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83章 夜里敲门!

第183章 夜里敲门!

  浮云过千山,吹风到九州。

  十月中旬东灵洲发生了一件大事,各地修仙势力不知为何集体发生了大规模战斗。

  有人还在夜里和周公老人家探讨人生,突然被不知哪里跑出来的刀光剑气淹没。

  有人还在游历路上,转眼听说门派没了怒火攻心咆哮如雷。

  有的则亲身经历这场战斗,死伤无法估计。

  随着事件愈演愈烈已经波及到了世俗,秩序动荡,各种惨案一夕之间便如喷发的火山。

  许多城镇遭到损毁,玉琼国高层不得已出面镇压。

  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见识过很多乱子,对大部分人来说这算什么?爷爷辈的连甲子前的天地浩劫都经历过。

  或许这次又不知仙门那群人发什么疯惹出乱子。

  要我们说啊,王朝就该制定一条限制那些仙门中人的规矩,甚至干脆将他们灭了才好。

  不少人内心腹诽。

  这些仙门中人平日里高高在上,有人羡慕向往,但修仙多难啊,只有少部分人罢了。

  其实有些人对仙门的存在有抵触的。

  无他,因为得不到。

  乱就乱了,让那些仙门打生打死好了,反正和我们没关系啊,该怎样还是怎样。

  只是这风波波及到世俗界让很多人心烦。

  还让不让开门做生意了?还让不让吃饭了?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近日各州郡城池风声鹤唳,气氛无形中就变得严肃多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连护城大阵都开启了。

  天空中呈现出一层透明不仔细都很难看见的流彩光罩,好似倒扣的玉碗一般笼罩了一座座城池。

  很久没有这样了,似乎整个东灵洲都在这一刻进入了战备状态。

  连喧嚣的风儿仿佛也变得安静下来。

  有心人已经嗅到一丝不妙的味道,明里暗里坐着各种准备。

  这几天太阳照常升起,挂在天际挥洒着温热。

  到了夜晚弯钩似的下弦月优秀员工一样准时准点出来打卡。

  这段时间风声变了,大家日子不好过。

  这不,你看那似露似不露的月牙儿多像个娇羞的小姑娘,旁边那轮圆圆的血月多耀眼,大胆又妩媚。

  “啊天上啥时候有两个月亮?”

  “估计也是跟仙门一样抽风了。”

  “哈这风景可真千年难遇。”

  “此情此景咱们的大画家在哪里....”

  对月小酌,遥遥举杯,双月同天实在世所罕见,让人兴奋。

  巳时初,大胆妩媚的红色月亮散着朦胧光辉,又像是穿过重重云烟逐渐靠近,当时降临给大地披上一层别样色彩。

  月牙儿好像更黯淡了,更害羞了。

  “双月同天?这是什么路子。”

  “据观星阁那帮老夫子说,这玩意不在星象之内。”

  “啧多稀罕呀,头一次见那群老家伙吃瘪。”

  “这简单的哪用那些老家伙,仙门中人不常说,天生异象必有异宝出世。”

  “有道理昂....”

  巳时过半,忽闪忽闪的红色月亮好似红衣仙女在云烟中起舞,看着分外梦幻。

  “双月啊,这个我懂。”

  “然后呢?你懂你倒是说啊。”

  “此乃天机岂能轻易泄露?五百灵石。”

  “行,顺便把你上次说一半的预也说了。”

  “得加钱。”

  “钱都收了,你还不说?”

  “简单啊,老天爷得了红眼病。”

  “?”

  “害,咱仙门可是天道之子,这段时间疯狗似的自相残杀顶头老大哥急眼了呗。”

  “那预?”

  “这不已经说了,贫道预仙门必有一劫。”

  “废话连篇,揍他!”

  巳时末转而子时,血红的圆月好像更加清晰了。

  那雾烟不重,却难以驱散,虹光好似跨过了岁月长河从上古降临。

  赶路的修士抬头愕然,不知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精细的视野出现了重影。

  一草一木,一山一河,一天一地多了层不规则的轮廓,像是打乱的丝线窝在一起。

  该说不说,或许今夜很多强迫症将难以入眠。

  喧嚣的风儿停了,乱叶却在狂曳,此间之人像被彻底隔绝在世界之外。

  子时三刻,人们看见红似凝血的圆月终于穿透了迷雾,降临大地。

  更亮,更圆,也更真实。

  大地上,一朵妖艳的蓝色彼岸花轻曳绽放。

  时间推移到几天前,青州长峡郡下辖的依河县发生了件怪事,闹得人心惶惶。

  本来依河县附近的三河山上有一家叫清河门的修仙门派,平日里为民解忧,福泽乡里深受这片地区的百姓爱戴。

  结果一夕之间清河门上下老老少少三百多口子,诡异的消失一干二净。

  官府派人去查一无所获,只找到部分血迹。

  这事还没有着落,夜里万籁寂静时依河县很多人听到自家外面传来敲门声。

  因为官府怀疑有恶势力对付清河门,搞得依河县所有人都跟着提心吊胆,甚至实行了宵禁。

  没人搭理,反正蒙在被子里打死不开门。

  然而事情并没有好转,敲门声越来越多人听到,范围扩大了。

  第二天众口相传面面相觑。

  这都宵禁了谁会闲的无聊大晚上还敢乱跑...此事打算不了了之。

  直到连本地官家府上都听到了敲门声。

  那还得了,身为统筹地方的官府那是说一不二的,有修士高手坐镇的。

  起先人手少,敌暗我明不敢分散兵力,眼下都欺负到头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诸位高手愤而开门。

  然后第二天有人前往官府举案,平常时候摸鱼就算了,眼下还是期望能有所作为。

  毕竟天天被那该死的敲门声刺激,再不解决很多人都会疯掉。

  可让人恐惧的,官家府邸毫无生气,府中上下男女老少全部不见。

  这一幕和清河门几乎如出一辙。

  依河县居民彻底慌了,消息传开不少人二话不说趁白天火速搬离这座可怕的县城。

  当然仍有不信邪的,或者说故土难离。

  总之这些人都在随后的日子里,接二连三的诡异消失。

  渐渐地,依河县大街上枯叶铺满,门户大开沦为一座人烟寂寥的荒城。

  逃离在外的居民庆幸之余,纷纷猜测和那敲门声有关系。

  一切的诡异事情,都是在发现敲门声之后。

  甚至有传,后来有人听到伴随敲门声,还有一道可怕的声音。

  至于真假没人知道,依河县还留在城里的人都差不多死绝了。

  长峡郡郡守特地派了一批专门处理此案的人过去,结果不日便脸色铁青的收到全军覆没的消息。

  因为依河县已经被一片青黑色雾气笼罩。

  又是诡雾,而且还是一片可以移动的诡雾。

  之所以说又,因为长峡郡郡守这段时间焦头烂额,已经收到不下十个此类事件发生的消息。

  但这些危害范围极小,有些已经被解决,还在掌控当中。

  唯独依河县的事件来得突然,且性质非常恶劣且严重超出了专业范围。

  不久后,又一城池沦陷诡雾范围进一步扩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