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40章 尘封的祭坛!(仍旧大章)

第240章 尘封的祭坛!(仍旧大章)

  “青剑子,给我再快一点!”许知尘拍了拍宝剑。

  不摆脱朱雀鸟,他感觉今天什么事都别想做。

  青剑子速度已经够快了,雨花剑乃地品法宝,又有剑魄加持飞行速度堪比闪电。

  但依旧没有摆脱朱雀鸟,此刻青剑子也急了,闻顿时大怒:“还说我!你究竟干了什么?那朱雀鸟为什么一直追你?”

  他心中恨死了这个混蛋,如果他现在变回人形,可能会汗毛竖起。

  许知尘心中也郁闷,万灵长老留下的坑,竟被他不小心踩中。

  其实这件事早应该想到,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

  这是一片开阔的盆地,被群山环绕,其内光线不算昏暗,一株株娇艳的花朵随风摇曳,散发淡淡光芒,一看就极为不凡。

  不过这些花朵生长毫无规律,东一个西一个,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看起来极为散乱。

  感觉就好像一袋种子被打破,挥洒在这片盆地之内,自由生长。

  如果扒开花朵之下的泥土,便会发现一颗颗亮晶晶,宛如星辰般晶莹璀璨的晶石长在根须上面,深藏地下。

  这些,赫然都是一枚枚品质上佳的灵石。

  而结出灵石的花状植物,在仙门被称之为魂耀花,属于几位罕见的一种特殊灵源。

  只是这种果实生长条件极为苛刻,至今为止还没有人研究出魂耀花的种子从何而来,只知道秘境中会开出这种花。

  只要有魂耀花存在的地方,基本上就代表有灵石存在。

  曾有人说,魂耀花就是那些死去的修士,毕生修为散落所化,修士的血,肉,精,气,神构成魂耀花诞生的关键因素。

  所谓逆天修行,不过是在窃夺天地造化,死后理应返璞自然,落叶归根,一朝修仙,便入了天道这个圈,永远如此。

  而诞生的灵石最终又回到修士手中,为修行所用,往复循环,兜兜转转始终都在这个圈内。

  但这终归属于猜测,因为魂耀花的诞生,并非修士死后就会出现,可能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或者,还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因素。

  从这些秘境中,可以找到很多利于修行的东西,魂耀花就是其中一种。

  而外界被各家掌控的魂耀花,实际上起初也都是从秘境中移植,并非是这种长成的魂耀花,而是最初的种子。

  只不过这种子可遇不可求,万千魂耀花当中能出现一个就算不得了了。

  此刻,这片盆地聚集了不少修仙者,正疯狂采集魂耀花,那些根须上的灵石一旦被摘下,花朵便会迅速枯萎。

  魂耀花的种子便在花蕊之中,可惜很少能遇到。

  哪怕是最好的保存方式都无法遏制这种枯萎,所以大家也都习惯,不在乎花朵枯萎,心思都在根须灵石上面。

  值得一提的是,魂耀花很容易就可以被拔起,跟拔萝卜一样,即便是个普通人也可以做到。

  然而要是动用术法,则无法撼动魂耀花半分。

  哪怕是修为再高的人也不行,这可以说是修仙界十大未解之谜,魂耀花天生隔绝法力影响。

  所以来到这里的人很多,却也一时半刻无法将所有魂耀花采走,大家只能采取最普通的方式,以最快的速度去采集。

  加上彼此还在相互戒备,担心被人偷袭,这速度自然就慢上加慢。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很难相信这是一群修仙者,如同农田中的农夫一样,辛勤劳作,收获秋天的果实。

  “千羽,你采了多少?”

  一块花朵密集的丘陵上,裴侯狠狠吐了口气,回头看向不远处的张千羽,开口询问。

  几人来到这里没多久,就发现这片盆地,魂耀花很多,他们也没打算贪心将这里占为己有,因为往常秘境中,并不止一个这样的地方。

  而且真要那样做,容易引起众怒,得不偿失。

  秘境中有魂耀花,运气好还能找到一些不知何人所留的法宝兵器,有的被打碎,也有保存完整,威力巨大。biqupai.

  从被秘境发现至今为止,前人积累下的经验来说,基本上,每个秘境中都固定有两样东西,魂耀花,法宝。

  这两样是秘境中必会存在的东西,哪怕没有法宝,也绝对会有魂耀花。

  所以为了一个地方得罪其他人,完全没必要,何况他们来此的目的是那个巨灵机缘,比起这个,魂耀花多与少已经无所谓了。

  “一千多块了,你有那闲工夫问我,还不如快点采,这里我刚才看了下,只能算是边缘地带,里面还有很大空间。”张千羽瞥他一眼,淡淡说着。

  裴侯撇了撇嘴,只得再次弯下腰。

  洛明轩从一堆花丛中抬起脑袋,弹了弹头发上的花瓣,缓缓说道:

  “按照之前得到的消息,有人推算尽羽城这里出现巨灵之象,跟秘境之气结合,只是没有确切位置,这地方这么大,后面有的找了。”

  他们是听到小道消息,原本这件事只属于推算之人知晓,却不小心走漏风声,闹得不少人都听说这里存在巨灵机缘。

  推算之术算是仙门很稀有的术法,修炼非常艰难。

  而且属于小众,加上容易突然发生暴毙事件,很少有人接触。

  但若能在这上面有所进展,做到大成,便能占卜出很多事,发挥奇效。

  “现在还不能确定那巨灵之象由何物所发,不过既是巨灵之物,肯定不会平凡,注意一下应该就能发现。”

  张千羽微微点头,刚想说话,忽地若有所感转过头,看向不远处天空。

  这一刻洛明轩裴侯,以及周围很多修仙者都纷纷抬起头,投去目光,被天上遥遥飞来的一道身影吸引。

  在那里,一个人抓着一把符剑迅速飞来,看起来很狼狈,有种随时要被甩下去的感觉。

  当然,这不是重点,关键是在那人身后不远的天上,一道火红身影紧追不舍,凶威盖世,眨眼之间,直奔盆地而来。

  “朱雀鸟!”洛明轩惊了一跳,整个人都不好了。

  之前几人遭遇朱雀鸟袭击,好不容易才摆脱厄运,本以为没事,没想到现在对方又出现在秘境。

  这可是个大妖,不能力敌,面对朱雀鸟只有逃命的份。

  张千羽,裴侯也吓了一跳。

  但很快就发现朱雀鸟再追一个人,并不是冲他们来的。

  尤其在看到那飞来的身影,居然是陈知序时,几人心中不禁一乐。

  “这陈知序居然敢去招惹朱雀鸟,千羽,我觉得不用你出手,这下他都死定了。”裴侯笑呵呵说着,一脸幸灾乐祸。

  洛明轩点点头,笑道:“带幻影水晶了吗?这一幕可要留下来作为证据,这样千羽就不用担心被人泼脏水了。”

  幻影水晶可以将一段时间的景象保留,这样手里就有证据了。

  “这个使得。”张千羽呵呵一笑,从身上拿出幻影水晶正要将这一幕拍下来。

  毕竟他跟许知尘同时出现在这里,两人被认为是情敌,要是许知尘死在秘境当中,难保不会让外界怀疑是张千羽暗中动手。

  要是有人泼脏水,想要污蔑,可以拿出来澄清。

  可还没等他开始。

  裴侯大笑一声:“陈知序,被追杀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上天无门下地无路,老子之前就看你不顺眼,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敢去招惹朱雀鸟,这下看你死不死!”

  嗯???

  张千羽跟洛明轩双双瞪了过去,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你他娘脑子有坑吗?

  周围一些人也都下意识远离了裴侯。

  没有理由,完全是直觉。

  “你们看我做什么?”裴侯得意一笑,只觉得心头那股恶气吐了出去。

  当时栖凤山上,他被陈知序的话绕进去,后来被洛明轩点破,颇为恼羞成怒,感觉被人戏耍,一直怀恨在心。

  此刻见到陈知序被追杀,马上就要完蛋,想都没想便开口嘲讽。

  毕竟人马上就要死了,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啊。

  这个时候,洛明轩忽地一声惊呼:“陈知序过来了!”

  远远地,就见陈知序突然改变方向,向盆地飞来。

  几人见状面色顿变。

  “不要怕,让开一点,那朱雀鸟离他不远,马上就能干掉陈知序,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这里不能待了,等下那朱雀鸟肯定会找别人撒气。”

  裴侯神色镇定分析道。

  “你这家伙,不说话是能死吗?”张千羽咬牙切齿道,恨不得掐住他的脖子。

  难道还没发现,这就是你引来的吗?

  一开始许知尘确实没发现张千羽几人。

  盆地里的情况他能看到,不过他不是那种丧心病狂的人,只是从这里路过,并没有想牵扯到这些无辜的人。

  再者,从之前羽烬峰上的那一幕,也能看出凭借这些修仙者,完全不是朱雀鸟的对手,来再多也没用。

  更重要的一点,现在这朱雀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只认他一个。

  直到裴侯开口,他才看见山坡上张千羽几人,眼睛不由得一亮。

  “青剑子,靠过去,这个张千羽可是帝都第一天才,保命东西肯定不少,让他替我们拖延一下时间。”

  他并没有因为裴侯的嘲讽生气,反而有点开心。

  其他人暂且不说,张千羽可是号称帝都年轻人中拔尖的天骄翘楚,玄黄观大弟子,未来掌门这个身份,出门在外保命手段肯定不会少。

  这几乎可以预见的,哪怕猜测错误,他也不在乎,谁让裴侯嘲讽自己?

  许知尘完全不担心会不会得罪人。

  反正眼下的情况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

  朱雀鸟一直追在后面,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完全就是没完没了。

  现在许知尘已经快要走投无路了,没有时间思考太多。

  运气好的话,可以借助对方拦下朱雀鸟,给自己争取宝贵的逃命时间,顺道还能看看张千羽都有哪些底牌。

  多了解一些对手信息总是好的嘛。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青剑子显然也明白这一点,甚至比许知尘更清楚玄黄观大弟子这几个字的含义,算是默认了许知尘这个命令。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不过片刻间发生,一人一鸟在天上划出一道优美的轨迹,直直坠向盆地。

  “他过来了!”

  “该死!他是故意的!”

  张千羽大怒,却又无可奈何。

  裴侯并没有担心,淡淡一笑:“我们远离就是。”

  张千羽想把裴侯揍一顿,可现在他的话没错,几人迅速离开原地。

  然而许知尘并没有就此放弃。

  发现盆地中的几人想要离开,立刻方向一转,直奔张千羽屁股后面追来,远远地,神色焦急大喊一声:“张道友,救我!”

  随着许知尘改变方向,那朱雀鸟也是扭头飞下,投下大片阴影,灼热之气弥漫四方,令人心惊肉跳。

  盆地内众人匆忙逃离,生怕殃及池鱼。

  他们对许知尘生气的同时,却更恨那个招来许知尘的裴侯。

  人家好好在天上飞着,你却非要嘲讽一句,这下开心了。

  “这个混蛋!”张千羽眼皮直跳。

  连魂耀花都不采了,唤出符剑一飞冲天,他可不想跟朱雀鸟正面遭遇。

  洛明轩跟裴侯也连忙踩上符剑追了上去。

  几人速度不慢,按理说摆脱陈知序很简单。

  毕竟后者的修为只有结丹境而已,可惜他们的信息并不准确。

  何况现在掌控雨花剑的不是陈知序,而是剑魄之身的青剑子。

  青剑子本就是剑灵修炼成形,驾驭剑器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加上这段时间积攒了不少怨气,此时一股脑的全部发泄出来。

  所以许知尘的速度一点都不慢,只需发出指令就行。

  甚至比平常还要快,瞬间就追上张千羽三人。

  张千羽发现这一点无比愕然,凭他们的速度,竟然甩不掉陈知序,简直匪夷所思。

  “不应该啊,他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裴侯此刻无法淡定,有点慌。

  如果这都甩不开陈知序,那他们可就惨了。

  “还不是怪你!若非你屁话连天,哪里会有现在的情况!”张千羽愤怒吼道。

  裴侯识趣闭嘴。

  洛明轩面色微微发白:“千羽,张老观主不是赐过你一件地品法宝两仪八卦镜么?那陈知序肯定撑不了太久,要是一会死了,那朱雀鸟肯定盯上我们,到时能不能扛得住?”

  “不知道,应该可以吧。”张千羽嘴角抽了下,那件法宝是用来给他防身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

  原本是作为杀手锏的存在,必要时可用来翻盘,今天居然稀里糊涂要拿出来使用,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没有那么严重吧?”裴侯哼了声,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朝后丢去,口中疾喝,顿时在空中化作一扇巨大的光墙。

  这光墙出现很快,刚好挡住了许知尘去路。

  然而便见那雨花剑一冲而过,直接击碎光墙,连停顿都没有停顿一下。

  “什么?!”

  三人大惊。

  随后,他们不信邪一样又相继丢出几张符纸,但无一例外,在接触到雨花剑的瞬间,纷纷破碎,根本无法阻拦。

  “他手里的符剑有古怪!”

  直到这一刻,张千羽才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三人所用灵符品阶不低,配合修为施展,同境界之内,哪怕是巨灵境修士都能抵抗片刻。

  然而此刻几人相继丢出灵符,竟无法阻止许知尘片刻,实在不可思议。

  直到张千羽沉声开口:“那柄符剑有问题!”

  洛明轩跟裴侯纷纷反应过来,神色一变。

  一开始,没人去在意一把符剑,对于修仙者而,符剑实在太常见了,很稀松平常。

  这几乎就是一个修仙者最基本的标配,只是最低阶的法宝,强大与否,全看使用者的修为。

  眼下遇到的情况,大大出乎三人预料,许知尘只是结丹境修为而已,根本不可能那么快破开光墙。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把符剑。

  如果只是普通符剑,以许知尘的修为断然不可能无视光墙阻挡。

  话虽如此,三人此刻也没有办法去处理。

  除非是拼尽全力,但那样显然不值当,并且认为还没被逼到那一步。

  所以三人只能转身继续逃,可即便速度再快,始终无法甩开陈知序。

  “我说,咱们直接干掉他不就行了,被一个结丹境修士追的到处跑,传出去面子往哪搁?”

  裴侯是个暴脾气,喊了一声。

  洛明轩脸色一沉:“你当我们不知道吗?干掉陈知序,他后面的朱雀鸟怎么处理,现在还有陈知序拖着,只需要甩掉他就行了,何必再去自找麻烦。”

  三人随便站出来一人自信都能碾压陈知序,可对方屁股后面还有一个朱雀鸟。

  如果不甩开,就算干掉陈知序,他们也会瞬间变成朱雀鸟的目标。

  而这,很显然就是陈知序打的主意。

  张千羽沉声道:“把能使的法术都使出来,不用杀人,拖住他就行。”

  话音落下,他率先动手,向后一挥,一黑一白两道匹练交织飞出,化作玄黄二气,迅速在身后区域化出一片混沌,宛如沼泽。

  许知尘身形冲入其中,果然被限制,如同陷入流沙,四面八方空气疯狂挤压而来,步履维艰,但他脸色依旧如常。

  看到有效果,洛明轩几人精神一振,裴侯嘿笑一声:“总算搞定了!”

  他话音刚落,一道火红身影冲进那片乱气流域,华丽的翅膀微微一挥,砰然一声,所有乱气全部消散。

  张千羽脸上笑容凝固。

  回过神后朝裴侯吼道:“从现在开始,你给我闭嘴!”

  裴侯讪讪一笑。

  洛明轩手中掐诀抬手一指,迅速在来时空中布下一块又一块隐形旋涡,粗略看去足有数十个。

  做完这一切,他喘了口气:“快走,这些东西撑不了太久,现在的陈知序,无解。”

  没错,无解。

  杀,就要做好面对朱雀鸟的准备,届时,可能要拼尽全力,绝不会像现在这般轻松。

  不杀,就必须要甩开陈知序,不然迟早要被祸害,到时下场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三人没敢耽搁,迅速远去。

  片刻后,就听到后面一阵暴鸣,那是洛明轩留下的陷阱在崩溃。

  陈知序又要追上来了。

  念及于此,前方三人一脸沉重。

  与此同时,来时的盆地,三道身影相继从天而降。

  “看到陈道友了吗?”

  魏景看向令狐月。

  令狐月摇摇头:“估计还在逃命,现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我想凶多吉少了。”鹤百鸣摇头说着。

  魏景默然,认同这个说法,只有令狐月微微皱眉,不太信陈知序会这样轻易死掉。

  “问问其他人。”

  三人来到的地方,正是那片长满魂耀花的盆地,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想法,没想到真让他们得知了陈知序去向。

  “陈知序追着张千羽离开了?”

  三人面面相觑,有种说不上来的滑稽感。

  号称帝都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张千羽,实力毋庸置疑,眼下居然被一个结丹境修士追杀。

  如果不是所有人说法一样,他们绝不会相信。

  “我想张千羽是在忌惮朱雀鸟吧?”魏景发现问题所在后,哭笑不得道。

  鹤百鸣来了兴趣,咧嘴笑着:“这下张千羽的一世英名算是毁了,等我出去,好好给他宣传一下。”

  而与此同时。

  张千羽几人正咬牙切齿在秘境里东跑西窜,说是逃窜有点牵强,但他们此刻被人追着,确实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无比狼狈。

  “如果陈知序不死,我一定要杀了他!”

  裴侯实在受不了了,怒吼一声,整个人处在暴走边缘。

  洛明轩沉声说着:“我也想这么做。”

  “那就在这里干掉他好了!”

  张千羽这次没有再去怪罪裴侯,因为他也到了忍受极限。

  身为玄黄观天才,从小便无数光环加身,何曾如此狼狈过,更重要是他有力无处使,快要被逼疯。

  几人相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道凶色,已经决定要干掉陈知序。

  即便事后很麻烦,此时也不在乎那么多了。

  轰!

  就在这时,大地震动,地平线尽头一道惊人气流冲天而起,迅速凝聚成一道金色光柱,连通天地,驱散了红色,远在百里之外都能看见。

  这一刻,来到秘境的人族修士,妖族妖兽,都若有所感抬起头,看向那道光柱。

  张千羽面色顿变:“巨灵之象!”

  从那光柱所在的位置,一股令人心悸莫名的气息弥漫开来,几人离的很近,感受到那股气息时,纷纷惊呼出声。

  同一时间。

  另一片山脉之中,几个模样脱俗,靓丽的身影正在辛勤采集一朵朵美艳的花朵,这些人正是妖客小站的几个半妖女。

  这里,也有一片魂耀花。

  而且,发现这里的人不多,加上他们隐藏的好,直到将这片区域采摘干净,也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赚得盆满钵满。

  “虎姐,这次就算找不到巨灵机缘,咱们也不亏了,我都采到五千多块灵石了!”长着白耳朵的狐女娇笑不已,显得分外开心。

  另外几个妖女也都纷纷报上数目,加在一起两万多灵石,这对于几人而,无疑是场大丰收,一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

  她们原本只是游荡在世俗间的小妖,后来机缘巧合下遇到一起,便自行组成一个团队。

  表面上与世无争,实则暗中一直搜集各种秘境宝地的消息,寻找各种天材地宝用于修行。

  这次打听到尽羽城出现秘境,他们便立马赶到这里,为了这一天早已准备许久。

  虎耳女子便是这支队伍的首领,她的实力最高,丹变境初期,其它半妖都在结丹境。

  加上队伍中的妖女都受过她的帮助,对此也都心甘情愿。

  此刻,虎耳女子笑了下,正要开口说话,身子猛地一顿,目光骤然看向远方。

  在那片大地之上,一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

  “那股气息......”虎耳女子瞳孔剧震:“出现了,巨灵机缘,在那边!”

  几人一听,立刻兴奋起来。

  “黑大个!”

  听到呼唤,正蹲在远处数灵石的黑猩大汉立马明白了什么事。

  只见他站起后,身躯瞬间变大,顷刻间就化作数丈高的黑色巨人,宛如一座小山一般,高大魁梧,庞大而吓人。

  随后,几个妖女纷纷跳到黑色巨人身上,一个个显得格外兴奋。

  “出发!”

  吼!

  黑猩巨人发出一声咆哮,一步迈出,便是数十米远,几步之后,身影已经出现在远处,直奔金色光柱的位置而去。

  远处山林中,一只金毛猩猩在急奔,不远处一条水桶粗细的巨蟒在游动,两人身上都有血迹溢出,似乎刚才在战斗。

  更远处,一只眼神凶厉的蛮熊在奔行,山林震颤,嘴角还挂着一些血肉组织,似乎刚不久吃掉一个人。

  然而此刻这些妖兽,全都被远处金色光柱吸引。

  ......

  那金色光柱来得突然,没有任何征兆,许知尘都吓了一跳。

  紧接着青剑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好诱人的气息!”

  然后都不管许知尘答不答应,直接朝那边冲去。

  这个位置几乎是秘境的中心地带,他们追到这里,最靠近那片金光。

  严格说起来,青剑子原本的来历不详,宋玉说其是剑灵修炼成形。

  但经过这段时间了解,许知尘觉得对方应该不止如此,起码他没听过剑灵可以有两个自己?

  另外青剑子疑是修为受损一直想要恢复,青剑子壹号有着化神境修为,此刻察觉到那股气息竟比任何人都兴奋。

  “喂,巨灵之象就一定是巨灵机缘吗?我们还在被追杀呢,不甩开朱雀鸟,你就算抢到巨灵机缘又怎么样?”

  “你管不着!”青剑子有点疯狂趋势。

  许知尘冷哼一声,却没有继续阻拦,脑中飞快思索。

  巨灵机缘他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就算真有估计也用不到。

  许知尘自己的道韵已经成型,只待最后的孵化破壳,但可以观望一下或许有其他收获。

  另外红魃也可以考虑在内,许知尘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

  既然决定帮助红魃,只要有这个机会肯定要争取一下。

  红魃目前就处于这个不上不下的层次,说不定巨灵机缘她也能用。

  如果能得到这所谓的机缘,想必实力恢复会无限加快。

  他回头看了一眼,朱雀鸟仍旧紧追不舍,但速度好像慢了下来,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于这个朱雀鸟许知尘已经感觉麻木,无所谓了。

  反正有光之规则,大不了就使用一次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这时候几道风声迫近,张千羽的声音传来:“陈知序,你死定了!”

  刚才三人已经决定,一定要干掉陈知序,哪怕是拼着面对朱雀鸟的风险!

  裴侯脸色阴沉,洛明轩脸色也不好看,这是个容忍度不错的人,之前还曾劝说张千羽,眼下也彻底被搞得心态炸裂。

  “张道友这是要干嘛?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横断天都的茶馆中咱们曾以茶论道,如今,我们患难与共,应该相亲相爱才是。”

  许知尘一脸真诚。

  “滚开!”张千羽气得直接劈出一道剑光。

  青剑子身形一转直接避开,同时怒吼出声:“混账东西!”

  嗯?

  张千羽几人听到这声音,纷纷望过来,脸色微变。

  “原来是有剑灵,怪不得。”三人终于恍然大悟。

  随后目光闪烁盯着许知尘手中的雨花剑。

  具备剑灵之后的符剑,至少也得是地品法器,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不需要别人操控就能爆发出极强威力,这也难怪之前他们那些手段无法阻拦许知尘。

  现在好像一切都弄明白了。

  “先不管这个符剑,巨灵机缘重要!”张千羽一击未中没有再继续出手,因为还有更大的事情。

  目光从雨花剑上收回时,心底却打定主意,这个符剑他要定了!

  几人交手间,远处天空一道道虹光出现,方向全是奔着金色光柱而去。

  有之前在外面看到的妖兽,有来自帝都各家的修士,可能也有散修,更让许知尘惊讶的是一个迈着大步一步数十米的黑色巨人。

  那黑色巨人肩头站着几道靓丽的身影,仔细一看,正是妖客小站的那群半妖女。

  “原来如此。”许知尘恍然大悟,一瞬间想到很多。

  只是不知道那天晚上这些人用迷香迷晕自己,是否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份。

  短短片刻之间,从四八方赶来的人,妖,就达到近百位。

  魏景,鹤百鸣,令狐月也在其中。

  对方看到许知尘,远远挥手打了个招呼:“陈道友这里!”

  然而不叫还好,众人一听到陈知序的名字,纷纷望了过来,很快就看见那只朱雀鸟,瞬间远离。

  “该死的,这家伙不会是想带着朱雀鸟一起过去吧?”

  “这下怎么办?”

  “真是奇了怪了,这么长时间朱雀鸟居然还没有干掉那个陈知序。”

  不少人开始议论,脸色变幻不定,赶来的路上都已经听说了这件事。

  尤其是张千羽被陈知序追着乱跑,更是风一样迅速传开,有些人抱着看戏态度,然而此刻却感到心惊肉跳。

  那朱雀鸟还跟着陈知序,这可是个大麻烦。

  没有谁敢靠过去,即便对许知尘恨得牙痒痒,此刻也只能远离,众人便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中,缓缓接近那片金色光柱。

  靠近后,众人才发现那散发金光的东西,居然是一座两层楼高的祭坛,巨石垒砌而成,中间位置铭刻着一副图腾,似鸟非鸟,似兽非兽。

  乍一看,那图腾的笑脸仿佛在冲人笑,只不过那笑容很诡异,像是死尸在微笑,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在图腾周围遍布着一些血槽,上面布满血迹,痕迹有深有浅,一些血迹已经变成暗褐,近乎发黑,像是无穷岁月前留下。

  而有些血迹还未凝固,在血槽内流淌,倒映出一片红色世界。

  似乎不久前还曾有人在这里献祭活物。

  真正让所有人惊悚的是,那发出金色光柱的源头,居然是那图腾画上摆放的一个泥胎小人,造型粗糙,连五官都看不清晰,捏造的很匆忙。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泥胎小人,此刻却在发光,在流血!

  祭坛上那些尚未干涸的血迹,就是从泥胎小人身上流出,此刻在异变,伴随这些金光出现,泥胎小人在融化,每融化一分,金光便浓郁一分。

  众人不明所以。

  直到某一刻,一个人惊呼出声。

  “那图腾在动!”

  果然,随着小人融化,那原本死寂无声的祭坛,中间位置的图腾仿佛活了过来,缓缓蠕动起来,若非细心很难察觉这一点。

  随着泥胎小人不断融化,身上竟有血液流出,那股蠕动愈发强烈起来。

  给人的感觉,好像泥胎小人在镇压祭坛里的某种东西。

  或者,就是那张图腾。

  这感觉很荒谬,令人难以置信与骇然。

  直到泥胎小人两只腿彻底融化,翻到在地,砰然一声,洒下大片金粉。

  有人愕然,随后惊恐大叫:“封魔神印!这是用化神修士骨头磨成粉做成的神印!我以前在古书上看到过!”

  众人大惊。

  化神境修士骨头磨制成粉做成的封魔神印?

  光听这几个字,已然让在场众人、妖感觉头皮阵阵发麻,寒意刺背。

  封魔神印放在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