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33章 巨灵之门!(大章)

第233章 巨灵之门!(大章)

  “有用!”

  房间内,许知尘面露喜色。

  按照张神医那些人的方法他进行了一番尝试。

  效果好的出奇。

  可能和他的修炼的人山诀有关系,运转功法伴随灵力在体内缓缓凝聚,许知尘明显感觉到,那种流失的感觉在渐渐变小。

  还没有彻底消失,但这意味着办法没错,加上道韵自我修复,竟没让他跌落丹变境后期。

  比预想中的结果好不少啊,当时许知尘都以为这次要跌落丹变境中期。

  这还是保守估计。

  眼下的情况可谓皆大欢喜。

  又修炼了一会,彻底将那种流逝之感压住,身体已恢复跟以往一样正常,起码表面上没问题。

  至于红魃所说的那种会被沉积力量堵塞丹府,从目前来看,只要能阻止修为流逝的势头,自然也就不会发生。

  “修为越高,这种感觉就会越轻,而且这种迎接逆流修炼的方式好像让我的灵力更加凝练了,如果能在这种情况下突破,绝对比原先直接突破巨灵强很。”

  他做出一番推测,并觉得可行性很大。

  筑基结丹都有极限,但丹变境的极限许知尘一直没找到,也从来没人提过。

  李子曼这波操作让他损失不轻,却意外的让许知尘看到丹变境的极限之路。

  总得来说丹变境在他看来有些过于顺平,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容易造成境界虚浮,只不过在这个境界缺少锤炼的方法。

  只有激流勇渡才能最大化开发自身的潜力。

  本来许知尘还有点郁闷的,毕竟谁被这么搞一下辛辛苦苦的来的修为流逝都不会开心。

  但现在许知尘调整好心态,将其当成一种磨炼心情一下就放开了。

  “咚咚。”

  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苏清清的声音。

  “师弟,你把自己关在房里干嘛呢,秦老饭做好了。”

  打开门看着外面的苏清清,许知尘稍感诧异:“你还没回去啊?”

  他回来时候没有看到苏清清,还以为她回家了就没在意。

  苏清清家就在帝都,带着那些同门成天闲逛,他都已经习惯了。

  “你好像挺失望的样子?算啦,我再住两天就回去,秦老烧的饭菜可香了。”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吃货。”

  “切吃货怎么了。”苏清清哼哼了一声,脑袋伸进房间左右看了眼:“你见到小狐狸了吗?”

  “没有。”

  那只来自九尾狐族的小狐狸瑶姬他回来没看见,不过妖族嘛神出鬼没很正常,没准一会就回来了。

  “吃饭去吧。”

  饭桌上,依旧跟往常一样和谐。

  住在这里几天,苏清清跟秦向书混的比许知尘都要熟络,这让许知尘有点无奈。

  选择在云玄山住下主要图个清静,当然不排除白嫖的想法。

  “清清师姐,这是我们今天上山抓的野兔,你多吃点。”道观弟子都在一起围坐在桌子前吃大伙饭,不少人都认识苏清清。

  “陈道友吃点血参吧,这个好,师尊亲自收藏的,有好几百年药龄呢。”

  许知尘脸色微黑,血参苦的很做好之后都没人动筷全放到他面前。

  看到苏清清低头偷笑,他叹了口气。

  想念玄月宫的第n天。

  “请问陈知序陈道友在这里吗?”

  几人正吃着饭,忽的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女子叫喊。

  大家目光不约而同看向许知尘,苏清清眯眯眼:“师弟,找你的。”

  你那是什么眼神?

  来到帝都许知尘认识的女人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这天都黑了,还能找到这里,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起身来到院子中,就见院子那尊香炉旁边立着一位藕荷长裙的靓丽女子。

  “在下陈知序,你是?”

  小兰看到许知尘,不禁一愣。

  以前只是从大人口中听到关于许知尘的信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免有些受到颠覆。

  这人长相平平,修为也只有丹变境的样子。

  真难想象他是怎么完成任务的,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为什么大人这么看重他?还派她亲自把报酬送过来。

  心中已经把陈知序迅速审量一遍,脸上却保持笑容,李子曼她不记得了,但大人成功化神,眼前这个人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所以态度很客气。

  “我是赤月大人的侍女小兰,这次过来是特意把报酬送给陈公子,东西在这里,请您收下。”

  小兰递过来一个方正的盒子,封得很严密,有点像饭盒。

  “辛苦了,替我转谢赤月仙子,对了,她怎么没回我传讯?”

  接过盒子,许知尘有点意外,他本来还以为赤月仙子忘了,后面都没回他信息。

  “大人正在闭关巩固境界,估计有段时间不会出现了。”小兰解释了句,见他随意的拎着盒子欲又止。

  这人到底懂不懂啊,里面的宝物满天下都很难找到。

  正因此如此赤月大人才特意叮嘱她送过来,其他人信不过。

  实际上许知尘还真没有指望赤月能给什么好东西,盒子上面还系着一个丝带锦囊,里面是许知尘提前说好的灵药种子。

  其实能得到这些灵药种子他就很满意了,反正就是和诛魔任务顺路,还能赚个外快。

  盒子里的东西一开始他确实没上心,后面才发现大错特错。

  送走小兰后许知尘才转身回去,转头就见苏清清站在不远处,走过去奇怪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看你有没有勾搭其他女人啊。”苏清清笑容玩味道。

  许知尘没好气说道:“无聊,一个朋友托人给我送东西而已,赶紧回去吃饭。”

  “哦。”苏清清这才展颜一笑。

  饭后许知尘回到房间,现在打坐修炼了会儿,然后才检查赤月让人送来的盒子。

  一打开不得了,被盒子掩盖的三色光随着大开争先恐后的扑出来,晃得耀眼。

  里面整齐摆放着三个不同样子,却都是巴掌大小的晶莹剔透的果实。

  连从屋外经过的秦向书都被惊动跑过来询问。

  一看之下大惊失色,问许知尘从哪里弄来的天地人三元果,眼睛馋的都不争气流下口水。

  看他那样子许知尘好怕他扑上来咬一口,直接收到身后问出什么是天地人三元果。

  秦向书表示他这个作态防贼似的很不满,但还是解释说天地人三元果就是天元果、地元果、人元果的各自名称。

  熟知它的人都会以天地人三元果称呼。

  其实就是个叫法没什么,真正重要的还是这三枚果实的用处。

  简单点来讲,这是为锤炼元神准备的。

  但在同时对身体也有莫大好处,甚至可以拔高一定的天赋。

  天地人三元果分别对应着天地人三魂,这是凝练元神的重要基础。

  据前人研究发现人在出生前其实就已经具备完整的元神,但在出生后却会莫名的丢失一部分。

  也就是说出生后的人天地人三魂都不完整。

  修士在踏入修行一途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不断补全自身缺陷直至完美无瑕。

  说起来很矛盾,但这是确实存在的现象。

  而在世间存在一种奇妙之地,里面传闻遗落天道的气息,而这些气息最后附着于当地植物上催生出一种神异之树。

  此树成熟后便会自行遁入虚空,最初无名,后来被称作天道树,其存在于异空间,漂游不定,难以捉摸。

  天地人三元果便来自这颗树上的果实。

  传闻此树开花结果都是靠吸收异空间的物质,且果实会自动脱落变成养料,可以循环不息一直生存下去,可能直到世界毁灭。

  传说都有夸张的成分,但这也说明天地人三元果的珍稀之处。

  三元果以天元果为主,伴生地元果与人元果,服用后可弥补天地人三魂的缺陷。

  即使快要灰飞烟灭的魂魄,服用三元果后都能重新活蹦乱跳。

  它的直接价值可能没有其他灵药来的那么明显,但隐性价值绝对拔尖,而且没有同类可以代替。

  总之就是非常珍贵,无数修士梦寐以求。

  三元果适应人群没有任何限制,下到凡俗苏子,上到顶尖修士都能获得三元果的增益。

  用一句游戏里的术语来说,这就是全属性的提升,且是永久性。

  了解这个消息后许知尘都有点惊讶,赤月居然舍得送他这么好的报酬?

  自己的体质好像已经趋向于完美,唯一的缺憾似乎只有灵魂方面了。

  但这方面许知尘之前有幸被元神雨洗礼过,这方面的问题基本不存在,不知继续吃了会有怎样变化。

  从秦向书的话中,他感觉这天地人三元果生长不易,效果应该不会太差。

  把恋恋不舍的秦向书赶走许知尘正想尝尝鲜,忽然听见苏清清传来惊呼。

  许知尘闻面色微变,忙走了过去。

  这边苏清清原本打算给许知尘熬点药,来到柴房刚扒开一堆干柴,就见里面窝着一条白色身影,似是受到惊吓,躲在这里不敢出去。

  说实话要不是苏清清看到,可能没有一个人会注意。

  循着声音来找到柴房,许知尘见瑶姬被苏清清抱在怀里,原本白如初雪的身上沾染血迹,明显受了伤。

  见到许知尘走过来,苏清清将一只紫色果实递了过来:“在小狐狸身边看到的,应该是出去觅食被野兽袭击了。”

  “不是。”检查了下小狐狸的伤势,许知尘从伤痕上感受到了一丝灵威残留,透着凛然剑意。

  恍惚间,好像还听到了一声可怕的剑鸣。

  哪怕只是一些残留之力,都让人有种汗毛倒数的惊悚感。

  下一刻许知尘意识到那并不是错觉。

  那声剑鸣变得清晰在柴房炸响,一道凌厉剑气突然从小狐狸身上跃出,直奔许知尘。

  一瞬间,站在旁边的苏清清好似浑身被钢针刺透一般。

  想要开口提醒感觉喉咙里都有针扎一样的艰涩。

  关键时刻许知尘冷哼出声,伸手两指夹住那道剑气,微微用力将其捏碎。

  “瑶姬,怎么回事?”许知尘皱眉开口。

  如此伤势肯定不是被野兽袭击那么简单。

  那股剑意之可怕,远超他见过的任何一位用剑之人,剑气和剑意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苏清清有点惊魂未定:“这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如此可怕的剑意就算是巨灵修士都可能不小心吃大亏。”

  许知尘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怀里的瑶姬。

  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但还不怎么确定。

  小狐狸眼中似有歉意:“是剑宫的弟子,我去偷妖元果被他们的人发现了,想用困阵抓我,被我逃了出来。”

  “剑宫?!”苏清清一下睁大了眼睛。

  “你先别打岔。”

  许知尘瞪她一眼,回头对瑶姬说道:“你之前那几次都是去的剑宫?那你现在逃出来还躲在这里做什么?”

  瑶姬怯弱的点点头:“我怕他们会找过来,给你带来麻烦,但我有没其他地方可以去....”

  后面没说完,不过许知尘大概能明白发生了什么。

  看了眼手中的紫色果实,这就是妖元果?和天地人三元果有点像。

  瑶姬在帝都没地方可去,如果不回这里在外面被抓住的风险更大。

  本来不想和这个剑宫有什么牵扯,许知尘捏了捏眉心。

  “无所谓了,事情已经发生,剑宫就剑宫吧,你躲在这里有什么用,你先带她去疗伤。”许知尘说道。

  苏清清点了点头。

  随后他去找到秦向书问明白妖元果的用处,才反应过来,压根和天地人三元果不是一个系列。

  纯粹就是名字相似,而妖元果主要用于恢复妖修的根基之创。

  怪不得之前小狐狸老是往外跑,估计就是去了剑宫药园,当时并未在意,还以为是山上野果。

  “我记得大白和小青也有这种伤势,倒是巧了。”许知尘想了会才回去。

  现在还不知道大白小青的死活,但作为宠物的主人许知尘觉得有必要提前准备一手。

  回到房间看见苏清清正在给瑶姬敷药,他干脆倒了杯茶坐到旁边:“先替你处理伤口,其他事不用担心。”

  行窃剑宫药园,这是许知尘意料之外的情况。

  没想到小狐狸胆子这么大,他并没有责怪,而是询问那处药园的具体情况。

  了解到瑶姬口中那处药园有大阵守护,许知尘的心就轻松了一半,法阵他最不怕了。

  等小狐狸身上的伤口处理好,许知尘让苏清清带着出去。

  而后,他打开赤月仙子送来的盒子,里面的三枚果实还没动,静静躺着。

  想了想他唤出前世镜内的红魃。

  “这次任务能成功,你也有功劳,之前答应帮你我不清楚具体如何帮,这个天地人三元果对魂体有裨益,你能用吗?”

  实际上看到盒子里的三枚果实后,红魃眼睛都快直了。

  还是第一次看到周围红魃露出这种表情,许知尘不禁莞尔。

  很显然,天地人三元果对红魃也有用。

  听过秦向书的那些介绍,许知尘觉得这东西自己用不上,有也提升很小,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红魃。

  红魃见他表情认真,不似作假,犹豫道:“你真的要给我吃?不行不行,三元果太珍贵了,这次就算了,我也没出什么力,不用分我。”

  “不用客气,自打你选择跟我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把你当外人,这东西我用不上,但你很需要,不用推辞了,大不了以后帮我找到暗之规则的碎片就行。”许知尘说道。

  红魃张了张嘴欲又止,这一刻她即便是个魂体都感觉到心口部位暖暖的。

  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见许知尘情真意切,红魃沉默了下:“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跟着你,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你是我的人。”许知尘说道。

  红魃有点不高兴,瞪着他:“什么你的人,不要瞎说,我们最多就是志同道合暂时合作而已。”

  “啊对对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许知尘咧嘴一笑并不反驳。

  红魃被他看得脸上一红,她现在确实是需要修复魂体,而天地人三元果恰好就属于魂药当中极品。

  说实话,她无法决绝。

  两人也算共患难过,没有再拒绝,不过告诉许知尘天地人三元果灵蕴充沛,不需要吃完整个。

  所以最终还是把三枚果实对半分开,许知尘觉得对方没必要撒谎就答应了。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雨花剑传来嗡鸣:“她不要,你那一半分给本座,这次本座可帮了你大忙,不然凭你也不是那李子曼的对手。”

  难得的青剑子回来后就一直沉寂,不想和许知尘说话,这是头一次这么主动。

  不过这次任务中,青剑子可没出什么力,逃命倒是有他的份。

  结果很显然,许知尘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这样吧,看在你这次表现出色的份上,之前你想拿我炼丹那件事,就给你减掉万分之一的罪责,余下等看以后表现。”

  “万分之一?你怎么不去死!”青剑子气得大骂,忽然反应过来:“我什么时候拿你炼丹了?”

  哦也对两个青剑子不是一个思想。

  想到前世镜中还有一个青剑子,许知尘把这件事一说,没想到雨花剑里的青剑子没有任何回应陷入沉默。

  许知尘问了半天没回应也就懒得再问。

  咬一口天地人三元果,入口香甜,轻轻咀嚼几下便化作一股暖流冲入体内,通达四肢百骸。

  很快半颗天地人三元果便被他通通吃了干净。

  那股暖流浸入血液之内,似变成一朵朵火苗在灼烧,却又处于可以忍受的范围,就像喝了一口烈酒,浑身都变得暖洋洋。

  脸上红通通,跟蒸了桑拿一样。

  不一会儿,许知尘身上就开始蒸腾起一缕缕白雾。

  察觉到这一变化,他无师自通的运转起功法,两者相结合后似达到某种奇妙之境,血肉变成一张张小口,不断吞噬那股灼热。

  白雾凝而不散,萦绕在身体四周,随着法诀运转不断浸入体内,却在同时,更多白雾冒出,如此往复,渐渐变成一种循环。

  在这种循环之中,许知尘发现,体内那种灵力流逝之感竟在逐渐变淡。

  直至最后彻底消失,好家伙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许知尘感受清晰,与此同时精神愈发饱满,提升不算大,但确实有了一些改变。

  不知过去多久,身体外白雾越来越多,弥漫整个屋子。

  这时许知尘眉头皱起,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吸收的速度有点慢,跟不上白雾的节奏。

  并不是身体的原因,应该和功法有关系。

  而且这些白雾不是灵气,和灵魂有关的物质,用后来秦向书的话来说就是先天之灵。

  他有点不甘心,这白雾就是天地人三元果激发出来的潜力,只有全部吸收才能利益最大化。

  旁边的红魃就没有这种忧愁,似乎精怪天生具备这种优势,毕竟本身就是由精魄诞生而来。

  遗失就是浪费,许知尘却只能吸收其中一半不到的先天之灵。

  就在这时许知尘脑海中想起叮咚一声。

  “检测到宿主无法完全吸收先天之灵,检测到商城已开放,是否选择补全功法‘人山诀’,补全后将自动学习进阶版并融会贯通?”

  还有这种好事呐,许知尘不禁一乐。

  还有考虑吗,当然是选择进阶!

  然而下一秒许知尘差点骂娘。

  “叮!商城未发现‘进阶之灵’,是否选择自动刷新?”

  “提示,第一次使用自动刷新功能,特附赠一次必中机会,刷新最多不超十次必出‘进阶之灵’,是否使用?”

  刷新商城需要消耗弃源值,这玩意有多坑许知尘非常清楚。

  平时他是轻易不会去刷新商城,哪怕他现在很‘富有’。

  但碰到这种关键时刻,肯定不能放弃啊,弃源值还可以再攒,天地人三元果那可是可遇不可求。

  还能怎么办许知尘只能咬牙认了。

  不知道是不是系统在耍他,那进阶之灵居然刚刚好是最后第十次才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商城他刷新那么多次都没刷出来进阶之灵,这玩意肯定比想象中还要难刷,十次就出了好像也还行吧。

  当场使用进阶之灵把人山诀补全,瞬间,一股神清气爽的气息从他天灵盖冲下。

  很快,许知尘就有了全然不同的体会。

  这一刻他才忽然有所觉悟,以前修炼的人山诀很强,但并不完美。

  这种感觉在平日修炼看不出来,可在这种高强度的修炼中,一下子就显现出来。

  进阶后的人山诀,大概就是补全了平常不会察觉的那处短板。

  以前是用功法锤炼身体,现在则是连灵魂都能并肩齐驱的修行。

  让身体吸收灵气,让灵魂炼化先天之灵,内外兼修。

  “功法只是运转口诀,关键在于那些姿势,这是与天地沟通的桥梁,如何让吸收灵气变快才是关键,前人创下这种修炼法,一定是以当时状态而来,用在日常修炼很合适,但在这种强度修炼下,还是有点缺陷。”

  他似有所悟,全身心进入修炼状态。

  屋子内弥漫弄弄白雾,跟进了仙境一样,那些都是偷偷溜走的先天之灵,无法被第一时间捕捉,很快就会消散,无疑让人心疼。

  许知尘感觉照刚才的情况修练下去,自己最多只能吸收不到五分之二三,甚至都没有。

  现在还不是天地人三元果药力彻底爆发的时刻,许知尘能感觉出来体内有股汹涌之感,像是火山即将爆发,正在酝酿。

  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爆发,这是天地人三元果真正药力所在。

  “所谓姿势一切都是遵循修炼,要契合规则,辅助修炼者吐纳灵气的手段,并非一成不定!”他脑海中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可以随着状态改变呼吸方式!”察觉到体内那股汹涌有点压抑不住,许知尘却仍旧心平气和,宝相庄严。

  同在在脑海中有景象浮现,全都是人山诀的修行姿势,很快就有了发现。

  人山诀看似变化多端,实际上真正发生变化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呼吸方式!

  许知尘做了个实验,他干脆放弃那些修炼动作。

  身体只保持一个盘坐姿态,与丹府内的小人保持平行。

  如此一来,他的身体宛如化作一个水流漩涡,猛地一拉扯,周围白雾瞬间汹涌而来,一发不可收拾。

  “你疯了,不用修炼法,你如何炼化灵气中那些狂暴元素?”旁边红魃被惊动,看到这一幕脸色顿变。

  她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好端端的发什么神经。

  然而此时许知尘早已被无边无际的灵雾淹没,宛如怒海中一叶孤舟,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他感觉自己此时的做法很凶险,变化太快,快到他来不及做出反应。

  没了修炼法的阻碍,灵雾本该停下,但他没有按照修炼法的方法结束吸收过程,这一刻灵雾就像决堤的潮水涌向身体。

  就在红魃察觉不妙,想要上前强行终止他这种不要命的修炼方式时,脸色通红的许知尘忽的双手抬起,僵硬,却无比执拗的向身前合拢。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身体上传来一阵骨骼摩擦的咔咔声,令人悚然,好像在关闭一扇厚重的大门,使出全身力气,身体不堪负重在崩溃。

  不是幻象,他的体表出现裂纹,血瞬间流出,染红了身体,可他依旧没有停下,因为一旦停下就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只能坚持,坚持还有一线生机!

  红魃表情凝固,她没有继续上前。

  身为过来人,他敏锐地发觉此刻屋子内的变化。

  那些汹涌的灵雾逐渐平缓下来,更让她感到震惊是许知尘身后,似有一扇门浮现,很模糊,如同雾里看花,看不真切,只能隐隐看到一个轮廓。

  从那虚幻轮廓上,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莫名压抑扑来,哪怕是她都感到心悸。

  “这是......他的道?”红魃面色怪异极了,望着床上那道身影,说不出什么感觉。

  这人竟然真的做到了,巨灵大门被叩动,对方身上的道韵在向完美蜕变。

  明明只是丹变境后期,离巨灵还有十万八千里,竟触摸到了这扇大门。

  “不对,他现在触摸不到那扇门,但却提前出现端倪,究竟是什么举动能让他做到这一步?”红魃很快发现情况。

  但不论怎么说,这都是一种极强的天赋,强到耸人听闻!

  许知尘身上景象惨绝人寰,但他还活着。

  不知过去多久,似只一眨眼,他的双手在身前虚合,缓缓落在小腹之前,与此同时,周边灵雾疯狂向他涌去,但跟刚才不同,并不凶险,单纯吐纳速度变快。

  “他修炼的功法有古怪?”红魃神色变幻不定,饶是见多识广的她此时都有些看不懂了。

  但许知尘身后那扇门依旧存在,可是对方没有察觉,在那疯狂吸收灵雾,那门忽隐忽现,就快要消失。

  “以他现在的实力去推门会死,但误打误撞下仙门难得开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旦错过可能就是一辈子。”

  洪!

  她想要上前提醒许知尘,可在这时许知尘身上不知发生什么情况,一股凶猛如火山般的灵雾爆发。

  甚至形成一股无形冲击,将红魃都远远震开,被迫停下。

  就在这股动静过后,原本在许知尘身后的那扇门消失了,周围被白色灵雾彻底笼罩,连许知尘的身影都在消失。

  “可惜了。”见此,红魃微叹。

  又过了一会儿,确定许知尘没有异常,她摇摇头,身影化作红光消失在前世镜内。

  屋子里,只剩下沉浸在修炼状态中的许知尘,以及在灵雾内酣睡的小狐狸。

  ......

  “秦老观主,我家大儿子最近老是夜半惊醒,看着房间里的柜子,一看就是一夜,问他就说那里有人,可我们白天检查什么也没有,这都半个月了,那孩子越来越不对劲,你能不能给想个办法?”

  前厅坐着一对年轻夫妇,眉宇间带着愁容,女子抱着婴儿,开口的是男子,眉头紧锁看着对面的秦向书。

  “你那大儿子多大?”

  “五岁半,有什么问题吗?”

  秦向书微微颔首,看向一边的许知尘:“你有什么看法?”

  “秦老对这事更有经验,不用问我,照您的方法来处理就行。”许知尘喝了口茶,一大早被吵醒,才知道是昨天回来时见到的那对香客夫妇找上门。

  从他们讲述中,有点像闹邪的样子,不过许知尘清楚,这里不比以往那个世界,即便真有鬼怪也很好处理。

  “你那孩子天眼未闭,可能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不过连续半个月无事,那东西应该没有太大威胁,我让人给你写个符拿回去贴在柜子上,这两天你再观察一下你大儿子的反应,如果夜间恢复正常,那就没问题了。”

  秦向书让弟子取来笔墨画符。

  笔跟墨都是特制,当然光这些还不够,如果加上灵力就不一样了,秦老的弟子毕竟都是修仙者,画个灵符还是没问题的。

  这也是很多人家中出事都会往道观跑的原因。

  无他,那是真的灵。

  这对夫妇或许也是被搞怕了,拿到灵符后千谢万谢才走。

  “没想到长寿观还会给人画符。”许知尘啧啧不已。

  很多时候修士都不愿轻易给人画符,毕竟画符也很耗精气神,越是高深的灵符越是如此。

  秦向书呵呵一笑:“只是单纯的鬼怪并不可怕,真正具备影响的还是那些修炼成精的东西,这次事要是能解决,老夫这道观也能多个香火缘。”

  “还是秦老高瞻远瞩。”许知尘笑道。

  秦向书笑着摇头说没什么,有时候大家要吃饭,去给人趋吉避凶,也是一份活计。

  修仙者毕竟是少数,普通人依旧是世界主流群体,而这个世界的道观从不缺香火客。

  第二天武道大会有许知尘的比赛,他便赶去参加。

  其实武道大会进行到现在,不过才到中途,遇到的修士不怎么厉害,许知尘几场比赛下来都很轻松。

  当然,也没什么值得赘述的地方。

  另一边他同样没有放弃接近皇室成员的想法,不过宋玉那边有点指望不上。

  这家伙前天和刘神拳那帮人酗酒一宿,第二天比赛上被人直接ko便痛定思过,几天都在家里闭门造车。

  倒是经过这几天的时间,原本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陈知序,因为武道大会的赛事火热,逐渐被人淡忘。

  加上陈知序一连消失那么多天都没露面,有些人觉得他是怕了,也有说他躲起来不敢露面的。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听说长公主那边当天还特地出面说了一番话,意思就是年轻人就要敢打敢拼,不能畏畏缩缩那不是真男人所为。

  大概意思就是激将法吧,许知尘之前的推测一点都没错,赵萱萱就是故意想让他带头冲锋,做好标榜。新笔趣阁

  而许知尘自从宴会过后直接见不到人,摆明会让有心人说三道四。

  这些许知尘都不在乎,哪怕后来几天的比赛中被人当中叫嚣,长公主还在旁边看着,许知尘都是一笑了之。

  倒不是说他怕了,他确实想要接近长公主,但计划在他心中怎么能任凭外人左右。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