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82章 逃亡计划与花!

第182章 逃亡计划与花!

  入夜的时候,分开的几人再次在断掉的琼落主峰汇合。

  把琼落山脉几乎翻了个遍,都没有看到一个活人。

  许知尘和李思琴跑了一趟月尽城,诡异的是那里生活如常。

  和以前没有任何改变,城里该怎样还是怎样。

  似乎压根没人知道几十里外朝山宗被灭。

  虽说仙门与世俗分属不同世界,但这么大的动静肯定瞒不住。

  事实就是没人知道。

  只有部分和宗门有供应关系的商家表示奇怪。

  因为这段时间没看到宗门的弟子过来采购。

  当然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

  像封山,举行大型活动,比如神霞殿上门挑衅那次就是。

  所以即使有人感觉奇怪,但也没有往多了想。

  再者,仙门中人行事向来与凡人不同。

  和世俗接壤大多也是为了解决五谷之类的问题,没人会去在乎一个宗门怎么样。

  当然也不是全然没收获。

  风尘仆仆感到汇合地点,许知尘就说之前依附朝山宗的那些小门派也都不见了。

  人去山空,有些地方遭到破坏应该也是遇到攻击。

  但还有几家是完完整整的。

  说完这些李思琴就表示很奇怪,说这种情况好像不是一般的仇敌那么简单。

  并且这种情况确实不像是仇敌找上门。

  蛊宗那两个化神修士可能能做到这点,但朝山宗的惨况分明发生在更早的时候。

  蛊宗的化神修士是后来发生的事,现场也没有蛊宗修士留下的气息。

  何况就算是化神境打上门,朝山宗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护山大阵,天品玄武甲配合三位巨灵境巅峰的长老,足以匹敌一段时间。

  哪怕不敌也不至于让人家灭了。

  现场的情况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云清舒说护山大阵没有启动过,玄武甲也不见了。

  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对手强大到碾压所有人,让万灵长老他们连开启护山大阵的时间都没有。

  那么玄武甲很可能是被人抢走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许知尘能感觉到云清舒身上的气息有所衰落。

  朝山宗凝聚一宗气运,如今玄武甲也丢了,云清舒身为掌门与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不受影响肯定不可能。

  只是不知道这个影响严不严重。

  毕竟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遇到了非常可怕的对手。

  云清舒是现在最强的战力,她要是出了问题估计大家都要玩完。

  “不可能吧,能瞬间瓦解皆为巨灵境长老的战力,东灵洲还有这种战力?”李思琴忽然呃了下,小心翼翼看向云清舒。

  “当时茶会结束驭兽宗的鲁乘风最先离开,会不会是他们。”

  这不是没可能。

  要说东仙门还有谁能威胁到朝山宗,神霞殿不行了,无极宗高层早先就被赶尽杀绝,只剩下驭兽宗一直保存底蕴。

  这话听了许知尘当场就否决,即使他接触不到那个层次,但局面摆在这里可以复盘。

  要说驭兽宗谋划着一切的确存在可能性,他说这必须得是鲁乘风在场的情况下。

  驭兽宗和朝山宗整体顶尖战力相差无几,一直属于东仙门并列的强宗。

  驭兽宗也就四个巨灵境长老,真实修为还不如朝山宗,就是占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御兽手段比较难缠。

  但要说他们能干掉朝山宗的几位长老,那显然不可能。

  鲁乘风在场的话倒是可能,然而那时候鲁乘风还在茶会。

  即使分出一道神念降临发挥的实力也不可能太过分。

  不然,当初吕不群的神念降临就没有朝山宗后面的事了。

  顶多势均力敌,短瞬间攻占基本不可能,除非驭兽宗也有仙道法旨。

  这么一想似乎李思琴的怀疑有道理。

  许知尘现在脑子里还是乱的,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

  本来是做好迎接大敌的准备,现在倒不用担心蛊宗那两个化神修士了。

  看到朝山宗这样子估计也没兴趣。

  家都被偷了,没了顾忌他们随时可以跑。

  两个小年轻没了办法,云清舒自从回来后到现在还没有说过话,可能自闭了。

  让两人退开她外放气机笼罩断山,两只玉手在虚空中抓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不一会儿脸颊上就爬上异样潮红,额头密布细汗。

  最终只听“铿锵”清脆的剑鸣,听到这声音让人感觉惶恐,竟被云清舒从山体中抓出一道细微的金色丝线,瞬间斩来。

  许知尘瞳孔剧震,感到无比惊惧,好似回到了当初面对仙道法旨的威压。

  不,与那次不同,这种威压纯粹是高位阶对低等生物的压制,而眼下更像是发自灵魂深处,好似有种重要的东西被强行抽离。

  寂静的夜空下鲜血从云清舒身上洒落,他微微侧身躲过,差点被腰斩。

  衣服裂开一道大口,原本雪白细腻的腰身出现一道血线,在化神修士强横的生机下很快愈合。

  但随即又裂开,如此反复数次才终于愈合。

  金色丝线消失在空中,像是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

  然而许知尘清楚看见,那丝线并非纯粹意义上的力量消散,而是宛如一团绚烂的烟火飘散重新归于天地。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云清舒,哪怕看到宗门毁于一旦都可以保持相当镇定,此刻她脸色彻底变了,染上一抹苍白。

  “扶倾....怎么会是扶倾...为什么...”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目光显得空洞,愤怒、不解、像是问两人,又像是在自自语。

  虽然两人之前听云清舒的退出去很远,但大家毕竟都是修士耳聪目明。

  听到扶倾的时候许知尘是完全瓜皮还奇怪这什么意思,李思琴就有点震惊,愣在原地念叨着怎么会是扶倾。

  在许知尘追问下她才解释说,扶倾就是当今玉琼国的镇国之剑的名字。

  很强吗许知尘表示疑惑,毕竟一柄法器不可能让身为化神修士的云清舒出现如此大的波动。

  李思琴苦笑摇头,说这不是强不强的原因,而是一种象征。

  镇国剑扶倾一直作为玉琼国的底蕴,除了一甲子前平动乱时用过,后面一直尘封在帝都神庙。

  诚然,扶倾位列天品,属于当世仅有的极致法宝之一。

  但更多还是扶倾所承载的意义。

  它是国之重器!震慑天下。

  凝聚了东仙门最强气运。

  动用扶倾就相当于动用整个东仙门众生的力量。

  为什么云清舒说就算吕不群突破衍玄境也不可能和玉琼国叫板,原因就在这里。

  衍玄境再强也不可能强过众生之力。

  当然扶倾作为镇国剑并非真的完美,强大与否与东仙门的环境息息相关。

  擅自动用镇国剑会损耗国力,这种情况具象化就是一些地方会出现天灾人祸。

  同样的,全境之内如果国泰民安,镇国剑威力就会更强。

  朝山宗虽是属于仙门和世俗王朝互不相干,但其实都是掌权人的意思。

  朝山宗除了自身能凝聚气运,本身也属于玉琼国内的一部分。

  同样属于镇国剑的众生之一。

  可现在,居然有人用扶倾来对朝山宗动武,这不就是左手打右手吗,所以云清舒无法理解。

  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了。

  为什么护山大阵没有开启,为什么玄武甲不见了,为什么朝山宗会一面倒被屠戮。

  在东灵洲境内,恐怕没有什么人能抵挡得了扶倾。

  这就是无解的局。

  想过无数种可能,偏偏这一种许知尘是真的想到。

  玉琼国皇室疯了不成,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之前许知尘就觉得玉琼国皇室不是什么好人,后来的境遇也证明这点,方寒山那些话不能全信,但有部分没有说错。

  玉琼国皇室有所图谋,不仅仅是可能身怀仙道传承的许知尘,可能还有更大的图谋。

  而许知尘只不过是他们图谋当中的一部分?

  越想越感觉这种可能强烈,许知尘绞尽脑汁思考,搜刮以前的记忆,复盘包括方寒山所说的事情。

  结果一脑子都是浆糊,根本毫无头绪。

  只能大概知道皇室中有人在幕后操控,那个死而复生的‘三劫老人’绝对不简单。

  这就不好办了啊许知尘完全被焦躁包裹。

  以前还想着通过和云清舒拉近关系,来抗衡皇室,就算再不济躲在这里皇室也不可能随意对一个大宗动武。

  结果人家直接就把朝山宗灭了,这纯纯打了许知尘的脸。

  拥有扶倾剑的皇室,怕毛的化神修士啊,衍玄境都不怕,简直无敌啊卧槽。

  许知尘对朝山宗灭亡没多大感触,毕竟不是土生土长,可现在他急了。

  这特么有点太不讲道理了,都不给他好好发育的机会,上来直接王炸。

  这一刻许知尘第一个念头不是别的,而是怎么跑路。.biqupai.

  再不跑路随时都可能没命个屁的,双方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手握扶倾秒天秒地秒空气这还怎么玩?

  玩个球去吧。

  许知尘属于那种非常果断的,想到就会付诸行动。

  眼下大势已去,云清舒已经靠不住了,得另谋出路。

  他当即整理自己现有的物品,最后得出一套比较稳妥的保命手段。

  飞行器具备隐匿功效,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溜走,然后找个犄角旮旯的蛮荒之地躲进他山净土,再在外围布置隐匿法阵。

  不出意外,十年八年都不一定有人能找到他。

  得亏他是修士,食物什么的都可以提前准备,实在不行就辟谷闭关。

  隐姓埋名等到风波过去再出来也不迟。

  许知尘隐隐有种直觉,皇室对朝山宗的动作和自己身上的‘仙道传承’有很大关系。

  即使他并不认为拥有仙人转世的传承,可耐不住别人就怀疑你。

  本来皇室是要通过方寒山来攫取这份传承,但现在出了意外,可能皇室已经等不及,或者其他原因。

  总之,许知尘觉得自己现在毫无安全感。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既然你们非要得到这东西,那老子偏不让你们如意。

  他山净土里面鸟语花香,资源丰沃,足够他生活很长时间。

  而且不出意外,培养的那些灵药灵草都会在这个期间成熟。

  可能等他出来的时候,外界已经完全绝灵,那许知尘就是行走的宝藏,想想就很滋润。

  唯一让许知尘感到忧虑的,就是关于中仙门那几个尊者窥探天机得知的未来画面。

  思忖良久许知尘就一狠心,不管了,反正情况再坏也比现在被人盯着好。

  大不了等天下彻底大乱之后,再寻找出路,那个时候估计没人还会记得他这么个小角色。

  计划虽然还有很多漏洞,但大致方针不会错。

  李思琴无所谓,但云清舒还是带着好了,毕竟有过师徒情谊。

  当然对方估计现在满脑子都是复仇,不过许知尘不在意,把该说该做的履行就行。

  剩下就不管他的事了。

  至于家里更不能回去了,反正感情淡,最多就是给那位素未谋面的便宜爷爷祈祷一下。

  如此许知尘才稍稍感到些许安慰。

  月夜下,清风拂山岗。

  空气中有地面岩浆挥洒过来的微微灼热,琼落峰已经被彻底损坏,宗门资源也被搬得一干二净。

  继续留在这里除了让幕后之人守株待兔,没有任何意义。

  仅存的灵源也在战火中湮灭,就算重新建立宗门这里都不再适合。

  几人各怀心思,但都有着挥之不去的愁绪。

  断裂的石头夹缝中,一朵娇艳的蓝色花朵努力挣扎探出纤细的腰肢,啵的一声缓缓盛开。

  一朵开,朵朵开,好似打破了禁锢的土地,争相斗艳逐渐覆盖山腰。

  “奇怪,这里怎么会开出彼岸花啊?”女人都喜欢花的,李思琴诧异转头被吸引。

  蓝色彼岸花妖艳夺目,眨眼间就开出一片又一片,连云清舒都不禁好奇看去。

  许知尘低头不由得笑了,好家伙,就这么一会儿,到处都是蓝色彼岸花,他们就站在花丛中央。

  这生长速度就算是他山净土中都比不了。

  笑着笑着他就不笑了,一股寒意直冲脑际,脸都吓白了,大喊一声快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