地板想,也知道这由红艳神鼎聚集而来的天地灵气能量球,如果被他拿出红艳神鼎,恐怕会在瞬间爆炸。倒是就不是喝脏水了,而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连小命都搭上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