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92章 拔剑!

第192章 拔剑!

  血月凌空,大地昏暗难明。

  无数人在神魔界寻找自己的机缘,这是一片充满未知的世界。

  未知意味着机会。

  这种机会以前不曾有,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

  所以大家都疯狂了。

  即使贵为一国公主也对此求贤若渴。

  “蓬——!”

  雾气滚滚,一道撞击声响起,两道身影交错而过落在地上滑行数丈远。

  “这怪物的脸好硬!”身穿书生袍的男子大喊,喘着粗气惊恐未定。

  美丽的折扇只剩下孤零零的扇骨,上面的刀刃都砍卷了。

  赵萱萱身影翩翩宛如灵蝶落在一处屋顶,看向另一边:“鬼面剑客,你在等什么,异魔已经帮你引出来,难道还不打算动手。”

  许知尘面无表情站在那里,视若无睹。

  一旁同样带上面纱的苏清清看了他眼,心想这位师弟胆子也太大了。

  不仅和不久前还是仇敌的人合作,现在还公然对异魔动手。

  说实话要不是这诡雾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苏清清早就敬谢不敏先走一步了。

  如今只能祈祷许知尘真的有办法吧。

  毕竟这异魔都出来了,要是不解决绝对会对他们进行追杀。

  恐怖的阴冷气息倾轧而至,赵萱萱和手下书生连忙躲开,那团黑气缭绕的手掌贴着他们身侧掠过。

  高大细长的身影在雾中朦胧,不过还是能看出大概模样。

  没想到真的是当初出现在朝山宗的那个异魔,对方已经脱困。

  刚才让赵萱萱上去交战的时候,许知尘看到异魔胸口的葬死钉已经不见了。

  但插在异魔头顶的那柄巨剑还在,说明这段时间有人替异魔解开了葬死钉的封印。

  对于葬死钉许知尘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现在可以大概确定一件事情,葬死钉应该也是属于一种规则之物。

  通俗点来说就是能够稳定规则,甚至平衡规则的器物。

  因为只有这类特殊物品才能限制异魔,其他法器根本做不到。

  这不是品阶高低的问题,而是本质。

  法器再怎么样也都还是规则之下的诞生之物,需要按照规则的规则使用。

  比如说,火属性的法器只能展现出火属性的威力,不可能具备其他属性的东西。

  但这类特殊物品不同,本身就暗含包罗万象的规则,可以随即形成任何力量。

  或者说就是规则的化身。

  许知尘感觉很可怕。

  越是了解神魔界的一切,越是让人捉摸不透,明明了解更多,到头来发现还不过冰山一角。

  毕竟这个推测成立的话,那么又是谁将规则变成一种具体的器物?

  还有那些诡雾,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恐怖的异端?

  这些许知尘想不通,但不重要,只要能限制异魔,起到作用就行。

  不过现在又出了新的问题,葬死钉之前明明就被他钉在这头异魔身上,现在不见了。

  疑是有人帮忙。

  当然也可能是其他异魔,这是不是说有些异魔可以无视葬死钉的存在?

  许知尘敲了敲脑壳,感觉触及到了知识盲区。

  这片修仙世界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插在异魔脑袋上的巨剑一如当初朝山宗所见,拔出了一部分,比之前更多。

  这头异魔的复苏程度可能已经达到了很高层次。

  所以诡雾中的情况比第一次遇到的更为复杂。

  因为现在可以确定的这片诡雾中存在不止一种异魔。

  这种情况以前也是从未遇见。

  对于鬼面剑客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女人,赵萱萱还是比较在意的。新笔趣阁

  或许这就是揭开鬼面剑客真实身份的关键。

  不过目前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异魔已经被引出来,现在该许知尘出手了。

  之前提出的条件赵萱萱已经答应。

  当然自古做生意都是你提价我来砍才对,所以最终的好处是以三株万龙参成交了。

  刚好赵萱萱身上就有一株,当做订金给了许知尘。

  至于另外两株只能等离开这里才能履行。

  至于赵萱萱会不会事后反悔,没关系,许知尘并不在乎。

  因为万龙参只有第一次使用有效。

  当然如果能多要一点最好,毕竟万龙参可遇不可求,以后可以换取其他的灵粹。

  灵石他现在不缺,但一些灵粹之物还是很缺的。

  “鬼面剑客,你还动手!”

  终于,在异魔连续的攻势下,赵萱萱和那名书生开始支撑不住了。

  这是他们之前就商议好的,由他们来牵制异魔,让后许知尘伺机行动。

  本来赵萱萱不同意,但许知尘一句话就让其乖乖听话。

  毕竟他们并没有能限制异魔的物品。

  托许知尘的福,苏清清只是从旁掠阵,并没有加入战斗。

  所以现在两人的体力保存完好。

  但赵萱萱和那名书生已经快要到极限,异魔强大就在于法术伤害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哪怕有化神境修士在场,顶多也就是耐揍一点。

  但想要真正解决异魔只有用上特殊物品。

  现在神魔界有不少人得到过这类特殊物品,大家称其魔器,但远远比不上许知尘手中的葬死钉。

  那些特殊物品充其量只能做到拖延。

  赵萱萱手上刚好也有魔器,不过这东西是给她用来保命的,而且只有一次性。

  所以但许知尘说出能限制异魔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奇怪。

  毕竟鬼面剑客在神魔界搅风搅雨这么久,肯定收获不菲。

  手里有个魔器很正常。

  许知尘出魔器,她出万龙参,双方可谓一拍即合。

  “不着急,你们再撑会。”然而许知尘的一句话,差点让赵萱萱原地暴走。

  书生气得大骂无耻,认为许知尘在戏耍他们。

  两人都是丹变境修士,但是在这里光有修为还不够,总有力竭的时候。

  而且神魔界没有灵气补充,到时候他们就算逃出诡雾也可能面临耗空灵力的尴尬境地。

  倘若发生危险他们可能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许知尘面不改色让他们不要吵,说这是计划当中的一部分,如果不相信他现在大家就散伙。

  万龙参都拿到手了,许知尘现在这样说明显是占着便宜,赵萱萱气得横眉冷眼。

  不过现在放弃很明显已经晚了。

  许知尘可以随时离开,但他们肯定要被异魔无限追杀。

  得亏异魔只是体质特殊,战斗方式很死板,只要没有触发对方的必死规则,基本上不会有危险。

  当然也不是全部,不久前他们就看到几个修士被异魔抓在手中吸成人干,直接就变成齑粉。

  只不过相对于规则的必杀术,这种死法还有挣扎的机会罢了。

  哪怕现在有把鬼面剑客大卸八块的心,赵萱萱两人也只能咬牙坚持。

  苏清清看了会儿问许知尘什么时候出手,她并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因为只要不解决异魔,他们最终的结果也不会改变,像赵萱萱他们的情况早晚会出现在两人身上。

  苏清清也表示担心,许知尘是不是在故意戏耍他们。

  被同伴怀疑许知尘仍旧很淡定,心中想什么没人知道。

  他的视线从赵萱萱那里移开后,就一直放在异魔头顶的巨剑上。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神魔界那些被人得到的魔器,基本可以肯定都是出自异魔身上。

  之所以威力有限就是因为残缺不全,并不像葬死钉一样属于完整体。

  换句话说,只有完整的魔器对异魔的克制才最大。

  目前来说许知尘还没见过有比葬死钉更厉害的魔器。

  如果说怎么获得这种魔器,许知尘觉得眼前就是个不错的机会。

  那柄巨剑绝对也是魔器,不然不可能限制异魔。

  只不过许知尘在犹豫,如果拔掉那柄巨剑会不会出现不好的情况。

  但很快他就觉得再坏也就现在这样了,神魔界都开始降临世界,安全区并不是绝对的安全。

  所以这个时候给自己多弄点自保手段才是最重要。

  虽然这样做有点拆东墙补西墙的嫌疑,但总比以后被异魔来个团灭要好吧。

  这柄巨剑必须拿下!

  许知尘压根就没有想要镇压这头异魔的想法,而且另一方面他需要一头足够强大的异魔出现。

  诡雾外。

  一群披坚执锐的士兵从天降临,为首一个金甲将军护目横扫。

  “长公主真的在里面?”

  身为天潢贵胄,赵萱萱发生意外必然已经传到其他皇室成员耳中。

  有人着急有人冷眼旁观。

  而身为长公主身边的亲卫,金甲将军带人火速赶来,自然是想营救。

  无论是身份问题,还是营救成功后的好处,足以让人心动。

  诡雾可以随时进去,当然能不能出来就不知道了。

  金甲将军不会贸然进去,好在之前大家针对这种事情展开过讨论。

  诡雾会对灵源物品吸引,只要掌握这一点,相对来说从外面也是可以牵制诡雾的。

  皇室家大业大,自然不缺灵源物品。

  金甲将军立刻让人守护四周,同时取出一颗金灿灿的明珠。

  这是由诸多灵源物品打造而成的灵珠,可以在一定时间内释放灵源气息。

  诡雾无惧任何法术攻击,但在移动时会有短暂的漏洞,这个时间内外面的法术可以影响到里面的。

  虽说时间很短暂,而且不固定。

  但只要抓住这个机会,想要从里面救人不是不可以。

  当然这种方法很奢侈,灵珠释放的气息就是在烧钱,可能几秒钟就是数万灵石蒸发。

  但金甲将军不在乎,长公主的身份足够这个待遇。

  而在诡雾中,许知尘终于打算动手了。

  他一跃而起,直接飞到异魔头顶,当然不是莽撞行为。

  现在异魔被赵萱萱和那名书生牵扯,注意力全在两人身上,许知尘动作干净利落,直接伸手握住巨剑的剑柄。

  几乎一瞬间许知尘就确定这是一柄货真价实的魔器。

  甚至许知尘心中升起一股想要寂灭的想法,似乎巨剑上的气息能够让所有生灵都甘愿湮灭。

  哪怕用龙甲术覆盖手掌,许知尘仍然能感觉到自身力量的流逝。

  巨剑好似饕餮般一样贪婪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没有办法阻止,宛如成为了养分。

  仅仅几个呼吸间许知尘就感觉体内灵力消失了小半,惊心动魄。

  “起!”

  紧咬牙关时,腰背同时用力,磅礴力量喷薄而出。

  结果...巨剑纹丝不动!

  许知尘心下一沉,居然无法拔出来,之前的幻想当时就落空了。

  “你在干什么!”赵萱萱抬起头看到这一幕,怒目圆瞪,认为鬼面剑客疯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柄巨剑意义特殊,绝对是充当限制异魔的关键之物。

  现在鬼面剑客居然想要把巨剑拔出来,这不是疯了吗。

  现在不再是许知尘一人觉得诡雾有复苏的情况,而是已经逐渐成为共识。

  只不过暂时还没有人会想到异魔身上的东西。

  很多人理所应当的认为,异魔的强弱和侵蚀的范围有关系。

  赵萱萱虽然不清楚那巨剑代表着什么,但肯定很重要,鬼面剑客的行为让她眼皮狂跳,有种强烈不安的直觉。

  而且这与计划中的行动也不一样。

  别说赵萱萱,就连自己人的苏清清都感觉许知尘在玩火,有点发疯的嫌疑。

  许知尘没有理会赵萱萱的大呼小叫,他心中很不甘,这柄巨剑绝对是好东西。

  在神魔界不是没有遇到其他诡雾和异魔,但都与这头异魔截然不同。

  身上没有明显魔器存在,更像是曾经被重伤后如今跟随大势自信复苏。

  而眼下这头异魔需要用物品进行镇压,哪怕如此都还在不断复苏。

  或许有人说许知尘这么做是对其他人不负责,毕竟放出去这种可怕的异魔,神魔界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但许知尘没得选,重重压力在身上,他现在已经穷途末路。

  如果这个时候不多弄一点底牌,等到将来局势稳定,那就更没有机会了。

  而许知尘的仇人还有很多。

  再者,神魔界本身就是诡雾的乐园,又不是在外界。

  更重要的还是葬死钉被人拔出,让许知尘有种不安感,他需要更多有用的东西。

  既然拔出葬死钉的人没有动这柄巨剑,说明也有忌惮。

  或者是无能为力,又或者条件还没达到。

  但不论怎样,许知尘都想冒险一回,仅仅第一眼巨剑就给他和葬死钉完全不同的感觉。

  对了葬死钉!

  许知尘想到什么立马掏出一根葬死钉,当靠近巨剑时许知尘惊喜的发现那股吸扯感减轻很多。

  同时他用力一拽,噗嗤声中巨剑脱离出颅腔一大截!

  “轰!”

  结果就是异魔瞬间发狂,不知是不是因为拔剑的痛苦,无声嘶吼砸飞赵萱萱两人,伸手想要把许知尘拽下来。

  终于看到希望许知尘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迅速躲开这一击,再次站在异魔脑袋上,呲牙咧嘴爆发出有史以来最大的力气。

  “嗤嗤、嗤嗤.....”

  剑刃被拔出更多,眼看就要彻底离体,可在这时候许知尘忽然感到莫名心悸。

  异魔头颅因巨剑长久插入形成窟窿,最后一截剑刃即将出现,结果就在这时透过缝隙竟隐隐看到颅腔内一道身影。

  确切的说那是一张人脸,苍老无比,与最后一截剑刃融为一体,好似镜面倒影。

  那老者双目浑浊空洞无神,眉发皆白,却在察觉剑刃异动的瞬间缓缓抬起头,就那一眼许知尘脑海轰然作响。

  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抹去。

  “咔嚓!”

  巨剑段成两截,许知尘握着带有剑柄的一端从异魔头上摔进废墟中。

  这一幕猝不及防,苏清清大叫着许师弟冲了过去,赵萱萱和那名书生也赶了过来。

  许知尘晃了晃脑袋有点茫然,刚才发生了什么?

  感觉看到了什么,一个人?然而任他怎么想都想不起那人的模样,他的心脏狂砸,血液流动声仿佛江河在耳畔隆隆。

  手中魔剑只有半截,异魔这个时候似乎陷入短暂痴呆后,暴怒起来。

  不可思议的是浓厚的诡雾在这一刻忽然退散,露出原本的神魔界天空。

  与此同时一道紫光大道从远处蔓延而至,刚好落在赵萱萱脚下。

  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属下来了。

  金甲将军其实也很纳闷,刚才一直都无法沟通的赵萱萱的血脉之力,也不知是不是运气缘故,本来都要放起了,结果忽然就沟通上了。

  许知尘见状二话不说一把抓起地上的葬死钉,和魔剑同时收进背包栏。

  紧接着抓起苏清清从诡雾的缺口飞出,果断远遁。

  几乎就在他前脚刚走,赵萱萱俏脸寒霜紧随而至,一看人跑了立刻指挥手下追捕。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