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39章 穷追不舍!(大章)

第239章 穷追不舍!(大章)

  在张千羽几人走后没多久,越来越多的人影出现在羽烬峰周边。

  从各地赶来的修仙者占据各个山头,有的在观望,有的已经投入行动。

  放眼看去漫山遍野都有身影出没,粗略估计能有数百个人,有的结伴成群,也有独行侠孤身一人。

  但无一列外,这些人皆是帝都当地的修士,修为都不弱,有结丹境,也有类似魏景等人的丹变境修士。biqupai.c0m

  即便是那些结丹境修士,也都是中后期的修为,这些人大都结伴而行,毕竟没有相应实力,进入秘境就是找死。

  可以说来到这里的修仙者,好像修为最低的就是许知尘。

  当然这是他伪装的结果。

  有意思的是,不仅有人族修仙者,许知尘还看见有不少妖族出现。

  有一只水桶粗细,长达数十丈的花斑巨蟒在林中游行,压倒一片片林木,最后盘在一座山头,猩红的信子喷吐,幽绿的瞳孔盯着远处。

  一头棕毛巨熊咆哮山林,足有三四米高,奔行如雷,乱叶震颤,泛着红光的眸子在那些修仙者身上徘徊,充满凶性。

  还有一只金毛大猩猩,体型魁梧而庞大,仿佛老僧入定一般,盘坐于山巅,时而睁开锐利的目光扫视周围,观察情况,在等待时机。

  远出林海上空凶禽盘旋,那是一只似鹰非鹰的生物,浑身金色羽毛如铁水浇铸而成,在阳光下闪烁金属光泽,嘶鸣刺耳,投下大片阴影,俯视大地。

  这是一只鹏鸟,眼神冰冷,双翅挥动时在空中留下一道金色闪电。

  山中不再平静,蛰伏诸多凶险生灵,不仅是人族修仙者,连妖族同样得到消息,欲要一探秘境。

  帝都本身就囊括了一大片原始森林,出现这些妖修并不奇怪。

  这在以往不是没有发生。

  此刻大家彼此在搜寻的同时,也在相互警惕,偶尔会发生摩擦爆发战斗,山林中经常能看到术法光芒跟轰鸣传出。

  还好这里远离闹市,不然可能会引发混乱。

  “柳云魅也来了,看样子也得到了消息。”魏景看向不远处山头。

  那里立着几个身影,为首一女子身姿纤细苗条,婀娜多姿,穿着一身紫色长裙,肤白如初雪,胸围傲人。

  这是齐云观的大弟子,号称是最接近张千羽的天才,丹变境中期。

  不久前江城秘境出现,来到这边的修仙者并不算太多。

  柳云魅出现在这里,明显也是得到这个秘境存在巨灵机缘的消息。

  其实这个隐秘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多。

  不然,这里可能还会有更多人汇聚,大部分都是为了秘境本身的闻讯而至。

  可以想象,这次争夺巨灵机缘,将会在帝都引发不小风波,但有资格参与角逐的也就那么几个翘楚。

  当然不到最后一刻,没人会放弃。

  毕竟现在还没人知道巨灵机缘是个什么东西,万事皆有可能,不代表其他人没机会。

  时间过得很快。

  “张千羽那些人过去了。”

  随着魏景话音落下,果然就看到那片天空中,之前还在徘徊的张千羽,裴侯,洛明轩几人直奔羽烬峰而去。

  这一下牵动很多人心弦,因为周围都差不多被探查干净,只剩下中心处的羽烬峰,那里地势险要,被云雾笼罩,充满神秘色彩。

  神秘,往往也伴随未知。

  这一刻,山巅的金毛大猩猩动了,纵身跃起,高大的身躯,却拥有极快的速度,化作一道金色残影,几个跳跃间,便消失在云雾之中。

  花斑巨蟒身躯摆动,同样不甘于后,冲下山去,速度不慢钻入羽烬峰那片山林。

  远处天空那只鹏鸟转眼即至,冷冷扫了眼那些修仙者,飞向羽烬峰。

  这一刻,妖族,人族两方人马都在行动,全部冲向羽烬峰,想要第一时间找到秘境入口,抢占先机。

  周围大山没有发现,那秘境入口只可能存在羽烬峰那里。

  这片山区非常复杂,峰峦叠嶂,羽烬峰不属于最特别的,一开始没有引起注意。

  知道羽烬峰有异常的只有许知尘几人。

  他们没想去提醒,借着人多优势,可以将周围排查清楚,这也省的很多功夫,以往会有错漏。

  “我有种不妙之感。”

  魏景看见羽烬峰那里云雾剧烈翻滚,有股凶气在复苏,眼皮直跳,感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轰!

  忽地,一道轰鸣在山间突兀响起。

  伴随这道声音出现,一道金色身影被远远抛飞出来,炮弹一般砸进一座山中,地动山摇,乱石翻滚。

  那是刚才的金色大猩猩,体型魁梧,力量惊人,按照修仙者来形容,绝对不弱于丹变境修士,可现在发生意外,像是被人打了出来。

  事情远没有结束。

  随着金毛猩猩被丢出,一阵金属交击声响起,旋即,一道数十丈长的黑影也从羽烬峰飞了出来,摔进大河中,掀起绝大波涛,淹没两岸。

  河水一阵翻涌,过了好一会才冒出一颗房屋大小的脑袋,蛇鳞翻卷,幽绿的瞳仁泛着凶气,颇有些恼羞成怒。

  在其裂开的血肉中还钉着几根火红的羽毛,深深刺入身体。

  砰!

  砰!

  接连几声巨响。

  夹杂几声人类惨叫,不光那些妖兽遭遇袭击,赶去羽烬峰的不少修仙者也遇到凶险,有术法光芒爆发,灵力风暴肆虐。

  一道火红的身影从羽烬峰飞出,浑身宛如火焰在燃烧,展翅轻挥,大片热浪席卷,华美而高贵,尾羽拖曳,落下大片针雨,将那片山林覆盖。

  从许知尘他们这个位置,依稀能看到那里一群狼狈逃窜的身影,其中就有张千羽几个人。

  此时这几人早已没了之前的从容淡定,疯狂逃命。

  天上的鹏鸟双翅急挥,如临大敌一般,迅速后退,远离那道看起来有些娇小的身影。

  “好像是朱雀。”令狐月大吃一惊。

  那如同沐浴着火焰的身影,散发恐怖气机,即便离得很远,都能感到一阵窒息般的极强压迫。

  魏景悚然动容,他看得很仔细,随后又摇摇头。

  “是朱雀鸟,朱雀的遗脉,不过能在这个地方看到朱雀鸟,真是有点不可思议,这种凶威,估计不弱任何巨灵境修士。”

  他咂舌不已。

  真正的朱雀鸟生而为王,凶威盖世,乃是货真价实的圣兽,真要是朱雀,毫不夸张的说,在场这些没有一个人能逃掉。

  想到这里,几人不约而同看向许知尘。

  之前正是许知尘说这里有大妖,当时他们还将信将疑,现在却是信了,要是没有许知尘的提醒,可能现在遭遇袭击就有他们一个。

  “别看我,我只是听说这里有大妖,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许知尘摊了摊手。

  说实话他自己同样感到惊讶。

  朱雀鸟,哪怕只是遗脉,也是负有盛名的生灵,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

  简单点来讲就是拥有上古圣灵朱雀的血脉,但不完整称不上真正的朱雀。

  “我现在比较关心张千羽能不能逃掉,真要死在这里,可能会引发大乱。”魏景眉头紧锁,他倒不是关心张千羽。

  只是对方号称帝都第一天才,备受瞩目,真要折损在这里,可能会引发很多不可预知的结果。

  “可惜,之前提醒了他,奈何不听。”许知尘耸了耸肩说道。

  几人闻哭笑不得,那种情况下,谁特么会相信你啊。

  “那朱雀鸟好像受伤了。”

  鹤百鸣盯着天空的朱雀鸟,视线落在其中一个翅膀上,那里羽毛稀疏,隐隐可见一个碗口大小的伤疤。

  这伤疤不是新伤,不知之前被什么利器所伤,哪怕是朱雀鸟顽强的生命力都没有彻底愈合。

  看到这里后,许知尘心中有点不平静,他怀疑朱雀鸟身上的伤来自万灵长老。

  “万灵长老当时败了?”他不禁在想。

  按照唐平之前的形容,当时万灵长老被丢出来,受伤不轻。

  不过最终还是逃走了。

  说明当时情况并不算危急。

  鹤百鸣话刚说完,似乎在印证他的猜测一样,天空中的朱雀鸟扑棱了没几下,又摇摇晃晃落了下去。

  很显然,刚才朱雀鸟只是在勉强维持飞行,翅膀上的伤势还没有好,影响其飞行。

  这让几人看到希望。

  毕竟这种凶禽一旦失去飞行能力,战斗力直接就折损一半。

  不然,只要朱雀鸟守在羽烬峰那里,没有人再敢过去,谁过去都得倒霉,甚至弄不好还会丢了性命。

  “现在要过去吗?”令狐月迟疑了下。

  “再等等。”魏景在观察形势,寻找机会。

  许知尘微微眯起眼睛,打起精神。

  山林里一片混乱,之前进入这里的修仙者原本还是一群,现在东跑西窜彻底跑散,没人敢借助飞行逃跑。

  凶禽在天空优势比他们要大,用飞行逃跑无疑是很愚蠢的做法,只能依靠茂密的山林躲避攻击。

  一阵针雨落下,不少人受伤,连张千羽也挂了彩,此刻疯狂奔跑,脸上难看无比,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根本不敢反击。

  朱雀鸟散发出的气机,令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只在巨灵境修士身上感受过。

  毫无疑问,这头朱雀鸟实力强的可怕,凭他们根本不可能力敌,好在他懂得术法比较多,借助神通优势,很快就脱离险境。

  裴侯跟洛明轩在后面紧追不舍,最终才逃离那片针雨之地。

  “该死,这里的情况那个陈知序肯定知道,之前他的提醒不是假话。”洛明轩喘了口气,咬牙切齿道。

  话虽如此,可都知道那种情况下,陈知序说的话不能信,偏偏人家说了真话被自己误解成假话,这种感觉很糟糕。

  裴侯一脸阴沉:“那家伙就是故意的,料定我们不会相信,这是想让我们打头阵,吸引朱雀鸟的注意力,要我说,千羽,等进了秘境,直接把他干掉就行了。”

  “闭嘴吧。”张千羽瞪他一眼。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无疑很愚蠢,到头来后果全是他一人承担,这家伙说得轻巧。

  缓了口气,他继续说着:“别忘了,现在那个陈知序跟鹤百鸣几人好像组了队,到时对付他,就要处理其他人,我不想为一个小人物大动干戈,不值得。”

  洛明轩点点头:“千羽这话没错,那几个人确实是个麻烦,现在还是找到秘境入口重要。”

  “你们看那里!”

  裴侯忽地盯着不远处,那里是一个狭窄的山谷,周围被林木覆盖,正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来回晃动,其中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男子在摆弄几块石头。

  随着那些石头摆好,阴影可以感觉到周围灵气在朝那边汇聚,狭窄的山谷入口出现一片涟漪,仿佛形成一道水幕。

  原本还能看到山谷另一边的景色,可随着这水幕出现,瞬间就变了一个样,被一层迷雾笼罩,无法看清。

  “秘境入口!”洛明轩一惊。

  “这群家伙居然已经偷偷找到了入口!”裴侯一脸愤怒,他们被朱雀鸟袭击,有人却趁这个间隙找到了秘境入口。

  那入口开启的瞬间,旁边几个人便迅速冲了进去,身影凭空消失,似乎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其中一人回头一看,发现远处张千羽等人,脸色一变,没有任何犹豫,头也不回连忙钻进秘境。

  “他们一定是提前知道了打开秘境入口的方法,不过我们来的不算迟。”洛明轩脸色一喜,误打误撞下找到秘境入口,可谓是意外之喜。

  “跟上!”

  张千羽一声令下,几人迅速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朱雀鸟刚刚从天空落下,消失在羽烬峰茂密的山林中,没人知道它去了哪里,当然也不会有人想不开去找。

  只是这波动静平息后,所有人又开始行动起来。

  没过多久,就有人发现了那个山谷秘境入口,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周围听到消息的修仙者纷纷涌了过去,争先恐后。

  栖凤山上。

  察觉山林里的动静,可以清晰感应到所有人的气息都朝着一出方向移动过去,魏景精神一振:“找到了。”

  说着,迅速唤出符剑,御剑朝那边飞去,鹤百鸣紧随其后。

  令狐月正要行动,忽的想起什么,朝许知尘伸出手,笑眯眯说着:“要不要我载你一程?”

  本来是玩笑话,大家都是修士,御剑术怎么可能不会。

  下一刻令狐月感觉有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环住自己的腰身,微微一惊。

  “那就多谢了。”许知尘这次答应异常爽快。

  令狐月有点无语,感觉身上不太适应,奈何话已经说出去了。

  这家伙不会是故意的吧?令狐月不由得狐疑想到。

  不过这会儿也没时间和他计较这么多,立马催动飞剑追了过去。

  山下河水涌动,远处山石滚落,那头巨蟒跟金毛猩猩也重新进入羽烬峰。

  眼下朱雀鸟失去踪影,并没有进行第二波攻击,猜测应该是之前哪个倒霉蛋进入了朱雀鸟的领地,这才激怒对方,发生刚才那一幕。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谁也不确定朱雀鸟会不会卷土重来。

  踩着符剑,因为担心摔下去,许知尘运转体内灵力的同时,放在令狐月腰间的手同时用力。

  这是以防摔下去,仅此而已许知尘发誓。

  感觉到腰间那双大手作怪,令狐月回过头脸色微红嗔了他一眼,许知尘笑得人畜无害,很快就来到羽烬峰。

  “你可以放开了。”令狐月回头瞪他。

  许知尘面色不改手从她身上收回,掌心失去那抹温腻而结实的触感还有点不适应。

  但他掩饰的很好,只是心中感慨,小蛮腰挺结实的。

  然而这种感慨没多久,突然一股冰冷寒意从背后升起,回头看去,顿时头皮发麻,浑身寒毛直竖。

  在那半山腰一处平台上,一道火红身影静静匍匐在那里,冰冷的眸子死死盯着自己。

  跑!

  一个念头在许知尘心头升起,强烈的危机感涌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大叫一声:“快跑!!”

  这令狐月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哪里落不好,偏偏落在朱雀鸟嘴边,刚好就被盯上,这下要老命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朱雀鸟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似被深渊注视,让人汗毛直立。

  这大鸟绝对不止巨灵境那么简单!

  令狐月被他这一叫吓了一跳,回头目光一瞥,也就发现了远处那道火红身影,正从山坡一个平台上探出一颗脑袋,眸子冰冷注视这边。

  朱雀鸟!

  令狐月愣了下。

  下一刻。

  精致无瑕的鹅蛋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惊恐自心底涌出,近乎花容失色,转身就跑。

  “混蛋等等我!”

  就这一会儿,许知尘已经远远把她甩开,身影在林中脚底生风一般奔跑。

  眼看就要失去踪迹,令狐月气得咬牙,这个混蛋!

  其实她很纳闷,刚才明明没有感觉到什么妖气,之前朱雀鸟落入羽烬峰失去踪迹,还以为已经遁走,哪里想到就守在原地。

  早知道朱雀鸟在这里,打死她她也不敢朝这边落啊。

  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朱雀鸟实力高过他们太多,无法察觉,另一个就是朱雀鸟有意收敛妖气。

  所以,之前才没有人察觉,连她也没发现。

  只是她感到纳闷的一点,明明刚才魏景鹤百鸣也从这里经过,当时并没有惊动朱雀鸟,怎么轮到自己就变了?

  行在前方的魏景,鹤百鸣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就见一道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疾奔而来,带起一阵狂风,林间落叶纷飞。

  好似一道金色闪电。

  “陈道友?你这是怎么了。”魏景有点纳闷,看到许知尘一头大汗,像是在被什么东西追赶。

  可从这里看不到后面的情况,并未发现朱雀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事,碰到了点意外。”

  见到两人,许知尘脚步微微一顿,不慌不忙说道。

  然后正想提醒他们,一道靓丽的倩影远远跑来。

  跟之前许知尘一样,迈着大步急奔,身姿谈不上多么美丽,甚至有点慌乱。

  此刻令狐月脸上一片苍白,尚有余悸的眸子看向许知尘时,透着一丝恼怒,狠狠瞪着他:“你就这样丢下我了?还是不是男人!”

  魏景跟鹤百鸣微楞,脸色怪异看着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知尘讪讪一笑。

  当时情况危急,只顾得逃命了,再说,他也提醒过了,女人生气不能讲道理,见到令狐月气鼓鼓,所以他识趣的没有去反驳。

  “锵!”

  忽地,远处林间突兀响起一声尖锐的嘶鸣,穿金裂石,回荡四方,震得人耳骨生疼。

  紧接着,就见几人来时的山林中,一道火红色身影飞速靠近,定睛一看,竟是那朱雀鸟双足疾踏,微展双翅,瞪着眸子直奔四人而来。

  那疾光电影的速度,看得大家眼皮直跳。

  “朱雀鸟!”

  这下不用许知尘提醒,他们终于看出问题。

  原本消失的朱雀鸟再次出现,而且目标还是他们,几人都吓得亡魂皆冒。

  “跑!”

  魏景大叫,毫不迟疑转身逃走。

  正面对抗,这里没有一个人能是朱雀鸟的对手。

  所以连鹤百鸣也没有丝毫意见,一不发紧跟其后。

  令狐月跟许知尘缀在后面,速度持平。

  大家几乎使出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将灵力运转在双腿,速度一个快过一个,争先恐后。

  尤其是许知尘爆发出的速度,竟也不落于其他三人。

  令狐月回头看到这一幕,暗自心惊,忙加快速度。

  可试了几次后发现跟许知尘之间的距离,始终无法拉开太远。

  这家伙真的只有结丹境?令狐月严重怀疑。

  其实许知尘只是正常发挥,他能将灵力完美的运用在双腿上,凭的是对身体妙到毫巅的掌控度,修为高低并不重要。

  不过他还是留了余力没有做的太过分。

  许知尘现在担心的是身后朱雀鸟,怕被缠住耽误计划。

  那种危机感越来越强,可以清晰感受到背后被移到冰冷的视线盯着,让人心惊肉跳。

  他不知道其他人那里有没有相同情况,似乎这朱雀鸟就认准了他,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眼看前方一座山谷在望,雾气缭绕中,仿佛存在一道水幕,魏景跟鹤百鸣速度最快,已经冲到近前,随着穿过那道水幕,身影瞬间消失。

  “秘境入口!”许知尘眸子顿时一亮。

  秘境千奇百怪什么样都有,上次进入秘境是被吸力拉扯进去,这次显然不同,可以自行穿梭。

  “快点!”令狐月喊了一声,率先穿过水幕。

  身后风声越来越近。

  甚至可以感觉到周围空气逐渐升温,受到朱雀鸟影响,让人感觉压抑。

  许知尘没有回头去看,见周围已经没人猛地发力,瞬息冲进山谷,穿过那道水幕。

  速度之快看得后面追来的朱雀鸟都是一愣。

  穿过水幕时好似有无数绒毛从身上滑过,许知尘感觉还挺奇妙。

  眼前景色已然大变,入目处天昏地暗,到处弥漫淡淡红光,苍茫无边际。

  附近草木山河看着眼熟,就好像进入到了一片镜像世界,这里跟外面的羽烬峰相同,却又不是完全相同。

  这跟他之前在江城见到那个秘境相似。

  当时红魃说过秘境基本上都是映照现实世界,浓缩着现实残影。

  来不及细看,许知尘微微一顿之后,便再次跑开。

  而在他前脚刚走几个呼吸之后,一道冷艳而高贵的红色身影突兀出现在原地。

  那朱雀鸟也跟了进来,此刻冷眸一扫,又像是在辨别某种气息,很快就朝着一个方向追去。

  远远地,可以看见魏景几人身影在前面忽隐忽现,许知尘真要靠过去,忽然若有所感回头一看,瞳孔猛地一缩。

  “还追?!”

  他不知道是自己倒霉,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朱雀鸟一直追着自己不放,这都逃进秘境了居然还不放弃,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各位等等我啊!”

  他大喊了一声,同时速度加快。

  远处魏景鹤百鸣两人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毫无留恋迅速远去,一副避瘟神一样。

  只有令狐月微微迟疑,频频回头,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拉陈知序一把,只是风险很大。

  一旦朱雀鸟转移目标,她很可能会栽在这里。

  几人都发现了问题所在,那朱雀鸟从始至终并没有展开攻击,并且直追许知尘一人。

  也不知许知尘怎么得罪了对方,此刻哪敢回头帮忙。

  朱雀鸟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妖,相当于人类巨灵境修士修士,凭他们几人根本不够看。

  “这群人,说好的队友情谊呢!”许知尘心中腹诽不已,思绪飞转。

  魏景几人发现的情况,其实他之前就察觉出来。

  只是一直没敢确定,以为是巧合,直到他变换几次方向,发现朱雀鸟始终只追着自己的时候,他才彻底确认不对劲。

  “凭什么只追我?”他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有种感觉,那朱雀鸟在故意和自己作对。

  对方眼里好像只有许知尘,一直紧追不舍,那双眸子中冰冷异常,随时可能扑上来发出致命一击。

  但这终究只是猜测跟感觉,许知尘没有停下试验,说不定这已经是朱雀鸟的极限速度了呢?

  虽说这种可能性现在看来很小。

  而另一边,察觉他这里的危急,令狐月终于下定决心,放慢速度靠过来,想要拉他一把。

  然而没等令狐月靠近,朱雀鸟倏地看过去,眼中闪烁凶光,同时一道红色羽毛飞出,宛如利箭差点将她洞穿。

  阻止令狐月靠近后,朱雀鸟便不再搭理,重新盯上许知尘,似乎在告诉其他人,它的目标只有眼前这个人,刚才只是在警告。

  察觉到这一幕,令狐月愣了下,远远拉开一段距离,却并没有离开。

  果然当朱雀鸟从不远处跑过时,看都没看她一眼,令狐月瞬间哑然,一双美眸带着异色看向跑远的陈知序:“朱雀鸟的目标真是这家伙?”

  “没道理啊!”

  许知尘看到这个情况,脸上冷汗直流,朱雀鸟目标真的是他!

  虽说不愿意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

  怪不得之前魏景鹤百鸣没有惊动朱雀鸟,原来人家根本就没有将对方当成目标,直到他出现。

  可这完全说不通啊?

  许知尘一边跑一边思索前后自己都干了什么事,会引起朱雀鸟注意,对方对自己穷追不舍,一定有原因!

  “难道是因为看我比较弱,朱雀鸟喜欢先挑软柿子捏?”

  这个想法刚出现,很快又被许知尘掐灭。

  这次赶来秘境的还有不少结丹境修仙者,没道理只认准自己。

  “或者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朱雀鸟?”

  他的思绪飞转,心里有股烦躁,自己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或是一些原因才引起朱雀鸟的注意。

  刚才几个猜测很难成立,他自己都感觉不靠谱,仔细想了想,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万灵长老的身影。

  “万灵长老来到羽烬峰,疑是还跟朱雀鸟有过大战,打伤对方,所以它才会盯上我?但我跟万灵长老屁关系没有啊,要说关系,除非......”

  他看了眼双手,运用灵力则需要功法维持。

  他和万灵长老都是朝山宗出来的,不过他没有修炼朝山宗的功法。

  只有一样东西,心法神通观山。

  许知尘此时忽然想起朱雀鸟身上的伤势,有点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伤。

  他现在严重怀疑当时万灵长老用这门神通伤了朱雀鸟。

  换句话说,这门神通许知尘也在修炼,自己身上有和万灵长老相同的气息。

  “是这样吗?”这个想法出现后,许知尘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万灵长老打伤朱雀鸟,结果就因为他也拥有相同的气息,会被盯着简直再正常不过。

  许知尘觉得太冤了。

  思考间许知尘速度也不曾拉下片刻,一心二用,此刻抬头一看,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已经看不到令狐月那几人。

  身后只有朱雀鸟还在紧追不舍。

  他只能继续跑,期间还询问红魃能否出手,对方只说了一个字,跑!

  很显然,红魃也不敢跟朱雀鸟动手。

  这更加坚定许知尘内心的怀疑,朱雀鸟绝对不止巨灵境修为那么简单。

  要知道连青剑子那样的化神修士,当时红魃动起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过红魃告诉了他另一个信息,青剑子醒了!

  也就是当初绑架了许知尘的那个青剑子。

  远远地,一条大河横亘在眼前,这里基本上已经出了羽烬峰地界,一人一鸟,一追一逃,不知不觉翻越了数座山。

  多亏周围没人许知尘可以不用压制修为,不然早就在半路上被追到了。

  饶是如此,许知尘也不轻松。

  那种修为流逝感再次出现,之前一直靠着灵力压制,现在随着压制减少,情况愈发恶劣。

  照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彻底反复。

  不过这也难不倒许知尘。

  “青剑子二号,带我走,不然我把你丢给朱雀鸟!”

  抽出雨花剑直接开口威胁。

  这种时候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青剑子,再耽搁下去情况只会更糟。

  “什么二号?帮你可以,先把我身上禁制解了。”青剑子趁这个时候提出自己的条件。

  许知尘冷冷说道:“你还想跟我谈条件?好,我送你一程。”

  说完,他直接举起雨花剑,朝身后赶来的朱雀鸟扔过去,以青剑子的修为,一旦跟朱雀鸟碰上,肯定会引发战斗。

  一旦战斗开始,不管青剑子能撑多久,哪怕只有几秒,都能给他争取到一些宝贵的喘息时间。

  似乎是看出他的想法,青剑子大怒出声:“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啊啊啊!气煞老夫!!”

  “抓好!摔死老夫可不管!”

  前面还气的不行,大有拼命架势,可后面看到许知尘玩真的直接妥协。

  落在许知尘手里,只是过的痛苦一些,落在朱雀鸟那里,九死一生。

  许知尘冷笑一声,心中早知道会是这样,并没有真的丢出,此刻顺势一抓,旋即便觉得身子骤然飞向天空。

  察觉手臂那股拉扯力,他死死抓住才没被甩出去。

  这可比他自己操控起来要快多了,而且不会消耗灵力可以更好的压制身体恶化的情况。

  雨花剑发出一声清脆剑鸣,在半空中绽放出一道极光,划出残影,快若流星一般,飞越大河,倏地朝远处飞去。

  紧追而来的朱雀鸟见状,眸光微闪,双翅骤然展开,宛如一轮红色太阳升空,气势惊人,翅膀猛然挥动,迅速追了上去。

  呼呼风声从耳边刮过,脚下山势起伏,大地苍茫,万丈高空上许知尘紧张的不行,这要是摔下去,怕是骨头渣子都找不到。

  没办法,许知尘有一件难以启齿的秘密,比较恐高。

  他只能死死抓紧雨花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回头一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不知何时,朱雀鸟已经追了上来。

  这与之前猜测不符,对方应该受伤,失去飞行能力才对,此刻却在天空疾驰,距离自己只有十丈不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