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16章 大赛见闻

第216章 大赛见闻

  不过后面宋玉又说今天赤月仙子那几人对他观感还不错,替陈知序感到高兴。

  无形中解决了许多潜在的威胁,毕竟从他的角度来看像赤月仙子张神医等人,算是武道大会的夺冠热门。

  武道大会明令禁止化神境以上的修士参加,水准可能不是最高的,但热度绝对是修炼群体中覆盖率最大的。

  毕竟化神境以下的修士天下间还是有很多的。

  所以在此为前提下,帝都这边的本地修士就成了武道大会呼声最高的人。

  当然不包括巨灵修士的层次。

  许知尘从冷思幽那里大概了解过武道大会的情况,眼下的情况还算顺利。

  后面宋玉还告诉陈知序,说帝都这些道观除了本身实力强之外,作为帝都的脸面也会被特殊照顾。

  让他和李玄机的赌注如果最后李玄机输了,也不要提太过分的要求,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许知尘对此淡淡一笑,随后感到奇怪:“如果照你这样说的话,其他人知道帝都这边的参赛者会被特别优待,没人闹吗?”

  “知道你会这么问。”

  宋玉缓缓说着:“其实所谓道观只是名义上的称呼,主要还是其背后所代表的意义,赤月仙子那些话也不全是空穴来风,我在帝都生活这么久,多少还是听到一些这方面的事情,像那青城观近年来不景气,在各大道观中已居于末流,但依然不可小觑。”

  “类似的事情以前也有发生,总体来说,这种老道观话虽不景气,但底蕴犹在,基本不会被刷出去,年年都在垫底,却也次次都能保全。”

  听宋玉的话,似乎对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这些道观的并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怪不得宋玉会说李玄机是最强几个竞争对手之一,这些成名已久的道观,基本上都会占去一个名额。

  剩下的那些名额才是可以被争取的机会。

  许知尘思忖片刻,话音一转。

  “对了,这武道大会具体内容都有哪些,需不需要注意什么,到时会有皇室的成员到场吗,实不相瞒,我从远地而来非常仰慕玉琼国的文化,一直听人说皇室皆是人中龙凤,不知有没有机会见上一面。”

  宋玉微微诧异,却也不疑有他,笑道:

  “武道大会没什么,主要是给天下修士一个展现自我的平台罢了,会有些常规斗法,比比谁更厉害,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大会,但这次有点不一样。

  这次武道大会应该会有大势力在后面盯着,准备吸纳人才,自从神魔界降临后,这方面的空缺一直填不满,毕竟事关未来格局,拖得越久越落后。”

  “这次连别洲都有势力派人过来,各大仙门对这件事很重视,若是之前可没有这般规模,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许知尘好奇:“什么意思?”

  “以你的实力想来既然能打得过陆长风,挤进前一百应该没问题,青城观的李玄机性格不咋地,但人品还算不错,如果能赢他同样可以排除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

  剩下虽有几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只要不去和他们争抢位置应该不会盯上你,这就让你多出了很多机会。”

  “武道大会入围,主要以评测个人修为,接着才是斗法中的表现,天赋卓绝的人可以额外加分,还有就是斗法的内容和以往有些不同,是真的考验个人能力,不像一些华而不实的招式,通俗点来说就是基础天赋。

  具体的流程等你进了道场就知道了,其实规矩不算多,但那里有一片远古场域,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一定平衡。

  这也是区别于其他修士斗法的地方,其实很有意思,毕竟想要保证大会能招来更多人参与,使其蒸蒸日上也很不容易,皇室那边算是下了苦功夫。”

  宋玉说完又提醒道:“远古场域中会进行一定压制,你若是觉得不行也可以选择主动放弃。”

  看陈知序没说话,宋玉转而一笑:“当然,竞争会额外多出一样条件,且具备绝对表决权,那就是个人能力在前面达到足够高的程度,能让那些监督者满意,便可以直接保住一个位置。”

  许知尘明白了,这不就是保送嘛!

  宋玉接着说:“这次武道大会各方瞩目,以陈道友的实力肯定能拿下名额,如果你想见皇室的人,到时和我一起,愚兄可以带你看看。”

  许知尘这才来了点精神,不过脸上不动声色。

  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能直接抓住皇室成员,就用飞升术进行搜魂。

  “明天武道大会,咱们一起加油。”

  目前来说宋玉表现出的立场和态度,许知尘还没摸清,不过今夜这番话确实没有毛病,勉强算得上半个可以信任的人。

  “要是能从宋玉这里接触到皇室成员,或许其他的计划都可以提前进行了。”他心里想着。

  以宋玉的身份接触到皇室成员不算很难,这点基本可以确定。

  而且皇室那边的虎视眈眈让许知尘早已对其充满恶感。

  尤其现在青剑子的出现,让他意识到皇室绝对有大动作,许知尘莫名感到紧迫。

  现在敌在明他在暗,这是他的优势,必须要好好利用。

  “听你说皇室派了化神修士前去寻找青剑子,不知有什么结果没有?”这是他现在除武道大会外最关心的事。

  保不齐那些人会发现什么,从而追查到他陈知序的身份就不好了。

  宋玉皱眉叹息:“说来也奇怪,家父从宫中带回来消息,那几位化神强者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找到青剑子,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后来才在通天海那边发现青剑子的气息,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你现在都回来了,还关心这些干什么?”

  “哦就是好奇问问,担心那老东西回来找我。”许知尘随便敷衍了句。

  不知道宋玉要是知道自己抓了青剑子,会是什么反应?

  “对了,还有件事差点忘了,明天按照流程,最后会进行几场友谊比斗,你抽签的时候选文斗便可,千万别选了武斗,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许知尘起初有点奇怪,宋玉后面才说这些是给那些巨灵修士准备的他随即恍然。

  ......

  十月里天透着丝丝凉意,天都峰侧,偌大的道场上拥挤数以万计的人海。

  人声鼎沸,整个横断天都空前的火热。

  道场中有一片演武场,周围设有观众席,被围起来的中间属于特意开辟出的宽阔广场,青石铺就,中心排列着数十座载有法阵的演武台。

  武道大会的斗法并不只有单纯的打斗,囊括了方方面面的内容。

  这其中就有各大副职体系。

  开幕仪式最终选定了最为火爆的项目,炼丹。

  演武台上早已摆放好全套炼药设备,又在每个演武台上划分开数十个小区域,每个区域内都有丹炉、装有灵药的储物袋等。

  每个丹炉旁边都配有小案几,上面放着相应的丹方,不远处还有一些从地下冒出的粗大木桩,数丈之高,几乎快与观众席一平。

  从那演武场上,四方各有一个入口,不断有人走出,伴随不时响起的呼声,这些都是参赛选手,来自东灵洲各地的修士。

  甚至还有别洲的修士。

  “葫芦岛,齐云派,花间派,啧,还有玄天丹宗,好家伙,这次武道大会来的门派有点多啊,第五荒墟的门派都来了吧!”

  坐在观众席上,眼瞅着一个又一个名门出现,几乎让人目不暇接,众人咋舌不已。

  许知尘坐在边缘观众席看着陆陆续续的参赛者进场,宋玉坐在不远处见到陈知序笑着打了个招呼。

  武道大会要进行半月之余,很多人的比赛都在后面。

  宋玉说过,来到这里大部分人是因武道大会才被邀请,当然还有没被邀请但经过考核的散修等。

  每一次武道大会,既是修士之间的相互问候,也是一些势力彼此之间的争锋较量,都会派出重量级人物,要分出高低。

  昨晚宋玉一席话,让他定下心来,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就能和皇室的成员见面。

  至于后面的事,不需要太过操心。

  许知尘唯一担心的就是对方知不知道朝山宗那些人的下落。

  不过朝山宗这件事有皇室一手经办,料想总会知道点消息的。

  “按照规矩,最后分配名额时,还需要一场竞争,必须拥有三分入围分,不然参赛者就没有资格出现在评选之内。”

  这是宋玉的原话,也就是说现在只要等表演赛结束,轮到许知尘上场的时候,夺得三个积分点就行。

  这是最低要求,许知尘也没想真的什么都不干,不然一开始就被赶出武道大会那后面的事情就不好办了。

  所以该要做的努力还是要做的,起码保证自己能一直在武道大会上就行。

  而这个积分点可以分不同形式获得。

  比如武道大会有两种模式在同时进行,分为文武斗。

  毕竟武道大会囊括了所有的副职在内,那么必然会有人在修为上不够出色,但副职很厉害的人。

  怎么办呢,那就来个文斗。

  当然这个文斗和平常理解的那种文斗还是有点差别的。

  属于文斗内的答题,答对一次一分,武斗内赢一次两分,只是三个积分点很容易就能获得。

  “武斗不适合我,文斗还不错。”许知尘放下心来,他一直盼着表演赛结束。

  武斗积分来得快,但确实不适合现在的许知尘。

  毕竟他的招式包括神通法术什么的,基本上很多都有人认识。

  在场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去过神魔界,万一被人认出鬼面剑客的身份就不妙了。

  开场赛实际已经过去了一半,从早上见面会到现在,好不容易才熬过几个时辰。

  旁边刚好过来一人坐下,将一个方方正正的空盒递了过来。

  之所以说是空盒,是因为许知尘拿到手中很轻。

  不知对方什么意思,诧异的转头看去,难道把他这里当成垃圾站了?

  “尝尝,很不错的灵气产品。”见他神色犹疑,男子微微一笑:“没有毒,只是宋玉跟我说过你,好奇过来看看。”

  这是一个模样非常俊秀的男子,穿着一身金丝镶边的白袍,儒雅中透着一丝超尘,唯独脸上始终有一丝病态苍白,仿佛与生俱来一样。

  “谢谢。”听说是熟人介绍的,许知尘道了声谢。

  他插上吸管吸了一口,顿觉一股无比充沛的灵气涌入肺腑,通达四肢百骸。

  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种幸福的想要昏死过去的冲动,这是什么宝物?

  “嗯?”几口就将盒中的灵气吸光,丹田内灵元翻涌,竟有种沸腾的感觉!

  “怎么样,还不错吧?”

  白衣男子呵呵一笑:“这是我以前无聊时研究出的东西,本座天生废脉,只能依靠这种东西才能修炼,现在已经改良很多了,你用的这个是最新产品。”

  这种吸收灵气的方式,许知尘以前想都不敢想,居然有人能做出来,这简直就是天才啊!

  “确实是个好东西,那些修炼慢的人如果有这样的东西,绝对拍案叫绝,不知你那里还有多少,要不咱们做个生意?”

  这种产物许知尘头一次遇到,但瞬间就看到了里面的发财契机。

  “你这想法倒是不错,可惜这东西我自己也不够用,这次只是例外,下次想要就看我心情了。”他站起身,却没有立即离去。

  “这世间许多事都可以不劳而获,唯独修行不行。”他的目光盯着许知尘,或者说从刚才他把灵气吸完后,就一直被盯着。

  “我给了你源灵液,让你修为精进,等同于帮助你节省了无数时间,时间对于修仙者而,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逃避的东西,也就是因果。”

  说着他眯起眼:“可我种下了因,却没有在你身上看到果,好像那源灵液本就与你可有可无,这不符合因果规律,看来宋玉说的没错,你是个奇怪的人,但在我的眼中,你也是个不祥之人。”

  “这话什么意思?”许知尘微微皱眉感到不解。

  白衣青年笑眯眯望着他:“你知道修仙者与普通人的差距跟仙的差距都在哪里吗?一个普通人入睡,一个修仙者入睡,以及仙入睡,这是三种层次,但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神识是凌驾于本体的,仙在神游虚外,修仙者在审视道骨,普通人也有,恍惚中的惊醒,那是他的本能在阻止潜意识进行的某种危险行动,这世上有人是幸运的,也有人是不幸的,能够超越本能的,千万中无一人,即便对于我们修仙者也是一样。”新笔趣阁

  许知尘搞不懂他什么意思,微微摇头。

  “其实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因果,本能之外是果,本能之内去索取追究则是因,万物都有前后关系,而你不同,在你身上我只看到了混沌,好像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如果有一天你消失了,那因你出现的一切都会消失,但肯定不会引起周围的东西发生本质改变,而你存在过的印记会从所有人记忆中逐渐消失,直到不会再有人记得。”

  “还不明白?”

  这种事光听着就很诡异,许知尘哪里肯信。

  可见他不似开玩笑的样子,心下感到诧异。

  因为对方说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确实说对了!

  看得出来,这位白衣男子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其实不难猜测,估计也是在神魔界得到了某种规则的力量。

  他自认见过的修仙者也不少,但能看出他穿越客身份的,这个白衣男子还是第一个。

  “你说这些,是想告诉我什么。”许知尘说道。

  “我与宋玉的父亲有同门之谊,来此只是提醒你,莫要因自己这种特殊本领就在外面胡作非为,任何东西脱离了常理都会被视为异类,早晚会引来杀身大祸。”

  意思很简单,这个‘陈知序’可以避免很多因果纠缠,在某些人眼中就是香馍馍。

  “多谢关心。”许知尘淡笑道。

  原来是想来提醒他这件事,许知尘想了下,怀疑之前的青剑子可能就是因为这个?

  “你叫陈知序是吧,不管真假,本座名姜温玉,也曾拜与朝山宗。”

  原来还是个同门,许知尘感到惊讶。

  姜温玉话音刚落,不远处主持座位那里便传来一声大喝:“第一场比赛,七星桩炼药!为时一炷香,需在走完七星桩的同时完成丹药炼制,案几上都是最常见的补血药,难度相同,可以随意选择。”

  “接下来,比赛开始!”

  “七星桩可凝神炼心,属于炼药师必练基本功之一,亦能对魂魄起到坚韧的奇效,以此举行踩桩炼药,比起一成不变的炼药方式,难度不会太高,但却极为考验炼药师个人功底。”

  简单来说那些靠拔苗助长起来的炼药师,在这里就会吃大亏。

  许知尘回想了下自己学习的初级炼丹术,发现里面竟把这些都包括了进去。

  也就是说他的基本功不会比那些苦练数十年的炼药师差到哪里。

  这边听着姜温玉的解释,许知尘微笑点头。

  这次武道大会,抛去个人问题不谈的话,或许可以见识到很多人大放异彩。

  即使放在仙门当中,这也是难得一遇的盛况。

  “前面几家选的都是最寻常的疗伤丹药,后面那些则选了效果更好的复元丹,这会增加难度,而且时间上面不会允许,但能增加印象分,最终赢家应该会在这几家出现。”姜温玉说道。

  演武场上,各家派出的弟子选择都不同,十尊丹炉被瓜分后,皆被巧力搬动随人跃上木桩,看起来虽惊心动魄,但全程无有失误。

  那些重达千斤的丹炉在几人手中如同玩具,翻来覆去,不见丝毫坠落的迹象,数十个木桩上人影晃动,那从炉孔内窜入的火焰,由每个人的灵元激发,分外熟练。

  “哼,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这一轮比的谁先成药,且药性最好,想在完成七星动桩之时,丹药成型,即便是号称炼药大家的玄天丹宗都不敢笃定,你说的这些人不过是选了难度最高,故意博人眼球而已。”

  声音再次传来,似有不屑,却是听起来有些熟悉,许知尘回头一看,在他坐的位置后面不远,正有几个身穿灰色道袍的人在谈论。

  其中一人他还认识,正是许久不见的陆长风。

  陆长风目光在场中移动,似是察觉有人窥伺,微微一瞥,也是发现了不远处的许知尘,两人对视一眼,稍稍一愣,随后都笑了出来。

  “好久不见啊。”许知尘说道。

  陆长风脸色一黑。

  两人相互打了照面,看上去就像是许久不见的老友。

  一团和气,实则在笑容的背后,陆长风隐藏的什么心情,只有当事人知晓。

  陆长风淡笑道:“没想到你也是来参加武道大会的。”

  许知尘说道:“是啊,毕竟武道大会的奖励还不错,该争取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看来你很自信。”

  “难道你不自信?”

  “彼此彼此,我很看好你啊陈道友!”

  “我也这么觉得。”

  “呵呵.....”两人相视之后错开目光。

  旁边的姜温玉笑吟吟看着两人,从宋玉那里已了解到许知尘之前在苏家生辰宴上的事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