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73章 出事了!

第173章 出事了!

  当传送阵光芒亮起的时候,许知尘就有点后悔了。

  他特意将灵石额外装在储物袋,好在进行传送时消耗。

  传送阵会主动攫取使用者身上的相应灵气。

  不需要自己使用,但如果没有足够的灵物支撑,就会被传送阵弹开。

  许知尘没有这些顾虑。

  但他放在储物袋里的两千灵石,竟直接消失了三分之二。

  之所以攫取他的灵石,自然是因为云清舒身上没有灵石。

  宛如无限数据般的符文咻咻腾起,交织在两道身影上,带着他们消失。

  视野一暗,随之一闪而逝,恢复光明。

  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充满岁月气息的古城,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

  城内稍显荒凉,和之前热闹繁华的武神城截然不同。

  缺少人气,街道上只有寥寥几数的行人。

  另外这些人穿着也有很大区别,都是兽皮制成的简单服饰,无论男女老少都有着健壮高大,且古铜色的身材。

  透着原始狂野的粗陋。

  对于突然出现的外来者,除了惊讶之余,更多的则是警惕和冷漠。

  走在街道上,许知尘环目四顾。

  和正常的城池完全不一样,房屋皆是巨石垒砌而成,城内最大的街道也没有铺就地砖,只是简单的黄土地。

  第一个感觉就是简陋,第二个感觉还是简陋。

  一切都充满原始的质感。

  “昔日那位大能在此处建设传送阵,聚集了一批当初生活在深山老林的野人,后来渐渐发展成城镇,这些应该都是当初那批野人的后代。”

  周围不加掩饰的视线让云清舒微微皱眉,那是一种贪婪和充斥原始欲望的眼神。

  显然这座边域的蛮荒之城,秩序混乱,云清舒这样级别的美女给他们造成极大的冲击。

  “没有修为波动,但肉身看起来都经过特殊锻炼,堪比炼体境。”许知尘扫了眼,作出点评。

  没有在意周围的异样目光,因为都是不具备威胁的杂鱼而已。

  “这里身处蛮荒之地,各种凶兽出没,若没有一定的实力活不下去。”云清舒说道。

  修行之法不是谁都能掌握,在远离人类群居的中心,类似这种蛮荒野人有很多。

  他们只能通过打熬体魄在凶险遍地的蛮荒中生存下去。

  这是最简单的修炼。

  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炼气需要功法。

  “这里就是边域之地?好像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许知尘说完就听云清舒摇头道:“不是这里,边域之城是这边唯一的城池,但距离真正的边域还有近万里,当然,现在可能这个距离已经无限缩短。”

  假如道衍长老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边域正在遭受侵蚀。

  召出飞行器坐进去,直接飞出古城朝边域而去。

  跨过无尽林海,时间不长,大概一个时辰后,一片黑暗之地出现在视线尽头。

  就像是一片黑幕垂挂在天际,突兀隔断了天地。

  许知尘是第一次看到第五荒墟的边缘。

  黑暗好似从无尽碧落深处垂落,整片天地都被分割,一半阳光普照,一半黑暗永恒。

  即使此刻烈阳高悬,却也无法照射进那片黑暗之地。

  好似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的阴影。

  许知尘不知道这片世界是否是个球形,但很确定眼前的情况不是因为前世那种南半球北半球的问题能解释的。

  因为太阳就在头顶。

  那片黑暗之地不是完全的丢失视野,依稀能看到阴影中存在山川林海的痕迹。

  没有恐怖的景象,有的仅仅是亘古不灭的死寂。biqupai.c0m

  林海上空刮起一阵狂风,压弯了树冠,掠向远方。

  然而在距离黑暗之地尚有数里地的时候,戛然而止,无形的空气中出现一道明显的分割线。

  好似那里的天地伫立着一面高墙,阻断了风,与对岸黑暗之间存在一片绝对禁域。

  这片禁域如同对流层,分割了黑暗与光明。

  在那附近的空中有很多御风而立的身影。

  许知尘驾驭飞行器靠近,看清这些都是昨夜在宴席上出现的各大仙门高层。

  “观察良久,规则之力确实在消退。”

  “这不是好消息啊,难不成道衍那老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对抗荒流侵蚀的天地规则在消退,但速度很慢。”

  “曾经那位劫变期大能在边域游走,调动了这方世界的规则,抵御荒流,却依然无法完全遏制。”

  “呵,显而易见,治标不治本。”

  “不过照这个情况应该支撑几千年不成问题,和那几位尊者看到的未来不符。”

  “或许中间会发生意外。”

  “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因为诡雾。”

  “按照北仙门的说法,诡雾一旦复苏到灭绝级,接下来吞噬第五荒墟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那也不会在一年之内发生。”

  “我想说的是不止一处诡雾,若是多地爆发灭绝级诡雾....”

  “交出气运之物会怎样?”

  “不知道,但肯定会出大问题。”

  “或许,我们确实该放弃第五荒墟,另寻他处。”

  “说得简单,你怎么知道其他荒墟没有诡雾出现?贸然放弃,到时如果和第五荒墟情况一样,不过是加快我等灭亡。”

  “此事需从长计议。”

  “能否对边域之地进行封印?”

  “这种事不止你想过,以前不是没人试过。”

  “所以道衍那老家伙说的没错,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飞行器内,许知尘转头和云清舒对视一眼。

  结果已经很明显,第五荒墟确实存在大问题。

  但这种问题并不是导致仙门灭绝的原因。

  第五荒墟的天地规则在和黑暗之地角力,抵御这种无心侵蚀。

  即使最终第五荒墟被完全侵蚀,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左右的。

  而且和当下中仙门几位尊者看到的未来不符。

  “回去吧。”云清舒说道。

  飞行器处于隐匿状态,没有被人发现,许知尘随之调头回返。

  显然不止他们心存疑惑,其他仙门高层同样如此。

  来边域检查只是为了验证一些猜测。

  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不需要再留在这里。

  这片天地居然一直被侵蚀,许知尘心里感觉头皮发麻。

  这种感觉就像突然有一天知道,有一颗陨星正在降临地球,所有文明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这和传闻不一样,亲眼见到了。

  返程路上许知尘重新装填储物袋,思绪却飘得很远。

  以前他认为浩劫是曾经发生的事,能被拿来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现在才发现原来一直都处在浩劫当中。

  突然,他眉头一皱,脑子里闪过一些画面。

  觉得刚才看到的黑暗之地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那种不是纯粹的黑暗,而是天地失去阳光的昏暗,让他有种似曾相识。

  对了!二代老祖闭关的地方,和这里很相似。

  一瞬间,许知尘撬开了记忆深处某些画面。

  “师傅对那片黑暗有什么看法?”许知尘说道。

  云清舒坐靠在沙发上,想了下,说道:“以前倒是听师傅说过一些秘闻,他老人家说我们现在生存的世界,就像一座牢笼,当时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所以说那位三代掌门是知道第五荒墟的情况的。

  也对,当时距离浩劫过去没有太久。

  距离浩劫时代越近的人,知道的事情越多。

  想到这,许知尘忽然说道:“师傅怎么知道边城的事情。”

  “自然是书上看到的。”

  我怎么没看过那本书,看来还是书读的少了。

  许知尘想了想,觉得那位二代老祖肯定知道更多秘闻。

  返回边城,许知尘没有离开传送,在范围感应中城里有几个红点。

  秉承蚊子再小也是肉,自然没有放过。

  花了点时间,回收完废料,面板上增加了13点弃源值。

  伴随传送阵符文闪烁,两人重新回到武神城。

  本来许知尘打算找个地方,进入蓝皮册子里问问二代老祖有关荒流的事情。

  然而这时,云清舒的身上一枚传音玉符亮起。

  “掌门,西山里!”

  声音是天阵长老,只有一句话。

  但两人听出天阵长老语气中的焦急和虚弱,似乎是受了重伤。

  云清舒面色一沉。

  “出事了。”

  ......

  同一时间,一座荒芜的山脚下,气机碰撞声炸响。

  几道人影纵横交错,在荒野上激烈战斗。

  “天阵,你老了啊,一别十载你却依然停留在巨灵境后期。”

  “废话少说!”

  咚!!

  一道人影砸进山体,乱石哗啦啦滚落,半边山体塌陷。

  正是浑身狼狈血迹斑斑的天阵长老。

  挣扎着从石堆中起身,大口喘气,面容苍白。

  在他胸前赫然有一个碗口大的伤痕,血流汩汩。

  一道人影凭空而立,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下,冷漠俯视下方的天阵长老,身侧悬浮着一件锥形兵器,通体幽绿,散发淡淡光辉。

  地品法器!

  “你的阵法呢,再不用可就没机会了。”

  天阵长老擦掉嘴角血迹,微微仰头冷笑:“你以为我刚才在做什么。”

  单手往下一按,嗡然中大地狂震,一道道法纹藤蔓般的疯狂涌动从地面钻出。

  出现法纹的地方都是天阵长老刚才到过的位置。

  此时法纹狂舞,瞬息就在空中形成一张莹绿色的巨网。

  借助地脉之力正是阵法师拿手绝活。

  巨网笼罩而下,封锁了空中那道身影,猛地勒紧。

  “地相,化道!”

  双掌骤然相合结印,天阵长老怒吼。

  巨网将黑袍人完全束缚,迅速收紧,并且不断消融对方身上的灵力。

  好似烧红的烙铁放进冷水中,令人牙酸的嗤嗤声不绝于耳。

  修士一身灵力皆源自天地,一旦灵力被耗空也就是和普通人无异。

  然而就在这时,黑袍人怒哼,身外锥形法器飙风般的旋转,飞出一道道幽魂。

  阴冷气息席卷,伴随恶灵狰狞的嘶吼扑倒巨网上疯狂撕咬。

  肉眼可见的,巨网一截一截不断崩断,消失。

  天阵长老岂能让他如愿,纵身飞起光芒一闪,一双精巧的紫金锤出现在手中,扑了过去。

  在距离两人不远的地方,同样有战斗发生。

  天阵长老与李思琴今早与掌门他们分开后,就提前返回东灵洲。

  然而在路上遭遇了伏击。

  伏击的人是一群黑袍人。

  最强的就是领头的黑袍人,修为巨灵境巅峰,其他几人也都不弱,一个丹变境中期,三个结丹境后期。

  这个阵容无论放在哪里都不容小觑。

  好在天阵长老战力不俗,提前灭杀了两个结丹境。

  但没有做到最后就被黑袍强者缠住,陷入苦战。

  李思琴如今被剩下的两人围攻,险象环生。

  一个丹变境中期一个结丹境后期,对天阵长老而不算什么,对她却是致命的威胁。

  身上已经多处负伤,气息衰弱。

  好在在离开万法山的时候,借助悟道茶的强大效果,这位灭门的无极宗大弟子,已经顺利从结丹境大圆满突破丹变境。

  若非如此,早就成了两人的剑下亡魂。

  饶是如此,李思琴的处境也是岌岌可危。

  毕竟她只是刚刚突破,还未完全巩固境界,处于虚浮的状态。

  所能发挥的丹变境修为,只能算是勉勉强强。

  和已经完全稳住根基的丹变境中期完全不是一个战力。

  能撑到现在还没有倒下,已经算是超常发挥。

  这时,一前一后两个修士再次攻来,同时李思琴身子一颤如遭雷击,她的手臂一片青绿,如同身中剧毒。

  并且‘毒素’还在不断蔓延,撕心之痛让她意识一阵恍惚。

  关键时刻,一道藤蔓突破地面,先后抽飞两人。

  还没等有下一步动作,藤蔓忽然僵硬失去动静,缓缓消散。

  同时在远处传来黑袍人狂笑的声音。

  “与我战斗还敢分心,破!”

  缠住他的巨网这一刻彻底崩溃,消散在四面八方。

  天阵长老和法阵共体,此时吐血倒退,气息断崖式衰弱。

  不过籍此机会,李思琴咬破舌尖重新清醒过来。

  见到被抽飞的两人再次袭来,他没有任何犹豫,长剑在身前画圆,出现黑白太极图。

  但和真正的太极图有所差别,只有黑白双鱼,却没有鱼眼。

  李思琴另只手一抓,从太极图中抓出一柄黑色法剑,与她右手的白色光剑交相辉映。

  同时,她的一双皎洁明眸也发生异变,一黑一白,变得冷漠。

  下一刻,黑剑递出。

  迎面而来的结丹境修士身子一顿,浑身笼罩上黑光,旋即血肉砰砰炸开。

  炸开的血肉仿佛水墨画,没有鲜艳之色,血液倒流。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