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11章 许知尘被抓走了!

第211章 许知尘被抓走了!

  “她是我表姐。”苏清清嫣然一笑:“表姐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跟苏家有合作,受邀来此,我也刚知道。”

  “原来是表姐大人,失敬失敬。”许知尘呵呵一笑。

  既然是苏清清的亲戚,倒也没必要计较这些。

  当然主要许丽属于那种性格爽朗的女人,在她身上感觉不到恶意。

  心想这苏家兴师动众置办一场生日宴,连生意伙伴都邀请,看样子苏文艳在苏家很受宠爱。

  “你倒是嘴甜,第一印象算你过了。”许丽笑眯眯,忍不住又想拍一手,却被许知尘不着痕迹躲了过去。

  这女人,他不禁有些汗颜。

  苏清清在旁偷笑,出宗门之前掌门特意叮嘱在外面需要低调行事,对于许知尘的情况不宜声张。

  所以苏清清没有和几人说过许知尘真正的身份。

  现在许知尘对外介绍叫‘陈知序’,一位刚加入玄月宫不久的弟子。

  不然亮出他的真实身份,在场这些人恐怕连他父亲都要过来巴结吧,武王世孙那可是帝都最顶尖那批圈子里的人物。

  想当初得知许知尘的身份时,苏清清吓了一大跳。

  不过印象中的武王世孙似乎平平无奇,甚至有些纨绔习性。

  后面熟悉起来到已经习惯,而且这位世孙并不像传闻中那般不堪。

  “清清姐,你这个同门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苏文艳略薄的嘴角轻挑,目光上下审视,语气有些尖酸刻薄。

  苏清清微微皱眉:“文艳,今天是你的生日宴,陈知序是我的道侣,受我邀请而来,你应该表现出最基本的礼貌,我不想闹得不欢而散。”

  这话听得许知尘愣了愣,敢情这位大小姐心里都知道啊。

  其实刚才在门外被拦下的时候许知尘就想说了,当时一想这些都是别人的家事自己贸然挑拨算什么样子就没说。

  没想到苏清清心里清楚得很。

  两人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和谐。

  周阳像个闷葫芦一样沉默,许丽则是微笑看着许知尘,一脸高深莫测。

  大家都是这块区域的几个家族子弟,一些事情心知肚明。

  “我只是实话实说,谁让你跟我抢英才哥?我早说过要在任何方面都赢过你,没想到你现在自甘堕落。”

  苏文艳得势不饶人,看了许知尘一眼,微微撇嘴:“就这见不得人的模样你也敢带过来?能和英才哥比吗,你眼光真是越活越差了。”

  女人真的很奇怪,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看上的猎物被抢走,一方面又希望竞争对手跟自己站在同样的高度。

  许知尘面无表情,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姐妹两人的矛盾还不小。

  杜英才肯定是喜欢苏清清的。

  但这个苏文艳又喜欢杜英才,因此结怨。

  “你好像有大病。”许知尘缓缓开口,在对方愣神时继续道:“不要拿我和那个蠢货比,他不配。”

  属实没想到这个斗篷人会说出这种话,大家都惊了。

  连苏清清都愣了愣,本来还想开口解释,结果许知尘这话一说直接让她把刚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苏文艳气道:“你怎么能骂人,懂不懂礼貌。”

  “你不是好像,脑子是真有问题,一个上来侮辱别人的好意思说我没礼貌。”许知尘诧异道。

  “你才不正常,你全家都不正常!!”连续被人说脑子有毛病苏文艳彻底怒了,差点就想扑上来幸亏被旁边的许丽及时拦住。

  有些无语的望着这位斗篷人:“都别说了,你和一个女人计较什么,文艳说话从小就这样,其实并不是刻意针对你,你说是吧文艳。”

  苏文艳愣是一口气没缓过来,可这里还在进行宴会,总不能真的大闹起来。

  脸色不愉挣开出许丽怀里,狠狠瞪了许知尘一眼。

  旁人见状憋着笑,都知道许丽性格直率,苏文艳有气也无处发作,毕竟人家是苏家的生意伙伴。

  许知尘摊了摊手:“不过我倒觉得我家清清眼光挺好的,以前看不上那个杜英才是对的,以后肯定也不会看上。”

  苏清清听了脸蛋一红,心里有些责怪许师弟瞎说话。

  但在外人看来苏清清这是害羞了。

  “我不是在针对在座的诸位,而是如清清这般仙女一样的人物,也只有我能勉强配得上了。”许知尘说道。

  众人嘴角抽抽,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你能不能谦虚一点。

  而且你这样真的好吗,苏清清那可也是曾经内心骄傲的孔雀。

  然而大家回头却发现苏清清除了脸红之外,居然没有说话反驳。

  甚至眼底还有一丝喜悦闪过。

  别人说这话可能是吹牛,但苏清清知道不是啊。

  周阳假装低头扶眼镜,不想让自己扭曲的面庞被大家看见。

  许丽点了点头:“说的挺有道理,你可真不要脸。”

  苏清清莞尔一笑,环视众人挽住许知尘胳膊对他眨眨眼:“许....序哥哥说的没错呀,表姐我跟你说他可厉害了,我还怕自己个头太小配不上他的高大呢。”

  “那不能,你可是能融化我的高大的。”许知尘笑道。

  许丽在旁忍不住翻白眼,心想这家伙有什么好的,居然把表妹迷得五迷三道。

  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苏文艳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有心想反驳,可刚刚那番话把她都绕了进去,经过许知尘一说,顿时成了笑柄。

  而且这个可恶的混蛋故意把苏清清捧得那么高,证明苏清清没看上杜英才的目光是对的。

  但她怎么愿意承认,咽不下这口恶气,讥讽道:

  “说大话真不怕笑掉别人大牙,就凭你这没教养的家伙也配和杜公子相比,我......”

  许知尘脸上笑容渐失,目光微冷打断她:“你什么?苏小姐,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别人没教养之前,先看看自己德行。”

  骂他可以,骂他的父母许知尘绝不答应。

  人都有逆鳞,许知尘也不例外。

  在场诸人,身份都是非富即贵,家财万贯,其中苏家属于大头,无数人想要巴结。

  但这里面不包括许知尘。

  不论是他现在的实力,还是那个从未发挥过实际作用但确实拥有的王族子弟身份,都不需要主动去做这些。

  苏文艳可以仗着家中财势凌家很多人头上耀武扬威,但她却忘了对方还是货真价实的修仙者。

  如今许知尘修为已经快要进入巨灵境,放在偌大的帝都中这种修为的高手不少。

  但论起真实战力许知尘那是可以和巨灵修士争锋的存在,战绩彪炳。

  可以说独一无二的,其眼神迸射的修为之力,哪里是苏文艳这种人可以直视的。

  神威如狱!

  只要他愿意足以做到用眼神杀人。

  触及那双眼神,苏文艳打心底涌起一股彻骨寒意,身子直接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

  周围人不知发生什么,却也隐隐感受到许知尘身上细微的变化,如怒龙吐息,让人不寒而栗,仿佛瞬间变了个人。

  “序哥哥!”苏清清吓了一跳,倚在他身上弱弱喊了一声。

  她真怕许知尘不顾一切动手,担心苏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有掌门交代的事,可能会提前暴露许知尘的身份。

  当然许知尘没有这么傻,单纯就是吓唬吓唬这个小妞罢了。

  适时收手,便没再管苏文艳。

  这会儿周阳许丽等人再看许知尘的目光就变了,惊疑之余夹杂敬畏。

  他们又不是没见过修士,但此人刚才露出的那股气息却比以往见到任何一位修士都要恐怖。

  大家族家中都有专门请修士供奉坐镇,基本上一位结丹境的修士属于标配,也是家族实力与地位的象征。

  平常就算筑基修士都不常见,大多数散修也就炼气期上下起伏。

  结丹境绝对可以算得上一方大佬的存在了,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

  毕竟这个世界总归还是普通群众更多,超然势力属于少数。

  可现在一比,她们发现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家中那些供奉的实力似乎比眼前这人差远了。

  这怎么可能啊,从体态和刚才的谈话中对方明明还很年轻,可能都没有他们年纪大。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杜英才摆脱一帮酒友,刚走过来就看到这一幕,不禁感到奇怪。

  苏文艳被这话惊醒,仿佛看到救星扑了上去:“英才哥,他们......这对狗男女合起伙来欺负我!你快帮我教......”

  “屡教不改!”许知尘屈指一弹,一道灵力倏地飞出。

  苏文艳闷哼一声,下一刻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张不开嘴了,只能呜呜不断,顿时慌了。

  “你在做什么?!”杜英才起初惊愕,反应过来后,认出了许知尘的手段,却也没有过于慌乱。

  这世上有仙人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普通百姓或许很少接触,不过他这个层次的却接触过不少。

  仙门中人平常很难见到,这里包括那些散修,深居简出,并非绝迹。

  杜英才能一眼认出不奇怪。

  “和你有什么关系。”许知尘说道。

  周围人一听是修仙者,那看过来的目光,顿时就变得不一样了。

  许丽、周阳等人神色各异。

  杜英才扫了眼苏文艳无助的样子,脸色有些难看。

  “你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他说着冷哼一声:“仙门中人不能对普通人出手,你范了戒条,不怕被惩罚吗?”

  见到许知尘无动于衷,杜英才冷笑:“这里是帝都,要知道这世上不止你一个修仙者,不久前我也拜入仙门,我劝你赶快放开文艳,乖乖认错。”

  人群一阵哗然。

  拜入仙门,那是多么大的荣幸,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好事,没想到杜英才做到了。

  可能是许知尘一穿越过来就是泡在仙门大宗之中,修士见得多了,实际上这才是世人普遍的认知。

  不然怎么能显得出仙门神秘与高大上呢。

  “哦是吗。”许知尘面无表情:“那你现在去报官。”

  “小子,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由我这个前辈来管管你吧。”

  一道中气十足的男音从旁边响起,似有万千雷霆在耳畔炸响,让众人脑中轰鸣,差点没站稳。

  真有帝都高手在场,不会这么倒霉吧?

  这声音暗含强大的修为之力,具备这种威势的人修为不会太低。

  人群分开,一名身穿青叶纹饰道袍,八字胡的中年男子越众而出,气势卓然,眸中似有神雷闪烁,让人不敢直视。

  “师尊!”杜英才忙恭敬施礼,心中大定。

  这位师尊可是庐州当地的一观之主,修为高深莫测,对付一个许知尘,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英才你做的不错,不过修仙者就该有修仙者的规矩!”中年男子回过头,上下审视看向许知尘。

  “本座乃乾丰观观主陆长风,不知有没有资格管你?”

  许知尘微微眯眼,此人气机隐晦深沉,竟然是个丹变境的修士。

  难怪能成为一观之主,除了顶尖那些宗门,类似的散修势力在江湖上很多。

  “就凭你?确定吗。”虽然在这里遇到一个丹变境修士有点意外,但许知尘今非昔比没道理害怕对方,淡淡道。

  陆长风不由得气笑了:“口气还不小,修仙者彼此之间相互监督,这是常识,你敢破坏规矩,那我见到自然要管。”

  跟在陆长风身边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位隐有威严之气的中年男子,正是苏家家主,苏庆堂。

  看到女儿受了如此大委屈,他心中怒火中烧。

  对陆长风恭敬道:“还请陆道长为我女儿主持公道!”

  甚至没有去管旁边的苏清清,有点生气,在他看来这大女儿都邀请的什么人,竟然敢在宴会上动手,完全没把他苏家放在眼里啊。

  陆长风轻轻一挥手,先行解开了苏文艳嘴上的禁制。

  恢复正常后,苏文艳满眼怨恨:“我要杀了这个家伙!一定要杀了这个家伙!爹,你要为我做主!”

  “陆道长,还请出手!”苏庆堂一向疼爱这个女儿,呵护之极,眼下也怒不可遏。

  “杀就免了。”陆长风眸光淡淡:“小子,你是自己跪下认错,还是我亲自动手?”

  杜英才冷冷一笑:“我说过你赢不了我,有我师尊在此,还不快跪下认错!”

  “你们想做什么!这是我带来的客人。”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苏清清说完一脸愧疚对许知尘道歉。

  此刻心里已经十分后悔来参加这个生日宴,不然也不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没事。”许知尘轻轻拍了拍她,以示安慰,抬起头对陆长风笑道:“你让我跪就跪,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他刚才只是在考虑用什么办法回击而已。

  因为要考虑到此行身份的敏感问题,所以一些手段不能施展。

  好在有一样东西非常适合,不论是鬼面剑客还是许知尘这个本人身份都没用过。

  长虹剑中寄宿的精怪红魃,他觉得自己真是有先见之明,幸好没把红魃丢在其他地方。

  用红魃来处理这些人非常合适。

  胸前微微传来一阵凉意,似乎察觉到他的处境,红魃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出现,这让许知尘大感欣慰。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不妥,因为红魃算是他此行预留的底牌之一用在这里也太浪费了。

  “冥顽不灵!”

  见到他还在嘴硬,陆长风冷哼大手一抬直接抓来。

  聚气化掌,老生常谈的神通法术了。

  许知尘动都没动一下,同样伸出五指隔空轻轻一握。

  众人只听到空气中传来暴鸣,那乾丰观的陆道长凝聚出的法力手掌轰然崩碎。

  不仅如此,更有一股怪力横冲直撞而去,直接将陆长风宛如秋风扫落叶般的掀飞,吐出血线摔在远处,地板都被震裂一片。

  周围无数人慌忙远离。

  等反应过来时看向不远处那道斗篷身影,陆长风目光满是错愕难明。

  许知尘没有施展全力,陆长风只是受了些轻伤。

  而且这种力量下不会暴露许知尘原有的太多实力,就算后面有人盘查也不会怀疑什么。

  但仅仅如此,已然让陆长风意识到了双方的差距。

  一招?

  居然只用一招?!

  大家都惊了。

  更别说刚才还在洋洋得意的杜英才,此时完全吓傻了。

  苏家家主此刻到反应了过来,登时直觉一股寒意直冲脑际,这位大女儿究竟带回来了怎样的一个人?

  本来还想过来帮忙的玄月宫弟子们,此时又退了回去,嗯忽然觉得自己这些人有点多余。

  堂堂一观之主,散修界的老前辈竟然不是别人一合之敌,这岂能接受!

  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太丢脸了,陆长风感觉老脸实在挂不住,迅速起身说刚才只是疏忽大意,重新再来。

  刚才因为许知尘是晚辈的缘故有所留手,这次不会了。

  大家心想说不定真是这样,杜英才苏文艳等人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陆观主,请等一下。”

  恰在此时,一道急急地声音响起。

  从人群外匆匆跑进来一白衣青年,相貌英俊不凡,相比杜英才,此人身上还多了一种超尘脱俗的气质。

  看到这边没打起来,青年男子顿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赶上了。”

  “宋玉?他怎么会在这?”许知尘微微一愣。

  来人竟然是以前在朝山宗见过几面的宋玉,当时还想巴结他来着。

  不过朝山宗出事的那段时间宋玉刚好回家省亲,也不知是不是提前得到消息还是真的运气幸免于难。

  后来他才弄明白原来宋玉和苏家是远房表亲,而且当初苏家的生意之所以能和那些达官显贵扯上关系,宋玉身后的平原侯府出力不小。

  宋玉理好衣衫,笑道:“清清啊你怎么回来也不提前和我说声,还差点弄出这么大乱子,刚才我听说这边的情况还吓了一跳。”

  说完目光有些疑惑并带着打量的眼神,审视苏清清身旁的斗篷人。

  故意将自己包裹如此严密,真是个怪胎。

  他自然没认出许知尘,从这点来说,冷思幽交给许知尘的伪装工具还是挺不错的。

  事后经过苏清清介绍两人算是又重新认识了一遍。

  对于这个神神秘秘的斗篷人,宋玉出奇的感兴趣,并没有因为怪异而刻意疏远。

  这点其实算是他在朝山宗进修后的结果。

  眼界早已超过以前,对任何事情的接受程度都很大。

  大家认识后又因为苏清清的缘故,宋玉聊起来就没有那么生分了,有点自来熟。

  而且在得知刚才的战斗结果后,更是对这位神秘斗篷人愈发热情,打心里重视起来。

  唯独陆长风微微错愕:“呃......宋公子,你们这是?”

  人的名,树的影,宋玉毕竟是一位侯爷的嫡子,身份不同小可,谁敢小觑?

  即便宋玉修为不如他,也不敢怠慢,对方的背景,根本不是他陆长风能招惹的起的。

  当他看到苏清清和那个斗篷人和对方聊的甚欢的时候,心中隐隐有种不妙之感。

  “陆观主,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你可就要闯下大祸了。”

  宋玉吁了口气,接着说:“这位是玄月宫的弟子,你怎么能动手呢。”

  玄月宫弟子?!

  陆长风抽了口冷气,他知道苏青青是玄月宫弟子,但没想到她身边这人竟然也是。

  说好的玄月宫不再招收男弟子了呢?

  再看向许知尘,陆长风这下算是没了脾气。

  “咳,这个嘛,其实是个误会。”陆长风一改态度,哈哈一笑:“我只是见这小......这位道友有缘,想与他探讨探讨一下哈哈。”

  “不过陈道友既然认识宋公子,那这些自然就不用我来了,那个我刚想起来道观里的灶火还没关,先行一步!”

  说走就走,毫不拖沓像一阵风似的。

  留下来也只有丢脸,他肯定不愿再待在这里了。

  临走之时,还不忘拽着脸色僵硬的杜英才一起,很快就消失在门口。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爹!”苏文艳心有不甘,眼瞅着局势逆转,许知尘不用再遭受处罚,她十分不愿。

  不过苏庆堂还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连宋玉都出来了他们苏家可是要依靠人家生存的,忙用眼神严厉制止了苏文艳。

  本来宋玉的到来让他很高兴,现在也不知什么心情。

  许知尘这边其实也没多大心思和陆长风纠缠,宋玉出现的倒是时候。

  毕竟他所有的战力都是建立在强大的能力上面,而很大一部分都已经传到了外界。

  陆长风终归是个丹变境修士,真打起来不动真格肯定不行。

  “多谢了。”

  宋玉忙客气摆手:“哪里的话,大家也算缘分相识,这次错在文艳,还希望不要放在心上别和她一般计较。”

  许知尘欣然应允。

  看两人说话,苏庆堂一阵心惊肉跳,硬着头皮:“宋小侯爷,刚才的事是鄙人处理不周,实在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你道歉的不该是我。”宋玉轻叹,苏家怎么说也跟他们家有些渊源,还是要留点面子的。

  知道这话意思,苏庆堂又对许知尘躬身:“这位公子,小女唐突之处还望海涵,我愿意补偿,保您满意。”

  连最大的依仗陆道长都灰溜溜逃跑,苏庆堂哪里还敢有意见,心中憋屈,却也只能低头。

  “算了。”许知尘摇了摇头,瞥了眼面带怨愤的苏文艳。

  下次要克制了,这都叫什么事。

  生日宴依旧在继续,刚才的乱子过去后氛围很快就恢复正轨。

  毕竟这场宴会明面上是为苏文艳庆生,实际上也有各方商人想要交流的意思。

  后面还有很多表演,让人意外的是出场亮相的还有妖族。

  众所周知,人族虽与妖族互融,但很多场合并不会特意邀请妖族。

  不过苏家旗下本来就有这种产业,也正常。

  看得出来苏家很有实力,宴会置办得很隆重,原本今天会是圆满落幕,只可惜生日宴女主人全程阴着脸。

  玉柳庄园外。

  “陈道友,那我们就武道大会再见了。”宋玉抱拳作揖:“届时请你尝尝帝都美酒。”

  往往这种大会需要提前筹备,地方来者都会出现在名单上,但需要先行报备。

  当然,只是登记个大概的情况,毕竟要防止邪魔外道的渗入。

  “可以,到时就麻烦你了。”许知尘淡笑道。

  他忽然想到,或许能从宋玉这里打开一道缺口,说不定对方就知道朝山宗的一些消息。

  不过这些还需要从长计议,现在不适合问,以免引起对方怀疑。

  谁也不知道宋玉真正的心思是好是坏,到时再把许知尘供出来就不妙了。

  见他答应下来,宋玉表示很高兴:“你跟清清是朋友,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清清到时你也来,别忘了。”

  苏清清笑着点头说好的呢。

  许丽跟在后面,歪头对苏清清低声说着:“没想到你这个道侣还挺有人缘的,居然连宋玉都想和他认识,要不是咱俩有亲戚关系,我都想跟你抢了。”

  苏清清轻呸了声:“你想什么呢,别乱打主意我警告你。”

  “瞧你那护犊的样,真当我稀罕啊。”许丽切的撇了撇嘴,满是打趣意味。

  往前走没多远,宋玉回头看了眼,对许知尘低声道:“在下说句冒昧的话,你和清清真的是道侣关系?当然不方便说不用说。”

  “怎么你也喜欢清清?”许知尘似有所悟。

  宋玉讪笑道:“那倒不是,只不过原先我想把清清介绍给一位王族子弟的,可惜那人,唉不说这些了,先这样说到时咱们再聚。”

  宋玉摇了摇头似乎想起什么遗憾的事,也不多做解释,正要离去。

  “天衍真人算命,千年传承,百无一失,字字真,但有所求者,走过路过莫错过,机不可失,凡有算错分文不取!”

  那吆喝的人声音不算大,却刚好能被许知尘几人听见,不禁好奇望去。

  “这年头真正的大师都在道观待着,谁还会跑出来摆地摊?”许丽大感意外,面前就站着两位仙门中人呢。

  不过这其实算许丽想当然了,修仙的也并不是就会算卦。

  卦象占卜一类的领域会牵扯到天机,一般的修士都不会去碰。

  宋玉呵呵一笑:“你有所不知,真正的大师很少会去做这行,多有骗子冒充,泄露天机等同沾染因果,反而是这种民间算命师才不当回事,只因他们无缘仙门,却是想沾染都没资格。”

  许知尘哂笑,对于卦象的千变万化,占卜吉凶并不稀奇。

  毕竟他自己就掌握着一门补天术,还能定期给他提升预警能力呢。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个规矩,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到同行。

  也不知是不是玉柳庄园管理松懈,对不远处席地而坐摆摊的算命师熟若无睹。

  几人没当回事,刚从旁边经过,就听那算命老者再次开口。

  “诶,这位小友,我观你骨骼清奇,天资敏人,此乃大富大贵之相,不如让老夫算上一算,保教你宾至如归!”

  几人面色有些古怪。

  来回看了下才发现那老道说的斗篷人‘陈知序’。

  许知尘忍着笑,转身看他:“这位大师,给我算命就不必了,我可是仙门中人,你确定还要给我看相么。”

  没想到会遇到同行,老人脸上讪笑,似有尴尬:“小友这话就不对了,医者难自医,算命同样如此,想必你也清楚?”

  没等许知尘回答,老人继续说着:“唉,算了,看在同行的份上,老夫就免费送你一卦好了。”

  说着直接拿起身前的龟甲摇动起来,只听一阵铜钱碰撞音,稍倾,洒落在地。

  “连生辰八字都不问,靠谱吗?”苏清清颇为好奇,满脸狐疑。

  许知尘摇头失笑,别的不说,这算命师的吃饭家伙倒挺正规的,用的也是比较高深的六爻算卦。

  那龟甲透着古朴之气,因经常使用,边角显得光滑,看着有些年头。

  自称天衍真人的算命师在地上拨弄了下铜钱,又抬头打量了许知尘一阵,自信一笑。

  “算出来了。”

  “哦?那大师你倒说说。”

  许知尘微笑,还从来没有人给他算过命,要说好奇其实也有点。

  斗篷帽子已经被摘下,当然许知尘的脸经过面具换了一副普通的面孔。

  “你眉心有一团斑驳之气,此为凶象,想必最近的遭遇过一番不好的事情,因为种种原因让你险象环生,可能会有很多仇人出现,虽说事后转阴为晴,却始终难得其道,如那无根之萍。”

  这话说的颇为高深,许丽跟苏清清皆是一脸迷茫,连宋玉都感觉云里雾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别人不明白,许知尘却心神一震。

  这不就是他在神魔界的遭遇么?

  这老道有点意思啊,居然真会看相,许知尘心里狐疑不过脸上不动声色。

  “而依照这卦象上来看,你今日会遇到贵人,他会帮你解开心中疑惑,不过此事需逆来顺受,万不可反抗,否则将大难临头。”

  原本许知尘还有些半信半疑,听到后面这句话顿时笑了,怎么贵人都跑出来。

  虽说在神魔界确实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导致最近这段时间许知尘都不敢去神魔界露面。

  但这件事只能靠时间来解决,什么样的贵人能帮他抗衡正左两道那么多的高手啊。

  想想都不可能好吧,连云清舒冷思幽两人都不可能。

  “老道你也别唬我,这种套路我见过太多,你说的那个贵人其实就是你吧?”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换做其他人听到这些话,说不定还真被天衍真人吓住。

  “小友果然好眼力,实不相瞒,老道今日到此,就是专门为解救你而来!”天衍真人目光灼灼毫不隐晦承认,语出惊人。

  “为了我?”许知尘愣了下。.biqupai.

  他忽然嗅到一丝不安的气息。

  这时,宋玉认真打量了天衍真人一会儿,似是认出什么,面色大惊:“你是太阴教的青剑子!?”

  不怪他现在才认出,毕竟类似这种人物极少出现在大众视野,要不是早年一些记忆,也记不起来。

  “很好,没想到当今世上还有人能记得老夫,不过我劝你不要干预此事,否则别怪本座不讲情面!”青剑子笑容一收,变得冷酷。

  他为了找到许知尘,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太阴教?”许知尘心底涌起一股不妙,微微后退:“我与你又不认识,找我做什么?”

  青剑子笑吟吟看他:“这得问你自己啊,不瞒你说,本座已经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许知尘回头看了眼宋玉,惊讶的发现对方面色铁青,身体僵硬,似被施了定身术。

  “他现在已经在幻镜当中了。”

  青剑子淡淡一笑,又指着其他几人:“这些人也是,没办法啊,不这样做皇室中的老家伙可能会来烦我,至于你也不用担心,本座确实是来解救于你,但这一切还需要你好好配合才是。”

  “我要是拒绝呢。”许知尘冷冷道,毫不犹豫抬手反抗。

  “那就别怪老夫用强了!”

  青剑子大手一挥,那宽大的袖袍在许知尘眼中无限放大,到了最后,竟是遮天蔽日,仿佛化作整个世界!

  “化神境!!”

  挥手成术。

  挥手拘禁空间。

  见到这一幕许知尘心里瞬间想到一种可能,遍体冰凉。

  为什么会有化神境的修士找上他?已经来不及多想,许知尘只觉眼前一暗,天地颠倒,很快就失去意识。

  .....

  等到宋玉苏清清等人好不容易挣脱幻境,发现‘陈知序’消失不见,那个老道也消失不见,地上干干净净的时候,就意识到糟了。

  在后来询问中苏清清才了解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个太阴教,属于仙门中的隐匿教派,且是一个十分可怕的邪道组织。

  这个教派人数不多,但却有着一位岁数极大的化神境老怪坐镇。

  这个老怪就是青剑子。

  这下苏清清真的急了,要是许知尘在她这里出了意外,那还怎么回去交代?

  宋玉只能告诉她先不要着急,他这里也会想办法让人去找找看。

  当然,不能抱太大希望就是了。

  一想到许知尘被那个古怪老人抓走,苏清清心中充满不安。

  “青剑子居然出山了,而且他为什么要抓陈知序?此事不同小可,我需要禀告父亲才行。”

  宋玉最后安慰了苏清清一句,行色匆匆转身离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