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267章 画地为牢

第267章 画地为牢

  也许这次的突然增加了十倍应该有可能是你这次还把实体带进来了,又或许你刚才的话,惹恼了这定海神剑真正的剑灵。

  你刚才也应该感受到了吧,我一直以来都是有实实在在的身体的,似乎不像是这定海神剑的剑灵;况且有哪个剑灵会受到剑体中这种非人的残酷环境的煎熬!

  你说是吧,所以啊,我很有可能是在数万年前被某位神明关押在这里,一直忍受着一万倍重力和一万倍的时间流逝的煎熬!

  不过现在我倒是没有感觉到十倍重力,我现在感受到的应该便是等同于外界的一倍重力吧。

  所以,张郎啊,很有可能是你刚才的一句话,得罪了,隐藏在这空间中的真正的剑灵!”

  见到张昊天脸上的不解之情后,张彩衣旋即一边笑眯眯地掩嘴娇笑,一边把其中的缘由跟他娓娓道来,还时不时感叹她自己的悲惨的身世,真是闻着伤心,听着流泪。

  听到这,张昊天原本不解的俊脸上顿时被一阵阵的揪心之痛所取代:“彩衣姐一直在这样的万倍于外界重力的环境中忍受着寂寞的煎熬,吞噬能量修炼着!”

  想到这,张昊天心中顿时有了个坚定不拔的决定,那就是一定要把张彩衣从这个地狱般的残酷空间解救出去,而且是刻不容缓。

  “彩衣姐,那我现在马上就把你拯救出去吧,妈的,惹火了老子,老子把这整个空间都吞噬掉去!”

  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后,张昊天旋即对着张彩衣信誓旦旦地承诺到。

  诶,你还别说也不知道真是张昊天的人品太差,还是人品太好。

  正当张昊天把‘老子把这整个空间都吞噬掉去’这句话说完后,整个空间中突然又是一阵越发猛烈的震荡,旋即一直在较为吃力地悬浮在虚空中的张昊天,又感受到了重力场在增加。

  而且这次不光上是在竖直方向上的重力场在增加,而且整个空间中各个方向都开始向张昊天传来来阵阵地压力。

  这些压力,从一开始的零直接飙升到十倍于重力的压力。

  然后这些来自于整个空间中各个方向的压力开始随着竖直方向上的十倍重力一起增加,十一倍,十二倍……二十倍!

  于是张昊天此刻就相当于处在几千米深的深海中一样,受到了来自整个空间中所有方向的二十倍于重力的全方位压力。

  二十倍于重力的竖直方向上的超重力,张昊天倒还可以咬牙硬撑过来;但其他方向的二十倍于重力的压力他的胸腔,他的肺泡,他的腹腔都早就不堪重负了。

  于是最后张昊天被彻底地压爬在空间的最底层。

  十分艰苦地躺在空间的最底层,张昊天十分吃力地向着身旁一脸担忧,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张彩衣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彩……依……姐,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以……前……一……直……是……生……活……在……这……样……的……万……倍……于。重……力……的……压……力……牢……笼……中……吗……?!”

  在花费了数分钟的时间后,张昊天才艰难地把这句话说完,刚说完后,他旋即大口大口地张口呼吸着,可是此刻他连最基本的呼吸都显得

  是那么的困难。

  “张郎,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我以前一直只是承受着万倍于重力的超重力,但没有受到空间中任何的压力,最多就是等同于外界大气压的压力。

  我看你现在是真的得罪了隐藏在这空间中的某位真正的剑灵吧!

  你快跟他道歉啊!”

  张彩衣见到张昊天如此痛苦的画面,眼泪不惊忍不住如山河泛滥般流淌而出,其绝美俏脸上的凄美之色,真是我见犹怜。

  在知道了张彩衣以前并没和他现在一样受到不可忍受的全方位的压力后,张昊天原本痛苦的脸上顿时似乎减轻了不少。

  此刻在他的心里对张彩衣以前的所处环境的恶劣程度的情况的关心程度,远比对他自己现在承受的非人能忍受的压力环境的关系得更多;在知道了张彩衣并没有受到此刻他所承受的类似的情况后,他的揪痛的心终于彻底地放松了下来。

  于是之后张昊天才对着虚无的空间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喊道:“定……海……神……剑……,如……果……你……真……的……有……灵……的……话,那……我……张……花……雪……夜……郑……重……地……向……你……道……歉,请……原……谅……我……之……前……的……无……心……之…………”。

  诶,你还别说,这定海神剑还真是够神奇的!

  当张昊天艰难地把道歉话说完后,这定海神剑剑体空间中的二十倍于外界重力的全方位压力顿时在瞬间便突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之前并没有出现过般。

  在感受到身体周围的压力都消失后,张昊天旋即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间中的空气,一张原本憋成猪肝色的俊脸顿时洋溢起犹如重生般的幸福感觉。

  “活着真好!有空气呼吸真幸福!”

  这是一边大口呼吸着的张昊天此时唯一能想到的。

  “张郎,你没事吧!?”张彩衣见到张昊天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好转后,旋即一脸担忧地问道。

  “恩,已经好多了,再过一会儿,便会基本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听到这,张昊天旋即满脸深情地看着张彩衣安慰地说道。

  在过了一两分钟后,张昊天终于从濒临死亡中缓了过来,之后,张昊天便从空间底层缓缓地飞起,然后对着张彩衣柔情蜜意地说道:

  “彩衣姐,我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呆在这,我现在就带你出去;不过我还要靠你的全部的能量的支持,才有可能呆在你一起从这里出去。

  毕竟这次是我们两人的真实的身体要一起出去,这要比上次只是我一个人的精神力思想体的纯能量体出去时难上万分,我是清楚地知道我自己的斗气量肯定是不足的。

  待会我们到了空间壁障处,你便把你的全部的能量缓缓地均匀地输入到我体内,我接着你的磅礴后继能量的支持,便有可能把我们带出去!”

  说完后吗,张昊天再深情地凝望了张彩衣一眼,之后他两人便一起向着前方不远处的空间壁障处急速飞去。.biqupai.

  数秒钟后,张昊天和张彩衣两人已经一前一后地出现在灰暗的空间壁障旁。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