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201章 左道千年难遇的奇才!

第201章 左道千年难遇的奇才!

  在得到灵乳制造器之前许知尘算过,如果是随机回收的几率大概是三十次能出一份万年灵乳。

  运气好点可能会少点,商城里面也会刷出来,一份需要五百弃源值。

  但商城出现的几率非常小,基本上不能指望。

  想要靠刷新商城来积攒万年灵乳根本不可能,随机回收的消耗也不小。

  总得来说商城和随机回收消耗都差不多。

  可弃源值多贵啊,这玩意许知尘留着还有大用,可以换取更有价值的宝物。

  就算现在也算个富户可也经不起这样消耗。

  所以许知尘的修炼很可能会在这个阶段进入缓慢期,他很忧愁。

  现在好了,灵乳制造完全替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唯一的条件就是需要灵石,这东西许知尘不敢说多少,但短期内不会缺。

  手中还有一座灵矿等待开采。

  更关键的灵乳制造器不仅解决了眼下的困难,连以后都考虑到了。

  结丹境需要千年灵乳,丹变境万年灵乳,那么祖灵之泉很可能就是巨灵境的修行资源。

  这就非常奈斯,许知尘之前就发愁灵石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

  现在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得到灵乳制造器的第一时间许知尘就把背包里的灵石全部丢了进去,得到数十份万年灵乳。

  大几十万的灵石换来的,而且品质高的灵石,像极品灵石需求数量会相对少点。

  总得来说还是赚的。

  转眼间几天过去,许知尘在神魔界持续狩猎,沉寂一段时间的鬼面剑客再次搅动风云,搞得很多人咬牙切齿。

  同时许知尘的修为也如愿以偿突破了丹变境后期,皆大欢喜。

  除此外还有运气不错搞出了几样增加幸运的菜肴。

  终于让幸运值再次提高。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道韵的缘故,境界后面的信息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完美金丹。

  宿主:许知尘

  境界:丹变境后期(道韵成长期)

  修为:3000001500000

  功法:人山诀

  技能:观山、万仞散浮华、龙甲术、飞升术、位面召唤术、补天术、混沌神雷真体、洞天秘术、死亡攫取

  弃源值:8653

  职业:无

  幸运:73

  面板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许知尘觉得很饱满。

  尤其幸运值这东西太难搞了,现在总算再次有所提升。

  其实没有在面板上显示出来的还有很多,并不是许知尘的全部身家。

  其中兵器方面现在主要以神兵宝鉴的七剑为主。

  此外,还有专门针对异魔的魔器两件:葬死钉*3、断剑。

  而且在许知尘不间断的用自身精血温养中,断剑的威力比刚得到的时候大了很多。

  中间遇到一次诡雾,直接就用断剑打退了对方。

  虽说那只是个小异魔,不成什么气候,但本质没有变无法被杀死。

  拥有两件魔器在手的许知尘可以说比以前还要吃得开。

  除了稳定进步,许知尘还在搜寻神魔骨,云清舒手中的那几块神魔骨他没要,不是自己的得到的也不好开口要。

  反正神魔界很大,不缺那两块骨头。

  即使现在过去了好几个月,但人们对神魔界的探索仍旧没有多少。

  充其量就是在一片地域刚刚吃得开,开始向更深处进发。

  如今神魔界正邪两道都在找鬼面剑客,随着时间推移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烈,但并没有完全放弃。

  因为鬼面剑客的活跃让很多人清晰认识到强大。

  不久前终于有一位正道的巨灵修士找到鬼面剑客,那是费了老大的功夫。

  清楚鬼面剑客的狡猾,肯定已经知道有人在到处抓他,往往都是打一炮换一个阵地。

  所以这位巨灵修士干脆的直接跟了过来,不想再等消息动身。

  饶是如此也是好几次和鬼面剑客错过。

  终于在最后一次拦住了即将离去的鬼面剑客。

  没什么好说的,正派人士对于鬼面剑客的情感很复杂,一个臭名昭著的家伙,居然成为了仙门有史以来第一个异类,提前掌握了道韵。

  但不论怎样,鬼面剑客做的还是不够多,说到底还是仇恨更多一些。

  所以碰面之后没有什么话题可说,直接展开了大战。

  只有把鬼面剑客彻底降服,掌握在手中才好慢慢研究这个秘密。

  出动巨灵境来针对一个丹变境修士可以说很给鬼面剑客面子,毕竟有宗门长老的经验在前。

  不过实话说,当时这位巨灵修士还是有点不以为然的。

  或许没有亲眼见过那场战斗,也有自尊心作祟,哪怕消息传得邪乎都不愿意承认鬼面剑客的实力。

  直到战斗开始后才知道错的有点离谱,这哪里是丹变境修士拥有的战力?哪怕巨灵境初期的修士也不过如此了吧。

  起初这位巨灵修士没有施展巨灵法相,全程以试探居多。

  改变态度重新审视鬼面剑客后,他听说过之前的战斗信息,鬼面剑客最终获胜的关键是对方所掌握的恐怖法阵。

  有亲历者说出,当时在法阵中隐约看到了远古神魔的身影。

  如果是神魔界出现以前,可能会有人觉得难以置信,但现在神魔界都出现了,关于远古神魔的事情众所周知。

  可能鬼面剑客在神魔界有什么机遇,得到了部分神魔传承。

  这法阵就是很好的证明。

  如此更让一些人心动,神魔代表了曾经天地间最强大的象征,那等生灵留下的任何传承都值得让人疯狂。

  留着法相也是为了对付这个不确定的因素,不想把大招全交了最后落得和那位宗门长老一样的下场。

  然而许知尘可不会如对方所愿,四象囚天大阵卷轴只有三次使用机会,每一次都珍贵非常。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次,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浪费在这里。

  上次和宗门长老的战斗事出有因,现在可没有这么多顾虑,能打能走。

  而且后面在古墟找到了好几块神魔骨,虽说灵蕴残缺严重,甚至都不如当初那块拥有‘复生规则’的神魔骨,但蚊子再小也是肉。

  现如今许知尘突破丹变境后期,且道韵愈发饱满,举手抬足间都有莫大威力。

  这也就导致对手的攻击往往大部分都会被化解,化解不了的威力也都会减弱。

  已经没有第一次对战宗门长老那么困哪,游刃有余。

  如此就造成一个错觉,这位找上门的巨灵修士认为被欺骗了,鬼面剑客的实力比传闻中还要离谱。

  都没有施展所谓的神魔法阵,就已经和他打的难分高低,甚至有些时候还会被压制。

  身为修士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不祭出巨灵法相最后战败的绝对是他。

  鬼面剑客的攻击太可怕了,蕴含多重爆发力,震得血肉发麻,神魂摇坠,每次都要全力应对才行。

  而且随着战斗持续他还发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情。

  鬼面剑客不仅拥有道韵,就连施展的神通都在进行组合,虽然还没有到达那种程度。

  但他不会认错,这是打算磨炼禁术的征兆。

  这个鬼面剑客想做什么?他怎么可能做到?怎么敢啊,巨灵修士内心都在咆哮。

  禁术的出现起初专门是针对难以杀死的生灵,从化神境开始,这类存在已经很难被普通神通所伤。

  唯有禁术可以开辟出更高天地。

  但禁术需要祭炼,需要强大的底蕴以及理解能力,对各类法术的造诣通神入化。

  别人在丹变境还在努力修行,提高修为,结果这个鬼面剑客竟在研究禁术?

  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吗。

  要知道,不同法术元素性质不同,如果不是非常懂的人,强行拼接只会发生难以想象的聚变,产生法术爆炸。

  往烧开的油锅里倒入冷水都会发生可怕的现象,更何况法术。

  而鬼面剑客的可怕地方就在于,他真的成功了,在同一元素领域自由施展其他的元素法术。

  唯一让人感到安心的,这种变化也就只能停留在在此,并没有更深入一步。

  威力很大不假,但并不是不能应付。

  打到后面不得已只能祭出巨灵法相,虽说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果不这样做,基本不可能赢下这场战斗的胜利。

  法相的出现造成了更加可怕的破坏力,动静很快就引来很多人。

  得知鬼面剑客又和巨灵修士干架所有人都兴奋了,动用各种传讯手段通知亲朋好友来看戏。

  之前只是听说神魔界出了个奇人,以丹变境的修为战败了巨灵境大佬,没想到能亲眼见识。

  相比只能在传闻中听听,这种场面的战斗肯定还是亲眼所见时更具有冲击力。

  没人见过鬼面剑客的真面目,但那张邪异面具已经深入人心,通缉榜上的常客。

  这次的战斗见证者更多,虽然只看到了后半场。

  附近地貌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好几座山头被法术推平。

  有好心人出声提醒不要靠的太近,大家退到安全区域观看,这种层次的战斗哪怕是余波都能轻易杀死结丹境。

  然而总会有一些不信邪的,甚至对好心提醒的人恶相向,霸占前面的位置就是不走。

  对此那人也很无奈,却也不再多说什么,靠的近肯定观战效果会更好。

  战斗中的双方都不是寻常之辈,鬼面剑客名声大一些,但巨灵修士在哪里都是一方巨擘的存在,名声对他们来说只是一层点缀,无关痛痒。

  巨灵法相的出现让现场一片哗然,毕竟无论是在神魔界还是外界,疆域广袤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生灵。

  一些人见过最强的修士恐怖顶多就是筑基,炼气都能当家做主,至于筑基已经可以在小地方上称王称霸。

  这绝对不夸张,拿第五荒墟来说,其实大部分地方都是这样,底层民众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基石。

  如若不然,那些超然宗门不会被人称为圣地。

  一些人纯粹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想要从战斗中汲取经验,哪怕增长一些阅历都是好的。

  对大部分人来说,战场中的两人举手抬足间没有多余的动作,和往日见到的修士战斗有很大不同。

  神通的施展仅仅弹指间便完成,碰撞间爆发出恐怖之力,相对来说没有太多华丽的花招,都是简单质朴的攻击方式。

  不过对于这种层次的强者来说,神通已经融入骨子里,不仅仅是局限于表面,而是举轻若重,举重若轻的完美诠释。

  所有招式都是行云流水间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反而比那些过多花招更让人看得大呼过瘾。

  尤其此时鬼面剑客以‘渺小’的身躯,面对身躯如山庞大的巨灵法相,那种反差感强烈的让众人呼吸都不敢大声。

  鬼面剑客透出面具的一双眸子波澜不惊,从天而降,猛地一脚砸在法相身上。

  雷鸣般的轰响中高大的法相竟翻滚出去,砸塌了一座山头在大地上拖曳出数百丈的痕迹。

  乱石到处迸溅,恐怖的冲击波同时扩散,离战场最近的一群人惊恐中身躯好似脆弱的纸张被撕得粉碎。

  地面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坑洞,全是战场中溢散的气机导致。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众人无不大呼侥幸。

  这些人得感谢刚才提醒他们的人,但也有一些人奇怪气机竟然如此可怕。

  有懂行的老前辈就会开口科普,到了那两人的层次,气机都已经化为实质,比寻常法器都要可怕。

  别说气机能杀人,哪怕是一个眼神,甚至散发的威压都能置人于死地。

  对这些有幸赶来看戏的人来说,今天算是大开眼界,可能会在记忆中留下一生难以磨灭的印象。

  巨灵法相没有华丽的法术表演,但双手可以直接磨灭神通法术,挥手间山崩地裂。

  至于鬼面剑客也不弱,凌空虚踏逼近巨灵法相,身躯不如法相庞大,可五指张握似是将天地元素都抓在手中,直接洞穿了法相的身躯。

  没有血液溅落,只有法相凝聚的强横力量在溃散,身躯出现了严重伤痕。

  这是战斗持续到现在巨灵法相第一次出现如此重创,身为主人的巨灵修士发出怒吼,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势。

  渐渐地大家发现鬼面剑客似乎有点后继无力,中途还被巨灵法相一巴掌拍进了山体,深陷其中。

  不过很快就重新出现在天空中,在他身上有玄妙波动出现,展露出旺盛的气血之力,一些触目惊心的伤痕竟肉眼可见的开始愈合。

  转眼间就重新活蹦乱跳,这种转变直接原本岌岌可危的鬼面剑客满血复活。

  远处一片哗然。

  巨灵修士同样瞳孔一缩,脸色铁青像是吃了死苍蝇,辛辛苦苦大半天努力终于重伤鬼面剑客,结果,人家呼吸的功夫就又满状态了。

  而他的状态正在持续下滑,神魔界的严酷环境让其出现前所未有的严重损耗。

  就在双方即将再次展开大战的时候,一道清越的笑声远远传来,暂时让鬼面剑客和巨灵修士止戈,扭头看去。

  “好一个鬼面剑客,不愧是我们左道千年难遇的奇才,就该好好教训这些目中无人的正道人士,啧啧孙成霞,你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居然连一个修为不如你的后辈都打不过呢。”

  一道曲线婀娜的身影从人群中走出,娇笑望着天上的两人。

  听到这话鬼面剑客低头扫了下眼神古井无波,但对面的巨灵修士脸上却是更加阴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