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34章 剑宫登门(大章)

第234章 剑宫登门(大章)

  几天赛事下来,许知尘的武道手册上非常耀眼,全胜无一败绩。

  后来这件事还被人特意宣扬,目前拥有这份战绩的只有寥寥几人。

  此后的赛场上许知尘明显感觉到对手强度上升了一大截。

  当然,仍旧不是许知尘的对手就是了。

  相比这些,另一件事更让许知尘在意。

  经过这段时间在帝都的混熟,和不少人都搭上关系,让许知尘知道了一个特殊组织。

  这个组织有个很俗气的名字,万事通。

  并不属于哪一方,总得来说它在各个地方都有底下暗点,有点像以前许知尘遇到的那个说书人的组织。

  而实际上,在了解过这个组织后许知尘才明白,就连说书人那个庞大的地下信息情报站都属于万事通的一部分而已。

  当然这些都是在暗中的说法,在明面上万事通是一家大型商会。

  有多大?连玉琼国皇室都时常要借用其输送各种军姿物资,其存在的时间比玉琼国称霸东灵洲都要早。

  和神语书院有联系,和武帝学院也有联系,这还只是比较出名的两大学府。

  这是个近乎无孔不入的组织。

  去到万事通的商会站点,可以打听到任何想要知道的信息,包括天文地理,神魔历史等等。

  而且这里每天还会定时定点的公布一些大事件,或张贴悬赏。

  要问许知尘为什么知道这个地方,那还要从一次酒宴上人们谈及商会张贴鬼面剑客寻人启事的通报说起。

  刚到这里许知尘就被其中一个通报吸引。

  “江城神语书院神语宝塔莫名坍塌,底下疑似有秘境存在,求组队前往探险寻宝。”

  看到这个通报许知尘一愣,商会还兼职佣兵任务吗?太草了。

  这件事他刚刚才经历不久,可以说印象深刻。

  那神语宝塔地底下确实有一个秘境,只不过那会情况不允许,原本打算以后有机会再去看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发现。

  不过对这个通报感兴趣的人不会在这里汇合,而是留下单独记号,这些记号只有懂行的人才清楚,暗示着帝都某些建筑或区域。

  有兴趣的只要前往那里报名参加就行。

  “这些人的消息还真是灵通。”许知尘啧啧出奇。

  不过那个秘境已经没有油水可捞,他看了眼就失去兴趣。

  这里可以发布任何通报,只要交够维持时间的银子就行。

  许知尘就找到附近窗口的管事的交了一周的钱,让对方发了个通报,标题就叫:收购各种稀缺灵药种子,量大优先,位置云玄山长寿观。

  来到帝都不能啥事也不做,找人的事情只能慢慢来,趁这个空档许知尘顺便搜罗一下灵药种子刚好。

  毕竟他现在有一块灵土丰沃的他山净土,以前那些种子只占了其中很小一部分,其他地方还荒着。

  这个通报发完就没再管,许知尘想了想又发了第二个通报。

  标题:寻人启事,鬼面剑客。

  赏金:十万下品灵石。

  发布这个消息时那位管事的目光狐疑的打量许知尘,似乎被赏金吓到,又像是再说你有没有这些灵石别是瞎写。

  当然也仅此而已,对方不会因为这个和顾客起争执,反正后面出事那是雇用双方的事情。

  没错,许知尘悬赏的就是自己。

  来到帝都的那些人,知道鬼面剑客的究竟掌握了多少信息他都不清楚,希望这样能有点收获。

  这也是他在那天就酒宴上意识到的问题。

  敲定这些后许知尘才有空好好的观赏一下这个万事通商会。

  明明是在一座殿堂之中,却有着外面都很少有的宽大街道,一眼看不到头,琳琅满目什么东西都有。

  许知尘感觉要想把这个地方逛完一天时间压根不够。

  不得不说能把商会做到这个规模的,估计也只有帝都这个地方了。

  最后许知尘也只是看了些感兴趣的地方就离开,其他的以后有时间再说吧。

  但值得一提的万事通商会的效率确实强,早上发的通报,当天下午就有不少人找上门确认陈知序收购的灵药种子。

  秦向书还特地出来旁观了一阵,对陈知序的做法感到稀奇,对那些灵药种子赞不绝口。

  不过最后还是告诫他不要浪费钱财,现如今光有灵药种子还不行,灵土才是关键。

  对此许知尘只是笑着说收着玩,当纪念品,秦向书啧啧两声有钱真好。

  灵药种子的收购一切顺利,除了在价格上和找上门的人多磨了会嘴皮子,最终都平价入袋。

  不过灵药种子的效率让许知尘关注起发的另一个通报。

  十万灵石对于一个商会来说不算多,但也绝对不算少。

  而且相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是个天价赏金,估计万事通商会开业至今都很少接触到这样的单子。

  不然那个管事当时不至于那个表情。

  “陈知序。”

  秦向书刚才离开,现在又走了回来,脸色有些怪异。

  “怎么了?”

  “剑宫的人来了。”

  听这话许知尘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这么快就找来了?”

  知道剑宫也在帝都,但一开始许知尘没放心上。

  帝都这么大就算要找也要找一段时间,说不定那个时候许知尘都已经走了。

  让他惊诧的是剑宫怎么会这么快找到这里。

  听秦向书说的意思,剑宫是个极为神秘的地方,同在帝都之内,却是为数不多不对世俗开放的地方,全凭门内弟子强悍,站稳跟脚。

  这种隐世门派突然出现,一般都是非同小可。

  难道是瑶姬逃走的时候留下了马脚?

  带着疑惑,他跟秦向书来到外面,就见天上凭空立着几个人影,每个人脚下都踩着一把流光溢彩的宝剑,神态漠然。

  许知尘一出来数道目光就齐刷刷望了过来。

  许知尘眯了眯眼,对秦向书说道:“秦老,怎么说你也是巨灵修士,这些人也不知道下来,一点礼貌都不懂。”

  “剑宫门人向来如此,习惯了,他们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宫主可是化神修士,你不知道吗?”秦向书直接拆穿陈知序的把戏。

  许知尘笑道:“我现在知道了。”

  两人谈话时,天上的几名男子也在打量他们,其中一个白衣男子开口:“见过秦观主。”

  秦向书微微颔首问他们来此什么事,为首的白衣男子只说寻觅妖修踪迹到此,特来查看。

  许知尘一听就知道肯定是瑶姬那里出了问题。

  “我认识你,那你是叫陈知序对吧?”忽然,那白衣男子注意到许知尘,说道。

  许知尘大大方方一笑:“我就是。”

  那名男子打量他一眼,微微皱眉:“丹变境后期也敢大不惭当众向长公主示爱,实在不自量力。”

  这群人果然认识我,许知尘面无表情,他知道玄黄观和剑宫有联系,自己的消息被传过去并不稀奇。

  “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许知尘没有在意对方语气中的嘲讽,淡淡道:“几位这副做派,难不成是打算攻打长寿观?”

  其中一个面色平和青年开口:“我名张玉,旁边这位是林风,身后这两位是罗峰罗川。”

  秦向书在许知尘耳边低语:“这就是剑宫四才,皆是丹变境巅峰,拥有合击之术,能和巨灵修士一战,即使老夫出马也会陷入被动。”

  怪不得敢这么嚣张,宫主是化神修士,弟子中又有能和巨灵修士博弈的强悍战力,确实有狂傲的资本。

  “他们很有名?”许知尘稍感诧异。

  秦向书哭笑不得:“何止有名,张千羽你认识吧,这是和对方其名的天骄,在同代翘楚中,剑宫有两个不弱于张千羽,一个是剑宫大弟子,一个就是剑宫四才。”

  听到这话,许知尘确实有点惊讶。

  张千羽那家伙他是知道的,丹变境大圆满的修为,号称同代第一人,没想到剑宫居然有两个能比肩。

  不过他也听出秦向书话中含义,这剑宫四才似乎是指四人联手,不然就不是两个而是五个了。

  饶是如此,也足够让人惊讶。

  “区区小名,不值一提。”张玉听到秦向书的解释,淡淡一笑。

  林风这时看向许知尘:“本来还想派人去找你,既然遇上了事情就一并说了,武道大会你最好后面不要再参加了。”

  “凭什么,总的有个理由?”许知尘说道。

  林风冷冷道:“就凭你在横断天都说的那番话,长公主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追求的,你应该有自知之明,不然恐有不测之术。”

  “你这是在威胁我咯。”许知尘说道。

  林风轻蔑一笑:“是又如何。”

  他负手而立,神色倨傲:“不是谁都有资格成为剑宫的敌人,但有些事情不该你碰的最好别碰,别看你在武道大会表现不错,那不算本事,只能算还行,勉强看得入眼,我剑宫门人随便派个人都行。”

  “哦。”许知尘面无表情,说道:“但我觉得你们几个不够打。”

  “你这是在挑衅我们?”林风目露冷光。

  许知尘微微一笑:“就算是吧,我不是针对你,我是想说你们几个都是垃圾。”

  如果被这几个剑宫弟子吓唬到,那许知尘就不是许知尘了。

  秦向书感觉心惊肉跳,这小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剑宫四眼中似有剑光涌动。

  秦向书心想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剑修,同阶之内战力号称最强的存在。

  四人合力能战巨灵修士,就算他亲自上阵都不敢说可以毫发无伤。

  林风属于这群人中脾气暴躁的,听到这话完全忍不了,想要动手却被旁边的张玉拦住。

  他看向陈知序:“陈道友,莫要逞口舌之力,你永远不知道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让你主动退出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如果我不答应呢。”许知尘说道。

  张玉皮笑肉不笑道:“那就只能祈求陈道友自求多福了。”

  “不过陈道友我们说的这个是很不错的提议,你确实应该好好考虑,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件事想要询问。”

  “你说说看。”

  “不知这里是否养着一只白色小狐狸?不要误会,我只是好奇问问。”

  许知尘摇摇头:“没见过。”

  他清楚这些人为什么要找小狐狸,还好他早早叮嘱,让小狐狸今早跟着苏清清提前回城里了,不然今天可能要被堵门。

  “哦没见过就算了。”

  张玉点点头,又看了看旁边的秦向书,准备告辞。

  这时旁边的罗峰传音道:“师兄,那个姓陈的家伙身上有妖气,和我那天在药园里遇到的一模一样。”

  张玉一愣,旋即眯起眼问确定吗,罗峰传音确认无误,此人可能和那个妖修认识。

  这就有意思了,张玉想了想,从身上摸出一颗蓝色果实,丢给许知尘,随口笑道:“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对修炼有好处。”

  看到这颗果实,许知尘微微皱眉。

  这特么是什么意思?刚才明显都要走了。

  “放心果实没毒,不信你让秦观主检查,但我有一个要求,需要你当我们的面吃下这颗果实。”

  “不用了吧,我现在不是太饿。”许知尘有些犹豫。

  林风冷哼一声:“你不吃,就是不给我们面子!”

  不知道这群人打的什么主意,但直觉告诉许知尘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难道这妖元果有问题,吃了会死?

  不对,妖元果没问题,而是人有问题,他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

  不知道这几人目的是什么,许知尘本能察觉不妙,可看几人目光炯炯,一副你不吃就不给面子,我们就闹事的样子,心知躲不过。

  他当然不怕这所谓的剑宫四才,四个人加一起才能和巨灵境争锋。

  而他单打独斗都已经撂倒好几个巨灵修士,有什么可怕的。

  但不怕归不怕,闹起来对他可一点好处没有,还容易暴露。

  “虽然不知道你们什么口味居然喜欢看人吃东西,但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们好了。”

  许知尘笑了笑继续道:“不过在此之前容我进屋换件衣服。”

  吃个东西还要换身衣服,搞得很有仪式感,林风撇了撇嘴:“就你事多。”

  “请便。”张玉微微点头,并没有阻拦。

  回到屋子里,许知尘立马拿出前世镜,对里面的红魃传音:“我记得你可以封闭一个区域的气息,等会如果情况不对,还请现身。”

  很快,里面传出回应:“好。”

  剑宫四才来势汹汹,许知尘知道对方不可能那么好心送自己见面礼。

  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不管怎样提前准备一手总没错。

  .....

  “你不是换衣服吗?”见他前后不过用了几分钟,衣服并没有换,林风皱起眉头。

  许知尘笑道:“我换的是里面的衣服,难道你要看?”

  “混蛋,谁要看!”

  林风气得想要拔剑,被张玉拦下,后者看向许知尘:“现在可以了么?”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许知尘心中想着,拿起蓝色果实咬了口,果肉香甜,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当然他并不怕对方在果实上动手脚,肉身成圣之躯,毒厄不侵不是开玩笑的。

  稍倾,一颗果实便被吃个干净,没有觉得不适。

  “味道不错,还有没有,给我多来几个。”确定身体没有异样,许知尘笑道。

  张玉眼角微抽,你当这鉴心果是街边地摊上的水果么,想吃就吃?

  “不要着急,这鉴心果吃完后会有特别反应,我见你第一次吃会有意外发生,有我几人守在这里,可以为你逢凶化吉。”

  听到张玉的话,许知尘下意识眯起眼睛。

  就在他思索对方这话里意思时,一股淡淡波动从身上涌现,恍惚中心脏似有一股血流出,化作一缕红光缓缓透出体表浮现在身前,如火似血。

  没等反应过来,肾脏微涨,同样钻出一道淡蓝之气,融入那红芒之内,原本炽盛的红芒骤然黯淡,开始收敛,宛如被制约一般。

  紧接着,从脾脏处一缕暗褐之气冲出,迅速融入身前红蓝光团内,相同的景象再次出现,几乎要将红芒吞没的淡蓝之气,瞬间受到压制,变得安分。

  似乎起了连锁反应,在暗褐之气出现后,从肝脏,肺脏之内,相继冲出一道青芒跟金芒,纷纷融入那道光团,使得青芒之气压制暗褐之气,还没等膨胀起来,转眼又被金芒压制。

  而那一直受到压制的红芒仿佛厚积薄发,化作大手,一瞬间就将欲要高涨起的金芒狠狠压下。

  这一刻,似有一双无形之力在摆弄着这个五色光团,将其糅合时,起伏不定,相互追逐,竟形成一种难以喻的奇妙循环,渐渐腾起一股莫名气息。

  “原来是五行化气。”秦向书恍然道。

  他是不知道许知尘和剑宫之间发生了什么,以为还是玄黄观的问题,并没有意识到那只小狐狸瑶姬的问题。

  张玉跟林风目光微凝,看向许知尘时,露出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

  “陈道友,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张玉微微眯眼,眼中有危险光芒闪现:

  “此乃五行化气,配合我剑宫的秘宝天阙可以显化出你最近是否和妖族有过接触,哦对了忘记告诉你,鉴心果只会对接触过妖族的人有这种反应,不知为何你会出现这种反应?”

  果不其然,在他拿出一面古铜镜时,光芒照出那飘在空中的五色光团逐渐形成一只摇头摆尾的小狐狸,绕着许知尘环绕。

  旁边的罗峰目露冷意:“刚才我就察觉你身上有妖修的气息,果然没有猜错,那个行窃剑宫的白狐狸和你认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风冷笑道:“原来两件事都和你有关系,真是巧了。”

  那只白狐狸行窃了剑宫药园?秦向书渐渐回过味。

  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这件事他完全不知情,没想到陈知序胆子那么大,居然敢包藏那只小狐狸。

  这件事可大可小,全看剑宫处置,按照以往经验,那些得罪过剑宫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废去修为沦为废人。

  此刻,许知尘身前的光团缓缓消散,重新回到体内,鉴心果的效果过去了。

  不过他没有因此慌张,眼神平淡注视张玉几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许知尘说道:“这些都是你们的一面之词罢了,可曾见过我与那只狐狸在一起过,没有就不要乱说,否则我会告你们诽谤的。”

  “我们乱说?”林风哈哈一笑,面带冷意:“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居然还不承认!”

  张玉没有立刻翻脸,他凝神审这个陈知序,发现对方竟然真的没有一点慌张之色。

  没道理啊,任谁都不可能无视剑宫的存在。

  除非他有比这更大的背景?对方的背景来之前调查过,玄月宫的新人弟子而已。

  玄月宫那么多弟子,而且向来只注重女弟子,不可能为了一个陈知序和他们剑宫闹翻。

  看着许知尘张玉微微一笑:“陈道友不用担心,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退出武道大会后面的所有比赛,那么此事便就此揭过,你说呢?”

  许知尘摇摇头:“我再考虑吧。”

  “事实摆在眼前,你还要考虑?”

  张玉见他不答应,神色转冷:“你要是知道,行窃剑宫乃是大罪,就算我今天将你斩杀在此,也都是顺理成章。”

  “不用吓唬我,凭你们几个还不够。”许知尘淡淡道。

  “你还真是狂妄!”林风有点安耐不住,似乎想要动手。

  张玉伸手制止,看向陈知序冷冷道:“我知道你在武道大会上表现不错,认识一些人脉,但你觉得就凭这点,他会冒着与剑宫为敌的风险帮你吗?”

  他思来想去,觉得陈知序能找到的靠山就在这些人当中。

  但张玉不相信,为了一个的丹变境修士,那些人会冒着得罪剑宫的风险帮对方。

  他得到的消息是陈知序在武道大会上表现不错,深受几位高人青睐,但这并不代表可以操控那几位高人。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找那些人....哦也对。”许知尘觉得对方这样想也没错。

  张玉感觉对方话里有话,皱眉想了半天也没想通。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这个陈知序还能有什么依仗?

  他认定许知尘和那个行窃剑宫的白狐狸有关系,罗师弟不会看错,但对方的态度强硬的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这些强硬在他看来不过是个笑话,既然陈知序执迷不悟,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你当真不答应?”

  “比你手里的剑还真。”

  见他这幅样子,剑宫四才都觉得不舒服,直接动手。

  林风冷笑:“拖拖拉拉的,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嗡!

  一把银剑在他身边浮现,散发凌冽气机,牢牢锁定下面的许知尘,似乎只要一个念头,就能斩下对方头颅。

  那气机有点熟悉,原来打伤瑶姬的那个人就是林风。

  “陈知序,我们好话说尽,但你却要执迷不悟,这个下场是你自找的。”

  张玉看着许知尘说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几人准备祭剑动手时,远远地天边一道虹光出现,由远而近,迅速朝这边呼啸飞来。

  “都给我住手!”

  几人顿时回头望去,那虹光内有一个人影,几乎是一瞬间就来到了近前,显出风尘仆仆的一道老者身影,正是楚为野。

  楚为野目前都住在横断天都那边,离云玄山可不近,加上帝都一些地方禁飞,赶过来肯定要花很多时间。

  看到楚为野赶来,也有点让许知尘意外。

  “楚前辈,你怎么来了?”

  “小友,久等了。”楚为野笑了笑,说道:“我得到老秦的传讯,这不第一时间就赶紧赶过来了。”

  许知尘随之看向秦向书,后者和蔼一笑,好似在说都是小事不必客气。

  许知尘心想我都准备好大干一场了,你给我整这出?

  楚为野停在空中上下打量陈知序没事后,视线随之落到张玉等人身上。

  尤其是在亮出兵器的林风身上多看一眼,微微眯眼:“几位如此剑拔弩张,是想要做什么?”

  林风跟罗峰罗川三人微微发愣时,张玉率先反应过来,瞳孔微缩,心中掀起滔天骇浪,眼前这人他认得,那是曾与师尊平起平坐的人物!

  只是后来楚为野醉心朝政耽搁修行才落后一步,但其天赋以及影响力绝对不容忽视。

  听刚才的意思,陈知序并没有求助,但楚为野接到秦向书的传讯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这意味着什么张玉很清楚,此人真有那么重要?

  不过也有人没认出楚为野,林风常年沉迷修行,很少关注外界,哪里会晓得眼前这位大人物,见对方问起,冷冷一笑:

  “哪里来的老头?我剑宫四才在此做事,不相干人等速速退开!”

  嗯?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头顶都冒出了个问号,如此豪横真的好吗?

  “嗯?”楚为野目光微凝,气机瞬间锁定林风。

  砰!

  一声炸响,悬浮在林风身边的银剑爆碎,一股难以想象的冲击向四面八方扩散。

  林风顿时喷出一口血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整个人炮弹一般砸入道观外的一座山头,乱石迸溅。

  “楚前辈恕罪!”张玉吓了一跳,忙躬身行礼。

  说实话他刚才都被林风的话吓住了,这个老怪物岂是你能随意出不逊的?

  别说楚为野出手教训,就算是张玉刚才都想抽林风一巴掌,你作死不能带上我们啊。

  毫不夸张的说,就凭刚才林风那句冒犯的话,楚为野就算杀了对方剑宫都只能闷声不敢吭气。

  试想换个人这么对他们师尊说话,几乎可以预见那个人必死无疑。

  从许知尘的角度看去,楚为野是位和蔼可亲的长者,但同时他自身更是一位巨灵修士,神圣不可侵犯存在,或许现在才是他真正风格。

  许知尘看到这一幕,眼皮都狂跳,这比他之前遇到的那些巨灵修士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果然就算是巨灵修士也有强弱差异,每个境界都是如此。

  说明他之前的想法没错,这更加坚定他要走极限之路的念头。新笔趣阁

  “咕咚....”

  罗峰罗川都看傻了,刚才感受到那气机时,让他们有寒毛直竖的惊悚。

  “剑宫久居帝都之内,教养的门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玄天道友疏于管教,本座就替他略施惩戒教训一番,你们觉得呢?”

  “前辈说笑了,林风刚才出不逊,理应教训,不过他也是没有认出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张玉哪敢有意见,只能说好话,他们剑宫四才号称同代顶尖翘楚,可遇上这种老辈人物,只能乖乖认怂,真要是惹恼对方,他们四人可能今天就要折在这里。

  楚为野面无表情:“见你们刚才作态,似乎想要为难陈知序,所为何事?”

  “那个......”张玉有些犹豫,但还是咬牙说出:“近段时间剑宫遭遇贼人行窃,药园损失一些妖元果,经过刚才试验,证明陈知序和那个盗贼有关系,所以想来问个清楚。”

  “哦?”楚为野扫了眼下方许知尘,最后挥了挥手说着:“区区几枚灵果而已,还不是他做的,改天我亲自和玄天道友说,但今后你们谁再敢找陈知序的麻烦,休怪我无情。”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哪怕陈知序真的是偷了剑宫的东西,楚为野这句话也等于将其否定,要保住许知尘,这让张玉很不解。

  这小子究竟有什么能耐,能让楚为野如此不惜全力?

  “如果你师尊过问此事,告诉他这是我楚为野说的。”楚为野直接将此事下定结论。

  哪怕张玉心有不甘,此刻也不敢反驳。

  他心中认定许知尘就是罪魁祸首,奈何楚为野横在跟前,除非他能无视楚为野,但这显然不可能,师尊来了都不可能。

  “晚辈明白了。”张玉心中微叹,深深看了眼陈知序,他觉得要对这个人重新估量。

  张玉几人离开前带着罗川罗峰两人赶到不远处山头将重伤昏迷的林风挖出来,然后才踩着飞剑消失在天空。

  “老楚你来的倒是挺快,再晚点估计他们就该把老朽的道观拆咯。”秦向书说道。

  楚为野从天而落,哈哈一笑道:“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可能当着你老秦的面拆你道观。”

  他回头看向许知尘:“小友怎么会惹到剑宫的人?”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也不想这样啊。”许知尘无奈一笑:“这次多亏前辈帮忙,不然这麻烦我还真搞不定。”

  “呵呵,你于我有恩帮你是应该的,这次事情过后剑宫要想再找你麻烦也要掂量一下,如果再有今天这样的情况你直接传讯给我。”

  楚为野说着眯起眼:“这些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要食呐。”

  “提亲的事就算了,不过我会在必要时候拦住张千羽。”

  楚为野点点头:“那就好,你答应就行,现在离武道大会结束还早不着急。”

  本来之前楚为野就想拿许知尘提亲的事做文章,来阻止玄黄观的计划。

  不过那时许知尘不想节外生枝。

  但后来一想这也是个办法,确实值得一试。

  楚为野打量他一眼,啧啧出声:“你的气韵愈发饱满了,看来这段时间你收获很多嘛,我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对了,你那修为倒退的事解决了?”

  “勉强算是吧,张神医的法子还是挺管用的。”许知尘说道。

  楚为野微微点头,“那就好。”目光忽地停在他胸口,脸色微变:

  “这股气息......”

  察觉到楚为野的视线,许知尘低头一看才知道怎么回事。

  刚才情急之下把前世镜带在身上,担心发生意外,只是后面发生的事出乎预料,并没有用上。

  楚为野眼光何等敏锐,定然是察觉到了什么。

  “你身上还真有妖物的气息。”楚为野笑眯眯看着他。

  这样子应该是察觉到了红魃的气息。

  平常应该不会,但刚才许知尘让红魃随时待命并没有被前世镜完全遮掩。

  “一个朋友而已,没什么坏心思。”许知尘讪笑道。

  楚为野盯着他胸前,轻叹口气:“我没有其他意思,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与妖之间还是莫要接触过深为好。”

  许知尘点了点头,楚为野见状也就没多说什么。

  对于妖族的看法大部分人都是偏向于左道,其实许知尘同样如此,但树有蛀虫,人有败类,妖族当中也不尽是坏蛋嘛。

  “刚好出来一趟本座还要去帝都城走一趟,就不在你这久留了。”

  楚为野缓缓升空,似乎想到什么回头说道:“赤月此人存在问题,有关于的她的身份相信老秦应该和你说过,做做朋友便可,莫要牵扯太深。”

  楚为野的话透着深意,许知尘微微蹙眉,并没有反驳。

  因为他现在确实对赤月有所怀疑,并不像表面看去那么简单。

  楚为野的话也没错,好心提醒罢了。

  牵扯太深应该指的是因果,不过李子曼死于他手,这因果好像已经很深了。

  其实就算当初没答应赤月的请求,后面他也还是会去杀李子曼,区别不大。

  所谓的因果有些深奥,许知尘懒得去费脑筋,但肯定不止字面上的意思,存在更深层次含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