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20章 酒醉!

第220章 酒醉!

  白袍老者想了想后,直接问道:

  “你知道道由心生,万象天地,弘法无边,太上炼情出自哪里么?”

  旁边几人听得愣了愣,觉得这句话耳熟却又想不起来。

  这对别人可能是难题的问题,许知尘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淡笑道:“这一段出自碧落要术,乃人族修行之初的草创修炼法,讲究由内而外的升华,现如今所有修炼法都是建立在此基础上....”

  说到后面许知尘忽然收声,察觉有些不妥。

  碧落要术他知道,但不代表所有修士都知道,因为此书年代太过久远,基本上当今天下已经成孤本。

  此类修行精要只有一些底蕴深厚传承悠久的超然势力还有所保留。

  所以‘碧落要术’虽是人族修行的启蒙之法,但实际上流传到现在已经没多少人知道了。

  朝山宗刚好就有这样一份孤本,保存在藏经阁内供弟子研读,甚至一般的弟子都没机会接触。

  他不知道对方这话有没有其他意思,但本能觉得还是小心为上,没有把话说的太满。

  秦真人闻笑眯眯打量许知尘,颔首道:“确实出自碧落要术,此法乃人族先辈呕心沥血写下的毕生精血之作,有无法而通之能,那才是真正的大道,可惜现在很少有人记得了。”

  许知尘笑了笑,说毕竟只是草创之法,后来经过无数人的努力,现在的修行法更完善更强,其实没什么好可惜的。

  而且许知尘心血来潮说了些前世看到的文章。

  “前辈说碧落要术能代表大道我倒不认为,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形,长养万物,天地大道,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这才应该是大道,而非成为某一具体之物。”

  秦真人听得愣在当场,错愕看着他。

  听完前面几句就已经震惊的难以复加,听完后细细一琢磨竟觉得很有道理,有种推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

  问秦真人是不是这个理,反正把话题成功转移。

  这一题简直就是送分题,还得了那么大的好处,许知尘抿嘴笑着:“前辈,这段话出自清静经,也是一段修行口诀。”

  他不知道清静经能不能修炼,但当时看到这篇文章时许知尘那是犹看天书不明觉厉。

  别的不敢说,轮这些经典他背后站着的可是一个璀璨的文明。

  秦真人那是相当震惊,本来就是随后一问,没想到还有这样意外的收获。

  仅仅这段话就阐述了很多玄奥的道理,即使根基浅的像许知尘都能觉得不明觉厉,而像秦真人这样层次的人感觉不亚于醍醐灌顶。

  “后面还有么?!”秦真人追着问。

  他此刻看的不像是陈知序,而是一座金光闪闪的巨大宝藏。

  其实许知尘脑力还能想起很多这些经典,但正如他来帝都的目的,不可能高调行事。

  这种惊世骇俗的理论还是少说为妙,很干脆的对秦真人说没有,以前偶然得到过一本这样的书,后来不见了敷衍了事。

  看得出来他没说实话,秦真人心里猫抓一样痒痒却又不能硬来。

  想着武道大会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结束,有的是机会挖掘此人身上的秘密。

  最后不痛不痒勉励了几句话拍了拍许知尘肩膀,转身离去。

  “这位是?”

  许知尘稍感疑惑,对方好像话里有话,宋玉闻一笑:“这位是长寿观的秦真人,喜欢外出云游,这次刚好赶上武道大会回来,他的辈分可比其他的观主老多了。”

  许知尘点了点头,想了会没搞明白秦真人话中的意思。

  倒是秦真人前脚刚走没多久,两位监察使就从天上落下,脸上重新恢复笑容。

  并没有看到莫青霞,不过依刚才的情形,别说监察使容不下她,她估计也没脸再待下去。

  “被杀了?”

  听许知尘这话,宋玉吓了一跳:“怎么会,最多教训教训对方,再说巨灵修士哪里那么好杀,真杀了她会有乱子的。”

  “那还好。”许知尘还想以后亲自报仇,真要被提前干掉了,多少会感觉遗憾。

  演武场众人见此情形,基本都能猜出一些结局,纷纷咋舌不已。

  听闻第三题许知尘已经在秦真人那里完成,两位监察使没有什么异议微微点头。

  后来听说刚才秦真人和陈知序谈话,还把对方震惊的不轻,了解详情后那位年老的监察使看陈知序愈发顺眼和欣赏。

  连连夸赞陈知序做的不错。

  绿袍监察使笑道:“这样一来,也算皆大欢喜了,就请道友宣布比赛结果吧。”

  在监察使一通洋洋洒洒的致辞下,今天的文武斗法名额竞争,终于落下帷幕。

  这场结束在所有人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随着一些人黯然离场,武道大会的氛围开始真正发酵,今晚城中到处都是讨论今日斗法的事情。

  之后还有一场聚会,但并不强求,去留随意。

  看到成功晋级许知尘同样松了口气,更让他高兴的还是那个秦真人出现让他白嫖了一次永久位置的机会。

  现在他就可以好好思考一下下面的计划了。

  回到房间,他收拾东西打算出去吃点东西。

  到了宴会场所刚好遇到张神医一群人被拉了过去,聊着天吃着饭就说到了武道大会的事情。

  听他们说这后面有一样东西非常重要,名叫‘武道手册’。

  “忘了说件事,你们比赛晋级之后都会发派一份武道手册,此后的每场战斗成绩都会在这上面进行通知,这几天应该就能拿到。”

  按照赤月仙子的意思,只有拿到这份武道手册,大家才算是武道大会正是竞争者,前面的比赛属于海选赛。

  “我明白了。”许知尘笑了笑。

  说着说着就不免提到今天文斗的意外。

  张神医刘神拳纷纷宽慰陈知序,让他不要太在意,反正那种层次的人就算在意也没什么办法。

  只能说倒霉。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就认栽了,可许知尘可不是吃亏的主,只是眼下时机不合适,不然高低让那个姓莫的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不过从今天的谈话中许知尘感觉算是和这些人真正建立起联系了。

  一直悬在心头的石头落地,许知尘也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晋级问题解决了,不过我以后若是有其他问题还要麻烦几位。”许知尘笑道。

  其他几人也没当真笑哈哈答应了说没问题。

  想起出题人之前的告诫,自己这种无惧因果的特殊能力,带来好处的同时,风险也会随之相伴。

  加上莫青霞恶意出手,无不在说明,无论是想生存下去,还是想要在修仙者圈子站住脚,唯有硬实力才是真道理。

  从青剑子那前世镜上,他推测以前那些仙门大人物还活着,这更让许知尘有种莫名的紧迫。

  “还有那座古刹也有问题。”

  当然,最让他无法忘怀的,还是前世镜上出现的那一幕,至今也忘不了。

  横断天都并不算全是荒芜,有些地方景色怡人。

  一个露天平台上,今天比赛留下的人聚集在此,远处瀑布垂挂,云雾水汽弥漫,每处景点都设有案几桌椅,上面摆满食物浆果,供人欣赏享用。

  山上热闹,不时有大笑传出。

  “陈道友,如今你已经成功晋级,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真的身份呀?”赤月仙子娇笑启唇,手里拎着一只白玉酒壶,脸蛋上红艳艳的呈现微醺。

  没想到这位仙女还是个酒鬼,许知尘干咳一声:“快了快了,等那太阳从西边出来。”

  “啧,你这话忒不中听。”

  见到她眼神嗔怪,许知尘不以为意。

  刘神拳走过来拍了他下,将手中一个酒壶递过来:“来,今天高兴,不整上两壶酒实在说不过去,我可跟你说,帝都的浮云笑可是难得能喝上一次,不像那些达官显贵们夜夜笙歌奢靡无度,这机会可得好好珍惜。”

  旁边的宋玉脸色发黑。

  这一壶酒不下一斤,许知尘拿过酒杯喝了口味道确实不错。

  酒水特别酿造的以前在帝都他也没机会接触。

  “我说,你个大老爷们,喝个酒咋还娘们唧唧的?”刘神拳眉头大皱,拍开酒杯举起手:“用壶喝,不然就是不给老哥面子啊!”

  “老刘这话在理。”旁边张神医笑呵呵看着,手上拿着一枚朱果,脸上熏红,全是一帮酒鬼,许知尘冷汗直冒。

  宋玉也看得汗颜,忙上前开口:“几位,别忘了陈道友还有伤在身,而且我刚才听说今天那位监察使等下要见陈道友呢,不如先等等,喝醉了不好谈事啊。”

  大家都知道宋玉口中的监察使是谁,果然就没人找许知尘灌酒了。

  不久后那位在大赛上丢掉比赛不管跑去闭关的监察使出现了。

  一出来就到处找人,很快就发现了陈知序,连连朝他招手:“陈小友你来得刚好,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

  宴会这边都是大任务,如果没人介绍从头到尾不会有人关注陈知序。

  这可是修仙圈子中的真正的贵圈。

  那位看中陈知序的出题人名叫楚为野,五十多岁正值人生巅峰,在这个圈子里很有威信。

  “这位是长寿观的秦真人。”楚为野指着旁边的白袍老者,对方正笑眯眯看着许知尘:“我们已经认识了,以后还要多多走动。”

  许知尘抬手作揖算是打了招呼。

  “别急,这里还有。”

  楚为野介绍一圈,最后指着一位身穿太极袍的中年人:

  “这位是玄黄观的张明义,旁边这个是张千羽,被冠以人族年轻第一天骄,小友你们年纪相仿,说不定会有很多共同语,修行上也可以进行交流。”

  “楚前辈谬赞了,不过共同语就算了,我现在没心思去指导别人。”

  张千羽一身白袍飘逸,丰神俊朗,瞥了眼许知尘淡淡一笑。

  有人在旁解释:“玄黄观恪守严规,张千羽身上承担着未来玄黄观的大梁,心思都在修行上也正常。”

  玄黄观大名自不用说,在帝都道观可以排上前三甲,实力可见一斑。

  许知尘点点头搞不懂他们这些道观之间的门道。

  这时张明义淡笑开口:“大梁不敢当,若是我也能跟这位小兄弟一样运气好,那就不用愁了。”

  这话什么意思?

  不知是不是错觉,从张千羽跟这张明义身上,他隐隐感觉到一股敌意,自己跟玄黄观好像没有任何恩怨瓜葛。

  许知尘面无表情站在原地,换了容貌现在平平无奇的他如果不是楚为野的出现,基本就属于路人甲的角色。

  楚为野呵呵一笑:“确实,本座就感觉陈小友或许是上天送给我的贵人。”

  说起这个周围几人无不羡慕,居然就因为一个问题就突破了停滞许久的境界,嫉妒都要让他们质壁分离了。

  “是吗?”张明义稍感诧异没想到楚为野评价这么高,笑着点头:“那我倒是有些拭目以待了。”

  “对了。”

  他忽然想起什么事,不再关注许知尘,和大家说起了另一件事。

  本来没人在意,后面听说玄黄观打算和皇室的长公主联姻一个个表示很惊讶。

  在帝都的谁不知道长公主才貌双绝,除了那层皇族身份之外,修行天赋更是惊艳,年纪轻轻便已经快要迈入巨灵境。

  大家都在传皇室哪怕那些皇子不争气,凭借长公主的能力今后必然愈发鼎盛。

  这次玄黄观便想等武道大会结束后,替张千羽向长公主求亲,而且他们俩自幼便是青梅竹马,郎才女貌,长大后都是一方天骄人物,可以说天造地设的一对。

  若是能籍此让玄黄观搭上皇室这艘快艇,未来必然会一骑绝尘远超其他道观。

  楚为野听完哂笑,这件事他很清楚小时候长公主只是见过张千羽,彼此视作玩伴而已,说是青梅竹马却有些勉强。

  倒是听到两家联合,楚为野心头微微意动,不过很快又摇头:“长公主性子执拗,小时便常常与我对着干,长大后更加有些无法无天,她认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至于联姻这件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国王那里好说,但长公主那里愿不愿意才重要。”

  说起来楚家曾经也是王族出身,自然和长公主有关交涉,不过后来没落了,仅剩楚为野一脉后来主动卸去爵位成为一方闲散人家。

  本来许知尘对他们说的话没什么兴趣,却没想到后面还把他给扯上了。

  当然不是他现在的身份,而是另一个身份的鬼面剑客。

  玄黄观的意思,现在长公主那边在鬼面剑客手里吃了大亏,心里肯定想着报复。

  而且听说这次武道大会鬼面剑客可能会到场,他们打算找出这个人然后交给长公主当做‘彩礼’。

  想法很不错,但当着当事人的面谈论这些许知尘险些笑出来。

  张明义知道楚为野和长公主有些关系,想请他帮帮忙,不过楚为野摆了摆手:

  “我早就脱离那个圈子了找我没用,如果让公主殿下知道我私自做主替她张罗亲事,提前把她许了人家,估计本座家里都要被她拆了不可。”

  众人听的有些嘀笑皆非,只有熟知长公主脾性的人清楚,这事真有可能发生。

  “不用楚前辈出手。”

  张千羽明白今天这事不会有结果,有些自负的笑道:“等我找到那个鬼面剑客,长公主那里到时晚辈可以解决。”

  楚为野听这话不太高兴,不过也懒得和一个晚辈计较淡笑一声没说话。

  随后,以秦真人楚为野几个老辈人物,以长公主为话题闲聊。

  楚为野在这件事上很少发声,并不是顾忌更像是想撇清关系。

  看得出来,这个长公主给不少人都留下深刻印象。

  许知尘站在一边,偶尔会跟宋玉聊几句,其他时候就当个看客。

  回到赤月仙子那边的时候,刘神拳一脸八卦凑上来:“听说刚刚玄黄观准备向长公主提亲?”

  “应该是吧,好像是给那个张千羽说亲。”许知尘点点头,随手拿起一块烤肉塞进嘴里,又喝了口果浆,浑身舒爽,帝都的宴会就是不一样。

  赤月仙子跟张神医走过来,后者脸比刚才还要红,嗤笑一声:“我看玄黄观此举不在人,而是看中皇室这艘大船了才对。”

  赤月仙子点头:“现如今神魔界降临,各大势力都在积蓄底蕴,等待有朝一日能够一飞冲天,如果能加入进去未来可期,玄黄观会有这种想法也正常。

  而且我听说皇室还有一些秘境,可以专门对修士进行训练,那里号称小世界,可以当做一方庇护所,甚至可以不受神魔界影响。”

  这才是玉琼国皇室强大的原因,赤月仙子就差把这些话说出来了。

  “秘境有这么大的能耐?”许知尘感到好奇。

  张神医解释道:“听说皇室的秘境和其他的秘境不同,传闻是空间裂缝,由来已久。”

  许知尘听完颇为意动,这确实是个好地方。

  甚至这一刻他更大胆的想,朝山宗那些人是不是就被关押在这些秘境当中?

  不然为什么外面一点关于朝山宗幸存者的消息都没有,许知尘觉得这个怀疑可能性很大。

  赤月仙子补充道:“不过听说那些秘境也并不是真的安全,里面有恐怖的凶灵,强的可怕,以人为食的。”

  许知尘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见他面色讪讪,赤月仙子咯咯一笑:“你干嘛,你不会想打皇室秘境的主意吧。”

  许知尘淡笑说怎么可能,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毕竟以前从来没听说。

  刘神拳搂住许知尘,挤眉弄眼:“要我说,楚为野这么看好你,以他以前和皇族的关系,不如你去透透风,让他把长公主和你撮合一下,促成一桩美谈,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m.biqupai.

  “诶,这事倒是可以试试。”赤月仙子跟张神医也是目光一亮,觉得非常有道理。

  “噗,咳咳咳......”许知尘一口果浆喷出,被几人的想法惊了一跳,忙摇头:“我就算了,你们别扯上我。”

  如果赵萱萱认出他是鬼面剑客,估计砍了他的心都有。

  跟人家谈情说爱,不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么......

  “唉,这就可惜了。”刘神拳一脸遗憾:“以楚为野现在如此看好你,只要你开口,我觉得此事十有捌九能成。”

  “确实。”即便赤月仙子都忍不住点头。

  楚为野现在对许知尘不是一般的在意,这些事不是没可能。

  “算啦,说这些干嘛,来来,喝酒要紧,所谓酒肉穿肠过,姻缘心中有,什么,你不能喝?没事没事,咱们就以酒代茶,一醉方休而已!”

  刘神拳硬塞过来一个酒壶,咣当一声竟也没撞碎,仰头就干了。

  那豪爽的气势,看得周围不少人拍手喝彩。

  宋玉没跟过来,赤月仙子跟张神医笑呵呵,根本没有帮忙的意思,许知尘心想没事那就喝吧。

  不知是酒的原因还是心情的原因,酒过三巡,许知尘居然有了些醉意。

  醉眼看人间,开始兴奋起来,嘴里胡说八道甚至说了些飞机大炮。

  反正大家都醉了也没人在意。

  最后,似乎连楚为野也过来了。

  视线内的最后一幕刘神拳在叫,赤月仙子在笑,张神医黄不悔几人抓着自己疯狂摇。

  张明义黑着脸,张千羽咬牙切齿,似要吃人一样。

  “帝都浮云笑,果然名不虚传啊哈哈哈!!”

  “那是,哈哈哈......”

  随着楚为野一阵大笑,四周闹哄哄,许知尘双眼一闭彻底没了意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