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36章 脑袋搬家!

第136章 脑袋搬家!

  “杀了他。”青年说道。

  下一刻,五名结丹境修士就扑向许知尘。

  这些人面无表情,好似傀儡一般,但却比一般傀儡要灵活。

  许知尘迅速后退,眼神凝重。

  这些结丹境比他之前碰到的任何一个结丹境都要强。

  明明气机相同,但给他的感觉却分外危险。

  更恐怖的是,似乎这些人在运转功法,裸露的肌肤上血管瞬间变得青黑、鼓起。

  好似那不是血管,而是一条条蚯蚓遍布全身。

  许知尘瞬间就意识到那股危险的感觉,不是这些人,而是这些人身上的诡异血管。

  似乎这种血管能让这些人拥有远超寻常结丹境的实力。

  事实上许知尘猜对了。

  蛊宗的手段不仅能别人使用,同样可以作用于自身,获得超强能力的提升。

  嚓!!

  不知何时,在许知尘脚底土石开裂,一道道蚕丝般的丝线束缚了腿脚,让他无法动弹。

  与此同时,数道剑影迎面袭来。

  间不容发间,许知尘身上蓦地腾起一股气息,旋即挣脱束缚翻滚到一边。

  刹那间他就开启了以人为鉴神通,八倍状态下才使得他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同时龙甲术覆盖身躯。

  然而攻击紧随而至,被他察觉到危险,有一次惊险躲开。

  几乎在他前脚刚脱离原地,地面就被数道剑光轰碎。

  一击落空,五名结丹修士脸色毫无变化,动作整齐一致再次袭来。

  不过这个间隙已经给许知尘反应的机会,他果断使用战魂召唤术。

  阴风在林间骤然刮起,结果只有一道幽魂凝聚成型。

  这次不是人类,而是一头体型巨大的剑齿虎的魂体,仰天咆哮,拥有结丹境气息。

  许知尘感觉打开了战魂召唤术的另一个新世界。

  不过眼下也顾不上多想,直接指挥剑齿虎冲了上去。

  而他则取出长虹剑在旁伺机出手。

  或许是长虹剑自带克制妖邪的能力,一剑下去直接就将其中一名结丹境修士劈成两瓣。

  然而到他的身躯没有内脏,只有一滩黑色污水流淌。

  在黑水中隐约能看到一条长长的虫子在蠕动。

  许知尘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

  太恶心了。

  不过这东西似乎失去载体后就无法存活,很快就干瘪,死去。

  一看有戏,许知尘立马精神一振。

  不过就在这时,他忽地若有所感,立马闪身离开原地。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刚才的位置,那名丹变境的青年手里握着一柄短剑。

  剑锋上隐隐透着青光,不知是毒素还是其它。

  那柄短剑让许知尘感觉非常危险。

  “等下再陪你玩!”他没有去纠缠。

  而是加快行动去解决那些结丹境修士。

  这些修士绝对不是人,至少已经不是认知当中的人,疑是被某种蛊控制。

  实力非常强横,如果不先解决这些人,许知尘没有任何胜算。

  好在他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这等情况下丝毫不慌。

  利用超强的危机预警,以及身法精通的加持下,一次又一次避开来自青年的杀招。

  这其中除了补天术带来的增益,还有之前吸收吕不群的元神雨,使其元神发生质变。

  身体修为上他还是筑基修士,但元神已经远超这个境界。

  元神越强,感知能力就越强,等于反应能力越强。

  而那些结丹境修士却在这期间,一个又一个死在许知尘剑下。

  结丹境也是有区别的,最强金丹,最次假丹。

  如果是五名金丹修士,许知尘可能没有机会。

  但这些人的充其量也就是假丹实力,哪怕身体发生变异。

  许知尘对自己的实力已经有清晰认知。

  开启以人为鉴,一般的结丹境修士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不消片刻,五名结丹境修士就被干掉了四人。

  剩下最后一人许知尘则直接交给了剑齿虎的战魂,他转身迎上那名丹变境的青年。

  “该你了。”

  这副口气听得青年脸色铁青。

  怎么都没想到一个筑基修士,竟然这么难杀死。

  “你的身体不错,杀了我的仆人,就拿你来补充。”

  即使五位仆从死得差不多,面前这个英俊让人嫉妒的年轻人展现出匪夷所思的战力,但青年非常自信。

  越阶战斗的修士有很多,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然而下一刻,他的面色变了。

  许知尘一冲而至,长虹剑裹挟可怕剑气降临,如山如雷直接将想要硬抗的青年撞飞。

  深深嵌入一面石壁内。

  哗啦....

  下一刻青年从石壁中飞出,神情暴怒:“给我死!”.biqupai.

  丹变境威压笼罩而下,同时手中短剑化作无数剑雨落下。

  许知尘连连后退,面孔冷峻,在剑雨即将结束的时候,绝技千刃散浮华开启。

  铛铛铛——

  密集的剑影在青年身上爆发,诡异的是出现金铁交击的声响。

  似乎在青年衣服下不是一句人类肉身,而是金属。

  从破开的衣衫缝隙许知尘看到了一片青色犹如干尸般的躯体。

  “原来你也是个不人不鬼的东西。”他明白对方肯定也是将蛊术作用于自身。

  就像他的龙甲术一样,比一般的修士气罩强大,等闲无法破开防御。

  当然千刃散浮华还是在对方身上留下了很多伤口,只是这些伤口很浅。

  主要两人境界相差太大,许知尘的许多能力都遭到削弱。

  在正常情况下,筑基修士想要破开丹变境修士的防御,无疑痴人说梦。

  不过,无论多强的修士都会有弱点。

  许知尘此时就在全神寻找对方的弱点。

  然而青年好像真的不存在弱点,身体坚硬如铁,并且并非一动不动站着让许知尘观察。

  在他寻找弱点的时候,青年猛烈的攻势也落到许知尘身上。

  可惜都被他躲了过去。

  许知尘现在几乎是全能型修士,他最怕的不是对方杀招多,而是那种一击毙命的手段。

  只要不是后者,以他所掌握的能力,就算是巨灵境都可以周旋一下。

  当然许知尘也不是完全被动挨打,不断使用千刃散浮华,规避危险的同时还是能给对方造成不小伤害。

  千刃散浮华无法连续使用,中间有一段空白期。

  但这段空白期很短,他总能化险为夷。

  渐渐地,青年身上伤口越来越多,而许知尘却安然无恙。

  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会相信。

  “如果你的手段只有这些,那还是去死吧!”青年眼神非常怨毒。

  在一个平常都看不上眼的筑基修士手中吃亏,让他感觉是莫大耻辱。

  青年收起断剑,继而取出一个锈迹斑斑的剪刀,往身前空气中一剪。

  蓦地,许知尘眉心发痛,没来由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

  感觉浑身上下都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笼罩。

  之前从来没有过,竟让他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就在这时许知尘脖子上突然出现一条细线,脸上表情凝固,脑袋无力的滚落摔在地上。

  死了!

  青年吐出一口血,并且额前发丝突兀的多出一根白发。

  他若有所感,但抬起头看到这一幕却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天上的云清舒恰好看到这一幕,身子一个踉跄差点被一剑洞穿。

  “许知尘!”她猛地震开身前两人,疯了一般冲向地面。

  然而瞬间就被青袍中年和白袍青年拦住。

  白袍青年冷笑道:“不要着急,下一个就是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