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298章 精灵王座

第298章 精灵王座

  听到这,张昊天旋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靠,灵姐,难道在斗魔大陆中,斗神法神就随处可见吗!怎么我一下子就知道了这么多的九阶十阶的绝世强者的名字呢?”

  龚灵媛见到张昊天竟然抱着她的纤细的腰肢,还会忍不住要爆粗口,旋即知道此时他的心中有多大的震惊。

  “呵呵,可是你听过人族强者的名字吗?你听到的这些强者中,可只就张花舞和张元神,这两个人类的名字出现;而其他的都是人族以外的种族中的强者,这其中的原因便是由于我们非人族的寿命可不止是人类的终极五百年。

  人族的强者,如果没在三百八十岁时,突破到斗神法神的境界时,便会最终受到时间无情的限制,而寿终正寝;就算人族中的强者侥幸在三百八十岁之前突破到斗神法神的境界,可他如果没在五百岁之前突破斗神法神的巅峰成为传说中才存在的斗魔仙时,那他最终也会化为黄土,这是对人族修者铁一般的定律。

  而我们非人族可就不一样,似乎每一个非人族的生灵的正常寿命都不止五百年。

  就拿我们精灵族来说,我们正常的寿命是三千年,而我今年一千一百二十四岁;在我们精灵族中,也就算的上是中年妇女了!”

  说道自己是‘中年妇女’时,龚灵媛的一张俏脸旋即由灿烂如花转为黯然伤神,显然她是怕发生了知道后,会嫌弃她。

  见到这,张昊天不禁在把心中的震惊压下后,旋即一脸深情地安慰道:“灵姐,你说什么呢,就算你三千岁了,我也是一样爱你的!我还没告诉你呢,彩衣姐,现在按照她渡过的日子来算的话,她都已经是几亿年的老古董了;你的一千多岁在跟她比起来,也就相当于出生的婴儿一般。”

  在听完张昊天饱含深情的话语后,龚灵媛才破涕为笑,再次绽放出倾国倾城的绝美笑容,但随即这抹笑容却突然又被尖叫的害羞的羞涩表情所取代。

  感受到怀中的美人的身体突然变得火热了起来,张昊天旋即把目光从龚灵媛的绝美俏脸上往下移,霍然发现,原来他自己现在已经是全身光溜溜的;之前施展‘巨灵神降’后,巨人化后的他,把他自己的全身衣物都撑爆了,而他因为担心龚灵媛也没在意,现在一放松下来,因为他紧搂着龚灵媛,两人身体的自然接触,使得他的刚处于青春发育期的童男身体,起了自然的生理反应。

  张昊天旋即极其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那个……灵姐,你的精灵神戒中有没有衣服啊;我的那身战袍虽然伸缩性能较强,可还是经不起巨人化的十倍变化,所以变得现在这样的光溜溜了;我身上因为还没有空间魔戒之类的空间戒指,所以断然没有备穿的衣服;所以灵姐如果你有的话,你就拿出来吧,就算是女子穿的也无所谓!”

  张昊天似乎也明白,龚灵媛并不知道金刚巨灵锤可以使修炼它的生灵的身体巨大化;他猜想整个张月谷中的六人中,都没有他的衣服;谁会没事储存着他的衣服呢,他自己都没有这个准备。

  所以问这句话时,张昊天显得极其低扭捏和不好意思。

  “呵呵,我的精灵神戒中还真的有备用的衣服,可惜那都是我穿的霓裳,还真没有你的男子的衣服,这该如何是好呢;要不你就先穿上试试吧,只要能遮体就行;天色已晚,我们也该回家了,没人会看见你穿我的霓裳的!”biqupai.c0m

  龚灵媛说这句话时,一张俏脸尽是保持着极其坦然的神色,但还抱着她的张昊天却从她的一双美目中看到一丝的慧黠之色;这一丝的慧黠神色一闪而过,张昊天也没来得及多想。

  “我也猜你们五人都不可能随身储藏着我的衣服,所以,没办法,我只好穿你的霓裳了!”

  说完后,张昊天一双眼睛极其无辜地看着龚灵媛,等待着她把她备穿的霓裳取出。

  “好,既然你要穿我的霓裳,我我给你取出来便是,不过可不准胡思乱想哦!”一边回道着张昊天的话,龚灵媛一边从左手的食指上戴着的精灵神戒中取出一件青绿色的华贵霓裳。

  随着一阵淡紫色的光芒闪过,龚灵媛的一双秀美的玉掌上便轻捧着一件极具女人味的华美霓裳,这霓裳在刚一出现后,便绽放出璀璨的绿色光辉,这绿色的光辉,与惨淡的月光,遥相呼应;但又似乎它的光源便是来自于月光。

  张昊天放眼过去,整件霓裳上,零星地点缀着一些银色的小星星小月亮的装饰品,随着龚灵媛纤手的轻摇,散发出一阵清脆叮当的悦耳声音。

  “灵姐,这件霓裳也太过女人味了吧;丝毫都不像你现在身上所穿的衣服一样干练,有灵气;你难道就没别的了吗?!”

  见到一件如此漂亮的衣服,而且是女子穿的霓裳后,张昊天那还不脸色惨白地孱弱地问着龚灵媛。

  “张,你也别挑剔了,这是我所有衣服中最朴素的一件了。你也知道我是精灵族的上任女王,衣服当然都是非常华贵的。所有你就将就地穿上吧,省得等下吧玲珑和飘雪惊动过来了,你可就会带坏未成年少女哟!”

  龚灵媛左手紧紧地掩着嘴唇,缓缓地说道,张昊天分明地听出其中蕴含着忍着不笑的意思;但最终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办法的张昊天最后还是接过龚灵媛伸出的右手中的华美霓裳。

  随着几声奇异的声响响过之后,张昊天最终扭扭捏捏极其难为情地站直身体盯着龚灵媛。

  “灵姐,会不会太女人化了!?”

  “不会,不会,这衣服穿在你的身上正合适,就是稍微长了一点!”

  但龚灵媛在回完话后旋即又在心中极其窃喜地放声笑着:“呵呵,今天真是笑死我了。想不到,张也会有今天。他肯定不知道我在整他,他也太低估我们这些心系于他的女子了。

  我可是亲眼见到就在今早张去吃早饭时,玲珑和飘

  雪,还有彩衣姐,都纷纷从张的衣柜中,偷偷地收藏了好几套衣服呢,没办法,我也学她们收藏了好几套;就连香香也在我们走后,偷偷捻转回来,想来她也已收藏了好久套张的衣服呢。

  还有,更令我笑不住的便是,难道张就没发现,我和香香,还有彩衣姐身上穿的霓裳都是能量实体化后的战斗衣吗。

  其实我可以给张他自己的衣服,可谁让他今天让我哭了好几回,所以为了报复他,我便跟他开玩笑地给他我身为精灵女王时的华贵衣服了。

  希望张不会发觉吧,不然我真的会遭殃的。

  不过,张穿我的衣服真的好像美女耶,太有趣了。不知道香香见到了,会做何感想……”

  龚灵媛想着想着,她懂得绝美俏脸上便开始洋溢起,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笑意;这不禁让还在等待着她评价的张昊天全身都起来鸡皮疙瘩。

  于是张昊天连忙把还沉醉在笑意中的龚灵媛唤醒:“灵姐,你别光顾着笑啊;你笑得越灿烂越美艳,我的心中,可就越来越不自然。是不是我现在特像女的?!”

  张昊天自来到斗魔世界后,也照过几回镜子,竟然让他发现,他现在的张昊天的身体,可不就是跟他以前十三岁时的青少年身体长得一模一样。

  虽然灵魂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张昊天记不太清自己十三岁时的长相,可当他在斗魔世界第一次照镜子后,便知道他现在所占有的张昊天的身体的长相就跟他以前的长相一模一样。

  唯独在斗魔世界的张昊天的十三岁的俊脸上,多了一丝刚毅和坚韧,远比以前是天之骄子的十三岁的张华成熟了许多。

  但他清楚地知道,虽然自己现在很刚毅,很成熟,可他俊脸上的那丝俊俏的阴柔之美却一直陪伴着他;所以这次他见到龚灵媛彻底地忍不住笑意,旋即明白,应该是此时的他,非常地像女子。

  于是突然想到这一层的张昊天急速地飞向左边的寒潭的上空,贴近潭水,借助月光的照耀,张昊天霍然见到潭水中,一个俊美的人正对着潭水愁眉苦脸。

  见到这,张昊天彻底地尖叫的起来,其声音之尖锐,似乎他从这一刻真的变成一个女扮男装的俏佳人般。

  这次,张昊天的尖叫声,终于把在远处教导和修炼的张彩衣四人惊动了。

  随后不一会儿,张彩衣拉着张水玲珑,凤舞香拉着北堂飘雪来到了,张昊天所悬浮的空中。

  “张郎,你怎么啦……”

  张彩衣最先赶到,也最先开口问话,可最后她还是问不下去,只是一脸震惊地看着此时像极了女扮男装的拥有较美脸蛋的张昊天。

  张水玲珑只是笑而不语。

  随后赶到的凤舞香和北堂飘雪,见到眼前如此奇特的场景后,也开始轻笑了起来。

  “十三哥哥,我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你穿女装也会这么漂亮啊,要不以后你多穿穿玲珑的衣服嘛。”

  所谓爱凑热闹是女人的天性,就连和张昊天最熟的张水玲珑也没把她有张昊天的男装衣服的事情说出,而是也笑颜如花般地轻柔地笑着。

  在听到耳边四周传来的五道不同的娇笑声后,张昊天旋即彻底无语了,此刻他真的无话可说;因为就在他照湖水的那一刻,他也不禁有点喜欢上自己穿女装的‘美丽’样子。

  见到五位绝色美人的笑声依然没有停止的趋势后,张昊天旋即灵机一动地把他一直压抑着的灵魂本性释放而出。

  自来到斗魔世界的这近二十天的时间中,为了不让别人看出端倪,他经常是把自己的灵魂本性压抑着,尽量压抑在十三岁青少年应有的气质上,只有偶而才会恢复二十七岁的成年男子应有的成熟气质。

  可现在像极了美女的他,不禁只能靠还原灵魂本性,来使自己男性化多一点。

  于是在他释放出二十七岁男人应有的气质后,五位美人的笑声终于缓缓地终止。

  见到五人的笑声终于停止后,张昊天旋即无奈地说道:“各位美女姐姐,你们笑够了没有,笑够了的话,那我们便回家吧。”

  虽然此刻的张昊天的外表依然相极了美女,可他突然变得极其成熟的男性气质,也渐渐占有了五位美女的心灵。

  “张,你这是……”“张郎……”“十三哥哥……”“三郎……”“臭小子……”

  突然变得如此成熟的张昊天,倒是使得五人皆是迷醉的神魂颠倒。

  “没什么,突然福至心灵,心境有了提升,气质便也成熟了许多吧!”张昊天向着张月谷的谷中急速飞行着,同时他的话向后飘去。

  见到张昊天向着张月谷的谷口飞去,众位绝色美人们,生怕张昊天真的生气了也赶紧跟了上去。

  龚灵媛独自一人飞得最快,转眼见便追上了张昊天,随即她满脸歉意地说道:“张,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坦白,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空间戒指中都有几套你的衣服,因为我们都怕你在修炼火系雷系斗气时,一个不注意在不经意间把衣服弄烂或者烧焦。

  所以我的精灵之戒中其实有几套你的衣服,你房间的衣柜都被我们几人搜刮空了;而且那套青绿色的霓裳其实是我最华贵的霓裳,我只有坐在精灵女王的王座上才会穿的;而其实我还可以给你弄一套能量衣穿的,我和香香现在穿的衣服都是能量战衣。

  张,你说话呀,你别吓我。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以偿你让我哭了好几回的事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