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271章 留你全尸

第271章 留你全尸

  但例外还不止这些,在他的下体部位一条火红的内裤硬生生地套在了金色的连体袍子的外面,是如此地分外张扬,在这内裤的上面还有一条蓝色的连着内裤的腰带,在腰带上两条金色的巨龙环绕着他的整个腰身,双龙戏珠!

  在他的肚脐眼的部位一个色彩斑斓的十色龙珠被两条金色巨龙的龙嘴紧咬着!

  在他的脚下同样上是一双火云靴,在靴子的左右两侧分别有着一条金色的蟠龙和蓝色的麒麟,在这些金龙和麒麟的脚下还有朵朵十色的祥云飘逸流淌着。

  最为引人瞩目的是他金色连体袍子的后面的火红披张,在这火红披张上同样有一条跟他胸前印着的红龙相同的金色巨龙。

  这金色巨龙比他胸前的红龙的体积大的多,但龙的身姿是相同的,都是五爪狰狞的东方神龙;唯独在披张下还有五个金色的星星,一大四小。这些我就不描述了,大家都是中国人,应该能想象的到!)

  在大伙震惊地注视下,张昊天满脸微笑地叫张彩衣从他手掌上下来,于是张彩衣从他手掌中飞出,飞往龚灵媛几人所在的方向。

  见到这,张昊天才正眼看了一眼还在地板上一脸恐惧之色的东方谦,十分戏谑地说道:“哟,这不是我们东方家族的三少爷吗,你怎么不好好滴站在擂台上,非要躺在地板上呢?!难道是天气热,地板上凉快,要不我也来地板上坐坐?”

  “你……你……你会飞?!”听到张昊天的满含讽刺地声音,东方谦没有丝毫地恐惧,只是一脸一脸恐惧第望着眼前犹如天神下凡般的张昊天,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吗?整个学院的师生都知道了!

  哦,你看我,我竟然把你昨天一下午没来学院上课的事情忘记了,你应该是去为自己造势去了吧,不然现在这里不会被人海淹没了。

  怎么了,知道我会飞行,你难道就不敢跟我对战吗?

  只要你能从我的胯下钻过,并叫我一声张爷爷,我倒是可以留你个全尸;这句话是你两年前对我说过的,现在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你接还是不接!”

  张昊天一改以往的谦和之色,变得无比地狰狞起来,而对象当然是还躺在地板上的东方谦。

  听到张昊天如此羞辱的话语,那东方谦却不为所动,依然沉浸在惊惧中。

  这时在主席台上第二排的一位副院长突然从太师椅上站起,然后冲着东方谦大声叫道:“谦儿,你这是怎么了,他现在只是一名三品斗士而已,而你现在已经是四品斗士的巅峰了,你还怕他干嘛;就算他会飞行又怎么样,可你难道忘了我给你的东西嘛,你照样可以打败他。

  况且你们又不是举行飞行或者速度比赛,而是举行魔武擂台赛,怕他作甚?

  你快给我起来,别丢了我们东方家的脸面!”

  在场的一些原本还不明白发生何事的学院听到这,顿时霍然明白,原来这东方谦便是东方副院长的直系后辈。biqupai.

  顿时整个

  赛场周围如同刮起了张暴一般。

  “对呀,我为什么要怕他,我还有好多秘密武器呢,更何况我的等级还比他高了一品;只是我就纳闷了,为什么这死废材又在一天内从九品斗兵晋级到三品斗士巅峰呢?”

  听到了来自身后的苍老的提醒声音后,东方谦旋即在心中暗自想道。

  而主席台上也开始不安定起来。

  “东方老头,你到底把什么好东西给了你那曾孙呢,难道是你的六阶法器木系魔法杖?你可不能真的这样做啊,这样做不就是太欺负那张家的小子了吗?”

  在主席台的第二排中,头发火红的南宫火麟悄悄地敲了敲身旁东方青火,然后悄声问道。

  “我没有给他什么,你们接着看比赛便是!”

  虽说南宫火麟是悄声地问他,但东方青火还是一脸不自在地回道;因为被他之前的那么大声一叫,坐在主席台第一排的独孤三祖孙,早就把目光注视在他的身上;而且其他两位副院长也都在注视着他;这顿时让他如芒在背,于是他只好狡辩闪烁其词。

  听到东方青火如此口不对心的回答,独孤金刚顿时有点不悦,但苦于东方青火好歹也是龙腾魔武学院的副院长,又没拿到确切的证据;独孤金刚只好作罢,但还是对他示以警告之色,其意图不而表:千万别弄出人命。

  再观观众席的一侧。

  此时张彩衣已经缓缓地飞到了龚灵媛四位美女的身旁的上空,然后翩翩落下,顿时把整个观众席周围的目光全部都吸引了过来。

  丝毫没有在乎周围人的有色眼光,张彩衣在刚站稳后,便轻启贝齿对着龚灵媛等人笑道“你们好,我叫张彩衣,这个名字还是张郎给我起的呢;张郎都是叫我彩衣姐,你们也同他一样叫我彩衣姐便是!”

  说完后,张彩衣便把目光投视在擂台上的张昊天的身上,静静地关切着,丝毫没有理睬龚灵媛几人的震惊之色。

  “灵姐,这位美丽的姐姐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呀;雪夜哥哥什么时候又勾搭上如此美丽仙女般的姐姐呢;还张郎呢,你看叫得多亲密了!”

  在龚灵媛右侧的张水玲珑虽然震惊于张彩衣出尘绝美的张姿,但出于女孩儿敏锐的第六感,她顿时明白这张彩衣跟张昊天有着说不清到不明的关系,旋即她有点醋意翻腾地问着身旁的龚灵媛。

  “玲珑啊,这次你灵姐可帮不了你了,你要想知道,你还是自己去问彩衣姐吧,她的突然出现也也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龚灵媛在听到张水玲珑的问话后,旋即把目光从张彩衣的倩影上移回,看着张水玲珑的一双写满不解的美目轻声说道。

  “灵姐,连你也甘愿叫他姐姐吗?看他叫张叫的那么的亲密,看来她跟张的关系也跟我们一般,难道你甘愿让她做大?我们可不想认一位如此高傲的大姐,在我们心里,你是我们永远的大姐!”

  在张水玲珑身旁的北堂飘雪也轻声转头对龚灵媛问道,醋意横飞和深深地不满写满了她的一张冰寒的俏脸。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