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的收废站镇守仙门 > 第129章 退钱!

第129章 退钱!

  幽州,一家酒馆内,客源满座。

  “话说那朝山宗掌门云清舒手持地品法器坎水剑,一手绝妙剑法舞的昏天暗地,可谓是出神入化,罕逢敌手,却与那神霞殿殿主吕不群激战三千回合,但终究棋差一招,三千回合之后渐渐落于下风。”

  “幸好这时候玄月宫宫主冷思幽加入战斗,她手中的青鸾剑同样不得了,分担了朝山宗掌门的压力,两位化神境高手强强联合,吕不群一时难以招架被打出多处重伤,眼看胜利在望,谁想到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酒馆内生意火爆,座无虚席,连二三楼的凭栏处都挤满了人。

  来自五湖四海的奇人异士途经此地在酒馆歇脚,却被这里的故事吸引。

  看到中间的高台上,那名留着小胡子手拿折扇的中年说书人说到这停了下来,纷纷大感不满开口催促。

  “娘的,到底发生什么意外了,你倒是说啊!”

  “对啊,你这老小子诚心吊人胃口是不是。”

  “急死个人,后面到底怎么样了快说啊。”

  有常来酒馆的熟客,已经清楚套路,当即往高台上丢了几粒碎银。

  中年说书人一看有银子,这才眉开眼笑弯腰捡起,抿了口茶折扇一挥娓娓道来。

  “谁曾想到那神霞殿主吕不群早已不是化神境,而是一只脚踏入衍玄境,面对两人联手当时就用出了绝对领域,形势急转而下,朝山宗掌门与玄月宫宫主挣脱无果,陷入了绝境当中....”

  听说吕不群已经触摸到衍玄境,在场众人无不震惊。

  东灵洲已经多久没有出现过化神境以上的修士了?

  自天地浩劫后修行资源急剧缩减,化神境已经是天花板战力,突破衍玄境基本做不到了。

  那种层次的人物大家只在古籍和传闻中听过。

  二楼角落里的一张矮脚案旁,一男一女相对盘腿而坐。

  案几上放着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盘卤鹅掌翅,还有一盘酱肘子,配上一壶标明醉花年的美酒。

  “师傅你真的不吃?”对面的青年已经开动。

  他相貌俊朗气质卓然,额前两缕发丝垂落,一身黑色走红纹线条的贴身华服显得高雅而神秘,便如绝世贵公子。

  青年对面的女子脸上蒙着白纱,但那坐姿间紧绷的衣裙,显露出高山低谷起伏的曼妙身段,也绝对是一个罕见的美人儿。

  “我辟谷很长时间了,你吃的开心就好。”

  女子眉眼含笑,静静坐在那里看着青年毫无架子的一口酱肘子一口美酒。

  末了还带有一声余音回荡的轻“啊”,显得无比回味与享受。

  “师傅,既然是出门旅游,那就要做旅游该做的事才对,吃喝玩乐乃其中精髓,这一路走下去要是还保持着以前的习性,那和没出门就有什区别。”青年语重心长道。

  他发现师傅身上的“掌门焦虑症”随处可见,太过压抑自己。

  不过这次出门后师傅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

  至少眉眼间多了许多欢笑。

  这人正是许知尘,坐他对面的自然就是朝山宗掌门云清舒。

  他们出门已有五天,五天中从青州一路游历到三千里外的幽州,走走停停也见过不少有意思的趣事。

  回想这几天的经历,云清舒有种真的变回了普通人,和亲密之人携手同游天下。

  往日的烦恼和挤压的情绪都得到释放,身心都轻松不少。

  那是一种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不过云清舒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彻底放开。

  许知尘也能察觉,他继续道:“师傅你应该为自己活一次,不需要去想其他事,也不用在意旁人目光,哪怕只有短暂的时间。”

  在他的印象中,云清舒表现的拘束大过放松的时间。

  可能也是和早年的生活环境有关。

  云清舒一出生就在宗门,父母也都是宗门出身,后面意外去世便拜入上一代掌门门下。

  一生在恪守严规的宗门生活,与外界接触时间极少。

  别看云清舒已经三十多岁,但有些事情就像小女孩一样单纯的像张白纸。

  冷思幽就不一样,出身普通家庭,后来展现出超常资质才被玄月宫看中。

  她在人前端庄从容,一宗之主架子不落下。

  私下底在许知尘面前却是时而妖媚,时而强势刁蛮,时而还会有小女儿般的撒娇作态。

  展现出完全不同的一面。

  但两种状态可谓拿捏的非常好,转变间毫不突兀。

  给人的感觉冷思幽才是活着,而云清舒就像机器,清贵高冷,却难免缺少了些活人气息。

  许知尘看出来了,所以他特意提出出门旅游这个意见,目标就是东灵洲南边的花海。

  当然顺带去一趟禹州天岚山脉,那里有一座灵矿等待他发掘。

  “当然弟子只是提议,师傅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许知尘笑着说道。

  云清舒这样的情况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

  他伸手去拿酱肘子,结果拿了个空,被人提前捷足先登。

  “你说的有道理。”云清舒掀起面纱,张嘴咬了一小口肘子。

  吃相可以说非常优雅,极具观赏性,甩许知尘十万八千里。

  什么叫秀色可餐?这就是!

  鲜美的肘肉入口,味蕾瞬间炸开,云清舒夸赞道:“味道不错。”

  忽然发现徒弟正愣愣盯着自己的脸,脸上一红,有些嗔怪道:“看什么看,以前又不是没见过。”

  “没办法,师傅长得太漂亮了,怎么都看不够。”许知尘笑嘻嘻说道,心想的是师傅总算开窍了。

  云清舒心跳莫名加速。

  以前很多人都这么夸过她,却都抵不上此刻这一句来的让人喜悦。

  “呆子。”云清舒白了他一眼。

  许知尘毫不在意,拿起酒壶微微起身:“呆子徒弟给师傅倒酒,有肉有酒才完美。”

  云清舒欣然接过。

  这时酒馆内响起一阵哗然,她瞥了眼皱眉道:“这些说书的也不知哪里得来的消息,那日的事情居然被他说的有板有眼,就是过于夸张了些,什么三千回合,吐血如瀑,真是瞎胡闹。”

  “这样才能有噱头吸引别人嘛。”许知尘说道。

  恰好这会儿说书人说到了另一个转折。

  “....经过一番苦战,朝山宗玄月宫两位掌门用尽了手段,却也拿绝对领域毫无办法,在绝对领域之下她们引以为傲的修为惨遭全面压制,就在神霞殿主即将斩杀这两位掌门时,意想不到的变故再次发生。”

  “一个叫许知尘的修士突然出现,阻止了这场危机。”

  酒馆内众人已经被彻底调动好奇心,银子毫不吝啬的抛出,看得说书人精神大振。

  二楼上,许知尘哂笑道:“啧,没想到还有我的戏份。”

  “他说的也是事实。”云清舒说道。

  说书人的故事还在继续。

  “此人出现后,不仅破开绝对领域救出两位掌门,还布下一座大阵困住了神霞殿主,彻底扭转了局面。”

  听到这不少人发出惊叹。

  “能破开衍玄境的绝对领域,这个许知尘修为绝对不低。”

  “难道是某位隐士高手?”

  “不是没可能,东灵洲地大物博,肯定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强者。”

  “许知尘?这名字我咋听着有点耳熟呢,好像当今武王的孙子就叫许知尘。”

  “不可能,我之前在帝都生活了一段时间,那位武王世孙据说天生无灵根,无法修炼,应该是同名同姓的人。”

  “说的没错,武王功高盖世,但他的孙子才多大?那吕不群可是半步衍玄境,活了无数岁月的老怪物。”

  “哈哈哈有道理,就算这许知尘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威胁到这等强者。”

  看见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说书人神秘一笑,丢出一个重磅消息。

  “诸位看官莫吵,其实这个许知尘就是武王货真价实的孙子,刚才那位仁兄说的没错。”

  酒馆内陷入一片死寂。

  随后彻底炸窝。

  “不可能!”

  “绝无可能!”

  “死说书的,你就算编故事也认真点行不行,这么离谱的事情亏你敢想。”

  “我严重怀疑这老小子是故意吹捧武王孙子的。”

  “退钱!”

  “对!退钱!”

  说书人毫不慌张,折扇一挥满面镇定自若。

  “虽然诸位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那武王的孙子如今就在朝山宗进修,还是朝山宗掌门唯一的亲传弟子,不相信可以随时去印证,我胡铁嘴可不是浪得虚名,何时说过假消息。”

  “很多人应该听说了,神霞殿主陨落之地,千里荒芜生机灭绝,其实就是那大阵导致,当时距离神霞殿最近的蔽光城不少人都看到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这下没人说话了,现场鸦雀无声。biqupai.c0m

  “不愧是武王孙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多年来竟是以面具示人,如今修行有成一招震惊天下,果然了得!”_&