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32章 诛魔完成!

第232章 诛魔完成!

  江城,神语书院。

  房间内,正围坐几个衣着华贵的人,有男有女,年纪大的五六十岁,小点的也有三十左右。

  在这几人对面,还坐着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个身份牌,面容都显得很古板。

  “张导师,孙导师,王导师这件事你们怎么说?”其中一个中年男皱眉问着,他手中捧着香茗,却没有喝,只是在打转,似乎正在苦恼。

  “还能怎么样,当初建造归墟,是你们找的人,眼下归墟没了,我们倒无所谓,要是让......”说到这里,对面开口的王导师忽地一愣,思索半天也没想起后面想说什么。

  “其实我有点搞不懂,咱们为什么建造那个归墟啊?”有人问道。

  “研究远古的秘密啊。”

  “可那归墟和这些有关系吗?研究那些半妖人我还能理解,可是为什么还有修士?这种事要是传开对我们影响可不好。而且已经引起皇室的怀疑,上段时间有些实验对象逃了出去死在大街上。”

  “是谁提出建造这个归墟?这不可能凭白无故冒出来吧,还有几位导师,我记得你们都是受到邀请才过来的,谁邀请你们的?”

  几位导师面面相觑,他们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是受到谁的邀请。

  他们记得关于归墟很多事,唯独忘记了某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不管是谁,这项研究暂时终止吧。”

  “我不认同,今天我翻看了下,院内很多记载都说明从半妖人身上我们得到的成果不菲,现在已经可以尝试制造修仙者,并且强度远超傀儡,这是很好的商机,如果能和皇室谈妥,我们神语书院届时可以大批量改造普通人,为其提供许多人才。”

  其中一位老者缓缓说着,众人一听纷纷点头,认为可行。

  但在话题结束后,他们又不约而同陷入沉默,因为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

  灰蒙蒙的城市,房间中许知尘缓缓睁开眼。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周围一切都没有变,昏迷前的景象在脑海中闪过,自己好像被暗算了。

  念及于此,他立马一个激灵跳起,不过胸前除了有些隐隐作痛,并没有什么大碍。

  许知尘明白这是自己的复生规则起了作用。

  “那么小心还是大意了。”

  那么近距离,当时许知尘都已经认为自己可能真要阴沟翻船。

  “你怎么会受伤?”

  红魃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她好像一直守在旁边,见到许知尘醒来,略带怪异之色看过来:“虽然没有伤及性命,但你现在的情况也不算好。”

  听到这话许知尘才想起,当时李子曼发难时,虽说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却察觉危险本能挪移,不过距离太近,仓促间很难察觉。

  不过也正是这点细微的动作,让他避开了要害,那一击只是打在左胸锁骨偏下的位置,受伤不轻,却并不致命。

  “嗯?这话什么意思?”听见红魃后面那句话,他有点没明白。

  红魃面带同情看他:“你好好感受下身体。”

  许知尘连忙沉神感受,神色微变:“我的修为在倒退?!”

  之前他已经快要摸到巨灵境的边缘,可现在倒滑了一大截,跌落了丹变境后期。

  “这是怎么回事?”

  红魃想了下:“应该和你受的伤有关系。”

  这不是废话吗,许知尘内心腹诽,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想起李子曼眉心那枚古怪的符文,许知尘面色微沉,这恐怕又是李子曼的研究成果。

  或者说就是赤月口中所说的特殊能力。

  怪不得在归墟会看到修仙者的标本,恐怕就是在寻找修仙者的弱点。

  很显然,李子曼成功了,这种诡异的符文可以威胁到修仙者。

  无论是谁都不愿看到自己辛苦修炼而来的修为倒退,这简直就是噩耗。

  想到这里,许知尘下意识转过身寻找李子曼的尸体。

  可当他看到空无一物的床铺,只有一柄雨花剑压着一件衣服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李子曼的尸体呢?”

  他可以很肯定自己当时刺中了李子曼,心脏都被绞碎,哪怕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活,好端端的尸体怎么可能不翼而飞?

  他走到床边拿起雨花剑,然而李子曼却不见了。

  他一瞬间就警惕起来,难道对方没死?

  “李子曼?李子曼是谁?”

  红魃走过来,见他神色紧绷,不禁有些好奇:“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

  “你居然不记得了?”许知尘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神情错愕。

  刚才红魃说过相同的话,但他没在意,可看到眼下这一幕,渐渐察觉不对劲。

  红魃摇摇头:“你当时不是跟踪那个男的过来么,可他已经死了,你也受了伤,对方可能已经逃了,可很奇怪,我一直在这里,并没有看到有人逃走。”

  听着红魃的话,许知尘感觉自己像是抓到了什么,红魃记得前后所有事,唯独忘记了......李子曼!

  “不,没人逃走。”

  跟红魃的感觉不同,他记得李子曼,对方已经死了!

  “这也是她的能力?”

  他没有在意红魃古怪的目光,脸上带着震惊跟迷惑,一个无比荒谬的念头在心底涌起。

  李子曼能让自己消失,并且所有痕迹,一切旁人眼中的记忆,都会消失!

  许知尘打了个寒颤,难道除可了自己,真的所有人都不记得李子曼了?

  为什么只有自己没被影响?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道韵,看了下面板并没有因为修为倒退受到影响。

  这让许知尘松气的同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的道韵讲究万法同源,任何力量在他这里都会被转化,如果也包括李子曼的那种能力,这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了。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可以无声无息抹除有关一个人所有痕迹,这种能力太过骇人,连他自己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现在还不能确定李子曼消失在所有人记忆中,起码我还记得,这可能也跟能力有关。”镇定下来后许知尘看向任务面板。

  诛魔行动已完成!

  完成了!

  许知尘惊喜的看到弃源值涨了一大截,背包栏里还多出两个全新的物品。

  一个是任意自选毁弃物系列的回收物,另一个则是黑白双鱼图样式的轮盘,正是那个命运之轮。

  有了这些货真价实的奖励,许知尘才是真的高兴。

  他没有立刻去使用,反正奖励都到手了跑不掉,现在该想想怎么出去才是。

  在这片空间内,传音玉简无法与外界联系,也断了他通过交流寻求帮助的想法。

  虽说李子曼这种抹除自身存在的能力有些骇人,但终归无法影响到他。

  “先不管这些了,我们离开这里。”

  其实事情告一段落后,许知尘又有了另一个想法,他对李子曼的研究产生好奇。

  不过现在只能放弃了。

  另一个问题,修为在倒退,但速度并不快,只是一点点消失,而且许知尘能感觉到这种影响在随着时间逐渐缩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道韵的缘故,或者是他体质特殊。

  当然也有可能是李子曼的研究成果有瑕疵,一切等离开古墟抽空再查查好了。

  “青剑子,我知道你在,不说话我就把你留在这里了。”

  路上,许知尘忽地看向手中的雨花剑:“以往你对我做的事暂时不谈,我现在问你,你记不记得李子曼?”

  青剑子好像在沉默,过了好一会,声音才响起:“记得。”

  实际上,青剑子之前也被吓到了。

  从许知尘跟红魃的对话中,他听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讯息,一直在思考。

  那李子曼明显具备特殊的神异能力,连旁边那个老精怪都被影响,但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安然无恙。

  更重要的,此人明明先前受到致命创伤,当时他很高兴,结果对方身上突然被道韵包裹,须臾之间身体便恢复如初。

  说实话青剑子活了那么久都没见过如此离谱的复苏能力。

  在此期间青剑子感受到这个年轻人身上的道韵,得出结论,这是个极端的妖孽。

  哪怕他修炼多年,狂傲自负,却也被这种诡异的手段震住,感到惊悸,简直匪夷所思。

  在他的印象中,只有规则的力量才具备如此神效。

  “你也记得?”青剑子的话让许知尘颇为惊讶。

  但一想就明白了,在杀死李子曼过程中,产生直接关系的除了他跟李子曼,实际还有一个青剑子。

  按照之前的推论,李子曼消失后,与他有关的事物会消失,但它击伤许知尘,而许知尘没有死,所以留了下来。

  这么说的话,只要与自己产生直接关系的事物,都会同他一样保留完好记忆,许知尘默默记下这一点。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青剑子自身的问题。

  毕竟他现在不是完整的元神,曾被打碎流落在外的那部分仍旧具备化神境实力。

  还掌握着前世镜这等宝物,细思极恐。

  正走着忽然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出现在街道上,拦住许知尘的去路。

  见过古墟凶灵的可怕,他顿时凝神戒备起来。

  很快许知尘就发现,眼前这个黑影不是第一次见到的凶灵,个子有些矮小,散发的气息波动不是很强烈,但他依旧没有轻视。

  那黑影似乎被许知尘身上的气息吸引,向这边走来。

  许知尘不想纠缠,直接转身跑向另一条街道。

  现在寻找出口要紧,原路肯定走不成了,而且他们进来后被随机送到一个位置,压根不知道对应神语书院的入口在哪。

  归墟当时已经面临塌方,深处地下数里的地方,想要挖开难于登天,从那里出去可能还会被神语书院的人抓住,有暴露的风险。

  总之这个出口已经不能用了。

  正想着感觉到身后气流涌动,回头一看,发现那个黑影还在跟着,速度也不慢,距离不到百米,许知尘顿时皱起眉,这样下去迟早会惊动更多的凶灵。

  “跟我们第一次遇到的凶灵比,这个怎么样?”

  “刚刚成形,相对修仙者来说只有丹变境的实力,但却有能威胁巨灵境的凶险。”红魃缓缓说了句。

  “要不要试试?”他举起手中的雨花剑,青剑子怒了:“许知尘,本座不是你的兵器,我已经忍你很多次了!”

  “在我手中就是我的兵器,有本事你就破开禁制,不然就给我老实点,否则,我不介意让你消失。”许知尘说道。

  青剑子气的不行,如果能变回人形,一定会跟他打一架,可是一想起这个年轻人的特殊情况,不禁陷入沉默。

  “这是最后一次。”

  听到青剑子的警告,许知尘权当没听到,见红魃点头示意没问题,他直接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冲来的黑影。

  “只要不被伤到就行。”他打起精神。

  这时,黑影已冲到面前,看不到任何五官面貌,只有一个形体,就像阳光下的影子,一只手朝他抓来,许知尘迅速躲开,同时劈出一剑。

  雨花剑从黑影身体穿过,如同烟雾,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倒是剑身上粘附了一些黑烟,正在往里面侵蚀,很快就传出青剑子的叫声:“什么鬼东西!”

  随着声音落下,雨花剑上弥漫上一层金芒,将那些黑烟排斥出去。

  “再想藏拙,我就把你送给凶灵。”

  “你这混蛋!”青剑子气得大骂。

  幸好刚才反应及时才将那些黑烟隔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东西连灵器都能侵蚀,也让许知尘更加小心起来。

  只有真正面对黑影时,才能知道这种东西有多可怕,散发的阴冷气息渗入骨子,传至灵魂深处,让许知尘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战斗展开后许知尘一开始还有些束手束脚。

  毕竟想到前车之鉴,但很快就适应下来。

  主要还是雨花剑的威能,每一剑下去,都能消去黑影部分身体,消散无形。

  “早这样不就好了?”

  “这是你的能力。”

  听到青剑子的声音,许知尘愣了下,看着那不断虚化的黑影顿时恍然,敢情道韵还能影响这种怪物呢。

  当即就来了兴趣,毕竟被他杀死或击败的对手都有几率掉落回收物。

  而且看目标强弱程度有时还会直接掉落毁弃物系列的回收物。

  这个黑影无疑是个很好的实验工具。

  渐渐地黑影察觉到不妙,想要抽身逃跑,却被许知尘迅速追上打在一起。

  几分钟后,黑影在空中扭曲了几下,砰的一声彻底消失。

  可惜没爆出东西。

  随后许知尘看向旁边的红魃:“你还记得之前的凶灵吗?”

  红魃闻点了点头,隐隐察觉到了什么,惊疑不定:“你难道还想杀回去?”

  “留在这里也是祸害,就让我来为民除害好了。”许知尘说道。

  红魃认为这个人在发疯,但也没有阻止。

  见识过许知尘真正的实力,他觉得处理这些问题对方有把握。

  “那就杀。”许知尘笑道。

  这是青剑子传出声音:“我希望你下次再拿我做兵器,先问过我的意见。”

  “你只是个剑魄没资格和我谈要求。”许知尘直接忽略了他后面的话。

  青剑子气结。

  许知尘还不想放弃,虽然在后面的行动中确实掉落了一些回收物,但都是少量的弃源值。

  当然比起在外界收破烂来的要多。

  这趟任务之旅收获总体来说很赚。

  期间红魃问他为何执着于杀死这些凶灵,许知尘随口敷衍了句红魃笑看他一眼,便没有再说话。

  青剑子暗中吐了口唾沫,此人心里肯定藏着不可告人秘密。

  时间来到第二天。

  在大家的努力下,许知尘总算在江城外一条河底找到了另一个出口。

  过程还算顺利,途中遇到的凶灵都被许知尘一人解决,他甚至跑去主动寻找,红魃直呼丧心病狂。

  至于传闻古墟都有宝物,许知尘没见到,不过倒是收获了一些残器,加了点弃源值算是聊胜于无。

  古墟可能还有没被发现的凶灵,不过许知尘已经不打算去一个个找了。

  他现在修为还在倒退,需要赶紧解决,在这里耽误越久越不利。

  从河底出来,午后刺目的阳光让刚刚经历过那种暗无天日的人很难受,许知尘好一会才适应。

  跟过路的人一问才知道距离神语书院宝塔倒塌已经过去八天。

  出来后许知尘还有件事要做。

  李子曼死于昨天,刚好还在期限内,他还不知道赤月仙子那边怎么样了。

  回到之前的客栈,房间还没有退,他当时大把银子一掏订了很长时间的客房。

  在客栈里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物,许知尘才有空给赤月传讯。

  对方很快就有了回信。

  “多谢陈道友,任务报酬我已经托人送往你那了,记得查收哦。”

  看到这条信息,许知尘想了想后回问:“不知道赤月道友还记不记得这次任务的目标是谁?”

  这次对方回的很慢,赤月仙子似乎在思索,好半响才发来消息:

  “应该是叫李子曼吧?不过我周边的人都不记得了,我也在渐渐淡忘,只是因为我已顺利化神才将这个过程变慢,听你的话也遇到类似的事,我刚想问你当时发生了什么?”

  看到这段信息,许知尘有些惊讶,说你不是在冲击巨灵境吗,怎么就变成化神境了?

  赤月心情看起来非常愉悦,特地解释了一番许知尘才清楚怎么回事。

  说是因为她和李子曼原本就是一体,后来被迫分开,如今吸收了李子曼那份灵蕴,等于补全了缺失的部分,功德圆满。

  说的不是很明白,后来许知尘还是从秦向书那里得知有关赤月的隐秘,这是一个疑是某位远古大能转世的人,拥有转世传承。

  具体的秦向书也说不明白,但大家都是这么传的,以前当个笑话听,现在赤月晋升化神境就觉得这件事可能是真的。

  许知尘皱眉心想:“连赤月也受到了影响,不过也有区别,似乎修为越高的人,受到这种影响会变慢,但依旧无法阻止,或者是因为李子曼跟赤月仙子存在羁绊,那无形的力量想要抹除无法一下做到。”

  许知尘思绪飞转,最后敲出几个字。

  “这些变化应该和李子曼的研究有关系。”直接就把归墟的事情说了一遍,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许知尘有个怀疑。

  他怀疑李子曼并没有死,现在看到赤月这里突破这么大,这个怀疑就更深了。

  两人本就是一体的,只是中途出于某些原因才被迫分离,如今合二为一后,谁知道主导着一切的是赤月还是李子曼。

  赤月突然成为化神强者确实令许知尘感到意外,但也没有因此改变双方相处模式。

  化神境修士许知尘身边就有两位。

  说起来赤月还要感谢他。

  没有许知尘的帮助她现在也不可能成为化神修士。

  就是突然多出一位化神境修士,在帝都闹出很大的动静,许知尘走到哪都能听到有人在讨论这个话题。

  回到云玄山已是第二天下午。

  耽误了这么久,武道大会还没有结束,但轮到许知尘的场次已经结束。

  好在有秦向书的帮助,把有许知尘那部分的比赛延迟到了后面,并没有影响大赛进程。

  路上没有再去耽搁,许知尘匆匆走进长寿观。m.biqupai.

  远远就看到秦向书坐在院子里,指挥着弟子打扫道观,看见许知尘后面露笑容。

  看样子这才是秦向书在道观里的日常生活。

  今天没有他要负责的比赛,所以就没去躲在这里享清闲。

  最近长寿观再进行修饰,现在看去幡然一新干净利落,旁边被开垦出一片菜园,泥土翻新,一个个嫩芽破土而出。

  打了个招呼又说了些最近的事情,秦向书对陈知序观感非常不错,乐得为他解惑。

  后面看见内院走出一男一女,年纪三十左右,怀里抱着一个婴儿,似乎是一对夫妇,两人眉宇间隐隐有股愁绪,和秦向书客气打了个招呼才离开。

  许知尘本来没在意,但察觉到他们身上的气息才回头问秦向书刚才那两人怎么回事。

  刚才对年轻夫妇,心底隐隐有些猜测,但还不能确定,自己没在这几天,好像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秦向书说那两个是内城的贵族,最近遇到了些邪事才上山寻求帮助。

  许知尘笑了笑,虽说帝都号称最安全的城池,但只是整体上的说法,有些东西即使帝都也会发生。

  “一开始帝都的道观就是由此诞生,身为本地道观,不说守护地方安宁,起码也能给普通百姓提供祈福安神一个场所。”

  秦向书这话不是没有道理,无论在哪里这种问题都会存在,抛开那些寻求长生久视的超凡者来说,这个世界的根基终究还是有大部分普通人交织形成的。

  只不过这个世界的信仰产物比较少,但不是没有。

  像横断天都的神庙就供奉一些有名的仙灵,香客不少,然而帝都道观众多,有些地方也会供奉神像且不相同。

  按照许知尘的了解,很多山野之地,都有自己单独的神像,非要形容的话,有点类似图腾的意思。

  譬如红魃那样的存在,只要有人愿意立神位供其香火。

  不过相对于这里满世界的修仙者而,一些山野小神摆不上台面。

  但事实上人们供奉,并非要自身去信奉这个神,而是通过这种手段收集念力,神像在某种程度上,顶多算是一个媒介。

  最终目的都是收集香火,除了钱财之外,更重要是香火等同众生之力,可以帮助修行者挡去许多劫数,至于如何利用,各家法子都不一样。

  这些是在他横断天都时,听楚为野说的,还有和赤月那些人混迹的时候听来的。

  当然,如果没有强盗行为的吃拿卡要,许知尘会更高兴。

  后面又说起武道大会的事情,说起这个秦向书就有些抱怨他再不回来武帝学院就该派人找他麻烦了。

  “秦老费心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拿到武道手册之后,许知尘上面的战绩除了开始的那场比赛,余下空空一片。

  不过武道会的事情不着急,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回到屋子直接关上门,掏出前世镜,唤出红魃。

  “我这修为倒退有什么办法解决?”

  体内灵力一直在流逝,这两天就没停过,好像轮胎上被扎了一个小洞,不会一下让气跑光,可这种慢慢失去的感觉很不舒服。

  虽说这种情况在道韵影响下逐渐缩减,但看这样子肯定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许知尘修炼没有别人那么枯燥的过程,却也是他好不容易提升上来的,哪能看着自己的心血成果流逝。

  这种负面的情况和受伤流血不同,无法主动阻止,或者说许知尘第一次接触缺少正确的应对手段。

  似乎在他体内真有个看不见的小洞,辛苦修炼而来的修为正顺着这个小洞溜走。

  直到后来许知尘才明白这是规则的干扰,换句话说就是规则的力量。

  “把手给我。”

  许知尘连忙把手伸过去,被红魃抓住时,一股冰凉,毫无温度的感觉从手臂上蔓延开来,仿佛被冰块夹住,许知尘忍着这股不适,没敢乱动。

  “我也找不出原因。”

  过了一会,红魃微微摇头。

  “你的身体里好像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消融灵力,并且这股力量沉积在丹田,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得跟顽石一样将丹田彻底封住,我以前没遇到也没听过这种情况,所以帮不到你。”

  红魃说着忽然惊疑一声:“不对,还有另一股力量在与之抗衡,你的情况正在好转,嗯不过这情况好像一时半会也不会结束就是了,你真的有些奇怪,那股力量是你的道韵吧。”

  许知尘点了点头,看这样子似乎没有办法解决了。

  倒也不是无法接受,他的抗压能力还是很强的,后面还特地算了下。

  照这个节奏下去,他的修为应该会跌落丹变境中期,还行吧不算太难接受。

  大不了多搞些灵石,反正他可以制造灵乳,许知尘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当然他也没有完全放弃。

  掏出传音玉简和在帝都认识的那群人交流,直接群扣了所有人。

  “请问各位道友,修为倒退怎么办?在线等,急!”

  消息发出没多久,传音玉简就有了回应。

  第一位是刘神拳:“大兄弟怎么回事,修为怎么倒退了还?”

  然后是张神医:“来,说出详情,让本神医为你找找原因,修为倒退不可怕,万事皆有因由,找出原因,对症下药便可。”

  不愧是搞药物的,一开口就是老医师了。

  还有楚为野:“小友最近没来武道会啊,发生了什么弄成这样?”

  还有些只听名字不认识真人的。

  “不要急,说说具体细节,这么多能人帮你一起想办法。”

  看到这些的消息,许知尘心想出门靠朋友这话一点没错,人多力量大嘛。

  他直接传讯:“事情是这样......”

  大概说了下事情原委,但没有提李子曼,只说被人暗算的。

  沉寂了片刻。

  张神医率先回信:“这种情况怎么看着有点像修士暮年?”

  许知尘打起精神,直觉告诉他这个暮年应该和正常的暮年不一样。

  楚为野:“确实相似,一般只有到大限之时,生命力衰退,才会出现修为倒退的现象,不过陈知序正值年富力强,这种情况不会出现,那符文有问题。”

  另有人:“陈道友,你现在除了修为倒退有无发现其他什么异常?”

  “各位稍等。”

  见到有人问起,许知尘当即用神识检查了遍身体。

  跟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可以说很正常。

  “不对。”许知尘忽地瞥见,在额间发际线位置,有几根白发孤零零夹在黑发之间。

  一个年轻人,还是个有修为的修士,有白头发压根就不正常。

  而且许知尘非常清晰的记得,自己没有白头发,以前都不曾有过。

  修仙之人体内灵力长流,身体百病不侵,生命力强大,除了特殊原因,在他这个年纪,绝不可能长出白发

  细细数去,一共有两根白发,许知尘瞳孔微缩,从被李子曼暗算那一刻算起,到今刚好两天。

  是巧合吗?

  思考片刻,他用传音玉简回了一句。

  “我好像有衰老的象征。”

  张神医:“那就对了,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我还是要说,能让修仙者出现衰老症,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其实不用张神医说,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至少对于在座各位修仙者而,非常忌惮。

  张神医:“陈道友的问题,没有亲眼看到,我也没法做出结论,不过既然症结找到了,那方法就简单了,我等修仙不过就是为了活得长久些,修仙觅长生,就是在跟自己的生命赛跑,你只是不幸被人加快了这个步骤,好在你很年轻,机会很大,不妨加大一些修炼力度,或者试着尽快突破下一个境界,这个情况或许被会改善。”

  楚为野:“张神医这话有道理,陈小友你不如这样试试看,只要你修炼的够快,压过修为流逝的速度,应该就没事了。”

  看到这些信息,许知尘嘴角抽了抽,这算是什么建议?

  不过要是真像张神医说的一样,修炼够快就能压下修为流逝的速度,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起码,在没有更好办法之前,这已经算是最好的办法。

  许知尘心想就将就这样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