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在龙虎疯人院建地府 > 第141章 眼含杀机

第141章 眼含杀机

  笔在张昊天的神识控制下,就那样悬浮在茅琴漩面前,等待着她握着来签字。

  茅琴漩母女三人,就那样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地看着张昊天,

  张昊天展现的一切,可比之前在医院里,以气御针来得神奇百倍。

  如果说以气御针,还在武学的范畴,她们也有点武学功底,还能勉强接受。

  但此时,张昊天展现的技能,完全超越了武学上的以气御针了。

  实在是匪夷所思!

  “这个离婚协议签不签都没有意义,因为我们根本没领结婚证。

  之前也只是办了个简单的招你入赘的婚礼,所以严格上来说,我们根本没结婚。”

  茅琴漩根本不想签字,直接把笔拍开了,有些居高临下地嘲笑道。

  要是她想签字的话,前几天在亲妈花弄月准备好离婚协议后,她就会主动拿出来让张昊天签。

  “是不是我在家里和琴漩内衣公司里面,对你都还有利用价值呢?

  我随手乱画的内衣设计图,你当时一脸的嫌弃咒骂。

  如今不也是生产了出来,还广销全国!”

  张昊天冷笑道。

  他三年来在茅家做牛做马任劳任怨,受尽屈辱谩骂殴打,已经把救命之恩还清了。

  之后就无关恩情,只有男女之间单纯的情感。

  既然茅琴漩一直不待见他,连床都没让他同睡过。

  如今他有了很多更好的选择,当然没有必要在同一颗树上死掉着。

  因为他可是堂堂龙王!

  从来只有他选择女人的份,哪里轮得到女人来轻视他。

  茅琴漩似乎被戳中了痛点,瞬间哭了,哭得歇斯底里,她指着龙安琪说道:

  “她到底是你什么人,你难道就是为了她,才主动跟我提离婚的吗?

  就算我们没有领结婚证,但办过喜酒。

  整个天北市的人,都知道我茅琴漩堂堂市花,招了个废物上门女婿。

  从来只有我嫌弃你的份,你就算是天神下凡,那也只有等我提离婚!”

  话音刚落,茅琴漩直接把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一掌拍成粉末,而下面的玻璃茶几,却完好无损。

  在悲愤之下,茅琴漩的潜能终于得到激发。

  她的截拳道修为,终于从暗劲巅峰,达到了化劲的层次。

  张昊天到是第一次见茅琴漩的情绪如此失控,瞬间觉得有点揪心了。

  茅琴漩平时在家里和公司,就是个平静如镜的琴漩水面。

  或者光滑的琴漩冰山,从来都是云淡风轻很淡然的样子。

  张昊天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看到茅琴漩哭泣失控后,就觉得揪心,有点难以置信。

  “难道我对茅琴漩,不止是一点点男人对于女人的喜欢吗?”

  张昊天开始忍不住沉思起来。

  “她是我从小一起生活长大的义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那种感觉你懂吗?

  她今天夺走了我的初吻,所以我想跟她结婚,跟你离婚!”

  沉吟片刻后,张昊天很平静地解释道。

  茅琴漩听完张昊天的解释后,总算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她还以为张昊天是看上了北堂馨呢!

  毕竟张昊天以前会经常花掉一个月两千块的保洁工资,去看北堂馨的现场演唱会。

  三年的屈辱赘婿生活,张昊天在茅家别墅中……

  那是既当厨师又当保姆,还有是按摩技师,人肉沙包等等,这些都是没有一分钱工资的。

  谁让他是个废物上门女婿呢!

  这还不止,张昊天还被叫到茅琴漩的内衣公司,负责给她的总裁办公室打扫卫生,每个月才给两千块的工资。新笔趣阁

  而其他的保洁阿姨,工资都有五千快,是很多大妈争抢着要的好岗位。

  张昊天会经常花掉一个月的工资,只为去看北堂馨在北省的演唱会。

  这三年,北堂馨的每场演唱会,张昊天都有去看。

  治愈心灵的歌声,当然是现场听才更有效果了。

  要不是有北堂馨的歌声存在,张昊天忍受这三年备受屈辱折磨的赘婿生涯过程中。

  他早就化为一条恶龙杀人放火了!

  正是因为如此,张昊天才会对北堂馨最为特殊。

  让她第一个知晓了自己龙王的身份!

  这一点连龙安琪这个青梅竹马的姐姐,和名义上三年的老婆茅琴漩,都不知晓。

  “不就是一个吻吗,我也可以给你!”

  茅琴漩是个不服输的人,北堂馨家世好,她比不上。

  但来历不明的龙安琪,她可不想被比下去。

  说着,茅琴漩在张昊天的惊愕中,也强吻了他!

  不过这不是恋人间那种初吻的感觉,就单纯是被强吻了!

  “我去……我堂堂龙王……竟然又被强吻了……”

  张昊天心中有点不可置信了。

  全程花弄月和茅清灵都没敢说话,因为张昊天刚把她们母女俩的脚治好,她们可不想再断一次。

  龙安琪手中的红酒终于喝完了,然后她开始缓缓拔出剑鞘,亮出清冷的剑光。

  剑光照耀着茅琴漩的双眼,凛冽的杀气开始绽放而出。

  龙安琪终于对茅琴漩动了杀机!

  以前三年欺负凌辱张昊天就罢了,现在还当着她龙安琪的面,强吻她的男人,这让龙安琪忍不了。

  要是张昊天不制止的话,才刚到化劲修为的茅琴漩,肯定会被已经修炼到兵气修为的龙安琪一剑杀死。

  所谓兵气,就是在爆气的基础上,可以凝气成兵,杀伤力更加惊人。

  “她不就是强吻了我一下嘛,没有必要动刀子!

  再怎么说,我们还做了名义上三年的夫妻。”

  张昊天感受到龙安琪的杀气后,遂擦了一下嘴巴,随即让剑鞘自己套回了长剑上。

  龙安琪见剑鞘被张昊天套回后,也就收敛了杀机,冷哼了一下没有说话。

  也就龙安琪和林茱萸这两人敢对龙王冷哼,这要是其他人的话,早就瞬间身首异处了。

  “张昊天,晚上是我们茅家十年一聚的盛大家族晚宴。

  我爸死的早,家里已经没有男人了,你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去?”

  茅琴漩听见张昊天还在维护她,终于说出了,她不肯签字离婚的真正原因。

  她的这个小家,已经没有顶梁柱的男人了,十年一聚的族宴,那肯定是各种攀比的。

  她三年前招张昊天入赘,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家里总归要有个男人。

  毕竟她妈妈花弄月,早就打算是为茅家终生守寡,不再嫁人。

  “你们茅家怎么那么多聚会?每年都有一次中秋聚会,还有一次年会。

  如今又弄出个十年一聚的盛大晚宴,他们这是又准备拿我这个上门女婿寻开心吗?”

  张昊天一听茅家的聚会,瞬间感觉头都大了,冷笑道,眼神中也开始充斥着杀机。

  三年来,他都已经参加了茅家的五次聚会了。

  那些茅琴漩的族亲,哪个不是以取笑张昊天这个上门女婿来让自己开心。

  “没办法,林氏在北省是最大的姓氏,我们水氏就是第二大姓氏了。

  光是在天北市,我的族亲就有四五家,都是我叔伯家。”

  茅琴漩身为茅家这个小家的水氏长女,也有她的压力,她苦笑着解释道。

  说到这方面,龙安琪倒是感同身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