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35章 爆裂红魃

第235章 爆裂红魃

  “当然,目前来说没什么大问题,你帮了赤月那么大的忙,以他如今身位日后想必会对你多加照拂,行了,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楚为野挥挥手,身影很快消失在远方,提醒许知尘完全出自一番好意。

  “不用多想,赤月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定论,不过如果她真的是某位大能转世,你这次倒是结了个不错的善缘。”

  秦向书笑得意味声长,对许知尘说道:“听说皇室那边已经派人去交涉了。”

  如果武道会这边不成,赤月那边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许知尘心里琢磨着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秦老对大能转世的说法怎么看。”许知尘问道:“总觉得以前那些仙门大能消失的有些奇怪,秦老你觉得呢?”

  “这我哪里知道。”秦向书笑道:“大家都说那些大人物死在了浩劫当中。”

  “也对。”许知尘笑了笑。

  心里却想着,拥有轮回能力的前世镜,藏在异魔身体中的老人,青剑子的来历,现在又有赤月疑是转世的说法,算上皇室怀疑自己的问题。

  许知尘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

  房间中,许知尘盘膝而坐,保持修炼状态,面庞上神态祥和,直到某一刻,眉头忽地皱起。

  “感知不到吗?”

  他睁开眼,漆黑明亮的眸子内闪过一丝诧异,之前五行化气亲眼所见,可轮到自己去感应,居然找不到源头。

  确切的说是探查不到那气存在。

  一道如血般的红芒倏地飞出,落在眼前,显出红魃那修长高挑的身姿,白皙精致的面孔一如既往冷艳,朝他看来。

  “你怎么出来了?”许知尘微微诧异。

  对方很少主动出现。

  红魃一直在身边,但每次出现都让他有股惊艳之感,乌黑长发披散,一身轻纱红衣宛如被血浸透,红的妖异,配上那张美艳脸蛋,如同从画中走出。

  “那个人发现了我,你没有打算么?”红魃静静看着他。

  许知尘莞尔一笑:“楚为野又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他不可能再回来杀你吧?那样我肯定不会答应啊。”

  “希望如此。”红魃眸子扫了他一眼。

  许知尘觉得对方会有这个反应,应该和曾经的经历有关系。

  虽然恶念被他分出留在了人皮怪物那里,但并不代表就忘记了这件事。

  “楚为野对我来说只是一位聊得来的长辈,不过论起重要当然还是你最重要,放心我不会做出卖同伴的事情。”许知尘说道。

  别看当时楚为野什么都没说,但妖族向来不受人族修士待见。

  但红魃数次出手助他,论起亲密度肯定还是红魃和许知尘更亲近一些。

  “不要跟我说这些,你这人心思深得很,奸诈狡猾。”

  红魃摇摇头,或许楚为野的出现,让她产生危机,想要摸清他的心思。

  “这话我不敢认同,我这么善良,你怎么能用奸诈狡猾来形容呢,你不能污蔑我。”许知尘有些不满,自己在红魃心中居然是这种形象。

  “你不需要否认,人可以欺骗自己,但下意识是最真实的想法,而你对某些事,似乎存在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听到这话,许知尘微微皱眉,觉得她有些多疑。

  话点到为止,红魃转而说道:“你昨天推开了门。”

  “呃,什么意思?”许知尘一愣。

  “巨灵之门,也是巨灵必经的一步。”

  红魃似乎想起什么,眸子中泛起异色:“我从来没听说过谁能在丹变境触摸到巨灵之门,你做到了,但你没有察觉,却做得很顺利,好像一切本该这样,这种近乎本能的东西,让我不得不怀疑你。”

  想起昨夜的经历,许知尘愣了下,他知道红魃说的是什么事。

  “怀疑我?”

  “没错。”

  红魃表情非常认真:“我这段时间观察你,发现你很少去修炼,但修为却一直在增长,即使偶尔修炼造出的动静也比那些修士要大,所以....”

  “我怀疑你也是某个人的转世,只有具备传承觉醒的人才符合你的现象,修为慢慢复苏不需要修炼,可能你已经找回记忆,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很难继续待在你这里。”

  能够进行转世的肯定都不是简单之辈,红魃弄不清对方的来历,心里不安。

  原来是这样。

  不过想想也对,他平常很少修炼,基本都是得到灵乳直接服用,然后修为唰唰往上蹦。

  这在他看来很正常,因为知道有系统存在,可在外人看来足够引起怀疑。

  许知尘无奈笑道:“我没有转世,也没有被谁附体,这点你大可放心,我的修炼方式不同是因为功法缘故,至于你所说的门,我没看到,不过我想我知道怎么回事。”

  红魃面露诧异,说实话她心中确实这么想过,好奇道:“你说说看,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也是实验中猜测,不知道是不是。”

  许知尘捏着下巴,回想昨晚吃完天地人三元果后的修炼情形。

  “当时我觉得以正常吐纳速度,无法将天地人三元果药力全部吸收,而所谓修炼法,实际就是前人创下用于修炼时,可以炼化灵气中的狂暴元素。

  好比一层滤网,一层层过滤后,剩下的那些才是修仙者需要的灵力,可实际上,真正影响的是呼吸节奏,只有当呼吸规则改变时,才能吐纳灵气,那么这里就出现了一个疑点,为什么改变呼吸就能吐纳灵气?正常呼吸不行?”

  说到这里,他看向红魃,缓缓道:.biqupai.

  “所以我放弃了修炼法带来的动作改变,动作改变的同时,呼吸也就变了,而实际上因改变呼吸给体内带来的吸收并未改变,就像一个机器停止运转时,并未瞬间停止,而是还会留有部分余力,靠着这部分余力,实际上也能完成灵气吐纳,而在这个期间,吐纳速度不受呼吸规则影响。”

  红魃凝眉思索,渐渐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有疑问:

  “说的有道理,可你如何排除那些狂暴元素,要知道,这些狂暴元素对身体只有坏处,严重会走火入魔,甚至爆体而亡。”

  许知尘挠了下头笑道:“所以我换了个方法,当我吸收足够多的灵气之后,我再去做修炼法上类似净化的动作,而这个时候体内残留的运转余力并未消失,可以达成完美衔接。”

  “只要够快,在余力还未结束时完成衔接,那些狂暴元素无法侵入我的身体,而我同样可以进行吐纳获得大量灵力,这中间省略的是修炼法上一些多余的步骤。

  虽说凶险一些,但好处也很大,而且我觉得这个呼吸规律并非一成不定,因为这天下这么多修炼者,所修功法皆不同,也足以证明这一点。”

  听到这里时,红魃整个人眼睛一下子睁大,他意识到了什么:“你在你居然想创造一个全新吐纳方式!?”

  她都快惊呆了,这人太疯狂了吧?

  所有修仙者在得到修炼法后,哪个不是勤勤恳恳追寻前人脚步,按部就班去修炼,生怕一点出错导致不可估量后果发生。

  然而眼前这个人不仅不去遵循正常修炼套路,反而在改变,试图用这种违反常理的方式达到修炼目的。

  这简直就是在作死,凶险达到了极致,偏偏他还成功了。

  怪不得昨天他身上出现伤势,肯定是在这个过程中受到冲击,并且引发一系列不可知变化。

  或许那扇门,就是因此才出现!

  说难听一点,他这是在自取灭亡,逆反修仙常理,说好听点,这是想要走出自己的路,最危险,却也是最适合自己的路。

  简单来说,这就是在创造新的修炼法,一旦成功,这个法将会最合适他修炼,因为这本就是为他量身打造。

  红魃心中无比震惊,她感觉许知尘胆子太大了,大到没边,竟敢去尝试颠覆整个修仙界的修炼规则。

  所谓前人创法,那都是从温和中探索,寻找,然后规定出适合当下的修炼法。

  而他这种办法更奇葩,逆向修炼,直接就是最狂暴,最危险,稍一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你怎么敢有这种想法?”红魃盯着他看,似乎想要看透他脑海中的想法,此人思维太奇葩了。

  实际上许知尘压根是因为功法进阶后有感而发。

  他说道:“修炼法么,自然是合适自己最好,在人们初次修炼时,或许也不知道,都是自己摸索创造,不然何来那么多门派划分。

  我只不过突发奇想罢了,毕竟要是不想个好办法,昨天那天地人三元果就浪费了,这个办法帮我解决了难题,起码有用。”

  他现在修炼的是人山诀,但从昨天功法进阶后,他发现和以往的功法比起来变了一些变化,似乎更加人性化,可以随着自己思想改变。

  红魃口中的变化也是建立在功法进阶之后。

  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用人山诀来形容?总觉得这部功法最初接触到的只是个皮毛。

  但是他记得人山诀这部功法,初衷就是以人为本开发无限潜能。

  许知尘后来也了解过其他宗门的功法,怎么说呢,发现和人山诀比起来都有它们较为突出一方面的优势,但都不如人山诀来的均衡全能。

  人山诀的运转方式可以融入到日常的呼吸运动当中,总之就是在万千类型当中总有一款适合当下,可以真正意义上做到无时无刻不在修炼。

  只是相对来说这种方式没有全神贯注的修炼来的效果大,但确实有效果。

  仅这点就是其它功法所不具备的。

  又比如说在一些恶劣环境中,即使许知尘不主动应对,人山诀也可以把他的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来适应当下的环境。

  即使在神魔界那种极端恶劣不利于修士生存的环境中,人山诀都没有停止过运行。

  尤其昨天用了进阶之灵后许知尘明显感觉到如今功法补全了不少,比以前更强了。

  当然这些红魃不知道,许知尘也没打算告诉她。

  本来还有些震惊的红魃听到他是为了一个天地人三元果才改变,顿时神色变得古怪起来,理由如此简单,难道这人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可怕么?

  这种行为要是在外界传开,绝对会引发轰动。

  “你现在还能使用这种修炼......方式么?”红魃犹豫了下说着:“我想学习一下。”

  “当然可以。”

  许知尘答应的非常爽快,完全不在意这东西有多珍贵,把红魃当成家人一样,并不打算藏私。

  他坐好后按照昨天草创的那套方法摆出一系列姿势,功法同样是人山诀但被许知尘修正了部分,让其变得更适合自己。

  这个过程好似启动一台庞大的机器。

  转眼间,周围天地灵气便开始向此地涌来。

  许知尘脸上一片祥和,已然进入修炼状态。

  不需要小心翼翼,这些动作如同早已经过千锤百炼,熟练的不能再熟练。

  这些动作分开看不出什么效果,但一旦结合起来,却给人一种行云流水般的顺畅感,毫不拖泥带水。

  最后许知尘一气呵成,保持一个永恒的姿势。

  这个姿势红魃看着熟悉,暗含天地之势,正是昨天的修炼动作。

  而看样子,他已经完全掌握并熟悉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再之后许知尘舒展身体,改变动作,但并不复杂化繁为简,与此同时,空气中原本小溪涓流般的灵气流动,瞬间变成波涛汹涌的大河,迅速汇聚而去。

  仿佛在这一刻,许知尘那里变成河底地窟,使得所有灵气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疯狂灌入,想要将其填满。

  顿时,一股浓郁到极致的白雾弥漫整个房间,覆盖了红魃的红色身影,也淹没了化身地窟一般的许知尘。

  然而,这浓郁的白雾不再像往常一样平和,争先恐后想要钻入许知尘身体,显得异常混乱。

  就在红魃感觉情况快要一发不可收时,只见许知尘双臂舒展,非常简单的动作,向身前合拢。

  但这个过程很慢,透着一股艰难之感。

  似乎在他面前无形中出现一股莫名阻力,像是推动两个石碾,所有动作都慢了下来。

  不知过去多久,他的双手缓缓在身前汇合。

  手掌无意识翻转,发出咔咔之声,仿佛骨头被强行扭动,向着下方轻轻一压时,宛如触碰到开关,汹涌的灵气骤然偃旗息鼓,逐渐归于平静。

  就在这时,许知尘的背后,突兀出现一扇看不到顶端的门的轮廓,忽隐忽现。

  门后看不清有什么,却让人有股莫名压抑,仿佛那后面是一片浩瀚而神秘的世界。

  这一下子证实红魃的猜测,昨晚不是巧合,而是伴随修炼法改变,真的出现一扇未知的门。

  “这就行了?”

  感受到周围灵气躁动平息,红魃有点不可思议,她无视白雾阻碍清晰看到床上那道人影的变化,前后动作都非常简单。

  但红魃很清楚,这只是看着简单,期间每一个步骤都暗含无数凶险,许知尘能做到是因为此法为他所创,已经熟练。

  总体来说,确实跟许知尘说的一样,中断,把握时机,然后衔接。

  殊不知就这简单三点,红魃已经从上面看到了无数死亡的影子。

  可能在中断那一刻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被汹涌的灵气撕碎,也可能错失良机,被狂暴灵气占据身体,又或者没有完成衔接,爆体而亡。

  无论哪一点,只要有一点差错出现,下场都会很惨。

  许久之后,一切归于平静,房间内恢复正常。

  许知尘缓缓睁开眼,刚才短暂的修炼仅仅是让他体内灵力增加了一些。

  但对于他如今的境界,不过是瀚海一水而已。

  主要还是给红魃做示范。

  这是个循环过程,需要坚持不断才有效果,现在只是向红魃做个简单展示。

  “这种方式很新颖,以前从来没人敢尝试,也从来没听过可以修炼中改变的功法。”

  红魃说不清心中什么感受,除了震撼,似乎还有点跃跃欲试。

  “这种修炼方法需要配合内呼吸,才能做到完美衔接,不然类似这种修炼方式无法保持太长时间,代价太大了。”许知尘说道。

  内呼吸其实就是人山诀进阶之后出现的,可以带动神魂修炼。

  不过红魃本身就是魂体,不知道直接修炼能不能有效果。

  “你当修炼法是街边大白菜么,能摸索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以后可以慢慢完善。”红魃白他一眼,当即于空盘坐。

  她想要尝试。

  妖化人形,就是因为人在某种形式上更适合修炼,红魃也不例外。

  她在旁坐下后,沉寂片刻,两只雪白柔荑轻展开来,划出一道优美的轨迹,手指轻拈,仿佛空中有一朵朵花

  瓣被她摘下,又似是捕捉某种气息,最后手势在身前凝结。

  许知尘感觉到周围发生某种变化,似乎出现一缕缕异样气流,纷纷汇聚向红魃那里,稍倾,便在她身外出现一个个小气旋,仿佛雨点落入湖面,荡点涟漪。

  伴随红魃手势完结,那一个个小气旋缓缓转动,不断吸收着周围灵气,显而易见,这就是红魃的修炼法,也是她的吐纳方式。

  这种方式让许知尘大开眼界,他所用的吐纳是在体内进行,而红魃却在体外,恰恰相反,或许是对方是妖的缘故,但这种方式明显比在体内要快。

  并且,这种吐纳方式可以杜绝很多潜在危险,因为发生危险那一瞬间就可以切断所有联系。

  “这是红魃特有的修炼方式,还是所有妖族都是?”心中不禁冒出这个想法,许知尘盯着红魃的变化,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很快,红魃就散开手印,一瞬间所有灵气失控,疯狂涌来,跟刚才许知尘的情况一样。

  这个时候就是承受,使得吐纳速度变快,她身体外气旋转动的速度逐渐变慢。

  但还没有停止,而红魃要做的就是在所有气旋停止之前,让吸收灵气达到饱和。

  将一个小时才能吸收的灵气缩短在瞬息之间,还要承受其中可能存在的风险,这期间变化无常。

  至于如何处理全看个人,因为还要顾及气旋即将消失的危险,如果错失这个机会,即便中止灵气涌入,也会被体内尚未炼化的灵气撑爆。

  许知尘目不转睛盯着红魃,也就在这一刻,红魃脸上出现一抹苍白,让本就白皙的脸蛋变得毫无血色,白的有点吓人。

  红魃手中迅速结印,想要重复刚才的动作,只要完成,他就可以继续维持修炼状态,将刚才吸收而来的灵气全部炼化。

  “不行,时间不够。”许知尘眼皮一跳,有种不妙之感。

  他在这个过程并没有再去做这种繁复的修炼姿势,因为所谓修炼法改变的不是动作,而是呼吸方式。

  那种呼吸方式许知尘已经非常熟悉,并不需要再借助动作来完成。

  这是一种规律,把握这种规律后,一切都可以化繁为简。

  人山诀在这个阶段已经替许知尘打好了根基,所以许知尘没有出现意外。

  实则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呼吸节奏也在改变,只是需要一些方式来调节这种呼吸方式,从而承担压榨身体带来的负担。

  但这个过程不能复杂,复杂化的动作会让时机流逝,做不到完美衔接,一旦错过这个时机,前面做的一切都将失去作用。

  砰!

  一个气旋爆开。

  不是自行消散,而是被被汹涌灵气彻底撑爆。

  还没有结束,第一个气旋爆开后,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气旋也相继爆开。

  红魃的动作就要完成,可许知尘眼皮狂跳,有种惊悚感,那种感觉来自红魃那里,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屋子。

  似乎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在他前脚刚刚踏出屋子,一股如同导弹爆炸后,产生的剧烈冲击波从背后骤然袭来,席卷四方。

  隐隐间,似乎夹杂着青剑子一声惨叫。

  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在云玄山上响起,惊起飞兽无数。

  爆炸的那片区域眨眼间被尘烟覆盖,狂暴的灵气疯狂肆虐。

  秦向书收拾好行囊,今天有一位老友前来拜访,他已经吩咐下去准备美食美酒,打算好好款待一下老友,顺便请对方参观长寿观。

  可就在他笑容满面从灶房出来,一声巨响传来,当时吓得一个激灵,抬头四顾。

  险些认为有人来攻打长寿观。

  最终发现客房那边冲天烟尘,眼睛瞪得老大。

  “陈知序修炼出差错了?”

  察觉到那蔓延过来的狂暴灵气,秦向书脸色一变。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嗖的从大门冲出,停在不远处的树下,回头看向道观内面露余悸。

  “呃,你这是?”秦向书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惊疑。

  他还以为是许知尘出了差错,可看这副架势分明也是遭受了池鱼之灾。

  这让秦向书很不解。

  “咳,那个炼丹出了点岔子,秦老让人过来重新修缮一下房子,钱我出。”许知尘吐了口血,拍拍身上灰尘,一脸镇定说着。

  “.....”

  秦老眯了眯眼睛,这狂暴的灵气得是练的什么丹药?不过也没追问。

  等秦向书走远,许知尘靠在树上猛喘几口气。

  刚才实在太危险了。

  回过神又开始担心起红魃。

  “刚才那动静,她应该还好吧?”许知尘不敢过去,那片区域被狂暴灵气覆盖,贸然过去可能会遭殃。

  过了片刻,一道红色高挑的身影缓缓从院子里走出。

  “我失败了,无法做到衔接。”

  红魃心态不错还算平静,只是脸上透着一抹苍白,明显受到不小冲击。

  “这个方法只适合你。”说完这句话后,她脸上有点失落。

  许知尘这个方法很不错,可以加快吐纳速度,要是能掌握,可以更快恢复修为。

  许知尘闻说道:“我觉得这事不要急,你一定可以成功的,下次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们好好研究。”

  回头看了眼狼藉不堪的院子,红魃有点不好意思“嗯”了声。

  不久后,看着眼前那片瓦砾废墟,许知尘轻轻一叹。

  翻开废墟,将找到的前世镜跟雨花剑收起,前世镜无恙,青剑子似乎受到重创,失去声音。

  不过可以确定没有死,剑魄还在。

  一些东西许知尘都放在屋子里没有随身携带,最后找到的是武道手册。

  好在武道手册材料特殊,没有被毁坏,不然哭都没地方。

  “造孽啊。”

  在长寿观一种弟子怪异的目光下,许知尘换了个房间。

  刚才大家都被爆炸惊动,搞明白原委后很多弟子开始对这个借住在此的年轻人心生畏惧,下意识远离。

  经过此事,也让许知尘明白自己之前的举措有多危险,一个不慎就是身死道消,他暂时不打算让红魃继续研究这种修炼法。

  三天后,碧空万里,风和日丽。

  晴朗的天空下,一座崭新房屋拔地而起,风格与周围房屋样式相同。

  因为是新建的,所以与老旧的设施有些不搭,不过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当然,钱是许知尘出的。

  这段时间借助长寿观,每天都是武道大会,万事通商会,云玄山三点一线。

  新搭建的屋子正是不久前被狂暴灵气摧毁的房子,也是许知尘的新居,除此外,整个长寿观的外墙也往外扩建了数十丈,变得宽敞起来。

  把人家房子弄塌了还是要赔的,这些就是额外补偿。

  别看秦向书修为高深,但长寿观要养这么多人,还要维持道观生计其实手里紧巴得很。

  许知尘一顿豪奢的挥霍顿时收获一大波弟子好感。

  其中一些女弟子的好感度还有提示,那是蹭蹭往上涨。

  一些原本的荒地上也多出许多全新建筑,而剩下一些空地则被开辟成药园,之前的菜园也被重新扩大。

  这是秦向书的建议,老人家看不得浪费钱,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如果不算秦向书让他折现的话。

  许知尘没有意见,慷慨解囊。

  不过后面就有点过分了。

  长寿观有护观法阵,起初都是帝都官方出资布置,但之后的修缮维护都需要道观自己负责。

  这是一笔非常大的消费。

  打个比方,更换一块阵石估计都能原地起一座宫殿了,包括人工费在内。

  而且法阵还有好几种,困阵、守阵、幻阵都是最基本的。

  困阵跟幻阵效果相似,区别是触发后,一个具备迷幻效果,一个直接在一片区域内将人困住,除非法阵使用者主动撤去,否则能将人活活困死。

  哪怕化神修士都无法无视法阵威力,只不过效果会相对减弱。

  守阵顾名思义,可以抵御来自外界的攻击,造价也更贵。

  长寿观毕竟还要接待客人,困阵幻阵不能用,只能选实用性更强的守阵。

  秦向书的意思是近来长寿观入不敷出,但这一次的法阵修缮还没有着落。

  加上那天因为许知尘‘炼丹’导致法阵受损,需要补贴一些。

  许知尘严重怀疑是对方趁机敲诈,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帝都有专门给人布置法阵的机构组织,有官方认可,

  布置法阵所需的材料都得从人家那里送过来,以众多阵法师组成的一个机构,名叫万法会,汇聚各方阵法天才。

  不像许知尘当初在宗门,修缮宗门的法阵属于义务劳动,在外面是要花大价钱的。

  这算是阵法师这个副职比较挣钱的工作了。

  据说这个阵法师机构中还有几位阵法宗师坐镇。

  其实抛开修炼这个层面,大部分人都得为生计奔波,修士也不例外。

  万法会的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早上通知的下午东西就到了。

  拆开包裹,里面孤零零放着九块灰白色的圆滑石头,看不出什么质地,不过能用来当做法阵材料,肯定不会是寻常凡物。

  上面遍布着一些奇异纹络,这些纹络断断续续,晦涩难明。

  只有当九块石头完成拼接才能看出一些头绪,但对于许知尘来说依旧显得玄奥莫测。

  可恨没有刷到一本可以直接学习的阵法精华。

  破阵他有一双神瞳,但那是靠着能力机制,布阵方面许知尘一直不在行。

  索性今天没事,万事通商会那里也没有消息,便留下来观摩。

  “这是什么法阵?”

  秦向书在监工,道观还有部分地方在进行收尾工作,料想今天就能完成。

  闻秦向书笑道:“北斗九玄阵,需埋下七块,把洞明跟隐元两块单独留下,这是开启法阵的开关。”

  许知尘在几块石头里翻了翻,发现每个阵石都刻有名字,分别是天枢,天璇,天机,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名字都在背面,刚才没有发现。

  找到洞明隐元,这原本是一块完整原石,好像被人故意分开,按照缺口合拢后,严丝合缝。

  不过法阵还未激活,现在看不出效果。

  “北斗九星七现二隐,这是按照星象制造的法阵么?不过好像反了过来。”

  洞明又叫左辅,隐元则是右弼,这个法阵架构与传说的七现二隐刚好相反,变成七隐二现,他也来了兴趣,想看看这法阵效果。

  按照秦老提示,万法会的人将一块块刻有北斗星名的石头围绕着道观四周埋下。

  这些石头埋下后,只需激活一次,便会形成固定格局,隐于地下,不用担心会被人挖出。

  按照秦老的话来说,法阵一旦激活阵石便会自行隐匿。

  最后完工,法阵开关交到秦向书手里。

  许知尘跟着来到大门外查看,一切如常,周围山林依旧,没有丝毫变化,不过这也是法阵尚未激活,还需要实验。

  万法会的人没有走,布置完成之后肯定要进行验收,合格才行。

  不然都是过后不认得。

  “要试就试个彻底。”秦向书还特意让许知尘也过来帮忙。

  那我直接给你破了岂不是让万法会的很没面子?许知尘摸着下巴思索了会,拿出前世镜直接唤出红魃。

  反正秦向书不认识红魃,甚至从人皮怪物身上脱离出来的红魃,真面目至今没有几人知道。

  “攻击长寿观。”许知尘说道。

  红魃稍感诧异:“你发什么疯?”

  她在前世镜内基本都是修炼状态,不会成天无聊去偷窥许知尘,并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听他要自己攻击道观,差点以为得了失心疯。

  “等下你就知道了。”他随即给里面的秦向书传讯:“可以开始了。”

  道观内,秦向书,拿起控制法阵的洞明跟隐元两块阵石。

  其它七块已经提前埋下,形成初步格局,此刻随着两个石头严丝合缝拼接到一起,上面纹络相连,形成完美线条。

  顿时,一阵来自大地的嗡鸣响起。

  伴随这声嗡鸣,仿佛触动了某种机关,瞬间从道观四方一道淡蓝色透明光幕拔地而起,冲向天空,以一种半圆弧度向着中心处聚拢。

  片刻间,整个道观都被光幕笼罩,那透明光罩与周围融为一体,不仔细看很难发现,远远望去时,宛如一个倒扣过来的碗,将长寿观护在其中。

  “我之前看你身上还残留一些狂暴元素,不释放出来估计会很难受,现在有个机会,就当给他们试验法阵强度。”

  许知尘说道。

  “这样好吗?”红魃闻终于明白过来,瞥了他一眼。

  许知尘嘿嘿一笑:“不要太过分就行。”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且红魃确实感觉有股狂暴元素在体内躁动,不吐不快。

  难得许知尘替她着想,也不再推托。

  “剑来!”红魃抬手一招。

  远远地,从道观深处一道青光飞来,那是被许知尘放在客房的雨花剑,眨眼就被红魃握在手中。

  见状许知尘眼皮微跳,这是要下狠手啊。

  “你确定没问题吧?”

  “呃....应该没有吧。”

  见到红魃连雨花剑都用上,配合她自身的修为,许知尘有点不淡定了,这要是把法阵毁了怎么办?

  不给他思考时间,红魃缓缓升空。

  红衣青丝飘扬,挺翘身姿修长,面上一片平静,此时轻轻一抖雪白皓腕,雨花剑顿时发出清脆剑鸣,轻轻一划,一道炫目的剑虹从天而降。

  随之倾泻的能量中,还有一股狂暴元素从红魃身上逐渐剥离。

  破空声中,伴随一声讶咦,似乎惊醒了某位沉睡的家伙。

  “诶?这是......啊!你这女人,快给本座停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