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26章 小狐狸能有什么坏心思

第226章 小狐狸能有什么坏心思

  这几天许知尘特意搜集了一下有关神语书院的消息。

  不论从任务的角度还是其他这些都是必要的,但得到的消息让他很意外。

  赤月仙子过来求助的时候刚好和许知尘的任务撞到一起。

  当时还是有些怀疑对方没有说真话,结果这些天搜集到的消息里面,有关神语书院李子曼的信息不是很多,却也有些。

  神语书院是帝都最早一批学府之一,由几位曾经不问世事的隐修创办。

  其学院宗旨和同在帝都的另一座武帝学院差不多,都是研究远古历史,和武帝学院不同的是他们并不局限于一个领域。

  像武帝学院一直以追随无敌的脚步从而发扬光大,神语书院则博古览今,只要是他们感兴趣的都是研究的对象。

  有意思的是曾经有段时期神语书院还和武帝学院闹出矛盾,就是因为神语书院擅自研究武帝说了些不当论。

  当时两方派系的人都差点打起来,还是帝国皇室出面调和才没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但后来也没有冰释前嫌,彼此之间一直有疙瘩。

  归根结底就是在硬实力方面武帝学院属于碾压的那一方,神语书院被威胁恐吓终止了关于武帝的研究。

  总之,这就是个类似于科技学院的机构。

  发明了很多东西都已经广泛用于民间或贵族。

  不过搞研究的大多有些怪癖,所以和武帝学院那帮人差不多没什么朋友。

  有关神语书院的名头帝都居民大多能说出来,但详细情形知之甚少。

  其中,李子曼属于最近几年神语书院中比较出色的导师。

  除了她出色的研究成果以外,真正让李子曼名声大噪的是另一件事。

  此人号称博览群书,通古晓今,其在当时有一份研究成果公布于世。

  上面说所有修仙者的尽头都将化道于天地,不复存在。

  这话一出可以说引起轩然大波,曾被无数人质疑和声讨,武帝学院都有人站出来驳斥。

  而所有信息中都显示李子曼此人,能力是有的。

  不然也不会被奉为当代神语书院最出色的导师。

  然而其修为却只有丹变境中期的样子。

  甚至许知尘还特意找到一位神语书院不久前离院的弟子旁敲侧击。

  得到的消息同样如此。

  李子曼的修为并不是什么秘密,她前半生醉心各种古老的研究,压根就没时间去修行。

  据说这丹变境的修为都是靠院里一些老古董灌药提升上来的。

  换句话说,她这个丹变境会弱于很多正常丹变境修士。

  如此也就难怪赤月和姜温玉找上门的时候,口中的李子曼修为和许知尘认知有误。

  甚至后面许知尘依旧没明白,为什么任务上明明显示李子曼属于巨灵境,可在当地人的印象中只有丹变境。

  “任务不会出错,肯定是有我不知道的原因,可能连神语书院那帮人都不知道。”许知尘心中想道。

  这样的情况无非一种,李子曼故意隐藏实力,欺瞒了所有人。

  这样一想,再结合任务上面说的诛魔行动就很好解释了,李子曼此人绝非良人。

  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又涌现许知尘脑海。

  赤月仙子说对方是她突破巨灵境的关键因素,而且和因果扯上关系。

  许知尘觉得如果任务发生变故,估计会和赤月有关系。

  “以前我从来没有听过因果论,可能是因为修为还没到这个层次,现在我已经踏入这个领域,不能不在意。

  从这段时间接触中,所有巨灵境以上修仙者都忌惮因果,没有一个不怕的,当时在古刹的时候那人皮怪物也说过因果论,这方面红魃应该懂得多一点。”

  拿出前世镜呼唤红魃结果音信全无,许知尘不由得皱眉,这都过去多少天了还没动静,别是死在里面了吧?

  “什么事?”

  忽然,红魃的声音传出。

  许知尘精神一振,问她刚才怎么不回话,什么时候回来的。

  红魃只说昨天才从深处回返,然而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许知尘问她怎么了。

  红魃便解释里面的情况,回来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许知尘纯粹是太累了,她一连跨越数百个空间竟一直没到尽头。

  而且在红魃的推断中她可能依然只处于外围区域,真正的深处空间远远没到。

  可即使如此也差点死在半路上,里面有些空间出了问题,存在裂缝,明明前面一切正常,但一脚踏进去就会被空间风暴撕扯。

  红魃就是有一次误入这样的地方,险些魂飞魄散,好悬才逃回来。m.biqupai.

  幸好之前留了心眼一路都有做记号才没迷路,不然现在许知尘就见不到红魃了。

  最后红魃表示,目前只能探索外围区域,还没有什么收获,更深处的空间需要她把魂体突破几个层次。

  起码也得恢复当年的大半实力才行。

  而失去人皮的寄托她这个想法无疑有些困难重重,许知尘感觉她不想在撒谎,只说会帮她一起想办法。

  前世镜内的情况许知尘没想到如此复杂,他还是小看了这件法宝。

  忽然觉得青剑子掌握此物这么多年,会不会知道一些内幕?

  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在没有完全说服青剑子的能力之前,许知尘只能压制这股冲动。

  随后便说到了因果论上面,果然红魃一开始就表现出很忌惮的语气。

  “因果说起来复杂,但也很好理解,生与死就是最好的因果论,可以说这就是因果论起源,一个人从出生那天起死亡就已经被定义为终点。”

  红魃声音平淡,许知尘若有所思。

  对方这话很好理解,生死并不止意味着人的生死,包括事物的发生与结束。

  反正这东西许知尘没想深入研究,不想浪费精力在这上面只要知道就行。

  得知许知尘要去做什么的时候,红魃陷入沉默。

  好半响后,她的声音才幽幽响起。

  “你有些太天真了,她们说你因果不沾身,难道你就相信了?你有没有想过,你沾惹了这些因果很可能都会在将来成为你的业难,凶险会超出你的想象,修仙者都是心思深沉之辈,往往让人深陷其中不觉,你可不要被人耍得团团转。”

  许知尘当然没有那么傻,要不是这次任务刚好和赤月的事情撞在一起他才懒得去管。

  不过这种事情没必要告诉红魃。

  仔细想想,好像从头到尾自己都没怎么在意过因果一事,所谓因果不沾身,也是那天姜温玉的片面之词。

  但这并不重要,许知尘深知自己的能力大多来自于系统,再拥有这项外挂之前努力的变强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所以危险许知尘并不在乎,他只在乎能否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以及足够的好处。

  显然,这次的诛魔行动完美符合许知尘的需求。

  “或许吧,我没想那么多,即便真像你所说那样也都是以后的事情,我是散修,想要变强只能不断冒险。”

  至今许知尘也没告诉红魃自己的真实身份。

  对方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在神魔界鬼面剑客的伪装罢了。

  这也符合很多人对鬼面剑客身份的猜测,只有极少部分人认为鬼面剑客出自大势力。

  反正想的越复杂越好,这样玄月宫才越安全。

  “随你,这件事上我不可能帮你,我没有实体,经受不起这样的风险,当初跟你也只是答应帮你寻找暗之规则的灵蕴。”

  至于探索前世镜的事情纯属自愿的,和许知尘没关系。

  这时红魃说这语气一转:“不过,我有个礼物送你,或许对你有帮助。”

  “是什么?”许知尘有点意外,没想到红魃还会送他礼物。

  话音刚刚落下,眼前光线一闪,就见一袭红衣的红魃出现在屋子中,唯一区别之处,就是在她手中多出了一柄三尺青锋剑。

  看起来,还有点熟悉。

  “这不是......”他惊了一跳。

  红魃将剑微微扬起:“应该是青剑子的本体一部分,我在其中一处空间找到的,我本想将其炼化,不过既然你负有任务,有此剑魄相助,估计可以轻松一些。”

  剑魄可以附着于法器之上,增强法器的威力。

  这在修行界不是什么稀罕事。

  很多修士得不到高品阶的法器就会将一些妖兽之类的魂魄炼化成‘魄’,有剑魄、刀魄、枪魄等等,可加持于法器之上。

  有点类似于高仿版的点灵,只是没有点灵那样持久,会随时间损耗,时常需要重新祭炼‘魄’才行。

  青剑子可是化神境妖修,当初若非遭到前世镜反噬,他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一枚人丹。

  简而之,握着这把剑,等同握着一个化神境的强者!

  刚才许知尘呼唤红魃的时候,她刚好在祭炼剑魄。

  似乎看出许知尘的想法,红魃解释道:

  “没有那么夸张,这应该是青剑子的遗蜕,残留的力量顶多有巨灵境就了不得了,我不知你法器如何,但有此剑魄加持,你再小心些,应该稳妥一些。”

  许知尘伸出手忽的一顿:“他不会噬主吧?”

  “不会,已经经过祭炼了。”

  听到这话,许知尘才算放心。

  晚间,饭桌上。

  “秦老,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可能会耽误一些时间,武道大会那边到时可能会需要你帮忙。”

  因为不知道任务能否顺利完成,所以许知尘打算明天就开始行动,可能来不及参加武道大会。

  “没问题,你大可放心去忙自己的事,不过武道大会尽量还是能赶回来参加一下。”秦向书点点头,没有追问的意思,他不是那种喜欢打听别人私事的人。

  “不过有件事我要先给你提个醒。”

  “什么事?”许知尘见他面色严肃,问道。

  秦向书抿了抿嘴:“剑宫最近有门人出山,他们和玄黄观的关系非常好,两家一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伙伴关系,你要小心些。”

  “剑宫?”

  “这也是帝都圈子里的势力,不过不属于道观一列,平常都是闭山修行为主,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听完这话,许知尘忽的想起和张神医那些人在一起的时候,闲聊时好像也说过剑宫,只是当时并未在意。

  “这剑宫比玄黄观厉害?”

  秦向书苦笑一声:“厉害是一点,更重要他们历来神秘,却有着极强的个体实力和组合法阵,少有人敢惹。”

  “是我孤陋寡闻了。”

  许知尘笑道:“反正我没有的罪过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但要是敢来找麻烦,我也不怕他们就是。”

  这话别人说出来可能会贻笑大方,但秦向书笑眯眯点了点头:

  “你留心便好,如果真碰上事可以找楚为野,他还是很看中你的。”

  许知尘笑了笑没说话。

  回到房间时,小狐狸神出鬼没的从门外跑进来,让许知尘感到意外的是,它的口中叼着一枚火红色的圆润果实。

  “你又去偷摘秦老的灵果,小心人家把你抓起来烤了吃。”许知尘无奈道。

  小狐狸没有说话,一对如蓝宝石般的眸子静静望着他,迫不及待仰起头,似乎在等他取走果实,然后夸赞一番。

  “这次就算了,下次别去了。”

  许知尘抱起它坐到一旁椅子上,接过果实擦掉上面的口水咬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

  看着小狐狸,许知尘视线忽然有些飘忽。

  他有点想大白和小青了。

  小狐狸不明白他怎么了,睁着大眼好奇看着。

  “当时我应该把她们带在身边的。”他的目光落到小狐狸身上,神色有些异样。

  许知尘想起一件事。

  “你和九尾狐族是什么关系?”

  左道那些人许知尘没兴趣去接触,但九尾狐族是个例外。

  这是真正的神魔后裔,对于规则的了解很透彻。

  其实在炼化了那些规则碎片之后,自身道韵趋近于圆满许知尘就有种感觉,规则的作用应该远不止于此。

  换句话说,他还没有完全开发出规则的全部用处。

  最近老是有这种想法,许知尘觉得应该和自己快要突破巨灵境有关系。

  或者,等他搞明白这些,就是晋升巨灵境的时刻。

  小狐狸好像听不懂,可许知尘分明感觉到,对方趴在自己怀中的身躯一僵。

  许知尘面无表情咀嚼着果肉。

  刚来帝都的时候一切正常,但在后面一些事情有些问题。

  来到帝都后许知尘一直有复盘的习惯,避免出现一些暴露身份的问题。

  前几天长寿观的事情当时没觉得什么,但事后总觉得不对劲。

  什么时候不出事,偏偏在他要来的时候,而且后面小狐狸想要跟着他的态度和当时的大白小青不一样。

  “果然是这样。”

  察觉到小狐狸的变化,许知尘眼睛眯起。

  心中一凛,他也是今天发现异常,结合之前种种,才敢这么大胆推测。

  “你还不打算承认么?”许知尘声音发冷。

  见小狐狸一脸委屈,得知对方身份他哪里还会被迷惑,淡然道:

  “你很聪明,知道先演一出戏,我当时就纳闷为什么能进入道观,那些灵丹妙药不偷偏偏偷一些半生不熟的灵药?

  即使有些稀珍,但在我看来也并非找不到,你是怕做的太过真的惹怒长寿观的人将你诛杀,你之前就打听到我回来这里对不对。”

  突然被妖族靠近,谁知道对方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思来想去他认识的妖族中,有这个实力和心思的只有左道那帮妖族。

  “你要是再不承认,我可就把你交给斗兽馆的人,那里每天都有妖兽死亡,你这可爱应该会得到特殊关照。”

  小狐狸睁大眼睛,无辜的大眼睛此时有些惊慌失措。

  下一刻,小狐狸口中传来一道女子声音,娇弱动听。

  “大哥哥不要生气,奴家并无恶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