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41章 惊现特殊物品!

第241章 惊现特殊物品!

  怪不得会有巨灵之象!

  众人恍然之余,难免大失所望,但很快,又开始紧张起来。

  因为眼下的情况实在很诡异。

  一座古老的祭坛,一张带着笑容的怪物图腾,以及一个正在融化的泥胎小人。

  漫天金光下,祭坛在流血,图腾微笑幅度越来越大,泥胎小人融化的速度更快了。

  眨眼间,就只剩下半截身体。

  这一切无不在表明,眼下正有一件不好的事在发生,众人看不出,却有种强烈的不安。

  真正看到这所谓的巨灵机缘,没有人感到兴奋,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惊悚。

  这里确实有巨灵之象,不过却是一个疑是死去的化神修士,骨头被人磨制成粉捏造了一个泥胎小人。

  这哪里是什么巨灵机缘,分明诡异至极。

  流血祭坛散发不详的气息,四周被金光冲淡的血色在不断汇聚,想要重新覆盖祭坛,让人毛骨悚然。

  黑色巨人身上,猫女害怕的躲到其他几人身后,目光一瞥,惊诧出声:“那好像是许公子?”

  远远地,许知尘单手握剑飞来。

  虎耳女子目光一闪,哼了声:“原来他也是修仙者。”

  “这么来说,猫女,你之前还专门给人家熬药,实际这人一直在骗你,蛇姐的迷香对修仙者可没有用。”狼女撇撇嘴。

  “都说了,人类狡猾奸诈,说的话十句九句都是假的。”狐女咯咯一笑,眼底深处却浮现冷光。

  猫女微微低头,小脸上露出伤心的样子。

  妖女几人看到许知尘,许知尘却没有看到她们,那黑猩巨人前后反差太大,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加上此时许知尘重心不在这里。

  在他身后,朱雀鸟呼啸而至,不过速度似乎有些放慢。

  在众人看到祭台上的变化,产生迟疑时,许知尘同样看到那上面发生的一切。

  跟其他人不同,他在那泥胎小人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气息,属于万灵长老,这种感觉不会错!

  “所以说万灵长老之前来过这里,他想干什么?”许知尘皱眉。

  祭坛上诡异的变化,令人心惊肉跳。

  而在他感觉中,那股熟悉的气息也在逐渐消失。

  这一刻。

  不仅是许知尘,所有人都有种直觉,一旦那泥胎小人彻底融化,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种直觉无比强烈。

  “离开这里!”

  “这里不能待了!”

  “我感觉要有恐怖的事情发生!”

  不少人开始后退,脸色苍白难看,本能察觉到危险,身子迅速做出反应。

  就在这时,朱雀鸟那里光芒一闪,竟变成一个身姿高挑女子。

  同时幻化出一身红色羽衣遮掩住曼妙酮体,五官精致的毫无瑕疵,透着一股不属于凡尘的冷艳高贵。

  连满头发丝都是火红色,红的耀眼,脸上表情冷酷,眸子内似藏着漫天火焰,没人敢与其对视。

  哪怕是张千羽那些人,在看到这个女子时,身子都在颤栗。

  一步迈出,女子来到许知尘身边,速度之快,根本没给许知尘反应机会。

  “嗯?”许知尘惊了一跳,这朱雀鸟前后变化太突然。

  刚想退开,那朱雀女一把抓住他。

  眸光淡淡看向他:“你本就是这里的一份子,在怕什么?之前那人只是替代品,而且太老了,不符合要求,不过他还算信守承诺,说有人会来,封印快破了,现在该你出力。”

  她说的理所当然,语气不容置疑。

  然而这其中包含信息量之大,许知尘一时半会无法理解。

  还没等他思考这话什么意思,朱雀女便伸出手,同时指尖涌现禁制符文。

  下一刻许知尘便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

  规则之力!

  感觉到这股力量许知尘面色顿时一沉,脑子里瞬息闪过无数念头。

  普通压制手段他大可以不在意,以他真是的修为完全不怕这些。

  但这里不包括规则之力,能对付这种禁制的只有规则。

  所以只能动用道韵,许知尘很清楚,如果在这里施展道韵,他的身份绝对会暴露。

  朱雀女抓着许知尘在漫步空中,朝祭坛走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许知尘沉声道。

  “献祭。”

  朱雀女不咸不谈说了句,许知尘当时汗毛就竖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猜测是对的。

  这朱雀鸟对他居然真有别的目的。

  之前的追逐,此时回想难道是对方故意把他往这里引?

  祭坛这里的突变,打乱了徐州此恨原本计划,却正中朱雀鸟的计划。

  许知尘试着挣扎发现全身灵力被死死压制,无法调动,这个妖修的真正实力和大家之前的推断差太多,绝对不止巨灵境。

  没办法了,就算拼着暴露的风险也不能让朱雀女把他献祭了。

  许知尘打算解开自身的压制。

  但这时耳边传来一道声音,他动作随之一顿。

  下一刻。

  “放开他!”

  呼!

  一道红色流光从许知尘胸前喷涌而出。

  即便在这无边红色世界,都显得极为耀眼,仿佛血色河流横亘天空,最终在朱雀女的正前方停下,凝聚出一道美艳身影。

  这同样是一个冷艳的女子。

  但没有朱雀女那样的高贵不可触及。

  红魃的冷,更多是对陌生人的排斥,身上有人间烟火气。

  此刻现身秘境,长发乌黑随风摇曳,一袭红色长裙,宛如血液浸透,衬着那雪白肌肤,有种精雕的美感。

  周围众人惊诧,尤其察觉到那女子来自许知尘身上,修为竟是巨灵境时,纷纷大吃一惊。

  “这陈知序,居然还藏着一手!”

  “我靠,差点就被这家伙单纯的外貌给骗了。”

  “要不是今天这个意外,恐怕那张千羽一旦出手,翻车都有可能!”

  人群哗然。

  张千羽就在不远处,此刻脸色难看之极。

  洛明轩跟裴侯面面相觑,忽然有点庆幸。

  这一切发生都在瞬间,气氛在此刻渐渐变得微妙起来。

  天上。

  双方皆是一身红衣,不知道还以为是一对。

  但要是细看,便能发现,朱雀女身上的衣服,其实是由一根根火红羽毛组成,高贵而华丽。

  红魃身上的衣服,只是普通的红裙。

  “你要拦我?”朱雀鸟化变的女子眸光平静,淡淡开口。

  比修为,在场没有一人高过他,包括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

  红魃也清楚这一点,但依然没有让开。

  “放了他。”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固执,说的很认真。

  朱雀女眸光微动,看向这个女子:“拦我,你会死。”

  似乎是看出红魃真正的身份,同为妖族的份上,朱雀女子没有立刻出手。

  “你不能杀他,我也不想和你斗法。”红魃面色不变,缓缓道:“我可以用其它东西和你交换。”

  “我不感兴趣。”朱雀女毫不犹豫拒绝。

  红魃说道:“即使是朱雀真血?”

  “嗯?”朱雀女猛地抬头。

  红魃淡淡道:“你只是朱雀遗脉,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朱雀遗脉,但如果得到朱雀真血洗礼,你将会彻底蜕变。”

  朱雀女闻陷入一阵静默。

  远处众人不明所以,两女谈话时红魃已经将周围用结界隔绝。

  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别说许知尘不想暴露身份,她何尝又不是。

  即使在场人中没几个经历过神魔界的古刹事件,而且红魃从人皮怪物那里脱离后没几个人见过她。

  但小心一点总没坏处。

  “条件很诱人。”

  沉默片刻朱雀女才缓缓开口:“不过,比起我要做的事,你的条件还不够。”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红魃说道,眼神随之变得凝重起来,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朱雀女同样表情严肃,指尖红火凝聚:“你不过只有魂体,而我真火克制任何阴魂,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可以试试。”

  “那我满足你。”

  两人只说了几句话,便摆明了各自立场,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忽然就在这时,许知尘目光瞥到远处祭坛上,金光之中冒出一团火红色五芒星。

  而周围众人好像对此视若无睹。

  回收物!许知尘瞬间就认出那是什么。

  不过火红色的五芒星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是一次大发现。

  “等等!”

  眼看两女就要打起来,许知尘赶紧阻止。

  他看向朱雀女子,深沉道:“你要献祭我?来吧,不用滥杀无辜。”

  没必要在这里和一个充满神秘的朱雀女纠缠,让红魃牺牲在这里也不值当。

  大不了就暴露嘛,拥有光之规则的能力,这帝都还拦不住许知尘,最多就是任务失败。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发现问题有点不对。

  此地跟许知尘最初的猜测有出入。

  祭坛上的封魔神印如果和万灵长老有关系,那对方不可能还活着,但实际上万灵长老并没有死。

  这里的东西明显像在镇压什么,来历古老绝非近代出现。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无法维持太久封印出现了松动。

  而朱雀女子的话,恰恰向许知尘透露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万灵长老算到自己会来到这里,所以曾跟朱雀女子有过交谈,然后便有了之前穷追不舍的那一幕。

  换句话说万灵长老可能在谋划什么,具体是什么许知尘不清楚。

  不排除黑化的可能,但根据许知尘以往的了解,他觉得天丹长老黑化了,万灵长老都没可能。

  不妨先看看那祭坛上到底有什么古怪,反正有光之规则随时都能走,还能摆脱朱雀女两全其美。

  说完,许知尘回头看向红魃:“你回来吧。”

  “不用勉强?”

  “交给我就行。”

  红魃迟疑了下,这才回到许知尘身上,没有多问,她感觉许知尘像是有了主意。

  朱雀女子指尖火苗消失,微微瞥他一眼,淡淡开口:“你死到临头,居然还有心思考虑别人,有点意思,不过可惜......”

  “并不可惜,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许知尘直接打断她的话,淡淡一笑。

  大有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指着祭坛:“我只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就敢断定,献祭我就能遏止封印恶化。”

  “就算要死,起码也让我死个明白吧?”.biqupai.

  朱雀女子说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前提是那个老家伙没有骗我,到时你可能会白死,但也说不定还能活下去,成不成都值得一试,现在这是最好的办法。”

  说完,她直接一步来到祭坛上空,将许知尘丢向金光中的祭坛。

  朱雀女身上落下一片金羽紧随而至,划过许知尘的脚裸,手腕多处。

  血汩汩流出,落在那图腾上面。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这一幕,没有人敢上前探究。

  一种直觉告诉他们,谁去,谁死。

  说来奇怪,随着许知尘身上流出的血滴落,那泥胎小人竟渐渐停止了融化,甚至,开始出现好转迹象!

  一些塌掉的部分,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被修复,若仔细看,便能发现,那修复的部分,都是沾到了许知尘的血,发生异变。

  “果然有用。”朱雀女子眯起眼睛。

  虽早已有过预料,但眼下这一幕仍旧让她很在意,心绪无法平静。

  吼!

  忽地,祭坛发生震动,似乎有什么庞然未知的生物要出现,正在冲击祭坛。

  祭坛上面的图腾依旧在笑,只是此刻面孔中似多出一丝不甘,变得扭曲,被血水浸染,狰狞而恐怖,发出嘶吼。

  那声音,传遍整个红色世界,近在跟前的所有修仙者跟妖兽,纷纷面色一变,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瞬间蔓延全身。

  无法形容,那吼声仿佛来自九幽地狱最深处的黑暗,又像是来自另一边世界,充满压抑,暴虐,阴暗,种种负面情绪。

  只是听着声音,就让人有种发疯冲动,无法控制身体。

  这感觉毛骨悚然。

  许知尘在双脚接触到祭坛的瞬间,他便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来自朝山宗心法神通观山的熟悉波动。

  许知尘瞬间念头通达想到很多,不知什么时候脑海中浮现出某天和云清舒的谈话。

  好像是说朝山宗在很久以前并不是一个宗门,它的前身来源于一个毫不起眼的职业,守山人。

  这是初代朝山宗掌门的来历,朝山宗的创立与其有着莫大关联。

  包括后来种种功法神通都与初代老祖的经历有关系。

  后来许知尘经过翻阅古籍了解到,守山人在久远的时期还有另一个名字,封印镇守使。

  之后二代老祖横空出世,更是在此基础上创造出心法神通观山。

  其实当初在这里的时候许知尘陷入了矛盾。

  因为二代老祖说观山是他创出来的道,观心中之山自成人间,阅历越丰满威力便越大。

  但在云清舒那里却成了禁制之山。

  换句话说,心法神通修炼到高深地步可以承当封印使用,而这股力量的由来便在于观山的修炼步骤上面,组合起来就是一种禁制。

  只不过这种禁制前期因为修行者修为不够,感知不到,无法发挥出来真正威力,需要配合境界使用方能完美发挥。

  结丹境只是这门心法神通的入门。

  现在许知尘有点明白了,两者并不冲突。

  云清舒说的山是禁制之山,二代老祖所说的‘心中之山’其实就是在禁制之山的基础上,丰满了细节。

  思考之间来到祭坛上,许知尘顺势将那团红色的五芒星捡起。

  “叮!拾取特殊物品毁弃物·逆,拼图已满,是否进行回收?”

  特殊物品?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