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08章 雕塑中的传承!

第208章 雕塑中的传承!

  不久前许知尘被一群人围追堵截,当时因为诡异男子的缘故远远把众人甩在后面。

  路上遇到的神魔尸骸基本都被他横扫一空,都是无主之物便宜了其他人不如便宜自己。

  而且许知尘得到神魔骨可以直接炼化,比其他人更具有巨大优势。

  本来想法挺好的,让正左两道那些人在后面替他拦住诡异男子,他在前面大肆搜刮岂不美滋滋。

  为此他还不惜浪费了今天的位面召唤术使用次数,幸运的召唤到了赵云的英魂。

  说起来有些奇怪,赵云所展现出的武力值压根就是修仙者的范畴,或许是位面召唤术的缘故,并非印象中的低武世界武力。

  当然这对许知尘来说是好事,这说明只要被召唤之人,武力值都不会太低,而且不局限于一个世界,都来自不同的位面。

  位面召唤术名副其实的成为他现在的杀手锏之一。

  结果也证明了这点,让许知尘狠狠赚了一波,没人打扰。

  至于事后那些的人他也从未担心过,反正神魔骨当时就被他炼化了,想找都找不到。

  现在许知尘明显感觉到道韵愈发强大,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玄妙,自若天地,精气神充盈饱满令人身心愉悦到了极点。

  唯独可惜时间有限没有完全击败那些人,不然可能还会掉落回收物呢。

  不过现在的结果许知尘也挺满意了,只是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种事。

  古刹四十九层没了传送阵,诡异男子紧随其后却揭露了一场惊人秘辛。

  “帮我?帮我杀了此人吗。”诡异男子面无表情说着。

  听到这话,赵萱萱面色一僵,这话要她怎么回答,支吾说或许能帮她找回身躯其他部分。

  诡异男子面无表情,没人知道他此刻的真实想法。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他更倾向于动手,不过古刹四十九层禁制之力已经严重影响到所有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诡异男子。

  青阳道人说出刚才的话后就保持沉默思考的状态,极力的想要回忆什么。

  现在其他人都有点急了,这诡异男子明显和他们没关系,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不介意联手送对方一个人情,把青阳道人交给对方。

  只是目前他们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不到万不得已,大家还不想和玉琼国彻底闹翻。

  赵萱萱表面故作镇定诚恳的劝解诡异男子,实际上内心也有紧张。

  她能感觉到此时不少带着恶意的目光注视她,几乎可以想象等下一旦动起手,她和老师绝对会被抛弃。

  但青阳道人是她的老师,有传道开惑之恩,别人可以抛弃,但赵萱萱做不到。

  没办法赵萱萱只能竭尽所能动用说辞,承诺如果当初真的是老师做错了,她们一定会尽力帮助,包括那些始终的身躯。

  似乎被赵萱萱的诚意打动,或者此时确实不适合动手,毕竟对方人多势众。

  诡异男子选择了妥协,目光幽幽道出一则古老秘辛。

  “你真想听?”诡异男子微微歪着脑袋看着她。

  明,听了这些就等于和他有了因果,日后若反悔他必会天涯海角追杀。

  赵萱萱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没有拒绝,现在也不允许她拒绝。

  但其他人闻急了,他们不想听啊,但诡异男子明显没有那份好心,不仅没有让众人离开,还说谁敢走就先杀了谁。

  这古刹中的神魔骨昔日有他的一部分,现在你们得到了便也是拿了馈赠,拿了好处就必须做事。

  有人腹诽他之前滥杀无辜,现在又说这些,未免过于丧心病狂。

  不过这么做的原因也有人想到,肯定和对方恢复有关,那几位化神修士和对方打过,在这方面有话语权。

  虽说不知道诡异男子最初属于什么状态,但现在的状态肯定和灭杀那些修士有关系。

  就像进食,现在状态稳定下来,开始图谋其它东西。

  接下来的事情着实让大家吓了一跳,对方竟然并非男性而是一名女子。

  听诡异男子所说,她曾名红魃,原本是山间草木精魄所化一小妖,修行千年而成精。

  而且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精怪,传闻最初的世界属于一片混沌时期,后逐渐分出清浊,有上下之别,阴阳二气大衍万物。

  但大衍规则只有九数,九为极,之外为异类。

  也就是说,在九数之内,包括草木山河,五行元素,走兽飞禽等等都属于正常产物,而妖魔精怪属于变化之外的异类存在。

  不属于九数之内,视为异类而被天地所不容。

  因此常有妖怪修行遭天劫毁灭,在修行有成后都会积极化形。

  人族乃天地灵长此为九数中之最,所以成了这些异类唯一的选择。

  那些没有选择的异类只是条件不允许,但只要有这种机会绝对都不会放过。

  所以又有妖精成仙需得人族香火之印,某种程度上这种被认同会部分削弱天道对这些异类的打击。

  红魃就是这一类的存在。

  但她和大家认知中的妖有区别,打个比方像九尾狐族这类妖族,因为传承与远古神魔,而神魔同属于九数之内的衍变。

  但后来不知出了什么问题遭到天地遗弃,等于一只脚迈出了九数之外,后来变得多灾多难。

  也就是说妖族曾经也位列九数之列,但现在只能算一半。

  红魃这类严格来说不属于妖族,她就像某些特定的地方积累出的气息,随着日积月累某天到达,突然有了灵智。

  称其为精怪更合适,游离于山野之间无根无萍,可能随时都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消失。

  所以这种精怪即使存在,却也是极少出现在大众认知中。

  一次偶然情况下,红魃救下了身受重伤的楚青阳。

  楚青阳就是青阳道人转世之前的身份主人。

  红魃与楚青阳相识竟然是在一百年前。

  那个时候仙门正处于鼎盛时期,超级强者有很多,顶尖那批修士全都是劫变期大能。

  而楚青阳就是其中一位劫变期的修士,后来遭到仇敌围剿,奄奄一息之际遇到了当初化形不久的红魃。

  此后一段时间,红魃一直照顾楚青阳直至康复。

  当时懵懂无知,因楚青阳老成持重,对其产生了爱慕,楚青阳死里逃生同样对这个女子表达出了相同的爱意。

  那个时候,他们有过一段非常开心的时光,远离了仙门的喧嚣。

  但楚青阳终究不是平民百姓,在他那个层次的修士有太多事情要做,身边充满各种各样的危险需要解决。

  而红魃没有实体,且无法承受世间浊气,即便遇到稍微强烈的灵力冲击都可能会消散。

  临走之前只能告别红魃。

  不过楚青阳曾许诺过,愿意替她在世俗间立一神位,受人香火供奉,所以走的时候,就在当地完成了这些事。

  从此让红魃有了安身之所。

  当时红魃很感激他。

  但很快红魃语气就变了,眸光冰冷说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这一切,其实都是楚青阳早就设计好的陷阱。

  所谓香火供奉不过只是他想要利用我完成某件事的工具罢了。

  他将我禁锢在此,却仅仅只是让我能够长存,那些香火之力根本无法为我所用。

  而楚青阳的目的,就是让我一边替他收集香火之力,一边抽离我的本源精魄,去帮助那些无法生育的女子。

  楚青阳当初给红建立的神庙就叫求子观。

  其实像这种道观各洲各地都有,并不在少数,但唯独只有这座求子观最灵验。

  如此也就导致名气一点点变大,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香客络绎不绝,可以说红极一时。

  自然,求子观火了,所收集到的香火之力也是空前庞大。

  说到这里,红魃眼中涌出强烈的怨恨:

  “尔等可知道,本源精魄有多珍贵?从一点飘荡在天地间随时都会消失的精魄开始,一点点去吞噬其他精魄,历经百年千年,才有一次凝聚的机会,再有千年才可能化形。

  而楚青阳却用我数千年的心血努力,不问我是否同意,便强行剥离我的精魄去帮助其他人,美名其曰是在照顾我!”

  听到这里,大家基本上有些明白了。

  青阳道人沉默不发一,赵萱萱却是迟疑了说那求子观不就是为她安身所建立,结果还没说完就被红魃打断。

  冷冷对赵萱萱说那求子观确实为她而建,但当时楚青阳说的是用香火之力为她塑造肉身。

  可在最后,她不仅没有得到那些香火之力,最终都被楚青阳取走,而她却只能在子那里继续消耗本源精魄。

  她们这类精怪修行远比妖族还要困难数倍,眼睁睁看着自身力量流逝而无法阻止有多绝望问赵萱萱知不知道。

  因为楚青阳将红魃带到求子观后,就设下了一道封印,她无法再回到曾经生活的地方,只能没日没夜永困求子观。

  那里对她来说并不是安身之地,而是一座囚笼。

  这座囚笼是楚青阳给的,他欺骗了她,而且是用花巧语,是在救命之恩的情况下辜负了红魃的所有期望。

  这一困便是二十多年。

  但这种怨恨绵延了百年未曾削减,只会更强。

  更别说事情远不止于此。

  青阳道人表情还是很困惑,确实谁被认为是某个人的转世,然后继承了那位的仇恨都有点怀疑人生。

  只不过现场有一座和青阳道人十分相似的雕塑,还是在神魔界古刹中出现。

  这一切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

  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那些化神修士消息灵通,站在最顶尖位置肯定知道不少秘辛。

  而许知尘同样通过二代老祖那里听过一些传闻。

  一百年前,似乎刚好是神魔界第二次降临前不久,世上顶尖修士的灭亡,包括那些劫变期大能都和这次降临有莫大关联。

  这其中会不会存在什么联系?或者说眼前的青阳道人,可能真是昔日那位劫变期大能楚青阳的转世都说不定。

  从上半段的信息中,楚青阳理论上没有食,红魃确实有了归处。

  只不过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圆满。

  这种事历史太过久远,无法做出准确评判。

  直到说完后面半段故事,大家才终于明悟发生了什么,一时间赵萱萱都睁大了眼睛感觉难以置信。

  当时,红魃用自己的办法隔绝精魄流逝,结果楚青阳发现红魃拒绝献出精魄,竟然派出门内弟子,强行收走了求子观的信物,毁了像身。

  信物便是香火之力的载体,同样也是受到天地认可的证物,方能保证红魃在这里安然无忧。

  不然,早就被其他山精野怪吞噬殆尽了。

  最精彩的地方来了,当时楚青阳其实有一位青梅竹马的道侣,两人感情甚笃,情深似海,但后来死于仇敌之手。

  这对楚青阳造成很大打击,后来担心尸体腐朽,竟将红魃的精魄拘禁而来刻印在了青梅竹马的尸体上,使其重启具备活力。

  当时楚青阳的说法这就是他给红魃找的肉身。

  可实际上红魃非常清楚,楚青阳纯粹就是不想他那位青梅竹马的尸体消失,而红魃再一次成了工具。

  从分别之后楚青阳就再也没有初次相遇时那份关怀。

  这一次甚至比之前还要更狠,以前红魃被困起码还能自由活动。

  而被刻印在那具尸体身上后就连这最后的只有都没有了,楚青阳要是心情好想起来,会把她带出来行走。

  想不起来就一直关在储物法宝当中。

  因为对于当时的仙门来说,与妖魔势不两立,楚青阳的做法已经严重触及到了仙门的规矩,绝对会因此招惹来更多的敌人。

  跟在楚青阳身边,红魃已经完全成为一件器物,承载着思念的器物。

  因此她也是为数不多知道楚青阳一些秘密的人。

  这其中就有一件事红魃印象深刻,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地发生大变,仙门出现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

  那就是现在的神魔界,很多强者在不断陨落,这其中楚青阳自然也没能幸免。

  然而楚青阳那个时候却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选择,弃身转世。

  这是仙门曾经一直在研究的秘密。

  而想要实行这个计划,其中最关键的一步,就是香火之力。

  那个时候红魃才真正意识到,打从一开始楚青阳就已经算计好了,遇到她属于偶然,但后面的事情却都在楚青阳的计划中。

  对方早就知道那场浩劫的到来,提早有所准备。

  红魃当时亲眼见证楚青阳的身躯在香火之力中羽化的过程,但她没有震撼和崇拜,有的仅仅是前所未有的愤怒和仇恨。

  听到这有些人面色古怪,觉得奇怪,因为有很多地方让他们不解。

  赵萱萱忍不住问既然如此红魃应该还是女性模样才对,现在却是男子啊。

  红魃冷冷说那具身体已经属于我,想要她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自由,哪怕是一条畜生,只要我高兴。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这特么绝对是报复啊,故意将楚青阳的青梅竹马变成男性。

  不知道想到什么旁边的楚青阳面色讪讪。

  大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谁都没想到百年前还有这样一桩事,不过大家对神魔界更好奇。

  只是为什么这里会有楚青阳的雕塑,另外红魃现在怎么只剩一层皮,而且看这样子分明不是那种随便一点灵力冲击就会消散的存在啊。

  对此红魃的解释很简单,没有隐瞒的意思,说这里就是楚青阳曾经的宗门故地,不知为什么会被搬到古刹之中。

  至于这雕塑是当初楚青阳为自己日后留下的手段,当时红魃就跟在身边,这雕塑上面留有楚青阳的部分记忆传承,可以觉醒前世。

  而现在青阳道人找到此地,更是证明了红魃之前的话,因果循环。

  劫变期大能的传承?!

  众人都惊了,这可是惊天霹雳的爆炸性消息。

  哪怕只是记忆传承,但劫变期大能的记忆那也绝对是天大的宝藏,仅仅是对境界的感悟就足以让人为之疯狂。

  不过其中一位化神修士皱眉感觉奇怪的问,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说出这些,就不怕楚青阳继承前世记忆后实力大增再次把你镇压?

  不得不说,这话说出了大家心里想问的话。

  红魃面无表情,语气丝毫波澜没有,只说这就和第二件事有关系了。

  先不说记忆传承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传承,类似修为传承那样可以直接提升修为之类的厉害,而红魃被困古刹这些年,也早已今非昔比。

  虽说红魃属于九数之外的异类,但其本身的特殊,恰恰对规则这种东西更熟悉。

  在古刹这些年她不断攫取那种规则力量,肉身早在漫长岁月中腐朽。

  不过红魃精魄刻印在体表上,所有人皮得以保留下来,并且因为炼化那种规则之力后,使得身上多了很多灵蕴。

  非要说的话,红魃所掌握的规则之力,应该属于吞噬规则。

  这么说的话,大家确实都能理解,也都明白。

  但此时赵萱萱忽然说红魃之前在寻找骨头,不是都腐朽了吗。

  红魃冷冷说骨头是个例外,即使普通人的骨头几百年都可能还在,更何况经过淬炼的修士体骨,坚韧非比寻常。.biqupai.

  但是那体骨在当时被楚青阳抽出放到了其他地方,只有楚青阳知道在哪里。

  现在只要青阳道人打开雕塑继承获得那部分传承印记,想要找到那具体骨就会简单很多。

  赵萱萱不是想要帮她吗,那就毁掉这尊雕塑,传承自显。

  眼下别说赵萱萱,就连其他人都有些心动,劫变期大能的传承啊,这绝对是做梦都想发生的事。

  当然想归想,现在对方是来寻仇和找东西的,耽误了大事恐怕就算得到真传承也无法或者出去。

  直到红魃面无表情告诉大家,这雕塑谁都可以打开,只要传承那部分记忆后,替她找到那具体骨的位置就行。

  只因她现在的状态,做不到这点,只有活人才可以进行传承。

  如此一说大家就激动了,纷纷感觉难以置信。

  随即,就感觉撞大运了,跃跃欲试。

  看来这个精怪对楚青阳的恨意确实庞大,

  赵萱萱一听就急了,这传承本来就属于她们的,怎么能让其他人染指,当即一马当先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沉默中的青阳道人忽然厉喝:“不要过去!不要打开雕塑!”

  这声音急促中几乎是狂吼出来,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

  此时赵萱萱距雕塑很近,刚抬起手就被叫停扭头不解看着老师。

  青阳道人额头细汗密布,不顾红魃的注视赶紧把赵萱萱叫了回来。

  这会儿,一直观望的许知尘也发现了不对劲,太顺利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