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311章 金刚不坏之躯

第311章 金刚不坏之躯

  只可惜,金甲战神脸部的金甲一直没有褪去,她似乎是想等到最后才褪去;这可彻底地把张昊天掉足了胃口,虽然他能百分之九十九肯定,金甲战神的长相就和龚灵媛一样;但现在没有揭晓,依然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她是另外一幅模样。

  现在,在张昊天的急切期待下,金甲战神脸部的金甲终于缓缓地破碎了右边的一半,随后她的一半的绝美俏脸终于呈现在张昊天的眼前。

  “呼,真的是和灵姐一模一样!”见到这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绝美面容,张昊天终于在心中把一块大石头放下了;但隐隐地,他又不禁觉得有点失落:“要是另外一个美人的长相,也是不错的。”

  金甲战神似乎是发现张昊天脸上的双重神情,于是她又迟迟不把另外一半的金甲褪去,却是轻启红唇笑盈盈地说道:“怎么了,既高兴又失落吗?我还有一半的金甲没有褪去呢,也许里面的长相就不一样了呢。”

  望着金甲战神右边完美无瑕的俏脸上洋溢着的绝美笑容,张昊天不禁轻叹道:“还用猜吗,难道你的左边的面容会和香香姐一样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会多么地不对称!”

  “呵呵,那还真被你猜对了,其实我的左边脸上真的不和右边的一样;不过却不是香香的模样,而是另外一位你没见过的人的面容;怎么样,现在你的心中有没有期待呢;如果你不想看的话,那我就把这左边的金色面具一直留着,省的你会觉得不对称!哼!”

  金甲战神似乎不光与龚灵媛的长相一模一样,连脾气也一模一样;她听到张昊天的疑虑后,旋即右边的俏脸变得不高兴起来。

  闻,张昊天连忙摆手叫道:“灵姐,你别生气嘛,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丽的还不行吗,就算你的左边脸真的和右边的不一样,我也会喜欢的。”

  金甲战神的脾气,张昊天现在总算是领教了,于是在说完后,他就一直深情地盯着她,等待着她把左边的金甲揭开,却是不敢在继续说话了;完一他又说错了,可就不好收场;现在在金甲战神的身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

  “得了,你别用那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好吧,我原谅你就是了;不过,以后你还是叫我战神姐吧,省得以后我和本体在一起时,你左一句灵姐,右一句灵姐,弄的我们不知该怎么回应你。

  现在,你真的确定要看我的左边的脸蛋?”

  金甲战神似乎是在故意整张昊天,她竟然把张昊天深情的目光,说成无辜的神情。

  见到金甲战神并没有真的生气,张昊天旋即松了一口气,随后他便柔声道:“战神姐,就战神姐吧,反正都一样。那现在你就揭开面具吧,一直带着一半面具也不好,我保证不会觉得不对称的。”

  听到张昊天同意了,金甲战神旋即轻轻抬起秀美的右手举到面前,把左边的脸颊上的最后半块金色铠甲揭开,随后那块铠甲便化成点点银光向后飞去。

  最后半块遮挡视线的金甲终于被揭去,张昊天也终于能清晰地把金甲战神完整地欣赏一遍。但当他放眼过去,把目光凝视在她的左边脸颊上时,他彻底地惊呆了。

  张昊天一直以为,金甲战神说了那么多,无非是想勾起他的好奇心;尽管她说她的左边脸颊的长相与右边的不一样,但他一直相信,她的左边脸蛋依然是和龚灵媛左边俏脸的一样,与右边俏脸完美地对称。

  但现在他发现,他错了,而且错得一塌糊涂!

  此刻呈现在张昊天眼前的金甲战神,真的是拥有一左一右长相并不相同的脸蛋;但张昊天放眼过去却只是震惊,并没有觉得不自然,而是觉得现在的金甲战神有一种有别于龚灵媛的异样美感。biqupai.

  因为她现在的左半边脸蛋,也实在是太美了,而且是极其妖娆魅惑的美丽,与她右边脸蛋的灵动之美决然相反;但这两半完全不同的脸蛋凑在金甲战神的脸上,却没有让张昊天觉得突兀,只会觉得她本来就是这样的长相,一边绝代妖娆,一边清晰灵动。

  这时,金甲战神一直笑盈盈地盯着张昊天,而张昊天却依然沉浸在对于她两种美丽的震撼中,久久不得醒转。

  金甲战神见到张昊天依然沉醉于自己的别样长相的惊讶中,把她的美艳笑容视若无睹,于是她突然凑到张昊天的面前,只离他有半尺之遥,两人的身体,也完全紧贴在一起;随后她把自己的一双玉臂举起,环绕着张昊天的颈脖,然后吐气如兰地娇媚道:“张弟弟,以后你见到拥有一张完整的和我的左边脸蛋一模一样的绝色女子,你可一定要小心啊,因为这张脸蛋的主人有可能把你吃了,既可能把你的灵魂吞噬了,也可能把你的身体‘吃了’!这绝色女子的名字就叫做,暗月!”

  “暗月!?”

  金甲战神的一句‘暗月’,终于把张昊天从沉醉中惊醒,随即他全身打着冷战,牙齿直哆嗦地惊叹道。

  要说现在在整个斗魔大陆中,张昊天最怕的是谁的话,恐怕非这位他素未谋面的暗月莫属了。

  五品法神的龚灵媛与上乘巅峰神器金甲战神联手的超强阵容都被暗月打败了,那她还不是处于整个斗魔大陆中的最高层,也许她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斗魔仙的境界也说不准。

  而现在张昊天就因为长得像张花舞,就要随时面临着暗月的生死威胁,这叫他如何是好;恐怕到时他们真的遇上了,就算加上凤舞香,她们三位神级高手,也不见得能抵御暗月的攻击;这一点,张昊天从以前凤舞香提起暗月时的憎恨和恐

  惧的表情中就可联想到。

  至于张彩衣,张昊天却是不敢把她与暗月联系在一起,她们两人完全不是同一个境界的人;张昊天曾听张彩衣绝对自信地说过,她能秒杀这个斗魔世界中的任何一个高手,虽然他对张彩衣也有绝对的信心,但难保有一天他的这些强悍的红颜知己都会因为一些事情离他而去,最后他还要独自面对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所以张昊天能靠的也只能是自己,再说张昊天也极其不愿意受自己心爱的女子的保护,于是在从恐惧的低谷中缓缓走出后,张昊天旋即在心中呐喊道:“我要变强,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强!

  既然暗月有比灵姐的焚金化木炎还强悍的焚世灵火,那我就吞噬一些比她的焚世灵火还要强的焚世灵火,而且至少要三种。

  既然我拥有霸道噬魂决这样变态的能吞噬天地灵魂的霸道功法,那我一定不能让它饿死,其他的九种天地灵魂我也要吞噬,而尽在眼前的阴阳子母张,半年后,等我把定海神剑拔起后,我一定要把它吞噬入我的体内,虽然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但好歹它与焚世灵火同属于天地灵魂,想来应该不会太差吧!”

  在心中再次有所打算后,张昊天旋即把金甲战神的娇躯紧紧地搂着,随即看着她的尽在眼前的娇艳红唇缓缓地说道:“战神姐,既然这样,那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脸上除了灵姐的一半脸蛋,却还有暗月的一半脸蛋呢!?你应该是灵姐一个人炼制出来的吧。”

  “呵呵,张弟弟,你倒是终于开窍了。的确,我完全是由你的灵姐独自炼制出来的,而我的灵魂,也完全是由你的灵姐的灵魂构成的,我就相当于是你的另一个灵姐,而且我还有类似于真实身体的金刚不坏之躯。

  但因为某种原因,我变成这副模样,而且是我的灵魂的样子发生了改变;虽然我可随心所欲地变幻外在的长相,但我不想变,于是一般时候,我都是用金甲把自己伪装成两米高的金属男子的模样。

  不过具体的原因,就算我现在跟你讲,你也不会明白的;所以就等以后有机会叫你的灵姐告诉你了。”

  听到张昊天的疑问,金甲战神在略微思索一番后,旋即把她的情况告诉张昊天。看她两边各不相同的绝色俏脸上的细腻神情,张昊天竟然完全察觉不出她是一副被炼制出来的神器,她就像另外一个真实的龚灵媛一样,在不停地诱惑着张昊天。

  本着该拼命就拼命,该放松就放松的原则,张昊天一边听着金甲战神的话语,一边细心地观察着她的不停晃动的美艳红唇和那洁白的贝齿,最后当金甲战神把话说完后,张昊天却突然说道:“战神姐,既然你说你就像另外一个灵姐一样,那我可以吻你吗;我想看看你和灵姐是否有什么区别,你的身体是否真的像我的肉眼所看到的,这么地像真实的灵姐的身体?”

  说这话时,张昊天的眼神在一直闪烁着,细心地观察着金甲战神异样俏脸上的细微神情;他生怕金甲战神突然一个不高兴,把他往死里揍。

  好在当他忐忑不安地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后,金甲战神并没有生气,而是睁着一双并不对称的美目紧紧地盯着张昊天的眼睛,久久不语;同时她环绕着张昊天脖子的一双玉臂却环绕得更紧。

  这样的尴尬时间足足持续了一分钟,突然金甲战神的嗤笑声打破了沉寂,也让张昊天悬着的心稍微地放下。

  在笑得快岔气后,金甲战神才停止了笑声,随后依然带着笑意地说道:“瞧把你紧张担心的那个样子,怎么了,既然敢有非分之想,又敢说出来,难道还真的怕我把你暴揍一顿吗。

  你知道神器为什么能称之为神器吗?

  八阶的法器,一般被称为灵器,那时候,如果这灵器是出于名家之手的话,有可能就能孕育出灵气,能通灵了,更甚者,也许能孕育出灵识;接着,九阶的法器,一般被称为圣器,这时一般的圣器都能初步孕育出圣灵了;至于十阶的法器,那是当之无愧地被称为神器了,这时神器也就能孕育出神识了。

  而我作为你的灵姐,前前后后经过十年时间才炼制成功的上乘巅峰的神器,已经能具有灵魂了,再加上你的灵姐炼制入无数充满生命精华的尸体,我也已经拥有金刚不坏的血肉之躯了。

  所以你现在可放一百八十个心地吻我,因为我就是你的另外一个金刚不坏的灵姐,我的灵魂,就是你的灵姐的灵魂,所以你和我说的每一句话,你的灵姐可是都知道的。

  如果你还觉得不过瘾的话,我还可以和你入洞房呢,就怕你没那个胆,也没那个能力!”

  金甲战神越说越兴奋,但听着听着,张昊天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在稍微停顿一会后,张昊天突然一改恐惧,戏谑地说道:“好,你和灵姐真是绝啊,半年后,我就要你们好看!”

  说完后,张昊天旋即有壮士断腕的觉悟地,猛地对着金甲战神的美艳红唇吻下,顿时一种奇异的美妙感觉彻底占据了张昊天的身心;这股感觉完全不和他与龚灵媛崩本体接吻的感觉一样,尤其是此刻金甲战神的左边一半的红唇,给了他一种从为体验过的感觉,其中有香艳,有沉醉,有不想自拔,更有‘我竟然在和机器人在接吻’的奇异想法萦绕在张昊天的心头,久久挥之不去,这样也让他更加享受这从未有过的接吻感觉。

  良久,张昊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金甲战神的嘴唇,刚离开后,他还不忘不停地砸巴咂巴咂弄着自己得了便宜又卖乖的嘴唇,随后他再次凝视着金甲战神的不对称的美目说道:“战神姐,我是很有感觉的,不知道你有感觉吗?!”

  “当然有感觉了,就和你吻你的灵姐的感觉一模一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