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64章 特性

第164章 特性

  从高处看向远方,视线内依旧只有单调的雪景,万里冰封。

  通往山顶的石阶上。

  李思琴从沉思中回神。

  “所以,我得到的那些信息,其实都是万法山故意放出来迷惑其他人的,对不对。”

  显然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走台阶,结果最后却是错误的打击到她了。

  “或许吧。”

  “你其实早就知道,所以才没有去打探消息?”李思琴扭头看他。

  许知尘想了下,摇头道:“单纯是忘了而已。”

  “这些人真可恶,怪不得听人说每次茶会的胜利者都是中洲修士居多。”

  李思琴有些愤懑。

  许知尘说道:“作为布置关卡的人,肯定会给自己人留下便利,不用多么高明的手段,仅仅是布置的东西是他们熟悉的就行。”

  “其实没有人是傻子,长久被困在一个地方,肯定会注意到周围的变化,我们刚才过来的地方,明显存在一些和其他地方不同的能量波动,停留时间不会太长,但会一直出现,这点如果静下心去观察,然后再大胆点就能过关。”

  “所以说你得到的消息,不能说完全没用,只不过会拖很久,每一关都这样的话,到后面就会形成具大的差距。”

  李思琴若有所思。

  那个关卡并不是绝对的困境,存在一个破局的机会。

  只是这个机会很难察觉。

  而对于万法山的弟子来说,法阵他们是最熟悉不过了,肯定会比其他修士更早察觉异样。

  这点李思琴得到的信息中没有,其实到不能说是卖消息的人故意欺骗。

  天阵长老之前说每一届茶会的前三个关卡都是固定在修为、法阵、法器。

  但这只是一个笼统的形容,细微的变动肯定存在。

  就像试卷一样,每一次都不可能相同。

  “虽然这种情况早有准备,但对我们太不公平了,我们还在第一关摸索,那些中洲的修士已经跑到第二关甚至第三关了。”李思琴苦笑说道。

  许知尘眼中闪过一道神光,淡笑道:“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不过,世间也从来不缺少意外。”

  相同的场景在第二段石阶上再次出现。

  原地踏步循环。

  显然,靠走是走不出这片幻阵的。

  如果说第一阶段的石阶,是纯粹的摸石头过河,那第二阶段的石阶,就是明白告诉你破局需要什么。

  找出它,就可以顺利通过。

  本来可以直达山顶,却被分成两部分。

  甚至可能更多。

  许知尘严重怀疑这就是布置这一关的人,想要为‘自己人’争取更多的优势时间。

  哪怕后面有人侥幸找到‘钥匙’。

  可经过迷茫期的耽误,比起早有准备的参赛者来说,差距只会被不断拉大。

  这可能就是天阵长老口中所谓的隐形便利。

  那些通往高处的传送阵,只会定时出现,且不会太久。

  而在某种角度上,这就是技不如人。

  “意外?”李思琴很快就明白了许知尘是什么意思。

  在前进没多久,他果然又离开了台阶。

  似乎能够直接看见那些单独的环形法纹。

  在李思琴看来许知尘应该是在很认真的观察。

  不禁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踩上既定的位置,两人顺利的被传送走,再次出现时距离山顶已经非常近了。

  甚至能看到上面有不少人的身影。

  看不太清,不过许知尘几乎能想到那些肯定都是来自中洲的修士。

  还剩下最后一段台阶,距离第一关的胜利已经触手可及。

  李思琴有些雀跃,这一关比她想象的要轻松很多。

  果然这位云掌门的弟子,能力很强。

  很快许知尘就发现了这一阶段的石阶‘钥匙’。

  然而许知尘没有动,因为在他的视线中,这次石阶两边都有一个环形法纹。

  这个结果告诉李思琴,对方仔细感应后,果然察觉到两股能量波动。

  “该死,我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万法山这是想故意迷惑我们。”

  这次连许知尘都皱起眉头。

  二选一,失败和成功一半一半,如果选错大概率就会失去这次竞争资格。

  两个环形法纹都属于传送类型。

  只不过一个是传送到最终的山顶,另一个可能是被传送出秘境。

  即使洞悉神瞳也无法在这上面进行分析。

  不过很快许知尘就平静下来,指着右边的位置:“走那边。”

  “你确定?”李思琴忽然反应过来,点头道:“好。”

  如果是之前,可能会犹豫。

  但现在李思琴已经对这位云掌门的弟子,有了几乎盲目地信任。

  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完全就是一种下意识行为。

  毫不犹豫的踩了上去。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高耸入云的冰山山顶。

  站在这里能把整个冰雪世界尽收眼底。

  “成功了!”李思琴欣喜的不得了。

  许知尘微微一笑。

  他没有说这次是真的纯靠瞎猜,说出来估计李思琴都不会相信。

  事实上许知尘有赌徒的心理。

  赌的就是自己的幸运。

  结果不错,没让他失望。

  那38点幸运已经很久没有增长过,其实用处方面很窄。

  无法影响所有事情,实际上连许知尘都无法说清究竟什么时候能用到。

  不过在有些时候确实能起到奇效。

  譬如现在。

  两人并不是第一批来到山顶的修士。

  但也绝对不算晚。

  周围已经有不少修士率先登顶,正在朝另一边走去。

  看到许知尘李思琴的时候,有些人显得很惊讶。

  除了他们两人,山顶的修士都是清一色的中洲修士。

  这和许知尘之前在山下的猜想一样。

  作为茶会的东道主,地点又是在中洲,肯定会有很多优先待遇。

  这是其他洲修士无法比拟的。

  哪怕一点点内幕消息,都足以让他们拉开和其他洲修士的差距。

  “啧啧,没想到这个时间还有外洲修士能上来。”

  “估计是花大代价买的消息。”

  “好像是之前和韩城交手的那个人,是个强劲的对手。”

  “呵,只是第一关而已。”

  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许知尘无动于衷。

  带着李思琴走向那边的传送祭坛。

  看见这里全是中洲的修士,李思琴反而有些紧张。

  因为秘境中不禁止动武。

  之前听说每次茶会前十名大都是中洲修士,她还不信。

  或者说不相信差距真的那么大。

  实际上每一届茶会,前十名个名额,外洲修士能拿到一两个就算很了不得了。

  但现在李思琴信了。

  “你们等等。”

  来到传送祭坛旁,两人被一群人拦了下来。

  李思琴注意到为首那人身上的服饰,眼神一沉,低声凝重对许知尘说道:“领头的是惊符宗的弟子。”

  中洲宗门众多,但顶尖那批也就一小撮。

  惊符宗就属于其中之一,和万法山、天宝阁、圣丹谷并列的存在。

  许知尘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扫了他们一眼:“有事?”

  这些人服饰并非全都一样。只有两人穿着惊符宗的衣服。

  实际上茶会名额每个势力只能派出三人。

  这里还要除去一个巨灵境以上的修士,能进入这个秘境的只有两人。

  但私下里结盟的事情并不少见。

  甚至直接收买,安排自家弟子代替其他宗门占据名额。

  这样一来进入秘境的,看似每个宗门只有三人,实际上没一伙人都不少。

  就像之前那几名西蛮洲的修士,不是一个宗门,但却可以临时联盟。

  当然无论是私下联盟还是安排弟子顶替,肯定是以势力最强的为主。

  惊符宗的弟子,无疑是这些人中最强的。

  “等我们的人进去,你们才能走。”说话的是两个惊符宗弟子的一个。

  丹变境修为,另一个只有结丹境。

  但聚集在他们身边的中洲修士并不止两人,此时眼神讥笑的打量。

  “这个提议我很难答应。”许知尘皱眉说道。

  领头的惊符宗大弟子玩味道:“我认为你应该答应。”

  周围修士目光不善看着许知尘,似乎只要一句话就能群拥而上。

  而在这里的人,光是丹变境修士就有不下七八人,结丹境更多。

  猛虎怕群狼,强龙不压地头蛇,许知尘就算个人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一下子单挑这么多人。

  现在身处中洲,和这些人结仇只会带来更多麻烦。

  李思琴拽了他一下,示意暂时忍忍。

  “在这里解决他们,后面是不是就会轻松很多。”许知尘说道。

  李思琴愣了下,觉得这个想法很大胆。

  但出于理解还是下意识点了下头:“确实是这样。”

  毕竟整体实力上,中洲修士强过其他四洲。

  这是不争的事实。

  “那就干掉他们。”许知尘意简骇。

  对别人来说这些都是不可轻易招惹的敌人,背景都很强大。

  但在许知尘眼中他好像看到很多回收物在向他招手。

  对面几人好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忍不住笑出来。

  这个时候许知尘又说了一句:“多笑笑,等下就没机会了。”

  “你叫许知尘是吧,不得不说你很有勇气,是因为打败了韩城吗,那家伙其实很弱,仗着法器多向来横行无忌,说实话我本来还挺看好你,但现在你显得很愚蠢。”

  歘!!

  一道冰霜剑气骤然袭来。

  领头的惊符宗弟子脸色一变,连忙拔剑荡出剑影震散这道剑气。

  但本人却在一股巨力冲击下,在地上滑行出数丈远。

  抬头面色阴沉的好似滴水:“你敢动手!”

  “话语权是说出来的吗,你废话太多我不想听。”许知尘对李思琴说道:“躲远点,刀剑无眼。”

  李思琴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吗。

  可看看对面的阵容还是没说出来。

  而是拔出自己的法器佩剑,严阵以待。

  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有些多余。

  许知尘这一举动,无疑激怒了对面所有中洲修士。

  双方没有再废话,直接打了起来。

  尤其刚才大意下被震退的惊符宗弟子,抬手洒出满天灵符。

  凭空化作一只只剧毒黄蜂,撅起屁股上的尾针纷纷刺向许知尘。

  其他人则是伺机而动。

  然而许知尘没有丝毫狼狈,运转龙甲术无视那些黄蜂的攻击,同时一记万仞散浮华落在为首的惊符宗弟子身上。

  风暴领域出现,众人失去了许知尘的身影。

  但许知尘却没有停下攻击,在风暴持续期间,身形不断变换。

  剑影如电,在人群中一纵而过。

  那些结丹境修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如遭雷击吐血飞了出去。

  同一时刻,吃满万仞散浮华伤害的惊符宗弟子,终于从剑影中挣脱出来。

  抬头一看,刚才灵符化作的剧毒黄蜂已经在风暴中被撕碎。

  而他自己更是血迹斑斑,脑袋隐隐作疼。

  这种剑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就在他想要反击的时候,一座金山从空中砸落。

  轰然声中,冰山仿佛都在晃动。

  另外几名丹变境修士见状,脸色微变,识觉覆盖想要找到许知尘的身影。

  他们找到了,但却是许知尘主动出现在他们身前。

  当头就是一剑。

  来自完美金丹的修为,在这一刻爆发。

  那名丹变境修士硬抗中,顿时骇然变色,体内气血翻涌蹬蹬倒退。

  许知尘瞥了眼面板,随后抬手一指,金山凝聚。

  砸中那名那名丹变境修士后,看都没看一眼转头冲向另一个人。

  同样的情景发生在其他几名丹变境修士那里。

  在他们认为中,结丹境修为和丹变境硬拼,不亚于鸡蛋碰石头。

  境界厚度不同,强度就如同鸿沟不可逾越。

  但事实却是许知尘并不是鸡蛋,而是一块精铁,硬碰硬反没有丝毫吃亏。

  转瞬间,所有人都躺到了地上。

  许知尘没有下死手,但重伤昏迷少不了。

  一切发生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

  正好万仞散浮华形成的风暴领域,刚刚好结束。

  山顶再次平静下来。

  放眼望去,许知尘看到了三团光芒。

  其中一团尤为强烈。

  上前捡起。

  两团光芒给了16点弃源值。

  最后一个却是惊喜。

  “拾取毁弃物·者(11)!拼图已满,可直接回收。”

  “回收成功!获得千年灵乳*300。”

  许知尘心底一乐。

  从怪物身上爆出毁弃物他有过几次。

  但从修士身上,还是没有使用神祝骰子的情况下,爆出毁弃物系列的回收物,还是第一次。

  根据以往的经验,毁弃物比废弃物更加难得一些。

  只有一些达到一定境界的特定人物身上才能掉落。

  黑熊妖,吕不群,还有诡雾之地的那些怪物。

  这些人都有一定的特性。

  这个毁弃物是从刚才那领头的惊符宗弟子身上掉落。

  许知尘怀疑此人应该也有和其他人不同之处。

  所以直接抽了那人几巴掌,把对方从昏迷中弄醒。

  “你叫什么?”

  刚从昏迷中醒过来,人还有点浑噩。

  而且浑身剧烈的疼痛传来,让这名惊符宗弟子忍不住倒抽冷气。

  可看到许知尘,一下子就变得恨意浓浓。

  “我不会放过你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问你叫什么,在惊符宗有什么地位。”许知尘弹了下冰魄剑,将其倒插在此人两腿中间的地上。

  “如果你不希望绝后的话。”

  看到锋利的剑刃距离命根子只有寸许,这名惊符宗弟子浑身发寒。

  “我叫常志杰,惊符宗的首席大弟子,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所以说这就是对方的特性?许知尘若有所思。

  听到后面的话,许知尘说道:“我怕手一抖,让你下体血淋淋。”

  “你最好不要乱来!”

  许知尘点了点头,剑柄直接砸在对方脑袋上,让其再次昏迷过去。

  “走吧。”

  许知尘叫上李思琴,踩上祭坛身影逐渐消失在山顶。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