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72章 边域之地

第172章 边域之地

  热闹繁华的大街上,行人如织,车流如梭。

  两边鳞次栉比的楼阁直到视线尽头,各色旗幡飘摇,夹杂着游街串巷的叫卖吆喝声。

  人间烟火气充斥每一处视野。

  “卖糖人咯,三分钱一个,十文钱三个....”

  迎面一位老汉推着木柜车走来,上面挂着形态各异的糖人,摇摇晃晃边走边吆喝。

  路过的孩童被吸引,指着糖人欢喜想要,被家中大人牵着手两脚犁地拖曳拉走。

  老远都能听见孩童嗷嗷的大哭。

  一男一女迎面走来,男子一身玄色绣云纹锦衣,衬出高大挺拔的身躯,双眉如剑眸若含星,脸庞线条分明,俊美而不失阳刚。

  并肩而行的女子稍矮半头,面容清冷绝丽,白皙的肌肤精致无暇,一身白裙得体,衣裙下线条浮凸出完美比例的挺致身段,乌黑长发梳成轻便的发髻。

  任谁路过都要忍不住发出惊叹,感慨一声真是天造地设一般。

  这对让女人怦然心动,男人感到惊艳的男女缓步而行来到摊贩跟前。

  “师傅喜欢?”

  “嗯....没有。”

  “那就是喜欢。”

  男子扫了一圈没有看到满意的,抬抬手把人拦下:“老伯,糖人怎么卖。”

  “这位小哥,三文钱一个,十文钱三个。”

  是糖人三文钱一个,麻烦你说清楚,许知尘说道:“两个,要重新捏的,就照这个样子。”

  指着作为样品的其中一个仙女糖人。

  “好嘞!”目光在女子脸上呆了下,老汉才豁然惊醒麻利开工。

  稍倾,一个栩栩如生状若飞升般的仙女出炉。

  “吃吧。”

  许知尘接过递给身边的女子师傅。

  “这些都是小孩子吃的,为师不要。”

  但云清舒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意动,犹犹豫豫。

  “就当是缅怀童年了。”

  许知尘不等她拒绝,把糖人亲自送到嘴边。

  云清舒推脱不过脸色微红咬住,用手接住,瞥了眼周围见没人注意开心一笑。

  拿过第二个糖人,许知尘递过去一粒碎银让老汉找开才带着师傅离开。

  “师傅啊,这里没人认识我们,不用那么顾忌的。”

  许知尘砸吧着被缩成棒棒糖的糖人,一边说道:“就当是出来散心。”

  云清舒一想也是,心态逐渐放开。

  “唔...太甜了。”

  糖人不甜那还能叫糖人吗,师傅真是个怪胎,许知尘摇头失笑。

  “有点粘牙,我不吃了。”红唇被糖汁染得油亮,舔了下牙齿云清舒微微蹙眉。

  许知尘说道:“那就丢掉。”

  “不行,那多浪费,给你吃。”把剩下的糖人递给徒弟。

  这不好吧,许知尘笑着接过糖人放进嘴里。

  “要不要吃点其他的,听说武神城的小吃远近闻名,和我们那边不一样。”

  “太破费了。”

  “没事,弟子负责买单。”

  云清舒点点头,路过一家烤鸭店,抬手一指:“那我要吃这个。”

  “买。”

  “唔...太油腻了,给你。”

  “好。”

  “这家麻椒鸡翅好像不错。”

  “买。”

  “唔...嘴都麻了,给你。”

  “.....”

  “咦,这里居然还有龙牛丸子,听说是中洲的特色诶。”

  “买!”

  “唔....太辣了,给你。”

  “师傅啊。”

  “嗯在呢,怎么了?”

  “我看这武神城也没啥好玩的,咱回去吧。”

  “没有啊,这般热闹挺有意思的,我们才走了一条街。”

  这不是一条街的问题,是我怕得吃完几条街啊,许知尘摸了下鼓胀的肚子。

  “这家凤掌不错。”

  “....买。”

  “五色龙鱼诶,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买,今天弟子带师傅吃遍武神城!”

  一条街还没走完,许知尘肚子已经大了,脸庞微微涨红。

  每次看见美食都是买的两份,他自己那份都能轻松干掉。

  然而云清舒只是浅尝即止,剩下的全落到他这个弟子头上。

  注意到他的窘状,云清舒嘴角微挑,背着手环顾闹市感叹道:“真的很久没有这么开心逛街了,以前小的时候母亲偶尔带我出来。”

  触及往事的回忆,说到后面眼中有些情绪低落。

  云清舒当然是有父母的,也是朝山宗门人,之前听谁说过好像是因意外仙逝。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掌门露出柔弱的一面。

  许知尘难免想到前世的父母,时常午夜梦醒,音容犹在眼前,但恐怕此生都难以相见。

  深吸口气,他缓缓说道:“二老虽已不在,但师傅你还有我,以后我就是师傅的亲人。”

  “你?”

  云清舒抬起头,忽然想到面前这位弟子的父母同样都已不在。

  认为弟子是想到了这件事,展颜一笑道:“嗯,我们以后就是亲人,你可不能离我而去。”

  许知尘出身王族,又是独子,以后肯定是要回去继承王位的。

  “那是当然。”

  许知尘笑嘻嘻道:“师傅仙女般的人物,能做你的徒弟几辈子都求不来,我怎么舍得离开。”

  目光清澈真诚,而非刻意讨好云清舒还是能分辨的,她信了。

  继续逛着街。

  当然许知尘也不是瞎逛,有目的的寻找那些药材商铺。

  东灵洲相比中洲,灵源贫瘠各种灵药自然没有中洲丰富。

  武神城算是中洲数一数二的商贸中枢,来这里淘金肯定是没错的。

  “你收集这些灵药种子作甚,宗门里可没有多余的灵土可以培育了。”

  云清舒也能看出这位弟子的目的,开口提醒。

  灵药种子不难找,难找的是灵土。

  这些如今都是战略资源,被各大势力搜刮殆尽视若珍宝。

  在外界零散的灵土几乎找不到。

  “有备无患嘛,以后说不定能用得上。”

  许知尘没有告诉她自己有一片他山净土,专门用来培育这些灵物。

  倒不是说防备云清舒,不能告诉她。

  主要是没法解释来路,修为上还能随便找理由敷衍,但这种空间类的存在,显然不是他一个结丹境修士可以掌握的。

  等以后时机合适再说也不迟。

  云清舒不疑有他,叹息了声说道:“倒也是,不过很难了,现如今连中仙门都打算放弃第五荒墟,这片土地已经逐渐失去生存的能力了。”

  灵源贫瘠、缩水的噩耗,不仅仅是个别洲地。

  第五荒墟所有地方都是一样的。

  区别在于像中洲这

  样的地方,位置稍好,灵源底蕴丰厚,使其受到的影响相对别洲减轻些许。

  但整体情况一样困难。

  “师傅对道衍长老的说法怎么看?”

  许知尘清点完刚买来的灵药种子,确认无误收进背包栏,一边随口问道。

  昨夜的商谈,最终无疾而终。

  在道衍长老说出需要气运之物的时候,结果就已经注定。

  即使后面道衍长老解释,使用通天桥只会索取气运之物的部分气运。

  这就好比让你交出全部家当的三分之二,目的是为了一场未知的试验。

  没有人会痛快答应,也没有人可以说完全信任。

  一年之后的灾难究竟存不存在?

  大家没亲眼看过,谁知道这是不是中仙门的谎?

  目的就是攫取各大仙门的气运成全自己。

  毕竟经过神霞殿的事情,起码云清舒几人是知道气运是可以助化神境巅峰突破衍玄境的。

  其他人就算不知道神霞殿的情况,一些推测还是不难的。

  信任道衍长老所说的话,赌注就是身家性命。

  如果有人答应才怪了。

  好在大家的担心并没有发生,随着拒绝,万法山并没有继续强求。

  所有人安全脱身,只是留下一句让大家好好考虑的话。

  说实话,这反而让众仙门强者感到忧虑。

  哪怕仍旧怀疑道衍长老的话,可有些事情不是凭空捏造就行的。

  起码灵源枯竭,诡雾爆发,这些都是大家已经知道,或者经历过的。

  “为师不知道,半真半假吧。”云清舒说道。

  脸色并不轻松,有愁绪。

  如果那几位尊者真的看到了未来一角,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第五荒墟显然是不能再待了。

  “气运事关重大,没人会轻易交出,不过第五荒墟确实有问题。”

  云清舒的话许知尘能理解。

  灵元枯竭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说明环境出了问题。

  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没人知道,只知道是因为浩劫产生的某种不可知变量。

  “其实大家没有答应的原因,还是因为名额。”云清舒苦笑道。

  许知尘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就在昨夜宴席上,道衍长老说出了完整的后续计划。

  并非所有人都能使用通天桥。

  即使有气运之物加持,通天桥在荒流之地也是有使用限制的。

  所以只能从各大仙门中挑选适合的人。

  这些人除了实力之外,还要有足够的潜力,正面的声望也是一种。

  这就是方寒山之前帮许知尘在东灵洲传扬名声的原因。

  能参加这个计划的人,各项综合能力必须达到一定指标。

  如果仅仅是掌门的弟子,或是王族传人,都不足以让他有这个资格。

  而许知尘曾和云清舒冷思幽联手干掉了一位半步衍玄境,也就是尊者,无疑能给他加分。

  哪怕不多,但能以地阶修为做到这一点,说明许知尘有能力。

  毕竟穿过荒流寻找新的生存家园,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争斗,得有足有的能力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但非常具有建设性的建议。

  名额只有一百个,这是经过几位尊者认真考虑后做出的最大限度推测。

  超过这个数量可能会出现意外。

  比如气运之物无法支撑通天桥的运转,大家一起死在荒流当中。

  一百个名额不少,可对于偌大的仙门来说无疑是不够的。

  当然,能进入名额的必须都要拿出足够分量的气运之物。

  “为什么没人尝试阻止荒流的侵蚀?”

  这是许知尘的疑惑,当然在宴席上没有问出来。

  云清舒想了下,说道:“应该是行不通,如果可以的话,那几位尊者就不会让道衍长老召集我们商议。”

  如果不是穷途末路,没人会舍弃生存已久的家园。

  很显然,曾经有人尝试过,但最终失败了。

  当然还有一种很直观的可能,第五荒墟太大了。

  按照道衍长老所说,整片大地就像边缘燃烧的纸张,战线拉的太长不可能进行阻止。

  除非有劫变期的大能,还得是数位。

  那种层次的大能已经领悟规则,可以操纵天地规则,或许能进行遏制。

  “其实要想证明道衍长老的话是真是假,去边域看看就知道了。”

  听到这话,许知尘说道:“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去问问老祖宗。”

  云清舒看着他愣了下。

  随后想到他说的是谁,朝山宗二代老祖。

  曾经从浩劫中活了下来,作为过来人肯定知道的事情比他们要多。

  “先去边域看看,中洲有一个传送阵,听说荒废已久,传送一次消耗巨大,但可以直接到达边域之城。”云清舒说道。

  许知尘有些意外。

  中洲距离边域之地可不近,足有数十万里。

  这特么比他的传送阵距离还要远。

  路上许知尘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才知道这个传送阵曾经是一位劫变期大能布置的。

  目的就是随时来往两地,那个时候地裂刚刚发生,荒流侵蚀并没有现在这样严重。

  布置法阵的劫变期大能是想籍此前往其他荒墟。

  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云清舒作为东仙门的顶尖强者,肯定能接触到这些秘密。

  关于这位劫变期大能许知尘也知道,在史书上看到过其事迹。

  是一位正派的大佬,浩劫之后非常活跃,到处奔走解决浩劫的余波。

  不过最终还是消失了。

  就是第五荒墟最后一位劫变期大能。

  随着这位大能消失,第五荒墟仙门算是彻底出现了大断层。

  即使强如中仙门的几位尊者,也都是后来才逐渐成长起来。

  劫变期大能活跃的时候,这几人还只是初出茅庐的存在。

  许知尘就释然了。

  如果是这样的人物布置的传送阵,确实具备超凡伟力。

  在能掌握天地规则的强者手中,距离并不是问题。

  而道衍长老所说的计划,就是要借助这个传送阵前往边域。

  之所以没选其他地方,估计也是因为那里是当初那位劫变期大佬选择的位置,危险系数较小。

  从其他地方前往边域,还得跨越一些危险的未知蛮荒。

  其实像一些大城里都有传送阵的存在,不过很多都已荒废。

  只有部分还在使用。

  这个荒废并不是指无法使用,恰恰相反,使用没问题,但消耗非常大。

  问了下云清舒,许知尘又和自己掌握的传送阵对比。

  得出结论,如果他掌握的传送阵传送消耗是每次十块灵石的话,那其他传送阵就是一百块,甚至更多。

  在以前可能没什么问题,当今环境就显得非常奢侈。

  不过这些对于灵石大户的许知尘来讲,都是毛毛雨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