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66章 最终奖励!

第166章 最终奖励!

  赤红的岩浆世界中,数不清的火元兽疯狂涌出。

  单独一直火元兽只有筑基境的实力,但恐怖的数量足以让丹变境修士在这里寸步难行。

  尤其岩浆海洋中不断孕育新的火元兽。

  无穷无尽。

  许知尘砍杀了不知多久,终于深入深处。

  在这里发现了其他的修士。

  天宝阁、万法山、圣丹谷、还有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浩气楼。

  这些顶尖宗门的年轻天骄,已经领先很多人提前来到这里。

  外洲修士都还困在后面的关卡。

  许知尘李思琴算是头一批来到这里的外洲修士。

  所以当那些中洲修士看到两人时,都表现出惊讶。

  当然并没有过多关注,此时所有人都在战斗。

  终于,在拼杀许久之后,许知尘面板上的弃源值,如愿突破的四位数。

  与此同时,脑海中叮咚响起一声悦耳的提示音。

  “叮!首次弃源值破千,奖励一次额外抽奖机会。”

  来了来了!果然这段时间的坚持是对的。

  许知尘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抽奖!”

  雷纹熔炉上字符闪动,最终伴随一道金光喷吐而定格。

  “抽奖完毕!获得洞天秘法。”

  洞天秘法:使用后将获得洞天之力,衍化一方洞天,洞天内可进行神物蕴养,每次攻击都将获得洞天神力加持,万法皆可破。

  看完介绍许知尘精神大振,立马毫不犹豫的学了。

  当即,一股暖流涌入天灵盖。

  嗡!!

  一口血色漩涡撕裂虚空,降临在许知尘头顶三尺之处。

  那一刻许知尘心若所感,把长虹剑冰魄剑全部吸纳进血色旋涡中。

  随后意念一动,双剑齐齐飞出。

  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绝对不是简单点的御物术可以形容。

  好似那飞出去的不是兵器,而是许知尘的‘意’。

  这种意可以畅快的遨游在天地。

  随后,同时斩落!

  轰然声中,岩浆海洋中出现两道恐怖的鸿沟。

  汪洋好似破布一般被瞬间撕开。

  剑气斩落的地方,成百上千头火元兽湮灭。

  威力之大,完全远超之前无数倍。

  就算有人说这是巨灵境修士的全力一击都有人信。

  这可怕的景象直接惊住了远处所有中洲修士。新笔趣阁

  李思琴更是愕然的睁大眼睛。

  有种本以为那就是他的全部实力,结果只是冰山一角。

  甚至这片秘境都出现震颤,虚空中浮现很多狂乱的电弧。

  规则之力被惊动,似乎察觉到有超过这个秘境上限的力量出现。

  就在许知尘头顶上空。

  但随后似乎又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渐渐消失。

  换句话说,许知尘刚才的举动,造成的破坏力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过了这出秘境的界限。

  作为当事人的许知尘都吓了一跳。

  这就是洞天之力么,简直太可怕了。

  心里想着许知尘脸上仍旧保持平静,干脆也没有收回双剑,直接一路杀了过去。

  比他之前亲自操刀效率快太多。

  就好像之前许知尘用的只是凡兵,现在经过洞天之力的加持变成了神兵!

  许知尘甚至感觉这个影响包括自身。

  都在这洞天出现后,发生了质变。

  很快,许知尘就从落后,变成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

  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同时有范围感应在,凡是掉落的回收物一个也没落下。

  李思琴跟在后面完全闲了下来。

  “怎么办,要不要拦住他。”中洲修士中,有人脸色不好看。

  许知尘这不仅抢了他们的风头,还领先了所有人一步。

  “这人的实力太诡异了,明明只有结丹境。”

  “不用搭理他,反正十个名额足够我们这些人瓜分。”

  “这才是第三关,最后一关可不简单。”

  几人商议后,暂时放弃了针对许知尘的想法。

  相比前两关,这一关只要实力足够就能杀过去。

  非常简单暴力。

  只是过程并不轻松。

  到了后面,那些火元兽变少了,但单体实力却变强了,达到了结丹境。

  甚至可以相互吞噬,增长实力,最强的达到丹变境。

  许知尘在这里遇到一些阻碍,但也没有被耽搁太久,就直接将变异的火元兽斩杀。

  “拾取毁弃物·阵(11)!拼图已满,可直接回收。”

  “回收成功!获得奔雷剑。”

  奔雷剑:地品法器,源自红猫蓝兔七侠传世界中七剑之一,剑出若霹雳,剑势如奔雷,持剑者可掌控雷霆之威。

  注意:没有雷灵根者,无法使用。

  许知尘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想让他搞个七剑合璧嘛。

  现在手里加上这把奔雷剑已经有三剑了。

  地品法器很难得,也很少,但许知尘手里却有着三件地品法剑。

  这个收获让许知尘很满意。

  这种稀有品质的法器,多少他都来之不拒。

  而且他是全灵根,这些剑器的要求对他来说都能完美契合。

  同样的,奔雷剑也被他吸纳进了洞天之中。

  并没有使用,长虹剑和冰魄剑已经够用,而且其他人都见过。

  但凡是都要留一手。

  很快,许知尘就看到了汪洋中一道火色关注。

  传送祭坛。

  直接就和李思琴踩了上去。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一片奇异的世界中。

  似乎是一片星空,周围的充斥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冰冷、死寂、压抑,但又不缺少光线。

  而在这片黑暗的环境中,悬浮着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齿轮。

  相互卡在一起组成不同的状态,正在缓缓转动。

  这些齿轮看起来非常混乱,毫无章法。

  但仔细观察似乎又按照某种规律排列。

  彼此之间连着一段浮桥。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却发现正在不断朝着一处齿轮。

  他们脚下刚好就是一段浮桥。

  在那些齿轮运作时,这些浮桥就像是履带一样被卷了过去。

  “许师兄!你的头发!”

  听到李思琴惊呼,许知尘下意识抓起头发,竟然在逐渐变白。

  就好像寿元在迅速流失,未老先衰!

  这时,许知尘注意到李思琴的头发也在逐渐变白。

  心下一沉,当即拉着人朝后退去。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方法并没有用。

  身后就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壁阻拦着他们,并将他们往前推去。

  那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庞大压力。

  甚至硬抗久了有种即将粉身碎骨的惊悚感。

  李思琴心惊肉跳。

  许知尘脸色也是一沉。

  看着头发正在逐渐老化,虽然努力向后退减缓了这个过程。

  但只能僵持,无法阻止。

  “这就是最后一关?”

  许知尘目光落在周围,发现远处的齿轮上,似乎有人影出现。

  应该就是那些中洲修士。

  李思琴额头已经布满细汗,感觉骨头在那股压力下发出挤压的声响。

  “许师兄,现在怎么办?”

  许知尘没有说话,脑子里飞快转动。

  之前几个关卡都有迹可循,加上有李思琴的消息,算是有惊无险。

  但现在这一关,没有任何信息。

  只有未知。

  因为每次茶会的第四关,都是绝密的存在。

  突然出现这种情况,让他始料未及。

  这第四关上来就是诡异的衰老,比起前几关的“温和”这一关不给人丝毫准备时间。

  显得非常霸道。

  许知尘凝视远处的人影,可惜距离太远就算是他也看不清那边的情况。

  如果说谁最有可能知道这里的秘密,无疑是那些中洲的修士。

  “放下!”

  一道空洞毫无边际的声音忽然在耳边炸响。

  不知为何,那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钻入脑海,钻入灵魂深处,想要让人卸下所有防备。

  好似小时候妈妈守在床边温柔的哄你入睡。

  能让心灵产生悸动,不由自主的去遵循。

  “放下....放下....”

  那声音不断出现,许知尘感觉眼皮越来越重。

  意识到不对劲,许知尘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瞬间清醒过来。

  这个时候才发现李思琴已经不在身边,已经跑到了前头。

  原本乌黑的长发已经完全变白。

  当即,伸手一把将人拽了回来。

  “啊!许师兄,刚才有声音....”李思琴晃悠悠的站稳,从迷失中回过神,然后脸色凝重的说道。

  注意到自己的头发全部变白,眼神有些慌乱。

  许知尘抬手示意不要出声。

  因为这个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放下...放下吧.....”

  突然,许知尘眼神一凝,猛然挥剑劈向身侧一处虚空。

  嗤!

  好似火红的烙铁丢进水中,回荡在耳边的声音瞬间消失。

  “什么东西?”李思琴紧张盯着那里。

  许知尘没说话,他看见对面的浮桥上出现了一道门户。

  同时转动的齿轮也停了下来。

  “走。”

  李思琴连忙跟上。

  跨过门户,他们出现在另一个浮桥上。

  刚才的情形重新上演。

  并且耳边又一次响起了那诡异的声音。

  “放下吧,都放下.....”

  回头看去,刚才过来的门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我们又回来了?!”

  “不是。”

  许知尘注意到周围的齿轮位置变化,和之前有所不同。

  这是很细微的变化,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很容易让人忽略。

  随后,许知尘借助再次锁定那声音的位置,将其消灭。

  门户再次出现。

  就这样一连通过五次门户。

  过程很顺利。

  但许知尘却察觉到一丝不寻常。

  “许,许师兄,速度变快了。”李思琴说道。

  许知尘已经注意到了。

  随着他们不断前进,齿轮转动的速度明显在变快。

  因此带来的变化,就是能在浮桥上僵持的时间越来越少。

  到了第八次的时候,许知尘在消灭那声音的时候,几乎已经站到了巨大的锯齿下面。

  “还要不要...继续走?”李思琴犹豫不决扭头看他。

  许知尘站在门户前,沉思了下,忽然笑道:“走,当然要走,我有点明白这些关卡的目的了。”

  果然在第九次的时候。

  许知尘刚刚锁定那声音的位置,结果就已经被浮桥送到了齿轮下方。

  在门户出现的时候,两人几乎是擦着鼻尖死里逃生。

  李思琴掌心全是汗水。

  “还要继续吗?”

  “当然。”

  然而当他们穿过门户的时候,眼前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不再是浮桥,而是一片由法纹形成的平地。

  包括许知尘李思琴在内,还有其他的中洲修士,都来到了这里。

  一共八人。

  不过很快,就有相继两道身影从边缘的门户中走出。

  看到现场的情况,那两人看了眼就默默的站在原地。

  至此,所有门户彻底消失。

  有些人眼中还残留着惊惧,有的很淡然。

  众人脚下是无垠黑暗,周围依旧是无数齿轮。

  就像是在一个精密的仪器内。

  许知尘两人的到来,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但很快众人就移开视线,看向中心处悬浮在半空中的一块巨大光团。

  而后,那光团传出了冰冷的声音。

  “恭喜诸位通关成功,接下来将按照通过时间之桥的数量,拿到各自的奖励。”

  紧接着,就有星芒从光团中飞出,相继落到每个人面前。

  被星芒包裹的东西,正是一片片宛如琥珀般的绿叶,晶莹剔透。

  散发着令人身心愉悦的气息。

  毫无疑问,这就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神茶叶。

  可以让人悟道的神物。

  每个人拿到的数量都不一样,最后出现的两人只拿到了一片。

  而那些中洲修士,几乎都拿到了四五片。

  脸上纷纷露出得意之色。

  这让那两个只拿到一片神茶叶的非常羡慕。

  大家都在互相观察彼此的收获,直到视线落在许知尘和李思琴这边。

  然后众人猛地呆住了。

  在那一男一女身前,分别飘着九团星芒!

  “怎么可能!”

  “他们为什么会分到那么多?”

  “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一下子所有人都眼红了。

  茶会前十名都能拿到神茶叶,不分前后。

  但会根据自身的成绩获得不同的奖励。

  这一点中洲修士大都已经提前知道内幕。

  往届的茶会基本都是如此,但毫无疑问最终都是中洲本土的修士拿了大头。

  然而此刻这个结果,打破了中洲一直以来的记录。

  让他们一时无法接受。

  可看到那么多神茶叶,现实就在眼前。

  一时间这些中洲修士脸色变幻不定,似乎还无法完全相信这个结果。

  据此半个时辰前。

  外界。

  “这就是第四关?”

  “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载难塔的时间牢笼?那件天品法器就在中洲镇压妖魔。”

  “不对,不是真正的载难塔,只是相同的机关。”

  当看到前面的修士出现在那片黑暗之地,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很快,从圣丹谷那里得到证实。

  这第四关就是仿照中洲载难塔布置的。

  在场人都知道在中洲的武神城,有一座镇压邪魔的天品法宝载难塔。

  历史悠久存在了数千年。

  而载难塔曾对外开放过一段时间,或者一些人抓住邪魔无法处理都可以送到载难塔镇压。

  载难塔中的环境就和这第四关非常相似。

  那些齿轮被人们称为时间牢笼,蕴含着时间规则。

  并且每一个牢笼的空间都非常大,可以关押很多邪魔。

  这些邪魔分别会被关押在不同的时间段内,永生永世互不相见。

  只有通过上面的浮桥,使用正确的规律才能去到不同的时间牢笼。

  这些浮桥所以又被叫做时间之桥。

  若是贸然闯入,会被时间直接抹杀。

  外面轻易进不去,被关押在里面的邪魔同样无法逃脱。

  时间牢笼内只有时间规则,错误的操作只会带来时间规则的抹杀。

  所以载难塔并不像其他镇妖之物一样,轻易不敢打开。

  甚至普通人都能在里面常住。

  载难塔被誉为中洲最强的法宝,属于象征级别的神物。

  载难塔的精妙设计,让无数阵法师为之着迷,直到现在都还有人想要进行模仿。

  可惜一直没人真的成功。

  没想到会在这次茶会中看到相似的场景。

  虽然肯定比不上真正的载难塔,但能做出这些布置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不愧是万法山。”有人惊叹。

  “哈哈哈!这下我们中洲修士又要成为最大赢家了,载难塔我们可是经常去参观。”

  “这手段是否过于残忍了些,被那些时间齿轮触及就会被抹杀的。”也有人心生不满。

  “不会的,有人已经问过了,只要能通过一次时间之桥,就算被卷入齿轮也算成功,就是最终奖励少点,至于一次没过的,也只会受些轻伤被传送出来。”

  “这样啊。”

  “现在就看谁撑过的时间之桥比较多了。”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第一个通关的是万法山的人,紧随其后的天宝阁、圣丹谷、浩气楼这些顶尖门派的弟子。

  其次也是一些仅次于万法山,却能和其他洲地顶尖宗门持平的中洲宗门弟子。

  “万法山卢飞羽,天宝阁叶虎,圣丹谷郑长明,浩气楼曹靖,啧啧果然啊,都是中洲的弟子。”

  有人看到这个结果心灰意冷。

  “快看那里!”

  突然有人注意到另一边的景象。

  大家循声看去,不少人都认出这是那个来自东灵洲朝山宗的弟子。

  之前表现很亮眼。

  不过因为这是最后一关,大部分人目光刚才都在中洲修士那里。

  “这个人看起来很吃力啊,估计能撑过一次就不错了。”有人点评。

  “第一次?这是他们的第六次了。”

  众人愕然。

  回到现在,看见许知尘李思琴的奖励,其他八人眼睛都红了。

  之前还可以无动于衷,现在看到这么多奖励,不能淡定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