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27章 入院偶遇

第227章 入院偶遇

  在许知尘威胁恐吓下小狐狸终于怕了。

  立马开口求饶,用一双水汪汪可怜的大眼睛望着他。

  “奴家确实是九尾狐族,但躲到这里实属迫不得已,当时我受了重伤,无法远行,担心被人抓到四处躲藏,后来闻着灵药味来到此处。

  遇见大哥哥只是意外,你身上有奴家喜欢的气味,而且我们灵狐讲究有恩必报,我只想报答你啦。”

  声音听着软糯可爱,但许知尘没被迷惑。

  “原来你是只母狐狸。”许知尘说道。

  小狐狸羞恼:“大哥哥你太粗鲁啦。”

  “这都不重要。”

  许知尘缓缓道:“什么人要抓你?”

  这是要问个清楚,万一仇人太强大怎么办。

  “不认识,奴家探亲回来,路上遇到的穿着一身青衣,是个老头,他想抓我炼药,我便与他打了起来,后来我打不过,就跑了。”

  狡猾的狐狸。

  听她这么一说,许知尘觉得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脑子里忽然冒出青剑子的形象。

  后面一问果然和小狐狸说的对上,也就是说当时想抓小狐狸的人就是青剑子。

  算算时间确实能对的上。

  不过能从青剑子手里逃出来,说明这个小狐狸也不简单。

  或许和对方的种族天赋有关系,当时在神魔界那个紫裙狐女就展现过这方面的能力。

  这就对了,许知尘松了口气。

  这个仇人可以不用放在心上,毕竟小狐狸说的仇人现在被他关着。

  见他沉默,小狐狸还以为是担心自己会带来麻烦,忙说道:“大哥哥放心,我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等我联系到族人来接我立刻就走。”

  “倒也不用这么急。”许知尘想了下,问道:“你能变化人形么?”

  “还不可以呢,奴家修炼还没到火候,姥姥说得等我渡完妖劫才可以化形。”

  小狐狸神情微微失落:“不过和那老头打了一架,我的灵根被伤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这么严重?”

  许知尘于犹豫了下,道:“你叫什么?这样吧以后你先跟着我,有机会我帮你找人问问恢复灵根的事。”

  “我叫瑶姬!”听说可以留下,小狐狸昂扬脑袋,显得很高兴。

  等把小狐狸哄开心了,许知尘才让她自己去一边玩。

  其实许知尘的想法很简单,不久前宴会醉酒的事情给他提了个醒。

  盲目的吞噬规则碎片并不可取,容易发生意外,而他对这方面了解很少,狐族作为神魔后裔肯定知道的比他要多。

  就当养成好了,以后说不定有用的上的地方。

  帮助瑶姬这件事不着急,想到明天还要出任务,许知尘连夜开始收拾。

  考虑到一些东西不能使用需要找其他的来代替。

  好在无论是原来的身份还是神魔界的鬼面剑客,许知尘都很少暴露兵器。

  七剑当中除了长虹剑和冰魄剑其他五剑都可以放心大胆拿出来使用。

  做完这一切,他又检查一遍才放心,回到床上盘坐,开始修炼。

  从东海回来后,他就察觉到隐隐有突破的征兆,似乎只差最后一步。

  但这一步许知尘始终没有迈出去,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一时半会想不通原因,许知尘没有强求,索性顺其自然。

  “青剑子那炉精华确实起了很大作用。”

  他能清晰感受到体内灵力异常活跃,道韵浑然一体,配合功法运转时,仿佛自成一片天地。

  许知尘很少主动去修炼,但每一次这么做都意味着将有重大突破。

  在他进入修炼状态不久,殊不知身外逐渐被白雾包括。

  瑶姬忙从旁边跑来,一脸舒服窝在腿弯,十分享受。

  身上的变化后来也被许知尘察觉,感受到腿弯处的温热,知道是小狐狸,便放任不管了。

  穹顶山,人烟罕至之地。

  从外面看去,这里一片林莽苍苍,平淡无奇。

  可若是透过云层,穿过那弥漫在天上的无形气流,便会发现其内楼阁玉宇林立,另有天地。

  此刻,山顶一个精雕玉琢,恢弘气派的大殿之内,正有五人静静盘坐。

  坐于首位的人稍微年长,看起来三十左右年纪,余者皆是二十出头。

  这些人都很年轻,但每个人身上都透着一股凌厉之气,似绝世宝剑欲露锋芒,十分惊人。

  “说说吧,怎么回事。”首位上的男子缓缓开口,目光扫过下方几人。

  被这道目光扫中,四个年轻人纷纷噤声。

  其中一人思索好一会才开口:“近段时间后山药园频频遭窃,本来加固了法阵防御没想依然如此,是我们疏忽了,请大师兄责罚。”新笔趣阁

  另一人苦着脸:“可能是我们之前警觉防范起来,对方知晓所以暂时收手,我们这边几天前刚松懈一些,对方便又乘机而入。”

  “这个贼太狡猾了,还知道溜缝子,之前差点抓到,就差一点点......”

  首位上的男子脸色发黑:“说这么多不还是没有抓到吗?你们一个个哪里来的那么多借口,堂堂剑宫,屡次三番遭贼偷窃,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天下人笑掉大牙!等师尊出关,见到药园损失惨重,你们就等着挨收拾吧!”

  “大师兄,这件事你的帮忙啊,药园那么大,咱们剑宫人手本来就不多,看管乏力也是必然的。”有人说出提议。

  剑宫挑选门人弟子,都是亲自入世寻找,严苛无比,虽说最后保证了个个战力强大,但在某些方面,也造成了偌大剑宫,人员稀少的问题。

  若非大事发生,剑宫平日里都是关门闭客,不与外界接触,很少接待来宾,也因此,剑宫成了许多人眼中神秘之地。

  现在好了,药园屡次遭窃,损失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竟然有人敢在剑宫地盘上行窃,这不是蔑视剑宫的存在吗?

  俗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出事找到我了?之前是谁信誓旦旦说不要我帮助的?”

  听这话有人羞愧低下头。

  大师兄冷哼一声:“你们排挤我这事咱们后面再算,我召集你们几个,就是商量活捉这个盗贼,我已经取来先天困阵,这次就随你们一起来会会这个神出鬼没的盗贼!”

  “那对方要是不出现呢?能自由来往剑宫护山幻阵,修为也不会低,咱们还是要小心些。”有人担心,说出自己的想法。

  又有人说:“怕什么,敢在剑宫行窃,管他是谁必须严惩。”

  大师兄沉吟后缓缓说着:“师弟的担心有道理,不过我已经查看过,药园失窃主要是妖元果,这东西以疗伤为主,而且因其特性只对妖修有用,多半是妖物作祟。”

  众人一听大师兄的分析,略一思索便忍不住点头,认为有道理。

  “妖元果乃我剑宫独有之物,虽然可以疗伤,但需要长期连续服用,我们只需守株待兔就行,至于对方的实力,咱们护山的幻阵本就是为了迷惑外人,一些妖族具备特殊能力,想要破阵并不难,所以你们也不要太担心。”

  大师兄就是厉害,众人一脸仰慕,几句话就把事情分析的面面俱到,连那原先对未知的忌惮都消失了。

  “还有一件事,师尊不久前从闭关之地传讯,说这次武道大会上,有个人和玄黄观作对想要阻止师尊的计划,让我们有空过去拜访一下。”

  这个拜访几人都听出外之意。

  “那就等解决盗贼之后,过去看看好了。”

  “如此甚好。”

  ......

  江城。

  一家商铺门口,许知尘坐在那里看着一群人斗兽,周围来往人群不断,街上繁华热闹。

  偶尔看到精彩的地方会拍手喝彩,经过一番打扮他现在变得更加普通,丢在人群里就会忽略的存在。

  他一边吃着刚买的坚果,目光却时而落在远处一片依山而建的建筑群。

  在那里还有一座数十丈高的大白塔,孤傲的矗立在青山绿水之间。

  山上建筑成群,但在山脚下却有一道高墙耸立,门前石碑上‘神语书院’几个大字异常醒目。

  “这神语书院,真够大的。”据掌握的消息,这里整片山脉都属于神语书院。

  他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拍了下旁边一位看的兴起的中年人:“大叔,方便问你件事吗?”

  汉子有些不耐烦,但接触到许知尘的视线后,很快整个人变得空洞,木然道:“你想问什么?”

  “神语书院是干什么的?”许知尘用传音进行交流。

  任务上只说目标在神语书院工作,却并没有具体说明是干什么的。

  当然,如果从字面上来理解,估计是个人都能想到,除了搞研究,还能是什么?

  但这些显然还不足够,起码,对许知尘来说还不够。

  他是来做任务的,关乎到性命,必须要尽量多了解一些事情。

  神语书院里有没有隐藏的高手?

  怎么才能不引起任何人怀疑见到李子曼?

  这些都是他急需要搞清楚的事情。

  “神语书院听说专门研究远古历史,不过很少让生人靠近,大门那里有结界,想要进去必须要有书院印信,强闯只有死路一条。”

  嗯这个回答和许知尘之前得到的信息差不多,算不上什么有用的消息,却也聊胜于无。

  这时只听大汉接着说道:“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进入书院,听说在神语书院后山有一条古道,如果有人能从那里顺利通过,就可以成为书院弟子,直接进入书院内部。”

  这个消息以前没听过,许知尘心思活络起来。

  而后离开,走没多远打了个响指,神情木然好似傀儡的大汉身子一颤惊醒,挠了挠头看向四周非常纳闷的样子。

  好像刚才感觉有人拍他肩膀,结果一转身没看到人。

  许知尘在远处微微一笑,无他,区区一点障眼法罢了。

  神语书院建在山上,从远处来还没觉得,当靠近后难免周围显得有些冷清。

  或许是因为这里是神语书院的位置,两边都是空地,隔了数百米才能看到其他商铺。

  许知尘大摇大摆走到大门口。

  “站住!”

  和预料中差不多,许知尘被一道无形结界拦住脚步,同时门后走出一名枯瘦男子,瞪着许知尘:“干什么的?”

  “仰慕神语书院,特来拜访。”许知尘说道。

  他的声音沙哑,听起来好像半年没有喝过水一样。

  枯瘦男子目光审量,淡淡道:“书院重地,闲人止步。”

  说完便走了回去,压根就不想搭理许知尘。

  果然想走正门还是太天真了。

  他忽然想起刚才那位中年大汉的话,笑着说:“我想加入学院,能不能通融一下?”

  “想成为书院弟子?”看门的一听这话面色倒是缓和一些,却仍旧严肃道:“那就去后山,那里才是考核的地方。”

  “这个,只是参观一下,应该不需要这些吧?”

  “这是规定,没人可以例外,你若不是诚心就赶紧离开吧。”

  见此人毫不犹豫摇头态度坚决,许知尘微微皱眉,看来那大汉说的没错,这里确实很难进入。

  不过一所书院而已,有必要这么严防死守吗?

  他不懂这些,并不知道书院的规矩,索性暂时离开。

  至于走后山的方法,许知尘暂时不想过去,鬼知道那考核会考什么东西。

  但不外乎真实水平一类的,他的身份经不起推敲只能暂时另想它法。

  江城很大,同属于帝都一部分,但距离帝都城很远。

  帝都圈子里并不止帝都城一座城池,相反大小城池有很多,江城因临江而建故此得名。

  反正都到地方了,也不急在一时半刻,在附近客栈开了间房,然后用传音玉简给赤月仙子传讯:“明天开始。”

  “希望任务一切顺利。”他躺在床上吁了口气。

  没多会儿,赤月仙子就回了传讯:“多谢,祝你好运!”

  同一时间。

  墨城,落霞湖。

  一座湖中岛屿的隐秘洞府内,只穿薄薄轻纱,体态曼妙的赤月缓缓盘坐下来。

  在她面前,摆放着七盏黄铜古灯,摇曳不定的蓝色烛火,宛如七朵地狱冥火,分外妖艳。

  “赤月大人,你真要这样做吗?”

  不远处一名年轻女子看过来,语气充满担忧:“这七星替命灯,可是你从神魔界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宝物,万一那人失败,不就白白浪费了一次宝贵的机会?大人您还有充足的时间,完全不用这么冒险。”

  女子神色恭敬,话语间透着关心。

  “这世上本就没有两全其美的路,我滞留丹变境多年,始终无法再进一步,都因那人在我心中留下印记,不除她,我今生便要止步于此,若要靠时间去磨平,光以丹变境的寿元还远远不够。”

  赤月面无表情,秋水般的眼眸望着被七盏铜灯围在中间一个巴掌大小泥胎小人,做工算不上精细,从那五官上,隐约与她有几分相似。

  “当初我经她历世,参悟人道筑基是因,如今我要除她以化身巨灵为果,这个结早晚都要解开,难得让我遇上这么个人,何惜一试?”

  她话语轻轻,似在自问低喃,指甲划破眉心,一滴鲜红的血珠流出,遥遥飞入泥胎小人身上,土色小人霎时变得殷红。

  “姜温玉推算过,陈知序此人可为我挡去致命魔劫,若能助我了结此事,巨灵可期。”

  “结束......亦是劫数,期待他的表现吧。”

  洞府内陷入一片寂静。

  夜晚,华灯初上。

  神语书院前方,许知尘站在一棵树下静静打量着远处那座庞然大物。

  与周围热闹的景象不同,这里灯光寥寥,黑暗给这里赋予了一层神秘未知。

  整片山岭只有几处灯火,在感知中大门那边有一道强横的气息,料想属于看门的人无疑。

  许知尘观察一阵,转身走向黑暗中。

  翻越几座矮山,最后停在一处院墙脚下。

  这里同样有结界防护。

  但许知尘脸上轻松,他以前在仙门茶会得到过一门厉害的瞳术,平常没什么用,但在法阵上面却能收获奇效。

  即使号称法阵领头羊的万法山大师布置的法阵,他都能神不知鬼不觉闯入。

  神语书院再强也不可能比万法山还厉害吧。

  “正门是进不去了。”

  不久后,许知尘顺利穿过结界。

  但很快就停下脚步。

  迎面山涧小道行来一群人,几名男女谈笑风生,围着一个气势不俗的中年男子。

  忽然,那名中年男子停下脚步看向山下密林,眉头皱起。

  其他人见状纷纷终止谈话。

  许知尘一惊,没想到此人如此敏锐。

  “去看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