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19章 怀疑!

第219章 怀疑!

  出题人最后说完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

  留下一众人错愕大眼瞪小眼。

  许知尘其实也有点无奈啊,他本来真不想出风头的。

  正常来说,文斗积分与武斗积分一样,都会按照总分在积分榜上的排名,淘汰最后一名。

  眼下他只要再答对一题,获得三分评选资格就行。

  “我本以为自己的答案已是最佳。”

  冯智轻叹:“你这个四季不仅应题,还暗含轮回之数,这些本就是大家最常见的变化,在场人中却没有一个能看透,真是了不起。”新笔趣阁

  旁边人也跟着点头,目光敬佩望着陈知序。

  当然有些人心里是不服气的,但连出题人都这么说了,他们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许知尘不想成为众人焦点,在大家围过来时干脆说许是我接触修行不久,尚未做到真正脱俗,对这些气节变化很敏感。

  在我看来,轮回只是一种说法,睁眼闭眼是轮回,生活之中轮回无处不在,大家自身就是一个轮回,其实刚才的答案只是偶然突发奇想,才写下四季,纯属蒙的。

  有人大笑你这一蒙,倒获得了出题人的青睐,也是一种本领啊,若人人都有你这种瞎蒙的本事就好了。

  “哪里哪里,误打误撞而已。”

  也有人看陈知序不顺眼,说起话以长辈自居说该锋芒毕露时就不要藏拙,要有修士的样子,不然与庸俗者何异?太过谦虚就成了虚伪。

  许知尘也不是善茬,直接回怼一句关你屁事,吃菜放几斤盐这么爱管闲事,把那人说的脸红脖子粗跳脚骂陈知序目无尊长。

  后面许知尘干脆懒得打理他扭头走人。

  别说带着面具,就算现出真身他也是该骂就骂有些人就不能惯着。

  “第三题!”

  监察使声音刚响起,结果突然被旁边的黄袍老妪打断。

  监察使问莫真人也就是黄袍老妪有什么问题,对方笑着说道:“这一轮让我来吧。”

  察觉对方有点不对劲,监察使微微皱眉,不过想到对方的身份不能不给面子也就没多说。

  这时台下的许知尘忽然收到赤月仙子的传音。

  告诉他这一轮出题的莫真人与乾丰观亲近,估计会下绊子让你难堪,要小心。

  许知尘瞥了下不远处的黄袍老妪当时恍然。

  怪不得从刚才开始,此人对自己的态度就莫名有股第一,原来如此。

  他微微一笑:“知道了,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视线掠过陆长风那里时,许知尘发现对方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还差最后一题的积分就可以保住晋级名额,许知尘想了下觉得只要对方不是太过分还是忍忍吧。

  毕竟在陆长风这里暴露身份那太亏了。

  这时莫真人拿起空置的画卷,分别写下两道题目后合上,轻轻一弹指飞出。

  前面还好好的,结果最后众人发现有点不对劲。

  那画卷直奔陈知序的位置飞去,在靠近的半空突然气息增强,宛如疾风利剑,划过演武场,砸向面门。

  文斗这边的监察使都是什么实力?四位监察使都是巨灵境修士。

  而参加文斗的修士虽然不至于太弱,但肯定没有巨灵修士强啊。

  这种明显夹带私货的行为摆明是会出事的。

  “不好!”

  然而,旁边三位监察使察觉不对时,已是来不及阻止。

  现场响起惊呼。

  那飞来的画卷在空中拖曳出刺眼光芒,如同天外流星一般,气机凌厉,隔着老远都感觉皮肤隐隐刺痛,让人头皮发麻。

  许知尘则完全没意料到,那老太婆真敢公然动手。

  根本来不及躲闪,匆忙运转起丹田内灵元,抬手相抗。

  “蓬——”“噗!”

  画卷撞在手中,许知尘顿时一口血喷出,如遭巨锤夯击般的剧痛从手臂瞬息贯穿全身。

  磅礴的冲击力压着他双脚驻地向后犁行,直接就在有着坚固法阵的演武台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场外旁观的众人不知是不是错觉缘故,在那一刻突然感觉到演武台上,竟出现了一刹那的可怕如汪洋气机,稍纵即逝。

  可怕到令在场无数人莫名心悸。

  更远处化神境强者坐镇的高台上,此刻都有几道目光垂落。

  这个气机出现的很突兀,消失的同样很突兀。

  甚至有些人压根没有察觉。

  只有部分丹变境以上的修士注意到了,惊疑不定。

  不过时间太短也看不出头绪,所以几乎没引起什么人怀疑,只当是那位莫真人的原因。

  但本该会飞出演武台的陈知序,却是闷哼一声,硬生生吃下了那股后劲,停在文斗台边缘。

  他抬起头,冷眼看向评委席。

  因为要在帝都行走,冷思幽交给他的易容法器做不到天鬼面具那样逆天,所以在气机方面许知尘只能自我压制。

  得亏他对修行日渐加深,在气机把控方面不说独步天下,也是能做到炉火纯青。

  一直没有出问题,哪怕在高境修士面前他都可以行停自如不用担心暴露。

  可刚才那瞬间还是让挤压许久的气机释放出部分。

  幸好及时收敛。

  如果是全面舒展的情况下,这个莫真人不可能伤到许知尘。

  如今展开全部战力的许知尘,规则加身,说一句化神之下无敌毫不夸张。

  但压制气机等于压制修为,不这样做恐怕在进入横断天都当天就被人看出问题了。

  饶是如此,他收敛气机够快,刚才还是感觉到几道可怕的神识瞬间锁定自己。

  此时许知尘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再怎么强也不可能在高手如云的帝都横行霸道。

  理智告诉他此刻不是生气的时候。

  “莫青霞,你过分了!”

  旁边安慰年老的监察使拍桌起身,他顶替上一个出题人坐镇,眼看好友青睐的人才被打伤岂能不怒。

  明眼人都能看出,刚才这个陈知序的答案帮了那个出题人大忙,为其突破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修道之人不能说有恩必报,但却极重因果,越是境界高的人越是如此。

  而今天陈知序的所作所为便属于此类。

  可以想象倘若那位出题人想要尽早了结这段因果,肯定会给予陈知序一定的好处,甚至修行上的指点之类的。

  如果想继续延续这段因果关系,看中陈知序直接收入门下,那未来陈知序的身份必然水涨船高。

  无论从哪个角度,眼下这个陈知序都已经有别于其他参赛者,肯定是要特别优待的。

  另一个绿袍监察使也是吓了一跳,忙跟着呵斥道:“莫青霞,本座需要你一个解释!”

  同时被两位巨灵修士气机锁定,莫青霞心底有些意外。

  她没想到两人竟会如此看重这个陈知序。

  奈何拉不下脸,冷哼一声:“二位这么着急做什么,本座又不是故意的,只不过刚才力气没控制住用大了些罢了。”

  “你这叫不小心?!分明就是故意施加修为之力!身为监察使你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么!”最先说话的年老监察使怒道。

  连续被训莫青霞脸上也不好看。

  “本座说是就是,再说此乃修仙者的比赛,试试身手本就在规矩之内,哪里会知道他这么弱?真无趣。”

  “放肆!此人只有结丹修为,你堂堂一个巨

  灵修士高了对方两个大境界竟也好意思出手,说不去不怕别人笑话!”

  年老的监察使彻底翻脸:“你这分明就是在找茬,当我是摆设不成!你想试身手?很好,我最近也手痒得很,就让本座来讨教一下莫真人修为到了何种地步!”

  “好一个无趣!”

  另一位绿袍监察使缓缓站起身,面带冷笑:“本座也想试试身手,算我一个,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份勇气。”

  “不过一小人物,二位真要与我撕破脸皮?”莫青霞面色涨红,事情有点出乎她预料,却不肯低头。

  年老的监察使说道:“你还知道脸皮为何物!”

  唯一不相干的白袍老者有些发懵,出阻拦:“几位消消气,比赛还没结束,何至于此啊?”

  “秦真人你不要管,此事莫青霞做的太过,不给她点教训,日后还不爬到我们头上!今天必须当着大家的面还陈知序一个公道。”

  莫青霞也恼了:“真当我怕你们不成!”

  “战吧!”

  年老的监察使说动手就动手,大手一探掌中似有混沌气息浮现,蔓延四方,直接抓向莫青霞。

  同一时刻绿袍监察使跟着迈出一步,周身蓝雾翻涌,日月天星环绕,每一颗星辰下面,仿佛都镇压着一头绝世凶兽,散发恐怖气机。

  整个演武场都变得压抑,让人有种窒息之感。

  “你们疯了!”莫青霞大惊,本想反抗,见到这一幕后,直接扭头飞上天空,想要逃跑。

  万万没想到两人一上来直接就祭出杀招。

  这哪里是试试身手,分明是想将她大卸八块的意思。

  其实莫青霞这会儿已经明白了,帝都道观之间并不和睦,常有争斗伺机掌控对方。

  一开始绿袍监察使还有迟疑,后面估计想到了这点才愈发坚定。

  什么狗屁讨还公道,分明就是看到了机会,莫青霞心里暗恼方才冲动出手。

  现在道理不在她这边要是被打趴下到时将再无翻身之地。

  要知道,他们这些监察使最后也是要进行一番比斗的。

  若只有一人也就罢了,她还可以勉强应付,两位同阶的巨灵修士同时出手,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还想走?”

  绿袍监察使真动起手比谁都积极,把那位年老的监察使都甩在了后面,冷哼飞起。

  年老监察使心知肚明,却也不甘落后紧随其上,两人身形如幻似影,几个忽闪间就追上的莫青霞,纷纷拍出一掌。

  轰!

  天雷横空,四方震荡。

  武道会场上的众人都惊呆了,原本被安排在后面的压轴比赛居然提前开始了?

  巨灵修士之间对决没有太多花俏,直来直往,但无疑更加恐怖。

  一招一式皆具备万千变化,每一次拳掌落下,虚空出现扭曲,形成漩涡一般,撕扯周围一切事物。

  看得所有人悚然动容,那种环境下,巨灵以下的修士敢靠近,瞬间就会被气机绞碎。

  按照武道会惯例最后都有老辈人物出手切磋,大都会点到为止。

  像这种级别的战斗,哪怕仙门之中都很难看见。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大家肯定会大呼过瘾,观看这难得一遇的盛况,眼下情景不同,经过知情者透露,众人神色怪异。

  “这陈知序到底是什么人,就因为一件小事,能让这群巨灵修士撕破脸皮大打出手?”

  “这是要逆天啊!”

  “屁的逆天,你们是不是傻,这摆明就是借机除掉竞争对手!那陈知序不过就是个借口罢了。”

  “对哦这些人都是道观之主,明争暗斗不知多久了!”

  听到周围人的讨论,陆长风脸色铁青。

  原本见到陈知序受伤狼狈的样子还很高兴,没想到那两位监察使反应这么激烈。

  看到莫青霞的惨状,他此刻就跟吃了死苍蝇一样难受。

  “虽说这两个家伙是借着机会铲除对手,但这个陈知序的份量也不轻,真有意思。”

  身穿太极袍的中年人见此也颇为咂舌:“千羽,此人经此之后恐怕在帝都要开始崛起,你以后还要留意才行。”

  张千羽撇撇嘴:“一个结丹境的修士,只不过侥幸得到那位观主的青睐而已。”

  “不要这么说,刚才我感觉到此人身上出现了一股诡异的气机,虽然时间很短但在场应该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他身上估计有秘密。”

  中年人皱眉思索,一边望着天空大战。

  起初还能看到几人的身影,到了后面莫青霞边打边跑,三人越飞越高,渐渐消失在云层深处,只能看见那剧烈翻涌的云浪,以及阵阵轰鸣音。

  “你没事吧?”

  宋玉走上文斗台,从身上掏出一瓶丹药:“疗伤药你吃点。”

  许知尘拥有复生规则,濒死的伤势都能极快复原,更别说眼下这点小伤小痛。

  不过在别人眼中他现在只是个结丹境修士,能抗下巨灵修士一击可以说侥幸,可如果一点事都没有,还瞬间满血复活那就真会让人怀疑了。

  二话不说倒出几粒青色丹药吞下,夸了几句丹药不错好多了,对宋玉道了谢。

  想把剩下的丹药还给他,又被宋玉推回,叹气道:“丹药你留下备用吧,这事闹得,之前我只觉得陆长风会动手,没想到莫青霞会对你动手。”

  许知尘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

  说实话要不是顾忌这里是帝都,刚才哪里轮得到那些监察使,他自己都得把莫青霞打的他妈妈都不认识。

  宋玉安慰道:“你也别太生气,有两位监察使出面替你教训她,以后见到她躲着点就是。”

  “我倒希望能单独遇到她。”许知尘看了眼天空淡笑道。

  宋玉闻苦笑摇头,只当他说的是气话,眼下这么多人莫青霞都敢动歪脑筋,要是野外单独遇见那还不把你虐死啊。

  宋玉如果知道陈知序另外两层身份,估计就不会这么想了。

  看出宋玉眼中的无奈许知尘并没有过多解释,目前宋玉给他的观感还不错。

  但这还不足以让许知尘暴露真正的身份。

  之后的事情也很简单,有莫青霞出手捣乱,但比赛改进行还是要进行的。

  当然莫青霞的题目作废,换了个人这次许知尘轻松答完完美夺得三分宝座。

  武斗那里的积分遥遥领先,文斗这边本身分数就低,许知尘一骑绝尘答对所有题目,又得监察使青睐,位置比所有人都稳固。

  不过后面的题目许知尘就主动放弃没去答,反正已经稳定晋级。

  有人欢喜有人愁,很多人失败后精气神仿佛一下子散去,挺直的腰板也变得有些佝偻,看上去像是苍老了好几岁。

  值得一提的是武道大会算是武力世界的鲤鱼跃龙门。

  很多人为此辛辛苦苦准备数年都期望着能够一飞冲天。

  日暮时分很多比赛逐渐到了尾声,武道大会一天不可能全部比完,后面还有好多天呢。

  许知尘原本想离开,便见评委席上那位白袍老者笑眯眯走了过来:“小友请留步。”

  许知尘驻步凝望,不知道这位监察使想做什么。

  “老夫这里也有一题目,你若能答上来今后文斗这边老夫可直接保你进前十,甚至武道大会前百位置。”

  那两个追出去的监察使有自己的目的,他其实有点好奇面前这个年轻人。

  原因无他,之前那股突然出现的可怕气机他也注意到了。

  当然并没有怀疑许知尘的身份,只是单纯觉得此人的潜力可能很大。

  这个条件对于在场无数参赛者来说,诱惑不可谓不大。

  但许知尘其实并不怎么在乎,却不能表现太过反常,只是让对方出题到时随便说个答案敷衍了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