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21章 目标长公主!

第221章 目标长公主!

  三天后许知尘才拿到武道手册。

  一份手掌大小,绘有日月图样的长方形鎏金折子。

  据说以前的武道手册质地不俗,那叫一个奢华高贵,后来常有人将武道手册拿去典当换取钱财,上尊一怒下,便有了如今简化版的武道手册。

  这里所说的上尊其实是指隶属于玉琼国的一个武帝学院。m.biqupai.

  武帝学院便是历届武道大会的主办方,因为武帝学院历史悠久,其存在的时间比玉琼国还要早。

  甚至可以一度追溯到遥远的上古时期,东灵洲改朝换代那么多次,都没有影响武帝学院的地位。

  其超然地位在仙门都有赫赫威名。

  一直有传闻称武帝学院拥有当时那位武帝的传承,使其后来学院可以俯瞰世道动荡而安然无恙。

  武帝学院招生非常严格,不讲究出身,只招收附和学院标准的,哪怕是皇族成员亦不能例外。

  所以武帝学院一直以来人数都没有超过百,这也是其在第五荒墟各大势力中不怎么显眼的缘故。

  但却从来没被人小觑过。

  即使历朝历代的皇室都以能进入武帝学院而自豪。

  只不过以前很少,最近就拿玉琼国来说,只有一位赵萱萱得到过武帝学院的院长点拨过,却也没有收徒。

  即使如此都已经让无数人震惊莫名,国王赵晋当时欣喜若狂。

  武帝学院之所以能在帝国中枢仍旧拥有超越寻常的地位,主要原因也有其淡泊名利,不与世俗利益纠葛有关系。

  武帝学院的宗旨也不是秘密,人家坦诚公布对天下人说过武帝学院只追求武帝的脚步,找到能够继承无敌光辉的后继者。

  以传承为己任,从未改变。

  换句话说这就是妥妥的收人标准,只要附和这点要求就有机会加入武帝学院。

  武帝学院的人在外界的眼中经常被人认为就是一群神经病,而且还有非常好战的毛病。

  他们甚至会因为干架的时候先出左拳还是右拳而争得不可开交,有时候演变成大混战。

  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一个个就和打了鸡血一样疯狂。

  但这话也只能私底下说说。

  当时武帝学院经常派弟子到处云游,开摆擂台迎战,一方面是想吸纳各方优秀人才,当然前提是必须附和武帝学院要求的。

  久而久之,这种模式深入人心被大家所熟知,从一开始的门庭冷清到后来应者云集。

  通俗点来讲,武帝学院就是权威的代表。

  一度到后来的各种地方大赛其实都有模仿武帝学院的意思。

  这就是武道大会最初的雏形。

  到了今天武道大会可能存在一些别有用意的人,打着不为人知的算盘,但这些武帝学院不会在意,他们只在乎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后来由大家一合计,武道大会领头的还是武帝学院,不过其中会加入一些其他势力。

  乱是乱了些,可能不如以前纯粹,但确实号召力大了很多,可以看到更多的人才涌入。

  武帝学院看到这些也就不会计较有谁会进来分蛋糕。

  武道手册上的徽记其实就是武帝学院设计的,据说此番灵感来源于一则故事。

  传闻武帝化道后,一只眼变成太阳,一只眼变成月亮,身躯化作山川地脉,精气神变成了天地灵气与元素。

  而徽记如此设计,寓意日月照耀之处皆有武帝光辉笼罩。

  更有甚者来自曾经一位武帝学院的狂热分子,认为武帝没死,祂永远注视人间,世间每一次风起都是武帝在呼吸。

  嗯非常自恋的设计和想法,但这就是人家的追求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翻开第一页就是日月映照几个大字,散发淡淡荧光,后面跟着一个武道印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许知尘试了下,发现寻常写字笔在上面无法留下痕迹,硬刻都没效果,纸张十分坚韧。

  后来楚为野过来告诉他,只有武帝学院那些人才能在上面留字,记录着战绩。

  表现优异的将会永久收藏于武帝学院供后人观瞻。

  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荣誉。

  后来一问,武道大会前十名才有这个资格。

  武道大会参加人数有多少?数以万计都不止。

  这还是经过第一天海选后仍旧留下的精英,在这些人中角逐出前十名含金量绝对很足。

  许知尘觉得自己估计是没这个机会了,在不动真格的情况下想要冲入前世基本不可能。

  把武道手册装好才和楚为野展开闲聊。

  这几天的相处彼此也算有了熟悉,楚为野这次是受到好友邀请过来坐镇,兼职监察使的。

  没想到随意发问还有意外收获,藉此突破困扰许久的难题,此后和许知尘越聊越对胃口感到老怀大慰。

  本来是有收徒的意思,毕竟在其他人看来楚为野属于老辈修士中的翘楚,经验丰富,对陈知序来说绝对是天大的机遇。

  不过后来一聊发现陈知序有师父,除了不方便透露姓名,但也等于婉拒了。

  楚为野心想这样的好苗子不能错过,当然没有一味的强求,反正陈知序还要在帝都滞留很久。

  见他脚步一阵虚浮,明白其中原因,楚为野笑眯眯说着:“怎么,还没休息过来?”

  “是啊,头还疼着呢。”许知尘苦笑一声,自那晚聚会结束,他就陷入昏睡,后面还是被宋玉背回来的,直到今天早上才醒转。

  后来一想可能不是醉酒的缘故,而是身体的原因。

  当然不是出了毛病,而是许知尘这段时间身体非常操劳。

  即使他的体质特殊,但连续不断的吸收那些规则碎片,终究还是有副作用出现了,已经到达一个盈满渐溢的状态。

  这是许知尘结合自身情况以及那天的状态做出的推论。

  其实他猜得和真实情况相差不远。

  如今面板已经有了新变化。

  宿主:许知尘

  境界:丹变境大圆满(道韵显圣期)

  修为:4000001800000

  功法:人山诀

  技能:观山、万仞散浮华、龙甲术、飞升术、位面召唤术、补天术、混沌神雷真体、洞天秘术、死亡攫取

  弃源值:8653

  职业:无

  幸运:73

  其他变化不算太大,但道韵的变化已经让许知尘全面完成升华。

  显圣期!

  他不知道这个阶段后面还有什么变化,但就目前来讲,许知尘能清晰感觉到道韵比之前强大太多。

  他甚至能感知到对面这位楚为野身上的修为律动,似乎只要一念之间就能让对方气机逆流。

  简单点来讲,他可以直接影响这片地域的规则让对方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好歹楚为野也是一位巨灵境资深修士,以前面对其他巨灵境时许知尘发誓绝对做不到这些。

  而且还有一点非常重要。

  能感受到一个人的气机律动这在以前向来是属于巨灵修士的特权。

  这一切许知尘总结后发现都和道韵变化有关系。

  醉酒只是一个引子,通俗点来说他的身体在消化那些规则碎片到了一定的疲惫期,需要进入沉睡。

  当然这种沉睡也可以用长久的清醒适应抵消,只不过这次沉睡让他更快完成了这个阶段过渡。

  后面醒来被人告知昏睡三天,许知尘自己当时都被吓了一跳。

  完全不合理,先不说他体质强大,修士怎么可能会轻易醉酒呢,仔细一想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不过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后怕。

  得亏没有酒后失态,而且后面还被人送回来,不然可能要出大问题。

  回想起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心底对刘神拳愤愤比了个中指。

  “头疼不要紧,酒后常态而已。”修士如果不用修为压制,其实和正常人没两样,楚为野不疑有他。

  最后看

  他说道:“可有一件事本座还想与你确认。”

  闻许知尘没有多想,点点头说什么事?

  “就是你那天在聚会上说,想要娶长公主的事。”

  楚为野似有忧愁:“长公主身份特殊,当然皇室如果有这方面的意思,想要联姻还是可行的,只不过你太冲动了,怎么能当众说出来。

  也罢,现在说都说了,消息也都传开了,嗯反正那玄黄观目的不单纯,相比那个张千羽,本座还是比较中意你,但这件事还要看长公主的意思,本座顶多在中间运作一下,能否成功还得看你表现。”

  “就这......啊不是等等......”许知尘愕然睁大眼。

  信息过于庞大,许知尘愣是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跟什么时候说要娶长公主了?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从楚为野脸上的话语中,他隐隐感到一股不妙之感。

  但这件事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你没印象很正常,那天你醉的太厉害了,还是在别人搀扶下才说完这件事,放心吧大家都听到了,你随便拉个那天在宴会上的人就知道。”

  放心个屁啊....许知尘差点跳脚。

  这事完全不在计划中好吧,连忙说这件事可能有误会,你也看出来我那天醉了,还醉的很厉害,酒后醉话怎么能当真呢?

  让楚为野不要当真,一时失而已,到时再让咱们那位长公主听到就不好了。

  结果楚为野点点头:“这话没错,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当时宴会另一边长公主也在场,她是跟着青阳道人过来的,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你不用担心。”

  又说长公主听见这边的情况并没有生气,只是笑能配上她的人必然是能让她中意的才行,起码一个天下第一少不了。

  以赵萱萱的年纪,加上择偶的角度,这个天下第一肯定是在同辈中比较。

  而今武道大会刚好就是一个展现实力的机会。

  换句话说,能在武道大会上去的第一名次,也算符合天下第一的名头。

  当然这方面只能规则在年青一代当中。

  谁有这份实力?大家回头一看毫无疑问能数的上来的人不多,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玄黄观的张千羽。

  至于陈知序这匹刚冒头的黑马严格上来说机会并不大,没人看好。

  只不过当时宴会上人多,这番话说出来让他一时名声大噪。

  可许知尘压根对赵萱萱没那个意思啊,都怪那该死的浮云笑,这下可能真的所有人都要笑了。

  关键许知尘完全不知道自己做过这些事,太冤枉了。

  他绞尽脑汁回忆,可是关于那天宴会上,自己醉后都干了什么,一点都不记得,这事问问别人就能知晓,楚为野没必要拿此事开玩笑。

  也就是说,自己那天真的提亲了?

  他忽地想起那天刘神拳的话,心头一跳:“那天扶着我的人,是不是有崂山的刘神拳?”

  “没错,刘神拳说提亲是你的想法,他只是转述。”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刘神拳,许知尘心中气闷,恨不得朝刘神拳脸上来一套王八组合拳。

  怪不得脑海中会浮现出张千羽跟张明义难看的面孔。

  跟人家抢亲,能有好脸色才怪。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提亲这事真的属于无心之举。”许知尘无奈道,找人的计划刚刚稳定下来,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再被人惦记。

  “怎么,你觉得长公主配不上你?”楚为野眯眼一笑:“你那天说的话,可是当着全武道的面,说不认就不认,而且当时还是你拉着本座为你主张,我都答应了,现在反悔本座的面子往哪搁?”

  顿了下,楚为野转而说道:“这件事是你要求的,你要是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那你自己去解决外面那些麻烦,本座可没空替你擦屁股。”

  “另外,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如果真能搭上长公主这艘船,足以保你未来无忧。”

  “什么意思?”许知尘微微皱眉。

  “其实提亲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张千羽那边恐怕玄黄观是想借此接近皇室,捆绑长公主而已。”

  担心许知尘不理解,他继续解释:

  “张千羽此人桀骜不驯,未必真是想娶长公主,其目的最有可能是皇室的秘境,那里具备庇护之力,但也不是没有限制,那些秘境都是有名额分配的,长公主手里有一份。”

  听到这许知尘总算明白过来,心里一动:“就是说长公主可以进入皇室的秘境?”

  “嗯。”

  许知尘这下心思活络起来。

  他之前听人说起过一嘴皇室秘境,还怀疑外界找不到朝山宗那些幸存者,很可能就是被关押在那些秘境当中。

  “我不相信你是个笨人,当今天下的情况有目共睹,本座曾听一位老前辈说神魔界带来的并不是机缘,还有大灾变,将来整个第五荒墟都不安全。”

  楚为野饶有深意的看了他眼:“而皇室手里,掌握着能够在那样环境中安身立命的资本。”

  “据我所知,长公主现在在皇族的处境算不上太好,他太过出色,且深受国王青睐,让兄长很有压力,现在到处笼络人才创建班底,你完全可以去试试。”

  这是要把陈知序当做自己人,才有如此推心置腹的论。

  换做其他人楚为野肯定不会说这些事。

  “以赵....长公主那等身份,想要娶她太困难了。”许知尘颇感无奈。

  话是这么说,但他心里却是另有想法。

  “没让你一定要娶长公主,尤其还有玄黄观的张千羽横在中间,你的机会其实并不大,但却可以借这个机会加入长公主的队伍。”

  他笑眯眯望着陈知序:“你不用和张千羽争,只要让人注意到你,再在后面的武道大会上表现出你的潜力让长公主看到就够了。”

  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如果外面找不到朝山宗那些人,皇室这个秘境就是他最后的希望。

  许知尘内心陷入天人交战。

  赵萱萱这个女人吧和他交手过几次,许知尘很清楚这女人的聪明,一个不慎可能就会被对方看出问题暴露身份。

  在楚为野看来他只是一个外来人士没有那么多顾虑。

  可实际上只有许知尘知道这样做有多冒险,一个弄不好可能就回不去了。

  但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以后恐怕就真的不会再有机会了。

  哪怕只为了给云清舒一个交代,而且我还有光之规则大不了就跑嘛。

  许知尘顿时有了决定。

  “我试试看好了。”许知尘说道。

  楚为野这才露出欣慰之色,这样一来陈知序就要留在帝都更长时间,凭他的手段想要留住陈知序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还有一点许知尘想知道那处秘境是否真像传闻说的那样安全。

  如果可以,未来真有什么大灾难,这里可能会成为他后路之一。

  提前打探一下有备无患。

  后面闲聊中楚为野问起他被青剑子抓走的事,语中提及了一则秘辛。

  和前世镜有关,询问后得知原来前世镜分为好几块,青剑子手中的只是一块碎片。

  传说完整的前世镜拥有轮回的能力,其在完整时期曾经是一些大能渡轮回劫的利器。

  后来被打碎,真正的前世镜的能力早已遗失,只具备一些残缺的能力,每块碎片都不同。

  “据说青剑子手中那块前世镜能照出前世,这点一直存在争议,有的人见过,有的人却看不见,不过事物本体一照一个准,与照妖镜颇为相似,你有没有在青剑子那里见到前世镜?”

  许知尘果断摇头说不知道,只说当时确实看到一面镜子,但上面只照出一段记忆画面,这会不会是我的前世?

  楚为野微怔,迟疑了下:“或许可能是吧,你说的情形不好解释,反正本座从来没听说有人被照出一段记忆的情况。”

  许知尘没说那段记忆具体情况,楚为野想了下说道:

  “当然,修仙界关于前世镜还有另一种说法。”

  “什么说法?”许知尘询问。

  “跟因果有关系,前世镜算是媒介,你看前世镜是因,前世镜看你是果,可如果本身没有任何因果,你觉得前世镜上会出现什么?或许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眼见为实,但有时眼睛最能欺骗自己,不用放在心上。”

  楚为野不清楚许知尘顾忌什么,有意开解,这个说法确实有理有据,许知尘脸色渐渐好转。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