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78章 逃亡!

第178章 逃亡!

  天空中四道极速中的身影化作光束不断碰撞。

  一道橙色属于大圣,另外两道幽绿色气息属于蛊宗两个化神修士。

  这些就是肉眼可见的气机具象化,代表极速、超凡力量。

  皆因修士修炼的功法属性各异,转换的灵力不一样,外放气机也就五花八门。

  气机越纯粹象征着天赋越强。

  当然还会受到灵根影响。

  总之气机颜色的变化并不能说明什么深层次的东西。

  云清舒是偏向淡褐色,许知尘按理说也该如此。

  实际上他是纯白色,偏黄一些,这是因为全灵根代表混沌初开的气息,属于天地纯正之色。

  加上功法人山诀能将所有灵根完全发挥,所以气机反而没有别人那么华丽。

  不过这也不会让人怀疑什么。

  顶多就是惊异,云清舒一直以来都没觉得怪异。

  因为宗门中很多人的气息也有些许不同。

  很明显,天上战斗的几人功法都是单一的属性,释放气机在互相消磨。

  这边许知尘一看大圣把人拦住。

  当即,就拉着云清舒叫上还在疗伤的李思琴就跑。

  没有任何犹豫,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大圣的战果。

  实际上也不需要在意,无论输赢最终大圣肯定会消失。

  而且现在战斗陷入胶着,大圣明显自身出现问题,无法发挥真正的实力。

  关键是召唤术有时间限制,留给许知尘思考的余地不多。

  不过在临走前,许知尘瞅瞅坑里面的六臂毒师。

  其实这老家伙已经没救了,只剩下一口气还在死撑。

  许知尘干脆利落的一剑收走人头。

  丝毫没有k头的觉悟。

  这样一来虽是大圣出了全力,但最终拿人头的还是许知尘。

  当然即使不动手这个人头应该也是属于他。

  但许知尘也不是很确定不会出问题,所以顺势而为直接斩杀六臂毒师。

  或许是因为幸运值,这次居然真的爆出了一团金光。

  还是毁弃物系列的五芒星。

  “拾取毁弃物·阵(11)!拼图已满,可直接回收。”

  “回收成功!获得物品雨花剑。”

  雨花剑:地品法器,虹猫蓝兔七侠传七剑之一,挥剑成雨,落雨如花,使用者将直接拥有剑气化千效果,但威力有所减弱。

  “叮!‘任务神兵宝鉴’雨花剑收集成功,奖励发放。”

  顿时,888弃源值入账!总弃源值4475!

  看到这一连串的信息,许知尘笑得嘴都合不拢。

  今天真是欧皇附体呀,居然连爆了两把地品法器。

  而且还因此刚好凑集了神兵宝鉴任务之一,距离圆满不远了。

  现在他不仅渴望弃源值,更是对七剑全部集齐后的称号。

  称号奖励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不知道都有什么效果?

  应该不会弱,毕竟七剑不出意外都是地品法器,称号不会太挫。

  算了,反正凑齐之后就能知道,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

  “你从哪里找来的帮手?”云清舒问道。

  知道这个徒弟很有手段,但一个能够参与化神境争斗的人物还是令她心里感到意外。

  “我之前学了个召唤术,大圣就是我召唤来的。”许知尘脚步匆匆,只想快点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现在云清舒已经失去大部分战力,受伤不轻,全靠大圣在前面顶着。

  但他也看出想要击杀这些化神修士基本不可能。

  大圣状态不对劲,而且不是真身,必须先溜为妙。

  “大圣?这就不管他了吗。”云清舒有些迟疑。

  对方能同时和两位化神修士开战,还能打的有来有回,说明来历不简单。

  当然云清舒更在意的眼下正是彻底灭掉蛊宗几人,以绝后患。biqupai.c0m

  如果能在这里干掉蛊宗的化神修士,绝对是一个重大打击。

  甚至蛊宗都可能分崩离析,或许顺便就能彻底灭亡噬龙蛊的复起。

  许知尘可是很了解这位师傅的性格,一眼就看出对方打的什么注意。

  说实话他同样这样想过。

  但也只是想想,他可是很清楚大圣降临并非永久,现在还剩下不到七分钟时间。

  到时大圣就会消失,打哪来回哪去。

  而这个时间,显然不足以干掉那些蛊宗化神修士,加上云清舒也一样。

  “不用管他,我们得赶紧走,召唤术只有一刻钟,现在已经过去大半了。”许知尘如实相告,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一线生机不能就这样葬送。

  云清舒当下就没有话说了。

  现在是有势均力敌的撑着,为他们争取足够的喘息之机。

  可要是等蛊宗那几人腾出手,云清舒现在这状态,恐怕撑不过几个回合就得被杀。

  “等等,天阵长老还在林子中。”逃命要紧,对方三个化神修士,几乎举宗之力这并不可耻。

  但在这之前还有天阵长老得一起救走。

  这边云清舒卷起几人迅速遁入林中,靠之前所见加上识觉很快就找到了被土石掩埋的天阵长老。

  很惨,实在是太惨了。

  许知尘看到天阵长老时差点没认出来。

  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尸体浮肿明显是中了剧毒,并且肌肤逐渐青黑化。

  这是中了蛊毒,云清舒之前就吃过这个亏。

  这样子比六臂毒师都好不到哪儿去,要不是云清舒确定天阵长老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机,许知尘和李思琴都差点认为没救了。

  天阵长老身下有一根绿色的藤蔓仅仅与地面和他相连,散发勃勃生机。

  这是最后一点地脉之力被天阵长老抽取了过来。

  也是这点地脉之力才勉强维持住他没有立刻死亡。

  没说的,许知尘状态算是几人中最好的,背起天阵长老在云清舒裹挟下掠向远方。

  直到远离足够的距离后许知尘才召出飞行器,带着三人远走高飞。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真的全速飞行下,化神境强者肯定要比飞行器速度快。

  许知尘可不敢拿自己小命开玩笑,才让云清舒先带他们远离是非之地。

  当然也有弊端,就是沿途会留下气息能被化神境高手感知到。

  这个时候就需要飞行器出马了,屏蔽隔绝气息是飞行器的一项功能刚好能派上用场。

  一口气飞出一百多里许知尘才终于松口气。

  几人都没有说话。

  云清舒是知道许知尘有这么个飞行‘法器’,李思琴头次见很惊诧。

  后来才逐渐平复,赶紧找地方盘坐疗伤。

  云清舒则是度化气机给天阵长老维持生机,加上愈元丹才总算将天阵长老从死亡边缘救回来。

  气息逐渐平稳,

  不过依然处于深度昏迷。

  与六臂毒师那一战,基本上耗干天阵长老的所有体力。

  后面又被蛊毒全面入侵,不是一星半点,连脏腑都受到污染。

  若非巨灵境修士的强横体质与之抗衡,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把所有蛊毒都给清除。

  需要时间,还有特殊的丹药才行。

  而这些几人都没有,云清舒能维持住天阵长老生机不散,但无法拿出这种丹药。

  而且她自己也中了蛊毒,之前一直强撑没有时间驱除,现在也遭遇到了危机。

  已经不是靠个人之力能够解决了,需要一味散蛊丹辅助才行。

  蛊毒练到高深地步能威胁到同阶强者。

  当然小心一些还是可以防范得,之前在禹州碰到的那两个蛊宗化神修士就没有给云清舒带来太大威胁。

  现在不一样,情况很严重。

  给天阵长老稳住生机后,云清舒也开始打坐疗伤。

  直到这时一直压制的伤势全部爆发,云清舒险些昏阙过去。

  许知尘同样没闲着,他带着几人按照原定的路线朝东灵洲飞去。

  察觉到几人的状态后心中有些沉重。

  刚才死里逃生的轻松感也没了。

  反而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没过多久,一道光影在舱内凝聚,粉嫩嫩精致的瓷娃娃回来了。

  一回来就瞪着许知尘:“你跑的倒是快。”

  他的身影很虚,就像水中影不稳定,随时都会消失。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

  看到大圣的出现许知尘没有半点意外,没回应对方的质问,连忙问道:“解决了?”

  大圣状态很不好,明显是经历了苦战,比之前刚出现时的神采奕奕有明显的区别。

  “解决什么,那几个小家伙道行还不错,本大圣只是一道分念降临而已,本体也出了问题,发挥实力十不存一。”

  听到稚童的话许知尘心里一沉。

  果然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刚才火急火燎的拉着几人离开就是因为这个。

  想要靠一个召唤术解决几个化神修士确实不太可能,这点许知尘已经有所准备。

  不过真的面临时候还是感到心惊。

  “那几人被本大圣打伤,短时间内发挥不出多少实力,你好自为之这道分念力量耗尽了。”稚童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然后身体就在许知尘注视下一点点虚化,彻底消失。

  而这个时候许知尘却看到召唤术的结束时间还剩一分多钟。

  这并不是好消息。

  还没到一刻钟,但大圣提前消散。

  很明显在刚才的战斗中消耗巨大,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好在许知尘早有准备,此刻一咬牙操纵飞行器加快速度。

  “你这召唤术挺有意思,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召唤术,能和你对话。”云清舒已经睁开眼,把两人的对话听在耳中。

  李思琴也是看过来,惊讶溢于表。

  召唤术在仙门还是有的,只不过很少,而且属于小众神通。

  一般都是召唤游魂,或是提早收服的妖兽宠物。

  和许知尘的召唤术明显不一样,具备完整的思维。

  与其说是召唤,更像是找人帮忙,没有所谓的主仆关系。

  对此许知尘也只能解释召唤术不一样。

  云清舒没有追问,这位徒弟身上的秘密很多,从茶会上就看出来了。

  当然她还是挺高兴的,毕竟是自己人,点点头就重新闭上眼疗伤。

  李思琴心里其实很好奇的,有很多话想问。

  不过现在情况明显不允许,所以看了许知尘眼就识趣的不在开口。

  然而让几人心惊的还在后面。

  在大圣消失没多久,三道身影从后面追了上来,天空上划出三道耀眼虹光。

  方向明显也是东灵洲方向。

  这条路是距离东灵洲直线距离最近的,也是许知尘唯一的生路。

  他立马拉高飞行高度,远离那几个化神修士,心都攥在一起。

  好在飞行器的屏蔽功能很厉害,加上一直隐匿飞行,并没有被蛊宗三位化神修士发现。

  而且他之前的猜测没有错。

  路过时听到一些声音传来。

  “云清舒的气息消失不见了,还有那几个人也一样。”

  “他们身上肯定有隐匿法器,不过没关系,云清舒受了重创,蛊毒缠身,还带着一个重伤员逃不了多远,去东灵洲截他们。”

  “贸然入境不好吧,要是被玉琼国皇室发现,说不定会出面。”

  “小心一些便是,再者玉琼国皇室一向对仙门态度暧昧,之前神霞殿掠夺东仙门几个宗门的资源都没出面,显然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思。”

  “这倒是,而且有件事很奇怪,东灵洲的仙门似乎一直在衰落,尤其在玉琼国称霸这些年。”

  “要说没有皇室在里面出谋划策我是不信的。”

  “嘿,反正和我们没关系管他呢,要我说朝山宗的气运之物.....”

  声音渐渐远离,很快就听不见了。

  这一刻飞行器内的几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要是让几个化神修士发现,他们绝对难逃死劫。

  最强战力云清舒现在蛊毒缠身,已经无法再抗衡三个化神修士。

  即使其中一人身受重伤,但也还是化神修士,真拼起来他们处于绝对劣势。

  “他们要去前面堵我们?”李思琴脸色惨白。

  云清舒清冷的面容也布满凝重。

  如果三个化神修士比他们提前到东灵洲,迟早还是会遇上。

  毕竟东灵洲再大,可朝山宗只有一个,他们只要靠近朝山宗大家就不可能避免相遇。

  当然可以不回去。

  然而听那几个蛊宗化神修士的话,分明是打起了朝山宗的注意。

  三个化神修士出手,对朝山宗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护山大阵能支撑一段时间,不过宗内没有化神修士坐镇,维持不了太久。”云清舒说道。

  许知尘忽然眉头一动,说道:“我有办法带我们回宗门,不过在那之前,师傅我们得去几个地方。”

  现在的情况是云清舒重伤,最强战力发挥不出来。

  就算回去宗门肯定也无法面对三个化神修士的围攻。

  那几位长老实力是有,但还不足以威胁到化神境的修士。

  所以他们得提升己方的战力。

  许知尘心里有一个想法,但还需要一些东西和时间才行。

  李思琴狐疑不懂,但云清舒好像想到什么,看看他:“传送阵?”

  许知尘点点头。

  在朝山宗有他的布置的传送阵,只要再布置一个子阵就行。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