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10章 生辰宴

第210章 生辰宴

  数月过去,大部分人生活照旧,只是相比以前,各大城市现在更加热闹了。

  神魔界降临最初造成的恐慌如今也是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平静,成为习惯。

  大批人口迁徙,造成很多地方空虚。

  当然也并非全部都进入了大城,只要人口足够多,就能汇聚人气。

  所以当时间来到几个月后,第五荒墟的居住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

  除了那些大城多了很多外来人口,乡野之间的小城小镇同样跟着就近汇合形成一个个由人气组成的气运之界。

  用一句话来概括现在的人口更加密集,夜晚降临群居地之外的地方属于禁区,如果不想被吸入神魔界,就只能待在城内。

  而今大部分人都已经逐渐适应这种生活环境。

  进入帝都城内,街边的喧闹声灌入耳,与城外仿佛两个世界。

  除了正常人类之外,还有很多有着半妖血脉的族群,生活在这座巍峨庞大的巨城之中。

  长着猫耳朵与人嬉笑的妩媚少女,虎头虎脑的半兽人被人群围着表演杂耍,人身狼首的高大壮汉像个门神站在门边看见心怡的(穿着富贵的)立马上去谗媚笑——

  许知尘深吸口气,眼前所见一切渐渐与他几乎快要模糊的某些记忆出现重合。

  帝都本就是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这里的一切他都应该非常熟悉,可实际上回来后许知尘有的更多还是一种陌生。

  这和心态有关。

  以前他不过是个喝混吃等死的王族子弟,可能未来会继承一座巨大的王府,但指望能做出什么成绩原主好像真的没有思考过。

  而对于穿越客许知尘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熟悉又陌生的。

  其实帝都城之大,即使他曾在这里生活很多年,都没有完全逛遍。

  像是其他各州的主城已经足够庞大,但比起帝都还是差远了。

  平常大家所说的帝都实际上指的是帝都城,而真正的帝都却是把帝都城包裹在内的所有区域,实际占地面积大到无法想象。

  在这里你甚至能看到许多原始森林,群山连绵如古老的苍龙横亘大地之上。

  帝都更像是一个圈子,这个圈子不亚于一州之地。

  最外围竖有一道高墙,分割两地的帝关,闯过这道高墙就等于进入了帝都。

  高大雄伟的建筑是这里独有的特色,玉琼国皇室像是在可以彰显这种王权,将所有帝都范围内的建筑都打造的雄奇伟巨。

  空中时而有飞舟、以及大型运输兽掠过,来往各个区域之间。

  这在其他地方可以说很少见,即使城内也需要如此的高额的运输力,但在这里却是常态。

  普通人即使动用车马代步,从帝都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稍微偏远的地方都是数天时间打底。

  途中还需要跋山涉水。

  这座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只用城来形容,一环扣着一环存在诸多分区,每个区域内都有高手领军镇守,并配有传送阵以及护城大阵。

  可以说一旦发生外敌入侵,整个帝都可以在瞬间撑起数十道护城大阵,这里的护城大阵基本都是主城级别以上的规格。

  更别说帝都还有天品法宝镇国剑扶倾,基本上可以说想攻入帝都的难度,就算是衍玄境修士都做不到。

  这也是玉琼国能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帝都圈子越靠近中心区域越繁荣,商业发达,居住在那边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

  偏中心区域有着一片恢弘连绵的建筑群,属于皇室独有宫城,坐镇中枢俯瞰帝都四方,其他区域也都是环绕此地为生。

  宫城外紧连着达官显贵们生活的内城区,许知尘家的武王府就在那边。

  不过现在许知尘才刚刚进帝都没多久,离那里还远,而且这次回来他还没有回去的打算。

  当然暗中可能会联系一下。

  毕竟此时他的身份并不是许知尘,而是假名其他人过来参加武道大会的一支小队而已。

  天鬼面具的缺点此时就暴露出来了,不能变化形态,鬼面剑客的身份肯定不能用。

  好在这世上易容遮掩气息的方法不止一种,可能无法想天鬼面具那样瞒得住境界较高的修士。

  但只要许知尘安安稳稳的,基本不会被人察觉到什么异常。

  再者,就算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神魔界的鬼面剑客气机与真正的许知尘完全不同。

  晃眼间都大半个年头过去,从一开始被驱逐出帝都,到后面几次生死回转许知尘不禁有些失神。

  穿越过来的时间不知不觉都过去这么久了。

  重临帝都的心情许知尘有点复杂,对这里他的前半生经历不算多么美好。

  甚至不值得许知尘去深度回忆,不过就是一些王族子弟的日常琐事,加上认识几个狐朋狗友。

  但真正遇到时难免触景生情想起那位相识不久的小姨。

  可惜回去后没找到人,也不知生死。

  以皇室对他的态度,恐怕不仅仅是对他一个人,许家一族都被计算在内,所以萧怡君大概率是凶多吉少了。

  从前许知尘得知原主的遭遇,便认为有朝一日回来,定要报仇雪恨。

  不过现在他早已今非昔比,不再是那个莽撞的纨绔,心态上上的转变并不是忘记仇恨,而是压在心底不会像以前那样冲动。

  许知尘经历的那些事情足以让他比很多人成长更快,此时便是保持冷淡目光看待这里一切。

  只不过想要提早赶到帝都城的计划在路上就被终结了。

  许知尘没想到苏清清原来也是帝都人士,而且家里在当地还是小有名气的商户。

  本来这次队伍中就有苏清清的名额,临出发前便通知了家中,这才得知苏清清同父异母的妹妹最近刚好要举办生辰宴会。

  一入宗门便远离尘世与亲人,纯属无奈之举。

  苏清清肯定是想家的,这次难得到帝都公务出差,顺路正好可以回去看看。

  当时听说苏清清家里的情况后,随行的很多玄月宫弟子就显得很崇拜。

  抛开修士身份之外,其实很多人的出身都很普通。

  进入宗门前没有过什么优渥的生活,至于在宗门大部分时间都在苦修,口腹之欲上面更多关注对修行是否存在增益。

  哪像世俗间那般山珍海味。

  在得知苏清清邀请大家过去参加生辰宴的时候,可以享用各种美食,几乎全投了赞成票。

  直接把许知尘这个带队的都挤到了一边。

  对此许知尘是有点哭笑不得的。

  “哇!帝都居然还有妖族居住呢。”一路走来大家心惊不已,夹杂各种女子的大呼小叫。

  人类社会跟妖族百怪融合,看起来竟意外的和谐。

  实际上帝都以前就已经盛行这种生活常态,不过大部分妖族都属于奴隶的地位,供人驱使玩乐。

  当然也有部分可以正常生活。

  后面神魔界降临,便有更多的妖族汇聚到帝都谋求发展,对此皇室自然是来者不拒,只要乖乖听话不捣乱一切好说。

  因为气运的凝聚可不分什么种族,妖族的加盟同样属于国运的一部分。

  以前见到的妖都是凶残嗜血,哪像这里看到的温和,玄月宫这些女弟子看到后都会新奇的停下来叽叽喳喳讨论,根本走不动道。

  一段本来不长的路,硬是走了大半天才走完,不过身为修士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看到最后,大家也逐渐感到麻木。

  “许师弟你在想什么呢,快走呀。”苏清清好似忘了之前的不愉快,再次见面时脸上洋溢着醉人的笑容,主动拉着许知尘逛街铺。

  这次接到宫主的命令一切服从许知尘的行动,不过现在还没到武道大会呢,做点其他事也是可以的。

  许知尘从冷思幽的宝库里拿了个面具戴着,身上还套了个黑斗篷,现在这样子基本上不会有人认得他。

  想了下,反正时间还早便答应了苏清清的提议。

  对于这种活动,许知尘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他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打探朝山宗剩余幸存者的消息。

  目前他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切入点,索性无事只能陪着苏清清。

  在帝都这种充各种奇装异服,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的环境中,装束另类的许知尘,也仅仅只是多让人看了一眼而已。

  大多数的原因还是因为身边这群莺莺燕燕的女弟子。

  千呼万盼熬到中午,苏清清终于意犹未尽罢手。

  将购置的包裹存好后,大家随意找了家客栈吃完饭,这才赶往目的地,处于帝都偏内环的富户区。

  说是富户区当然不是只有富户的意思,只是这里开始靠近发达的商业区,大家生活条件更好一些。

  大街上迎来送往的商铺与娱乐场所更多了而已。

  但大部分还是平民百姓为主。

  苏清清家中以倒卖妖兽类的生意为主,手底下雇用了一批专门的赏金打手,定期进山巡猎将收获到的妖兽卖与苏家换取真金白金。

  苏家则从妖兽身上提取提炼各种材料,分批包装或制成成品出售,从一开始的小打小闹逐渐发家,如今成立了一个商会。

  和不少达官显贵那边都有生意关系。

  当然苏家的商会在偌大的帝都不怎么起眼,但在这片区域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

  路上苏清清还拉着大家去了当地有名的斗兽馆看戏,苏清清从小就喜欢看,这也是她后来选择进入仙门修行的原因。

  斗兽馆内人满为患的景象,让众人不禁惊叹,居然有这么多人喜欢看这个。

  但其实每个人体内都有暴力因子,没看到连苏清清进入这里后都小脸变红,眼睛洋溢着兴奋。

  斗兽馆顾名思义,大都是主办方挑选参赛者各自领着自己驯服的妖兽进入一个囚笼场地进行搏杀。

  胜者可以获得斗兽馆给予的不菲奖励。

  有点地下黑市的意思,不过斗兽馆属于明面上的生意,深受很多人喜爱。

  之前听萧怡君闲聊时说过这些事,现在总算见识到了,确实火爆,进来时门票都差点没买到。

  得亏苏清清报出苏家的名头好不容易才搞到一个贵宾室。

  更得亏这次小队来的人不多,不然还装不下。

  为此斗兽馆的负责人还亲自过来打招呼,听说苏家大小姐大驾光临,屁颠屁颠就跑来献殷勤。

  这斗兽馆居然也有苏家的一份,总得来说就是有股份,属于东家之一。

  洋洋洒洒跟大家说了一大堆斗兽馆的规矩,还说今天几位来得巧,接下来会有几场精彩的表演都是潜力股,赌局都开了。

  还问大家要不要参加,他可以给参谋参谋。

  对于苏清清口中所说的这些朋友负责人并不认识他们的真身身份,但拉生意这行当做的对事不对人,熟能生巧了。

  对此许知尘嗤之以鼻,摆了摆手表示没兴趣。

  类似这种生意背后肯定都存在黑幕,也只有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才会傻傻上当。

  斗兽馆打的就是这种旗号,在比赛出来前夕,那些运营商跟大东家为了炒作,肯定会搞出很多夺人眼目的噱头。

  可最后真正看了,才让人索然无趣。

  不过今天来的人确实有点多,差点都没买到票就能看出来今天的比赛很受瞩目。

  直到斗兽馆内灯光明亮起来,各方人士一一露面比赛开场后,许知尘才发现有些不同寻常。

  今天的斗兽比赛居然在开场前,还特意讲述了一段小故事。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神魔界影响,一些消息被人传了出来。

  故事都牵扯到了遥远的神魔时代,讲述的是一起大世变迁,妖族起源的故事,牵扯当今世界,确实引起很多人注意。

  因为讲故事的人最后给出的答案,今天参加比赛的妖兽,竟有不少具备一些神魔血脉的后裔。

  比赛一开始就在各方驯兽师的命令中如火如荼展开。

  里面那些妖兽不再是只有蛮力,居然还能所施展出的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术法神通。

  幸好斗兽馆的人提前在周围布置好了法阵,才没有波及外围的观众。

  饶是如此,看起来仍旧惊心动魄。

  看到这些许知尘在贵宾室中,倒是有点意外,他似乎想到一些事。

  妖兽中并不是所有都能施展法术,这是否意味着和所谓的神魔血脉有关呢。

  没想到随便看场比赛都能学习到知识,许知尘觉得很有意思。

  对于场内凶险的战斗,许知尘没多大波澜,但他毕竟只是少数。

  在场大部分人以前都没有见识过这等战斗场面,更让人有种身临其境般的体验,整个斗兽馆内大呼小叫不断。

  一场比赛看了近两个时辰,出来时候都已经下午四点钟。

  想起要办的事,苏清清一拍额头,忙带着大家往家里跑。

  去的是一个叫玉柳庄的地方。

  苏家不住那里,从苏青青口中得知这是举办生辰宴的地方,可以说是这一片城区内最豪华的娱乐场所。

  哪怕许知尘都不知道还有个这样的地方。

  倒不是说玉柳庄园上不了档次,主要是离主城区太远,平常谁没事往这边跑。

  城中禁飞半个时辰后,众人才来到西郊,最后在玉柳庄大门前停下。

  庄园位于一座丘陵之上,周围青山绿水,视野开阔,景色别致。

  经常有达官显贵聚集在此,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生意不是一般的火爆。

  能被称为当地第一会所,不是没有原因的。

  一路走来,外面挤满了各种奢华的马车,随处可见。

  整个玉柳庄园,装饰精致典雅,富丽堂皇,能在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

  “你妹妹过个生日宴都搞这么大排场,真够豪奢的。”许知尘啧啧道。

  从玉柳庄园布局规模即便放在主城区那边,都能排上一等。

  而且这种地方还不是有钱就能进来的,还得有一定的社会地位。

  看得出来苏家的能量在当地不小。

  跟来的众弟子一路上震撼不已,这已经不知道是她们在来到帝都后第几次被震撼到了。

  在场也只有苏清清和许知尘能保持平常心。

  前者属于这里的半个主人,后者则是本就出身王族,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穿越过来后心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换成以前,说不定要被震撼到。

  “都是家里安排的,具体我也不清楚。”苏清清同样惊讶,显然之前也没预料到这种景象。

  刚进大厅,就见迎面走来三人,路过苏清清时又退了回来,面露惊喜:“清清,你居然回来了?啊你早点和我说,我还想着去接你呢。”

  说话的是三人中为首的高大青年,嘴唇略薄身上隐隐有股贵气,相貌俊逸非凡,认出苏清清后露出惊喜之色。

  在青年走过来时大堂内好几名女子频频侧目看向青年,脸上通红,最后走过来打招呼想要认识一下。

  青年对这些似乎习以为常,眼神淡淡倨傲,不过可能是苏清清在场果断拒绝了。

  最后对苏清清微微一笑,表现的非常儒雅随和。

  以他的相貌自信对女人有巨大杀伤力,心想苏清清肯定也逃不过。

  可这一看去不禁一愣。

  苏清清目光淡然对他点点头,随后和身边的男子低声攀谈。

  “杜家的公子,他们家是我们苏家商会的成员之一,以前老是缠着我,后来我去宗门修行才消停,等下可能要麻烦许师弟一下了。”

  苏清清脸颊贴近轻声道,许知尘都能闻到她发丝间的香味。

  闻稍感诧异,轻笑道:“你会想拿我当挡箭牌吧,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苏清清嗔了他一眼,一脸信你才怪的样子。

  杜公子见苏清清不理他,还跟旁边的男子表现亲密,微微皱眉:“清清,这人是谁啊,咱们家生辰宴好像没邀请过他吧?”

  “杜英才,你先搞清楚,是我苏家的,不是你的。”

  苏清清面露不悦,说道:“这位是我在宗门的道侣,我妹妹的生辰宴邀请他过来不行么。”

  说着非常自然挽起许知尘的手臂。

  别人或许倾慕与杜英才的相貌,但苏清清可是仙门中人,什么样的才俊没见过。

  再者,论起相貌,在场跟来的那些同门姐妹不知道许知尘,但她可亲眼见过,在这方面完全甩杜英才安完全没得比。

  “喂你来真的啊,之前好像没跟我说过还有这件事吧?”许知尘眼皮一跳,手臂清晰感受到那团柔软,没想到规模比看着要足。

  苏清清浅笑传音:“不要这么小气嘛许师弟,就征用你一晚上,有我这个大美女陪你,还能委屈你不成?”

  “你可真是王婆卖瓜,明明是拿我当免费苦力。”许知尘没好气看她一眼。

  “嘻嘻,就当你答应了。”

  这边两人旁若无人嬉闹,站在杜英才身边的人看不下去了。

  其中一个瘦高个面露不善:“穿斗篷的,就说你呢,你这家伙哪冒出来的,不知道苏清清是杜公子的青梅竹马吗,还不快放开!”

  许知尘看了他眼没理会,苏清清则冷声道:“你耳朵聋了吗,他是我的道侣,还有我和杜英才不是青梅竹马,再敢乱说撕了你的嘴。”

  那人脖子一缩。

  “道侣?以前从没听说啊。”杜英才微微一笑:“不过道侣还没确定要婚嫁,我喜欢公平竞争,这样才有趣,阁下叫什么?我不喜欢打败无名的对手。”

  杜英才神情依旧温和,并没有因此恼羞成怒,只是语气比刚才冷硬了许多。

  “要不要告诉他实情?”许知尘低头说道。

  苏清清羞恼道:“你敢!不然我扒了你的面具让他见见你的真面目也行。”

  果然够狠的!

  苏清清是为数不多知道许知尘武王世孙身份的人。

  许知尘点了点头,又对杜英才颔首:“你不配知道。”

  这话狂妄至极!一点面子没留。

  杜英才当时脸就变得铁青。

  “呵呵很好,我这人就是不信邪,咱们拭目以待好了。”杜英才皮笑肉不笑说道。

  苏清清已经不想在和他废话,挽着许知尘当先上楼。

  “杜少,需要我做什么?”瘦高个恭声开口,作为主子身边的爪牙,自然要替主分忧。

  杜英才神色冷厉,最后淡淡道:“一个小人物而已,用不着大费周折,先看看再说。”

  来到楼阁顶层,负责看守的人认识苏清清畅,但把许知尘拦了下来。

  伙计看着他一身斗篷把自己包裹起来,神色怪异之极,哪有参加宴会穿这身衣服的,当是化装舞会吗?

  今天苏家邀请的人都非富即贵,肯定要注意安全方面的隐患。biqupai.c0m

  许知尘这装扮在外面大街上没问题,但在这种私人性质的宴会上就显得有的太怪异了。

  包括玄月宫其他弟子都被拦住了。

  看到这一幕,后面赶来的杜英才嘴角微掀露出不屑,转而恢复正常:“这位神秘人也是客人,让他进去好了。”

  神秘人几个字音咬的很重,很明显有讥讽之意。

  伙计一看是杜英才,连忙恭敬应是,不再拦着。

  这就让苏清清有点生气了,这可是她自己家的宴会,居然到头还让一个外人来帮忙。

  一想到刚才这些就发生在许师弟眼前,不知道对方会怎么笑话她。

  “做的不错,等下给我拿点吃的过来,赶了一天路饿了。”许知尘淡淡对杜英才道。

  说完领着苏清清进门。

  杜英才愣了愣,心想你饿了关我屁事,反应过来才明白被摆了一道,这分明是把他当成跑堂的小厮了啊。

  “混蛋!”

  杜英才气得咬牙切齿。

  可看到苏清清带着那人超苏家家主那边走去,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

  “你和你那位妹妹关系如何。”走进会场,许知尘随口说道。

  苏清清奇怪道:“挺好的。”

  “你要带人回来不是提前说过了吗。”许知尘说道。

  苏清清点点头:“是说过了,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你是苏家大小姐,看门的好像反而更听外人的话。”

  “啊抱歉,刚才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苏清清歉意道。

  既然提前打过招呼还是被拦下了,许知尘想着摇摇头:“先让大家进来吧,你去和家人说说话,我随便弄点吃的就行。”

  至于杜英才那边自然是指望不上的。

  大厅内已聚集不少人,随意走动,碰杯笑谈不断,一个个衣着华贵,男女老幼皆有。

  苏清清去找自家人说话,玄月宫跟来的几位弟子则去了另一边挑选美食美酒。

  难得参加这种奢华的宴会,抱着不吃白不吃的念头,许知尘根本不知礼仪为何物,敞开了肚皮享用。

  游走一圈,手中盘子已堆满了各色食物,看得人大跌眼睛。

  “这逃荒来的吧。”

  “怎么穿的如此奇怪?是不是来混吃混喝的。”

  “太丢人了,没见过世面一样。”

  周围人不住摇头,面露鄙夷,一副看土包子的神情。

  苏清清正跟父亲问候,听到动静回头一看,俏脸微红,忙跑过去拉住许知尘:“许师弟,不要只顾着吃啊,我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

  “认识人?不必了吧,我在这吃东西挺好的。”他嘴里塞着食物,含糊不清说着,但还是被苏清清拉了过去。

  旁边一男两女也看了过来。

  “这三位是周阳,许丽,还有我妹妹苏文艳。”苏清清简单介绍了下,指着最后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她就是今天宴会的主人哦。”

  许知尘看了一眼,微微点头:“你们好。”

  周阳是个戴着眼镜,看着有些文艺的男生,许丽眉宇间带着股英气,一头齐肩短发,看起来大大咧咧的。

  苏文艳穿着一身艳丽的礼裙,面容姣好。

  三人面带好奇看着许知尘。

  “清清,这就是你刚说的那个道侣?”许丽一番审视,重重拍了下许知尘肩膀:“小子,想要追求我家清清,首先要过我这一关!”

  “这位是?”许知尘咧咧嘴,这女人手劲挺大的,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