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12章 反客为主!

第212章 反客为主!

  宋府。

  “哈哈哈!!!”

  后山一座洞府大门缓缓打开,宋金城大笑走出,满脸意气风发。

  “成了成了!老子的地品大刀终于炼成了!”

  他这边兴奋没持续多久,就见远处远处山林间虹光闪烁,匆匆跑来一人。

  “爹,大事不好了!”来人正是宋玉,风尘仆仆从苏家那边赶回内城距离可不近。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为父炼器进展顺利,哪里来的大事不好!”宋金城眼睛一瞪。

  宋玉喘了口气把不久前玉柳庄园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问爹你以前不是说青剑子手中有一件天品法器,咱们玉琼国一直在找吗。

  这次青剑子现身可不正是大好时机么,只要让帝都观星台那些人出马说不定就能推算到青剑子的位置。

  毕竟青剑子在帝都现身过。

  “青剑子......嗯什么,你再说一遍!”宋金城微楞,反应过来后大吃一惊,差点把胡子揪掉。

  “今日我在苏家的生日宴上认识了一位玄月宫的弟子,出来后就遇到青剑子,那青剑子将我制住,不由分说就把此人抓走,我看当时的情况青剑子似乎就是为了那个人而来的。”

  宋玉面露余悸:“幸好当时青剑子没动杀心,不然今天你可就见不到儿子了。”

  “帝都有扶倾在,任何邪魔力量出现都可瞬息而至,他不敢动手的,来的可能也是假身。”

  宋金城沉吟片刻:“无缘无故,青剑子抓那个陈知序干什么?”

  “当时听青剑子说过,好像什么等了很久了就等他。”

  宋金城一听,面色微变,说这和太阴教的一个秘闻有关系。

  据说太阴教的门人曾经发生了大变故,导致此后太阴教一路衰败,甚至修炼都出了问题,身上有封印存在。

  太阴教隐世不出和此也有关系,想当初这个教派可是仙门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有传闻说如果能解开这个封印,应该能让现任的第一序列直接突破衍玄境。

  也就是说如果过程顺利,青剑子很可能会成为衍玄境的强者。

  没得说这件事问题很严重,甚至可能影响现如今的各方局势,宋金城觉得这个儿子带来的消息很不错。

  当即就把刚打造出来的地品法器给他玩了会儿,最后又收回来。

  继而又派人去把军中一些老友喊来商议,大家听完后一直认为这是个机会,如果把握好了,说不定能把宋金城的侯爵位置往上抬一个层次。

  当然不需要宋金城亲自去抓人,只要把消息上报,朝廷那边自然会有人处理。

  而且到时候宋金城可以自告奋勇跟去,虽说很危险,但也意味着高回报。

  当消息报上去之后,果然就有皇室中的老怪物坐不住了。

  有恐怖气息翻滚,暗中传音。

  “不能让青剑子成功。”

  某处地下空间有低沉声音回荡。

  “那个人很关键,疑是能让青剑子解开封印。”

  “这不可能,根据我们的推测,太阴教的封印和规则有关。”

  “除非被抓走那人和此有关。”

  “未尝没有这种可能。”

  地下空间昏暗压抑,不远处地上还堆着滴血的未知妖族尸首。

  “这个人要找到,阻止青剑子!”

  “他若成功可能会影响祖上大计。”

  “谁去?”

  “对面的情况谁更了解一些?”

  许久,才有声音回荡。

  “这件事要做的干净利落,必要时刻可以不择手段。”

  “不容有误,谁愿意出去走一趟,本座做主让他使用气运之物度化一部分气机。”

  这声音一出,黑暗中隐隐传来粗重的呼吸。

  “我去吧。”

  那声音冷笑:“青剑子?是五子山那个家伙吧,区区一个剑灵修炼成形,以往躲着不出,这次他插翅难逃。”

  “这样最好,顺便敲打一下外面那些人,听说这几次皇室损失惨重,已经让一些人动了异心,再不好好整治恐怕要有大乱,就拿这青剑子开个先头。”

  “青剑子肯定会躲起来,不知那封印解除需要多久?要尽快找到才行。”

  几道声音很快作出决定。

  略一思索,有人说:“再去一位吧,没有绝对优势,怕是压不住阵。”

  “也好。”

  ......

  天气就像大姑娘的情绪变幻多端,早上还是大太阳,刚过中午就下起了雨。

  淅淅雨声在耳边回响,许知尘迷迷糊糊睁开眼,鼻间弥漫着一股泥土与草药气味,打量了眼四周,好像身处一个岩壁山洞之内。

  周围石桌石椅齐全,中间还摆着一尊丹炉,不远处石床上还堆着许多药材,似乎有人在此常居。

  “我被绑架了!”许知尘忙坐起身。

  昏迷前的场景历历在目,莫名其妙被人掳走,顿时警惕起来。

  “你总算醒了。”

  听到声音,许知尘才发现丹炉后面还有一个人,正是那个将他绑来此地的老道青剑子!

  “你想干什么!”他目光看向背包栏,没有异常,顿觉一丝安定。

  青剑子身上粘着泥泞,旁边堆放一些模样奇特的药草,根茎尚新,明显刚被挖掘不久。

  就连那石床上堆积的药材,也都是最近出土,透着新意,整个山洞内弥漫着药草气味。

  看样子,对方好像刚从外面才回来,又检查身上确实没有缺少东西,这才放心。

  “你不用担心,仪式还没开始,我不会动你。”青剑子笑眯眯开口:“让你好好睡几天,养足精神,也好应付接下来的事。”

  许知尘见他防范松懈,迅速起身跑出山洞,可到了外面一看,顿时绝望了。

  这周围云雾缭绕,往前走几步便是万丈深渊,四面都没有下山的路,透过云层依稀能看到远处一望无际的碧蓝海洋。

  而且围绕着这洞府附近还有一道结界,凭许知尘的能力居然完全无法撼动。

  “擦,我这是在哪?”

  许知尘都有点慌了,毕竟被一个化神修士盯上,还被抓住了。

  最后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怪不得这老家伙不管我,这是早有准备啊!”许知尘脸色微沉。

  青剑子的声音徐徐传来:“莫做无谓的挣扎了,此处乃通天海中一座孤岛,没有我你永远也别想离开。”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抓我来这里做什么?”他一边说着,暗地疯狂呼唤长虹剑内的红魃。

  可惜这次任他如何呼唤,红魃竟都没有半点反应,心里顿觉凉了一大截。

  “红魃现在与我息息相关,绝对不可能不理我,也不可能主动离开,除非这里有限制法器的器物或法阵?”许知尘陷入思考。

  青剑子行举止不怀好意,如今他发现很多手段都不能用了,像是被关进了一片绝灵绝法的地方。

  就在这时,青剑子幽灵般闪到他身后,一指点出,瞬间就让许知尘失去所有力气。

  “来吧,这几天我东奔西走,好不容易才把药草收集齐全,事不宜迟,赶紧开始仪式。”.biqupai.

  没法反抗,就连动动手指都无比苦难,青剑子的修为太高了。

  “我有两位化神境的师傅,倘若我出事必有所察觉,你就不怕她们找你麻烦?”许知尘还没有完全放弃,故作冷淡说道。

  青剑子嗤鼻一笑:“那又如何?你以为他们能找到这里不成,等到仪式完成,一切都成定局,那个时候这东灵洲...不第五荒墟都将没有我的对手!”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对了,曾经神霞殿的吕不群。

  许知尘心里一惊,说你要突破衍玄境?青剑子没有回答,但他的态度已经算是默认。

  这下许知尘心直接沉到谷底。

  化神境他就已经对付不了了,衍玄境那还得了。

  而且这是在他牺牲后的事情。

  许知尘心里不断强调自己冷静,因为他发现身上的道韵正在逐渐恢复,只要恢复到一定程度他就能借助规则力量逃出这里。

  这时青剑子来到身边,只见他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了一面双掌大的古朴铜镜,边框由一正一反两头不知名恶兽组成。

  盯着镜子看久了,竟让人有种精神恍惚之感。

  “有了这件前世镜,等到完成转命仪式,即便有人算无遗策,也断然不会与我沾上因果。”

  青剑子似乎早有准备,一切都算计好了。

  哪怕许知尘不明白转命是什么意思,也能看出对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可他现在无力阻止这一切发生。

  青剑子将许知尘扔在地上,拿着前世镜向他照来,同时单手捏出古怪的印诀点在镜背。

  一刹那光芒大盛,映的整个山洞金灿灿,如同置身混沌景象,周遭景物都不见,眼中只剩下耀眼的金色。

  恍恍惚惚中,许知尘似是感觉灵魂离体而去,又仿佛掉入无底深渊。

  前世镜不知何时消失,在身前化作了一道水幕,水幕中光怪陆离,线条扭曲,如同时空旋涡。

  直到最后彻底定格,眼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里面出现了一把流光溢彩的青锋宝剑,静静沉浮,似有血色幻变,绽放出惊天之芒,让人不敢直视。

  按照青剑子的话,前世镜可以照出前世之身,岂不是说他本人原来是一把剑?

  “此乃本座前身,三尺青剑耀诸天,至于你......嗯这是怎么回事?!”青剑子洋洋自得的话语戛然而止。

  青剑旁边,原本该有许知尘前世身的地方,竟空无一物!

  青剑子脸色微变:“这不可能,前世镜乃是天品法宝,岂能出错?”

  又等了一会,结果还是一样,不论他怎么细看,水幕中就是没有许知尘的身影。

  就在他咬牙切齿时,那青剑旁忽地光线扭动,终于浮现出一道苍老的身影。

  一身墨青色长袍,满头白发,发髻稍显凌乱,静静盘坐在那里好似一尊万年不变的雕塑。

  “有点眼熟....”许知尘愣了愣,感觉这老人在哪里见过。

  一开始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方寒山说的那样,自己身上有转世仙人的传承印记。

  但后来发现并不是,因为这种熟悉感距离并不久远。

  突然,记忆像是尘封的泉眼喷涌,原先在神魔界与赵萱萱困于拿出诡雾时丢失的记忆重新被记起。

  想起来了!

  许知尘全都想起来了,之前他就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东西,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现在终于明白了!

  他在拔出异魔头顶那柄大剑时,曾在巨魔的透露中看到了一个老者,最后完整的魔剑被折断也是因为此人。

  就是眼前水幕中呈现的这个老人。

  这老人看似普通盘坐虚空,却好似存在每一处时空当中,任何时代都存在他的身影。

  很诡异的感觉,可不论许知尘还是青剑子都有这种感觉。

  仿佛,这道身影映照到了诸天万界之中。

  青剑子愣住了,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许知尘,偏偏出现在前世镜内,让人费解。

  唯独许知尘惊了一跳。

  这也太荒谬了,竟然在这里看到异魔头颅中那位存在。

  而且因为对方还让许知尘一段记忆被抹除,如今靠着前世镜才重新找回。

  水幕中,老人静静盘坐于虚空,仿佛早已逝去。

  忽然就在这时,老人眼帘微动倏地睁开,透过水幕看向这边。

  那视线在水幕上看去,刚好对准了青剑。

  啵!

  水幕炸裂,金光消散,前世镜跌落在地。

  山洞内重新恢复正常。

  “失败了?怎么可能!”青剑子神情阴沉的可怕,隐隐透着一丝苍白,皱着眉收起前世镜:“这是你的前世身?”

  “你的前世镜,出了问题你来问我?”

  许知尘心中震惊不已,脸上却是带着讥笑。

  没有看到自己的前世,反而看到了另外一人。

  许知尘严重怀疑,可能就是因为那个老人的存在,才没有让他的前世出现。

  不然正常情况下他估计会被照出前世,大概率是穿越前的印记,青剑子应该就成功了。

  但说来也巧!

  可谓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不对,这绝对不是巧合,许知尘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己记忆当初被抹除一部分,其实影响并不大,但现在的突然应激让他想到了自己身上的一个东西。

  幸运值!

  没错肯定是这样。

  许知尘差点高呼出来。

  “我说既然失败了,不如放我离开好了,等我回去找找让你失败的原因,咱们回头再见?”

  瞟了眼脸色难看的青剑子,他心平气和说着。

  “嘿,你以为我这就没办法了?”青剑子冷笑一声,指着周围的药草:“我早就准备了另一套方案!”

  说着伸手抓起他,打开炉盖,刷的一下将许知尘扔了进去。

  “前世镜做不到,那我就把你练成丹药好了,反正效果差不多!”青剑子疯狂一笑,开始往丹炉内扔药草。

  一声闷响,许知尘摔得丹炉内,一阵呲牙咧嘴,当明白过来后,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前辈,有话好说!”

  “前辈,一切都好商量啊,拿人炼丹这是人能做的吗?”

  “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吗?!”

  “老匹夫!你不得好死啊!”

  呼救无望,许知尘彻底怒了,破口大骂。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人炼成丹药,那下场光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骂吧,你骂的越狠,本座越兴奋!”

  青剑子声音幽幽响起,听得许知尘头皮发麻,这老家伙彻底疯了!

  不久后,许知尘就感到周遭火热起来,青剑子居然真的动手了!

  丹炉升温非常快,不一会就大汗淋漓,屁股都坐不住了,层层热浪袭来,体表绒毛翻卷,如同置身火山口。

  这不是寻常火焰,饶是许知尘的身躯都扛不住,换做其他修士早就没了。

  而这时,许知尘终于感觉恢复了些力气,似乎身上的禁制时间已过,忙起身去推炉盖。

  青剑子早料到这一点,提前就将炉盖封死,任凭许知尘使出吃奶的力气,也都移动不了分毫。

  整个丹炉仅有一处孔洞,根本无法容人通过,各种各样的药材正顺着那小孔不断丢入。

  许知尘几脚下去就踩烂了不少珍稀药材。

  “老匹夫,你个杀千刀的!”

  道韵还没有恢复过来,这次真的要栽了。

  身上汗水都快流尽,再过不久血液也会熬干,自己可能马上就要成为仙

  门历史上第一颗人丹!

  “要冷静,冷静...个毛啊!”许知尘深吸口气。

  大量热流涌入体内,一阵口干舌燥,隐约觉得一丝淡淡凉意在胸前蔓延开来。

  过了许久,丹炉内没有了声音,青剑子冷笑不已:“你倒是骂啊,继续再骂啊,累了?渴了?没力气了?我看你能蹦跶到几时!”

  一番讥讽后,丹炉内依旧没有动静传出,青剑子看了眼丹炉的火候,心知已到了关键时刻,不容分心。

  那许知尘只是丹变境而已,能撑到现在很不错了。

  心知大局已定,颇为激动将剩下的药材一股脑全部扔进丹炉。

  “天地大药,无不以草木灵药为主,而我炼制人丹,以其身份,命为因果丹刚好!”青剑子眸中闪烁光芒,仿佛有种超脱的升华。

  随着最后一株药草消失在炉孔内,丹炉底下腾起一大青色火焰,将大半个丹炉包裹,温度已是高到骇人的地步。

  青剑子面上忽地涌起一股异样潮红,咳出一口血。

  “该死,终究还是遭了前世镜反噬!”从刚才水幕突然爆碎,他隐隐就有这种感觉,强行压制下,这才迫不及待开始第二套方案。

  “但,终是圆满了。”

  青剑子将丹炉控制在恒温不变,从身上拿出一粒黑色药丸吞下,闭目疗伤。

  ......

  “要死了吗?”许知尘呢喃了一句,感觉汗都流不出,身上水分被蒸干了一样,竟散发出淡淡异香,视野内似有漫天火焰汹涌而来。

  嗅着身上传来的香气,说不出奇异,不知是他自身散发,还是丹炉内药材的缘故,使他保持一丝清醒。

  难道这就是人丹成形的前兆?

  “莫慌。”

  一声轻飘飘的女音传出,伴随一股沙漠中冰雨般凉爽传来,许知尘一下子从飘忽中惊醒。

  “红魃?”他精神大振,惊异道:“你刚才怎么了?”

  眼前似有一圈涟漪荡开,视线变暗。

  许知尘明显感觉到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热流降低了许多,变得可以忍受。

  规则的力量!

  “刚才被另一种规则限制了。”

  一个身穿红衣长裙的女子缓缓浮现,五官面孔精致,分外美艳,眼睛古井无波,静静看着他。

  “有办法出去么?”许知尘分外惊喜,下意识去拉红魃的手却被躲开,瞪他一眼:“你的警惕性太低了。”

  许知尘啊道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嘛,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红魃并没有被青剑子发现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瞥他一眼,红魃淡淡说:“托你的福,恢复还不错,可你也太真实了,我才刚恢复一些就被你拿来消耗?”

  见红魃不像开玩笑,许知尘大感意外:“岂不是说你有办法离开这里了?”

  “没办法,所以我干脆出来陪你一起死好了。”红魃点了点头。

  许知尘没有相信,见到周围的异状,忽然发现道韵的恢复速度在变快。

  “这可以帮我加快恢复?”

  红魃淡淡道:“规则本身就可以相互影响。”

  “所以外面那个老家伙也掌握某种规则?”许知尘脸上恢复正色。

  “无法无天规则,算是比较独特但很鸡肋的规则,而且此人掌握的只是一小部分。”红魃扫了他一眼说道。

  目光似透过丹炉看到外界:“而且这青剑子太过心急,以致出了差错,眼下受了那前世镜反噬,正在疗伤,这是好机会。”

  “逃跑的机会?”许知尘心想果然如此,忙打起精神。

  “逃?为什没要逃?”红魃摇了摇头舔了下唇角:“眼下正是击杀青剑子的好时机,既然你能逃离这里,难道还能一直逃下去不成?等他实力恢复,肯定还会找你。”

  许知尘想想确实如此,但这样做无疑很冒险。

  联手杀化神?这太刺激了。

  “先不着急,这炉中都是极品灵粹精华,你将其炼化,我才发现你居然是肉身成圣的修士,这些东西对你刚好适用。”红魃道。

  许知尘微微皱眉:“凭你我两人杀化神,是不是有点飘了。”

  “什么飘了,我刚才不是说过,外面有无法无天规则,这种规则不分敌我,他自己也被影响到了,而且那件镜子是个不错的关押法宝,他现在重伤就是最好的机会。”

  说到这红魃转而道:“但我有个要求,如果成功后我要进那镜子里修养,刚好可以替你剩下一件玄品法器。”

  “没问题。”许知尘不是优柔寡断之辈。

  不过行动前他还要把这里的精华全部炼化。

  过程很顺利,许知尘发现被丹炉这么一炼身体似乎比之前更强了。

  尤其那些灵粹精华。

  “这些药汁来历不简单,能被青剑子拿来入药,必然都是极品,没想到吧老家伙全便宜我了。”

  而且在吞食周围的药汁时候,丹炉还在持续运作,反倒是帮助许知尘更快炼化吸收药力。

  反正最终全部融为一体,也算间接满足那老匹夫人丹的愿望。

  每一口药汁入体,加之丹炉内自带的气机变化,许知尘几乎刚进入修炼状态,所有药力都被轻易炼化,堪称迅速。

  丹炉内空间能容两人站立不显拥挤,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一团团药汁飘在空中,五颜六色的,足有不下上百个那么多,吃到最后许知尘都觉得有些撑着。

  “嗯居然还加修为?”许知尘忽然察觉到自己面板上修为出现持续增长。

  而且涨幅还不算小。

  许知尘有些惊讶,按照之前的推算,突破到丹变境圆满估计还得好几个月。

  眼下只是这一炉精华就大大缩减了数倍时间!

  “只要后面行动没问题,我这次可就赚大了!”许知尘喜不自禁。

  而且就算失败也没什么,打不了就跑嘛,道韵已经恢复大半,掌控光之规则的他没人能抓住。

  总之这波,绝对稳赚不亏!

  记不清时间过去多久,许知尘却如愿以偿突破了丹变境圆满,丹府内灵元大增。

  更重要的,距离巨灵境只有一步之遥!

  身上更是传来一阵阵宛如雷鸣般的巨响,震耳发聩,直达灵魂深处,令人深省,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这是醒雷,每当突破小境界时便会有醒雷出现,寓意扎实根基。

  等到把丹炉内所有灵粹精华全部炼化吸收后,许知尘整个的发生了翻天覆地之变,精气神与肉身同步发生升华。

  而之后的计划更是意外的顺利,青剑子完全没料到许知尘会脱困。

  而且还反客为主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靠着光暗规则的能力,许知尘与红魃合作无声无息,过程有惊无险。

  等青剑子蓦然惊醒时,发现居然被关进了前世镜。

  而前世镜这等天品法宝,只有从外面才能打开,青剑子愤怒咆哮冲撞,都没有用。

  当大局已定之后,许知尘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位化神级别的强者居然真被自己关押了。

  而且还顺便捞了一件天品法宝,天品啊,比他的长虹剑还要高一个品阶。

  不过想想自己还有系统,似乎这些又不算什么了,激动过后,许知尘履行了之前的承诺。

  让红魃换了个修生养息的地方,前世镜有数层空间,红魃和青剑子被他安排在不同的空间中,不用担心会发生意外。

  而且这也是红魃要求的,之前前世镜崩溃的时候红魃就挣脱外面那层规则禁制了。

  不久后,许知尘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碧蓝海洋有些傻眼,怪不得那青剑子敢说离开这里必须靠他,还真不是吓唬自己。

  就算飞行器在这里都无法进行导航,完全迷失了。

  这地方一看就是深海孤岛,还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发现过,想要离开这里,除了期望能遇到渔船,就只能靠自己。

  前者基本是不可能了,至少这附近不可能有人来。

  从悬崖上下来的时候,许知尘没用光速离开,怕一不注意跑偏。

  正常飞行先朝着一个方向。

  但许知尘没想到这片海域大得离谱,极速飞行好几天竟都没有看到陆地。

  孤岛倒是看到了好几个。

  一连数日过去,许知尘飞的心烦,担心飞错方向。

  一路上采集荒岛上野果果腹,直到后面晚上借助星象,总算对自己现在的位置有了大概推测。

  之前的方向还飞错了,不过为时不算晚,及时调整过来。

  又是两日后的这天下午,许知尘终于看到了一艘在海上巡捕的渔船。

  船家是一位白发高龄老伯,身板却很硬朗,另外一个是老伯的儿子,一张国字脸,四十多岁的年纪,为人都很热情。

  本来只是想问个路线就走,但父子俩太热情好客了,死活要让许知尘留下吃个饭。

  而且一口一个仙长叫着叫的许知尘都有点不好意思。

  坐上渔船后,许知尘松了口气。

  “小兄弟是船只出事流落到这里的吗?”老伯拿出一些干粮跟淡水递过来,许知尘道谢接过,摇头笑道:“差不多吧,多亏遇到二位。”

  老伯微微一笑:“遇上就是缘分,在这通天海很少有人流落之后还能活下来,大多数迷失在了这片海域,小兄弟运气算是好的了。”

  “确实很幸运。”想起这几天的遭遇,许知尘淡笑道。

  最终好在死里逃生,这里面红魃功不可没,之前收留对方的决定是对的。

  大海茫茫无边,据船家所说他们离最近的港口都有一百八十多海里,一天时间肯定到不了,要在海上过夜。

  既然都留下来了,许知尘也不在意这一两天时间,反正武道大会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好好休息一晚也不错。

  晚饭的时候船家爷俩很客气招呼他过去一起吃,推脱一下也就答应了。

  晚餐都是很寻常的干粮和新鲜的鱼汤,干粮闻着有股怪味,估计海上条件有限,大家只能将就。

  他吃了几口后借口尿遁,回来后这才一脸舒爽,继续跟船家闲聊起来,爷俩都姓余,住在边海一个小镇,听说已经有几十年巡捕经验。

  一直到后半夜,他才回到船舱,随便找了个位置躺下休息。

  不知是不是最近劳累,精神损耗太过,刚躺下没多会,许知尘就感到一阵浓浓的困意袭来。

  夜,寂静,只有周围一阵阵时重时轻的海浪声。

  “他睡着了吧?”余姓老船家鬼魅般出现在船舱,目光幽幽,透着一股阴毒。

  余姓中年拍了拍胸脯,颇为自信:“吃了那么多食饵,就算修士也能放倒好几个,他算是撑得最久的了,放心吧,睡得死死的。”

  “除了头,其他部位你随便选,还有心跟肝给我留下,我泡酒还差点佐料,这个刚好。”余姓老船家指点几下,眼神贪婪,口水都快要流下来。

  余姓中年点了点头,不敢反驳,从身后摸出一把锋利的剔骨刀,朝许知尘走去。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传出,中年人闷哼一声,半边脸差点被打烂,远远飞了出去,船家躲闪不及被撞翻,两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你们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江海月色下,许知尘早已站起,眼睛格外明亮,没有半分困顿浑浊,嘴角泛冷。

  之前一切不过是装的而已。

  接连两次,青剑子要拿他炼人丹,刚遇上的两个家伙,转眼要把他分尸吃了,也不知最近走了什么霉运太背了。

  “结丹境...不对你是丹变境?!”老船家一下子反应过来,脸色大变。

  许知尘含怒发力时,身上灵元波动剧烈,令人心惊。

  中年人原本还有怒气,一听不得了,转身就逃,老船家也不慢,紧跟其后,根本没有任何留恋的意思。

  他们就是两个稍微修行有成的灵阶妖修罢了。

  等许知尘反应过来追出去,夜色下只看到两只一丈多长,浑身长满利刺的鱼形生物从船头跃起,钻入海里消失不见。

  “妖族的精怪?”他皱了皱眉。

  随后打了个响指便有一道虹光从身后虚空飞出,砸进茫茫海水当中。

  稍倾,两团血花涌出水面,见状许知尘收回长虹剑头也没回离开。

  其实在被邀请去晚餐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不对。

  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是妖族,还以为遇上了打劫的,之前借口尿遁出来,本是想查看路线是否偏离,发现没问题才放心。

  将渔船检查一遍,发现很多工具上都沾有血迹,看来那两个鱼怪没少在这里犯案,别人是捕鱼,它们倒掉了个个,以捕人为乐。

  最后检查一遍渔船,确定航线,便在旁边坐下闭目养神。

  回到岸上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在海上还不觉得,来到陆地后才能隐隐感觉到天气转凉,街上许多人都开始添衣。

  许知尘先找了一家酒楼填饱肚子,解决口腹之欲才算完,然后打听当地位置坐上飞行器朝帝都方向赶去。

  路上掏出传音玉简,才发现苏清清一直在敲自己,而且频率很密集。

  “师弟,你在哪?”

  “师弟,你看到没有快回我啊!回复我啊啊啊!”

  基本全是苏清清发来的,这个传音玉简只和苏清清那边做了互通,所以也只有她一人知道许知尘的联系方式。

  另外还有个传音玉简属于公众性,日常琐事都会通过这个传输,只有十万火急的大事才会用那个品质更好的私密性传音玉简。

  这个传音玉简上有玄月宫那些弟子的,也有不久前和宋玉搭建起来通道。

  宋玉也有敲过许知尘,问的内容和苏清清差不多,但更加具体。

  对此,许知尘先回复了苏清清,然后给宋玉这里只是简单回了个没事。

  虽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对自己关心,但许知尘认为只是刚认识应该不至于。

  最多是被苏清清请求,但许知尘觉得更大的原因可能不是这个。

  之前宋玉认出青剑子的时候,那副模样明显知道一些其他消息。

  不过现在青剑子都被他关押了,这些信息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问出来吧。

  正想给宋玉那边回个信息,苏清清那里先发来了消息。

  得知许知尘没事后苏清清高兴的差点叫出来,还问许知尘你现在在哪里啊?要不要人去接你,还有你放心武道大会这边我已经代你过去把名报了。

  现在就等大会正式开启了。

  许知尘闻忽地一愣,连忙找人问了下时间,才知道在海上的日子居然已经过去了七八天。

  距离武道大会开启只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

  许知尘都懵了,惊出一层冷汗,差点就错过了。

  自己这是失踪了多长时间?

  旁边的人皱起眉,嫌弃他一惊一乍。

  许知尘匆匆吃完饭付了钱,找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后,用飞行器进行定位才坐上离开。

  幸好这座城离帝都不算远,不然两天时间根本就来不及。

  可转念一想反应过来,我又不为去争排名,早点晚点好像也没区别。

  趁这个时间许知尘开始复盘之前的遭遇,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事情。

  “算了其他先不想了,这次主要目的是要打听出朝山宗其他人的下落,这方面宋玉那里或许是个不错的突破口,就是不知道他知道多少.....”

  看着窗外不断变动的景色,许知尘陷入沉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