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80章 陨落

第180章 陨落

  中洲地大物博,大小门派林立数都数不过来。

  这些都是千百年来一点点发展起来的,可能因为一些机遇,或是大宗门出来的人自立山门。

  最繁盛的时候门派比现在还要多,就像雨后的春笋。

  那个时候基本走在路上遇见的人都能自称来自某某门派。

  可谓是百家争鸣,热闹的很。

  后来天地大变,灵源匮乏波及所有人,底蕴不强的门派自然都在历史长河中烟消云散。

  从鼎盛到衰败,也就用了几年时间。

  有句老话说得好,破坏总比建设容易。

  现在还能顽强生存的也就为数不多的几个门派了。

  这些苟延残喘下来的小门派估计也是看透了,不少都开始依附大宗门。

  靠着大宗门的施舍,总算是存活下来。

  听云清舒说,当时东灵洲的仙门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门派很多的。

  现如今的极大顶尖门派,基本都是原先的小门派发展起来的。

  期间吞并了那些小门派,然后成就了当今的地位。

  这个历史拉得很长,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

  那个时候不论是谁都可以开宗立派,其实也就是瞎凑热闹。

  再不然就是打个建立门派幌子,暗中大肆敛财。

  总之乱的很。

  不像现在,虽然仙门不复当初鼎盛,终究秩序稳当。

  这让许知尘想起他前世的春秋时候。

  其实不论是平凡世界也好,修仙世界也罢,想要持续发展都离不开文明。

  这不是他说的,而是历史正常的演变。

  事实证明没有文明的世界,注定走不长远。

  想当初华夏的老祖宗不都是从部落制度,渐渐建立起秩序,后面的朝代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完善文明,查缺补漏。

  这是一个必然趋势。

  相比较而,没有文明依托的国度,最终都成了历史尘埃。

  仙门也同样如此。

  一开始的混沌蒙昧,再到神魔时代,在到后面人族崛起仙门出现。

  这同样是一种文明,修仙文明。

  如何让文明长远的传承下去,自然就需要秩序来维持。

  当初仙门百花齐放说着很热闹,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乱到了一定程度。

  各自为王,许知尘没经历过那样的时代,但也能想象到那个时代的残酷。

  或许,那才是印象中的残酷修仙世界。

  哪像现在,仙门已经穷途末路。

  更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不过这种事想想就行,真要是穿越到那个时代,许知尘觉得估计很难活下来。

  有文明好啊,不至于流离失所,朝不保夕。

  很多人都喜欢梦回乱世然后振臂一呼,纵横天下云云,实际上真遇上那种乱世,能活几天还是个未知。

  飞行器自带定位功能,许知尘只要发布命令后面的事就不需要他再操心。

  离开飞莲宗不久就找到了第二个门派。

  同样是个小门派,甚至比飞莲宗还要不如,顶尖高手只有几名丹变境修士坐镇。

  这就更加简单了。

  都不用云清舒出面许知尘都感觉能解决。

  基本上这就是现今宗门的框架,能有化神境强者坐镇都是顶尖宗门。

  余下都是一些中小型势力。

  倒也不至于完全小觑这些宗门,毕竟很多时候从这些门派中都存在未来顶尖门派的潜力股。

  不过他的目的不是打架,自然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拉着云清舒往那一站,基本上畅行无阻。

  当然像这样的门派,能搜刮的废料注定很少。

  而且也不是真的一路畅通,期间也遇到了冥顽不灵者。

  认为许知尘收废品只是个幌子,只是想兵不血刃抢劫他们的资源。

  这种事是有先例的。

  不仅中仙门,别洲仙门都有。

  大家为了争夺修行资源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再者,哪有人专门跑被人门派收废料的?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葩。

  一不合就直接动手,对此许知尘当然也不客气。

  他是想和平解决,但如果对方拒绝也不介意暴力进行。

  遇到丹变境的许知尘就自己动手。

  开启八倍状态下,对战丹变境修士丝毫不虚。

  碰到巨灵境的修士,就交给云清舒解决。

  同时,散蛊丹的材料也一点点凑齐。

  现在就差最后两位药材。

  也是比较难找的两味药材,属于稀缺品,一般的门派用不到,并且价值昂贵没人会特意去收藏。

  其实许知尘想去那些大宗门搜刮一下。

  万法山的经验告诉他,中仙门的顶尖宗门很富有。

  当然也只是想想。

  如果说对待小宗门还可以进行武力威慑,那些超然大宗就没有用了。

  说不定还容易偷鸡不成蚀把米。

  毕竟这次茶会上,朝山宗出尽了风头。

  基本都知道他们身上有神茶叶,蛊宗那些人都能动心,何况其他人。

  这期间许知尘还遇到好几场宗门大战。

  一方为了修行资源,不惜发动举宗之力入侵另一方。

  大战打的如火如荼,基本上都是死伤惨重。

  在茶会结束的平静之下,早已暗流汹涌。

  这些暗流有的是早已酝酿,有的是因为听到道衍长老的演讲。

  试问,马上第五荒墟都要大难临头了,谁不想着保命。

  反正是能抢多少就抢多少,增加一点保命手段。

  就连一些以往低调蛰伏的势力,都开始借助这个机会暴露出獠牙。

  无他,只想在未来的时间中,获得足够的一份保障。

  到最后许知尘总结就一个字。

  乱!

  第五荒墟开始乱了。

  这个隐患可能早已埋下,只不过是爆发早晚的问题。

  现在通过万法山上的大会传出的消息,加速了这个过程。

  就像世界末日来临前,所有人都开始发疯了。

  不再恪守底线,彻底放纵。

  许知尘搜集了好几家门派,弃源值还没有凑够,反倒是见到不少门派灭亡。

  那是非常残忍的画面。

  给许知尘强烈的直觉,仙门正在挥霍仅有的余热。

  估计都等不到大劫到来,仙门自己内斗都能把自己玩灭绝。

  忽然感到一阵惊悚的寒意。

  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幕后操纵一切,说不清为什么,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说实话,之前道衍长老说中仙门那几个尊者窥探天机,看到一年之后仙门灭绝他是不怎么相信的。

  首先,这不是普通世界,存在超凡的力量体系。

  哪怕今天灵源得地枯竭,仙门剩下的修士依然可以存活很久。

  即使道衍长老对这方面做出过解释。

  但不足以令人信服。

  仙门如果真的那么容易灭绝,以往历史不是没有过比这更严厉的环境。

  神魔时代末代人族都能建立仙门一点点壮大,要灭亡早就灭亡了。

  而且诡雾他了解的也不少,属于复苏阶段。

  如果仙门真想联手防御,就算再不济,几年还是能撑住的。

  断不可能一年之内就让偌大的仙门消失匿迹。

  所以道衍长老没有说实话,可对方非常笃定。

  许知尘觉得对方话里藏着很深的目的。

  如果是仙门自相残杀呢?

  许知尘忽然想到这个可能,现在看到的这一切,即使都是些小势力。

  可他们却是组成仙门整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许知尘觉得非常贴合现在的仙门环境。

  有人无形中挑拨了仙门的内斗,这是很可怕的消耗。

  消消乐用来形容这个情况可以说非常贴切。

  而且可能不知是小门派,那些顶尖宗门恐怕也无法幸免。

  顶尖门派一旦挑起战端,远远比这些小门派更可怕。

  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冲突矛盾,就能带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如果这才是真正的目的,许知尘不敢想下去,只觉得脊背涌上寒意。

  因为这件事一旦发生,影响是很大的。

  别看仙门一向和世俗界是两条平行线,但并没有完全没有交涉。

  仙门发生动乱,世俗界必然无法幸免。

  能让仙门灭绝的不止是诡雾,还有仙门自身。

  “咳咳...咳.....”

  李思琴忽然握住天阵长老的手腕,听见他虚弱咳嗽,脸色顿时就变了。

  “天阵长老的生机快消失了。”

  云清舒之前已经用气机封锁了天阵长老的经脉,遏制蛊毒入侵。

  但六臂毒师修为已臻化境,蛊毒练的出神入化。

  加之天阵长老被伤及肺腑,并非一般的外伤那么简单。

  现在终于要撑不住了。

  不仅如此,云清舒也在飞行器内咳出一口血,乌黑发青。

  不受伤的时候还好,一旦受了伤那就意味着重伤。

  蛊毒在她体内也一直蔓延,被化神修士伤到,气机还是次要。

  那气机中夹杂的可怕蛊毒才是关键。

  蛊毒之所以可怕,让仙门闻之变色,不就是因为蛊毒的难缠性,远超大多数法术。

  其实就算没有今天这事,云清舒如果真的遇到蛊宗的人也会出手。

  据云清舒所说,尸水教留下的噬龙蛊,远比这可怕。

  触之当场失去理智,极端疯狂如同野兽,哪怕是高境修士也无法例外,最后能把血肉骨头都给腐蚀干净。

  这种蛊术之所以能被列为禁忌,不是没有原因。

  遇强则强,吞噬精气而生,不断进行演变。

  如果当时那几人掌握了噬龙蛊,云清舒恐怕可能不可能活到现在。

  本来这件事云清舒还想告诉中仙门的人。

  毕竟如果蛊宗真有重启噬龙蛊的想法,其他仙门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然而后面的意外让他们现在只能逃亡。

  云清舒只能强忍着伤势,继续灌输气机。

  看到天阵长老昏迷中,依旧眉头紧锁痛苦的样子,许知尘其实很想劝她放弃。

  因为就算找齐散蛊丹的药材,估计天阵长老也撑不到那会儿。

  但对云清舒的感情更多,不想因此再把她拖垮。

  这不能怪许知尘冷血,相比天阵长老无疑云清舒在他心中地位更重。

  不过没等他开口,云清舒就在一边讲述天阵长老的事迹。

  似乎也是知道天阵长老很可能等不到救援。

  就像在回忆往事。

  很久以前,天阵长老还不是朝山宗的长老,也没有进入朝山宗修行。

  那个时候天阵长老只是一个到处云游,依靠琴技走江湖的散人。

  身上还算有些修为,但更多还是依靠琴技生存。

  靠着出色的琴技在东灵洲有不错的名声。

  这个名声不仅仅是因为天阵长老高超的琴技,而是对方以琴为媒介,修炼法阵之道。

  他走遍天下,感悟山川地脉之势,将其凝于琴弦之中。

  当时的天阵长老可谓是潇洒恣意,是东灵洲屈指可数的翘楚之一。

  可也因此树立了很多仇敌。

  其中最大的一个仇敌就是年少时横刀夺爱抢走天阵长老青梅竹马的世家弟子。

  初恋都是刻骨铭心的。

  天阵长老也不例外。

  当初的他没有能力,没有手段,就是个一无所有读了点文章的穷酸小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子被其他男人霸占。

  甚至后来得知心爱的女人对他余情未了,暗中寄送书信被世家弟子发现后,惨遭当街凌辱致死。

  那成了天阵长老心中唯一的痛。

  后来修行有成,自然没有忘记这件事,回到故乡直接就把那个过得风流快活的世家弟子当街分尸。

  却也因此遭到了追杀,重伤逃亡。

  最终在逃亡路上被出山历练单文芷救下带回宗门,也就是云清舒的母亲。

  能生下云清舒这样的美人,可想而知单文芷的相貌自然也是顶尖的。

  最重要的单文芷性格与当初的青梅竹马非常相似,温柔知性,长久相处下天阵长老自然产生了情愫,为之倾心。

  可惜这些只是单方面的,那个时候单文芷已经是云清舒父亲的道侣,心有所属。

  天阵长老只能将这份情愫埋葬心底,自此便留在朝山宗修行。

  或许能看到单文芷一面也是好的。

  但世事往往充满意外。

  在生下云清舒没几年,单文芷夫妇就在一场意外中陨落。

  至此天阵长老彻底心灰意冷,留在朝山宗断了凡尘俗念一心只有修行。

  修行上天阵长老说不上来多么天赋异禀,可也算得上翘楚。

  加上阵法造诣独具一格,为他加了很多分,所以颇受当时的宗门高层看重。

  直到后来云清舒被列为掌门序列,天阵长老更是一心一意的辅佐。

  说实话云清舒能顺利坐上掌门之位,天阵长老出力不少。

  毕竟当时的朝山宗,天才不止云清舒一个,三代掌门坐下的弟子也有好几人。

  这些事都是后来一次醉酒后,天阵长老和天器长老说起一次,这两位长老属于同时代的崛起者。

  云清舒偶然一次从天器长老那里得知这些陈年往事。

  因为竞争掌门之位时,其他几位长老态度摇摆,只有天阵长老坚定不移的站在她这边。

  说到最后对两人笑了下,说别看天阵长老是几位长老中最年轻的,实际上真实年纪不比天丹长老小。

  李思琴听完就说,他也挺师尊说起过这件事。

  当初师尊认识天阵长老就是在一次音律大赛上,两人都是音律爱好者,相见恨晚。

  许知尘没想到这位天阵长老居然还有这样悲惨的往事。

  不禁叹了口气,安慰师傅说你现在已经成为掌门,还把宗门打理得井井有条,天阵长老应该很高兴,或许现在对他来说死亡才是解脱。.biqupai.

  天阵长老坚持留在朝山宗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云清舒的母亲。

  恐怕在单文芷死的那一刻,天阵长老的心也跟着死了。

  唯一支撑对方的可能就是云清舒了。

  云清舒不负厚望的成长起来,天阵长老肯定是欣慰的。

  天阵长老终究还是没能撑到最后。

  蛊毒的可怕远超想象。

  云清舒脸色白了几分,如果没有受伤,她可以让天阵长老多支撑一段时间。

  许知尘看着逐渐失去声息的天阵长老,心情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这似乎就像某种信号,让他感到莫名的不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