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212章 一尸两命?

第212章 一尸两命?

  凌钢彻底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因为他刚才可是当着自己老婆的面,想潜规则镇国龙帅的老婆。

  “镇国集团很厉害吗?”

  一些茅琴漩的同学,并不是在京都的,也好奇之下查询了镇国集团的股权结构。

  赫然发现镇国集团的股东和法人代表,就是唯一的一人,张镇国!

  张镇国虽然和张昊天的名字有差距,但明眼人都能猜到两者肯定有关系。

  “何止是厉害,龙国战方的很多武器,都是镇国集团生产的。

  最重要的是,镇国集团是镇国龙帅一手创立的产业,当初国家想入股,都没能成功!”

  一些知道镇国集团如何强大的同学,轻声解释道。biqupai.c0m

  镇国龙帅倒是大部分人都听说过,毕竟二十四岁就封帅的存在,古今唯一!

  要知道,龙国的九位上战将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而镇国龙帅就是凌驾在这九位上战将之上。

  可他封帅时却只有二十四岁,这让哪个人不会震惊!

  “那昊天医药集团呢?”

  一些平时不怎么买药的人也忍不住问道。

  “市面上卖的火爆的中成药,都是昊天医药集团生产的。

  就算是同样的药名,同样的配方,但昊天医药集团生产的药物,效果就是最好的!”

  一些了解过昊天医药集团的人,充满感慨地说道。

  “凌钢,怎么样?现在知道你的新老板是谁了吗?”

  张昊天俯视着生无可恋的凌钢,淡淡地问道。

  “老板……”

  凌钢很无奈地从口中挤出两个字。

  “跟我说说你写的剧本吧,编剧的署名留给你,要是内容可以,给你一百万的编剧酬劳。

  至于导演和主演你就别想了,拍了几年短视频男主角,我也想执掌导演筒玩玩。

  这个世界,最好入门的行业就是导演了,什么行业都可以改行去做导演.

  亏你还自己为很牛逼,竟然妄想潜规则我老婆!”

  张昊天的话就想一把无情的大锤,硬生生地锤碎了凌钢身为导演的一切骄傲。

  接下来,凌钢就只能以一个编剧的身份,把他自己精心打磨两年的剧本卖点讲述给张昊天听。

  虽然很不情愿,但谁让张昊天已经是他的老板了呢!

  这凌钢倒是有些编剧天赋,就跟鲁迅弃医从文一般,他写的剧本张昊天还是比较满意的。

  “看在你刚出生不久的小孩份上,编剧的酬劳给你两百万,你再在现场做个副导演,但没有导演的酬劳,你愿不愿?”

  五分钟后,张昊天听完了凌钢讲述的剧本卖点,随即若有所思地说道。

  “好好……谢谢老板!”

  虽然感觉自己被张昊天扇了一巴掌然后又给了个甜枣,但凌钢听到编剧酬劳长到两百万,只能感激涕零了。

  这个时候,一旁的大歌星张悦已经有些意动了,不过也只是有些意动而已,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她之前的确只是在歌坛叱咤风云,也有很多影视公司和综艺节目邀请她进去影坛和综艺,但张悦都不为所动。

  如今听完凌钢的剧本,张悦觉得自己可以演个女二,至于女一她没想过,因为肯定是留给张昊天的老婆茅琴漩的。

  但是,因为投资领头八亿的五大影业公司,都还没有消息,所以张悦并没有开口毛遂自荐参演女二。

  忽然间,一个茅琴漩的女同学,全身抽搐起来,然后口吐白沫暴毙而亡。

  茅琴漩跟那个女同学的关系还可以,连忙踩着高跟鞋过去查看。

  那女同学的老公,不是学医的,他只能束手无策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嘛。

  茅琴漩查看了一番后,顿时冲着那人怒吼道:

  “你老婆对酒精严重过敏你不知道?你们刚才是不是喝了洋酒!”

  闻,那女同学的老公不知所措地说道:

  “我不知道啊,我还劝过她不要喝着洋酒,可是她就是不听。

  还说自己第一次饮酒,想尝尝七星级酒店提供的洋酒是什么味道!”

  张昊天推开围观的人群,端起暴毙女子旁边的酒杯闻了一下。

  随即他杀气凛然地盯着女子的老公说道:

  “这不是意外,这是蓄意谋杀!”

  闻,那男子故作镇定地说道:

  “这聚会厅也有监控,查看监控就能知道,我曾极力劝阻我老婆不要喝酒!”

  张昊天顿时冷笑道:

  “你这完全是不打自招,我只是说有人蓄意谋杀你老婆,却没说蓄意的人是你,你怎么急着解释呢?”

  那男子眼神中闪现过一丝惊慌,但还是镇定下来,淡淡地说道:

  “凡事都要讲究证据,我们夫妻非常恩爱,我怎么可能谋杀她!”

  张昊天直接出手,隔空从那男子的裤兜搜出一板消炎药!

  “这就是证据,你扁桃体发炎了,咽喉疼痛难忍,买了这个板头孢类消炎药吧。

  你在你老婆刚要喝洋酒的时候,悄悄放入了一枚速溶的药片,到你老婆的酒杯当中。

  然后严重的酒精过敏和头孢与酒精的剧烈反应,瞬间就让你老婆暴毙了!

  想不到你老婆一个医学硕士,竟然被你不是学医的人用一枚消炎片杀掉了。”

  张昊天咬牙说道,他甚至感到自己的医武战神身份和职业,被一个普通人严重玷污了。

  “不可能,你的鼻子只是问一下,怎么可能闻到酒杯中残留的消炎药?”

  那男子严厉狡辩,不敢相信张昊天只是闻一下酒杯,就闻到里面残留的消炎药。

  “你老婆怀了别人的孩子吧,所以你要谋杀她,来个一尸两命!”

  张昊天再次一句话,彻底击溃了那男子的最后心理防线。

  “不……她该死,她竟然跟科室的主任有一腿,还怀孕准备生下孽种!”

  那男子开始彻底暴露出怨恨的眼神,盯着躺在地面上的尸体。

  “老公,怎么办?我这同学刚做妈妈,不会就这一尸两命吧!”

  茅琴漩见张昊天一直没出手救治她同学,反而是先追凶,连忙焦急地询问道。

  要让已经酒精严重过敏,加上头孢消炎药和酒精严重反应,瞬间暴毙而亡的同学复活,也就只有张昊天有那个本事了。

  “放心吧,有我在,我不会让你这同学就这么死掉。”

  张昊天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自信的安慰之色。

  得到张昊天的确定答复后,茅琴漩就不再担心了,她直接狠狠一巴掌亲手扇在那男人的脸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