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23章 长街偶遇!

第223章 长街偶遇!

  “这么说你是执意要跟玄黄观作对了?”张千羽面色发冷,若非这里还在横断天都,恐怕会忍不住动手。

  许知尘看他一眼:“作对又如何,这件事我已经说的很明白,至于其他条件我没有答应的理由,你们爱跟谁提亲跟我没关系。”

  “你可以不用道歉。”

  张明义按住有些暴躁的张千羽:“但是必须在武道大会上公开解释,同时保证不会和长公主有任何交涉。”

  这句话实在显得多余,许知尘也是想了一会才明白。

  按照楚为野的意思,玄黄观此次联姻心思不纯,志在秘境。

  这么简单的局面长公主那边未必会看不出来,但她那天在宴会上说的话,却让人摸不清头绪,似乎乐于见到这样的情况。

  其实这件事想想也能明白,长公主现在正是急需人才的时候,这些话下去,对那些爱慕者绝对是一剂强心针。

  未来武道大会上,别的不说,年青一代中起码会有很多人力争上游。

  而赵萱萱牺牲名誉换来一大批潜力巨大的年轻人,届时所谓的天下第一就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关卡。

  毕竟天下第一只能是一人,赵萱萱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搪塞过去。

  但除了天下第一必然还会有很多同代翘楚,这些就是人才啊。

  以赵萱萱在皇室的地位,如果拒不成婚国王也不可能强求,但这些人才却可以笼络到门下。

  而想要把局面打开,肯定是需要领头的人做出表率。

  陈知序和张千羽无疑就符合这样的条件,一个是成名已久的天骄,一个是刚冒头的黑马。

  可能在长公主心里压根没对陈知序报什么希望,但这个表率一旦做出,后面跟风者还会少吗。

  你看看连个名声不显的小人物都可以公然示爱,和玄黄观斗争,那些但凡有点势力的难道连这样的人都不如。

  最终导致的局面无外乎龙争虎斗,而实际上作为最先有提亲想法的玄黄观,将会陷入无比被动的局面。

  有张千羽摆在前面,再有陈知序发动冲锋,此后将会有无数人向其发起挑战。

  这种挑战可以是多方面的,猛虎架不住群狼,张明义担心的问题就在这里。

  他这不是说陈知序多么有影响力,纯粹是不想让以后出现太多麻烦,提前扼杀在摇篮。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赵萱萱做的很有魄力,但张明义同样有远见。

  张千羽刚才的话只是气话,但他考虑的东西更多。

  让陈知序出面解释,等于断绝其他人不切实际的想法,一劳永逸。

  张明义此举的目的,断了陈知序的念想不够,好要彻底斩断其他人的心思。

  “你们太刻意了。”

  许知尘淡淡一笑:

  “联姻这件事主动权只在长公主那里,你们再怎么计划也是瞎着急,逼我去公开解释更是多此一举,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们不要太过分,把我惹急了,我就争给你看,可能更有意思。”

  张明义没想到他会直接揭开伪装,打了个措手不及,气氛变得微妙。

  对方怎么敢这么做?

  “你真以为凭楚为野和秦向书可以护你一辈子?”

  张明义眯了眯眼,眼底闪过危险光芒。

  许知尘笑道:“谁说我要靠他们的庇护,怎么你想动手,不用顾虑,随时都可以动手,只要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后悔。”

  听这话张明义觉得这个陈知序太过狂妄。

  然而说实话他现在确实不能动陈知序,起码暂时还不行,楚为野那里就是一道坎。

  “你怎么敢跟我争,哪来的勇气,而且你以为长公主会看上你吗?”张千羽见他如此嚣张,实在受不了,这家伙到底哪来的底气。

  “抱歉。”

  陈知序突然一句话说的两人一愣,以为对方服软。

  紧接着对方说道:“我不是跟你争,而是我压根从没把你视作对手,至于长公主的看法,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愿不愿意。”

  许知尘丝毫不在乎张千羽越来越黑的脸色。

  “师伯,我可以杀了他吗?”张千羽胸膛剧烈起伏,抑制不住的怒火冲向颅腔。

  张明义按住他,神色也不好看:

  “不要冲动,忘了师祖的告诫了吗,凡事都要放平心态,你的目标是他永远触及不到的,难道你会在意一个蝼蚁的想法吗?”

  许知尘哂然一笑没有说话。

  “我当然不在乎!”张千羽分外恼火。

  张明义冷冷注视陈知序: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随你了,不过你应该也知道,修仙者之间一旦相争,将无情面可讲,到时你别后悔就是。”

  “唉,非得走到那一步不可吗?”

  许知尘叹了口气:“其实大家就像这样做下来喝喝茶,聊聊人生理想有什么不好,何必急头白脸呢。”

  很难想象,素有城府的张明义此时胸腔剧烈起伏,确实有被气到。

  “告辞!”张明义知道不能再待下去,张千羽怒了自己还能阻拦,他要是失去理智,可能会出大事。

  “这算是彻底结仇了吗?”

  目送两人远去,许知尘面无表情。

  说实话闹到现在这一步非他本意。

  话虽如此,但即便再来一次,他依旧会做同样选择,不会低头。

  “看来后面的日子不会无聊了,楚为野要是知道估计会很高兴吧,真是脑抽了,为什么要揽下找人这个苦差事。”

  只能尽快完成这项任务,他无奈摇了摇头。

  三日后,许知尘身心俱疲走在街头集市,听着附近不绝于耳的吆喝叫卖,他是从里到外都恹恹的。

  天知道这几天他跑了多少地方,期间还特意联系赤月仙子张神医刘神拳那帮人。

  借口领略帝都风光去了很多地方,这些地方包括原主记忆中听过没去过,没听过也没去过的。

  总之偌大的帝都他都快跑遍了。

  为了让这些人不觉得是在做无用功,一路上吃喝玩乐全是许知尘掏的腰包。

  结果一圈下来想找的人毛都没看见,反倒花钱如流水。.biqupai.

  饶是许知尘积蓄丰厚,这些天也已经花去了大半,金叶子就跟不要钱一样不断往外丢。

  无论在哪里经济中枢的地区消费都是最高的,加上大家都是修士一般的东西看不上眼,只能往最贵最好的消费。

  不久前才把那些吸血鬼撵走,好在这番花销不算是毫无结果,起码让这些人对陈知序更亲近了。

  当然许知尘更相信他们是把他当成了冤大头。

  穿梭街道到了尽头,结果一个小娃娃迎面就撞了过来,力气大得惊人。

  低头一看,对方正不知所措的道歉,然后小心翼翼歪头打量他。

  五官精致,脸蛋圆润有点婴儿肥,灵动清澈的大眼睛微微闪动,看着许知尘露出几分怯色,扎着一对丸子头,分外可爱。

  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粉雕玉琢似的,漂亮的不像话。

  路过的人都被这个身穿的粉色小裙子的小可爱吸引,有人看着就和迎面而来的人撞在一起,可见有多招人喜爱。

  许知尘本来还有些惊讶,见状也只能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示意没事。

  这么小的孩子跑在人来马往的街道上,附近竟没有大人看护,随口一问得知对方叫敏若,单姓一个许字。

  不得不说很巧,和许知尘还是同家。

  许敏若就这么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毫不反感摸头。

  看得许知尘最后都有点不好意思,在旁边买了串糖葫芦送给小女孩吃。

  看着对方露着一对小虎牙开心啃着糖葫芦,还时不时瞟一眼许知尘,后来许知尘干脆也买了一串坐到旁边歇脚。

  和小孩子没什么好聊的,许知尘只是自顾自吃着东西思考问题。

  后来可能是孩子家里大人找不到许敏若急了,到处叫喊终于在这里遇上。

  找来的是个老妇人,应该是奶娘一类的,身后还跟在两个丫鬟,此时都被训过的样子,委屈的低着头亦步亦趋。

  见到安然无恙的许敏若差点喜极而泣。

  没想到小丫头出身还不小,了解过程后老妇人倒是挺懂礼貌的对许知尘千恩万谢。

  最后还让许敏若喊他叔叔,许知尘哪里肯答应,脸一僵赶紧让许敏若叫哥哥就行。

  老妇人还有点不高兴,嘀咕着那么老叫什么哥哥。

  这不能怪许知尘,他其实易容过后也没把自己弄得多老,毕竟本来就是个年轻人嘛,驾驭起来更容易。

  主要这几天东奔西跑的人都快废了,看起来不就憔悴嘛。

  许知尘本来想辩解,转念一想就这样好了。

  反正就是萍水相逢那么较真干嘛。

  许敏若挺乖巧的喊了声大哥哥,手里还紧抓着糖葫芦,看旁边老妇人欲又止的样子似乎平常不让小丫头吃这些东西。

  富贵人家的孩子就是规矩多,许知尘淡淡一笑没在意。

  趁老妇人不注意许敏若就偷偷啃一下糖葫芦,冲许知尘笑。

  这时候一辆奢华的四轮马车缓缓驶来在旁边停下,车窗帷幔掀开露出里面一位面相消瘦,眸光淡然的中年胡须男子。

  “人找到了?”

  老妇人连忙告罪,把许敏若送上马车,许知尘听见许敏若进去后甜甜的叫了声爹爹,才晓得两人关系。

  老妇人又指了指旁边的许知尘阐明前因后果,然后低头等着挨训。

  不过车内的中年人并未多说,看到许敏若没事,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但这个过程很短,稍不注意可能会忽略,旋即又恢复那幅古板严峻的面孔。

  告诉车外的老妇人几人,丫头没出事就好,以后注意点。

  目光在许敏若手中的糖葫芦上微微停顿,看到小丫头紧张兮兮的样子,中年人迟疑了下没说什么接着转头看向许知尘。

  “多谢阁下,糖葫芦多少钱我给你。”

  说着就去取钱袋,许知尘视线有些躲闪,脸上故作平静笑道:“没关系,都是小钱,就当是我请客了不用给。”

  “那不行。”中年人语气不容置疑,见许知尘不要便让老妇人去小贩那里问,然后从干瘪的钱袋中取出三文钱递给许知尘。

  说实话几文钱的东西许知尘压根就没想着能要回来。

  如果可以他更想把这几天邀请刘神拳那帮人的钱拿回来,太造孽了。

  “阁下风尘仆仆,莫不是在帝都遇到了什么难事,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可以来这个地方找我,能力之内都可以尝试帮你。”

  没想到这时候中年人又说了一番话,并让老妇人递过来一块腰牌。

  看这样子是因为许知尘帮助许敏若的情分上,如此一来也算是了结因果。

  当然对方没有把话说满,只是看许知尘此时面容憔悴,料想可能遇到了难事,但品行如何还不知道。

  许知尘干笑一声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后还是老妇人看他拖拉直接塞了过来。

  做完这些事中年人瞥了许知尘一眼,放下帷幔马车带着人逐渐远去,而许知尘低头看了眼腰牌有点哭笑不得。

  这也太巧了。

  腰牌制作精良,边缘雕琢精美云纹,中间一个大大的‘武’字。

  没错,这正是许知尘自家武王府的特制腰牌。

  刚才马车里那位中年人也不是别人,正是许知尘记忆中那位久未谋面的二叔——许无妄。

  见到这位二叔时许知尘都吓了一跳,还以为被认出来了。

  后来一想不对啊,他现在是易容,想认出来可不容易。

  “二叔什么时候有孩子了?”而且看样子都七八岁了,他离家也没多久啊,续弦也不可能这么快吧,许知尘一头雾水。

  看方才许无妄对许敏若的样子,分明是宠爱有加。

  而且,他这位二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许知尘在原主的记忆中,可是了解到许无妄脾性冷的很,而且动不动就会训斥他。

  这也造就了后面原主有些畏惧这位二叔,性格上也是闷闷的。

  搞得当初穿越过来融合记忆后,连带着许知尘对许无妄都没有什么好感。

  摸着下巴沉思片刻,许知尘摇了摇头管他呢,想这些做什么。

  至于武王府那边,许知尘想过目前还不是回去的时候,所以在帝都这么多天他都没有靠近过内城,生怕遇见熟人。

  没想到这一下遇见了,还是自家亲人。

  暗中擦了下冷汗,回想刚才的过程许知尘觉得自己演的很好,应该不会有问题。

  毕竟还有易容术在身上,连声音在许知尘修炼后都和以往有了很大不同。

  午后休息没多久的许知尘又接到长寿观秦向书的传讯,说是要和他聊聊后面武道大会比赛的事情。

  许知尘心想演戏嘛就要演全套,现在还不是撂挑子的时候。

  打听到长寿观的位置,许知尘才往那边赶去。

  远远见到山腰上的一排古建筑,周围松涛如海,一股难以喻的岁月感油然而生。

  “前辈这道观的位置,不愧是洞天福地。”见面后许知尘先是一顿赞美。

  这段时间他也跟着张神医等人去过不少道观。

  但说实话能称得上景色秀丽很少,长寿观算是其中一个,看着没有其他道观那样气派,但装饰也不差,且在感觉上更有底蕴。

  无疑,许知尘比较钟爱后者。

  不过许知尘来得有些不是时候,此时长寿观不像往日那样安宁,一大群弟子神色匆匆。

  许知尘稍感诧异。

  后来见到秦向书才知道怎么回事,长寿观遭了贼,一些灵药被盗,据说其中还有秦向书最喜爱的几株稀珍也被偷了。

  差不多情况就是现在天地逐渐绝灵,一些灵药即将绝迹,难得秦向书手里还保留一些。

  没想到这一下全没了,秦向书知道后岂能不生气,气得差点跳脚都想全天下通缉可恶的盗贼了。

  见到许知尘后才算稍微收敛,在人前恢复点仙风道骨的老前辈模样。

  许知尘见到有弟子急忙推开道观大门,带来不同的消息。

  贼人很聪明,进来时悄无声息,走的时候还布置了很多疑阵,把长寿观这些弟子骗得团团转。

  “我记得走的时候门是锁上的。”有人大喊冤枉。

  大门上的锁被人打开,却没有破坏的迹象,手法看起来很高明。

  道观这种地方,锁门意味着结界封锁,想进去首先得先打开锁。

  “这......怎么回事?”有人把线索一总结,发现驴头不对马嘴当场裂开。

  跟着秦向书转了一圈,道观内损失不算太严重,就是一些灵药遗失,别的就算了,里面那几株秦向书喜爱的稀珍得找回来才行。

  说实话长寿观内珍贵的东西远不是那些灵药,比起那个丹药价值更高。

  最后许知尘都跟着帮忙,心想我来这里干啥来了,这秦向书不会是想找免费苦力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